大刁民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梦想总要有的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一番绮丽**过后,在华尔街算得上呼风唤雨的女子柔情似水地靠在李云道的胸口:“本来我跟夭夭说好了,我会来西湖陪你一段日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你越想清闲的时候,事情总是会赶到一块儿来。”

  “前阵子回北京,夭夭说你赶回纽约是因为那边儿的公司边出了事,问题大吗?”

  阮家女子耸耸肩,毛毯从胸口滑落,美好尽收某人眼底,不过她接收的西式教育使得李大刁民的目光倒是令她颇为享受——女为悦已容,更何况她面对是自己深爱的男子。

  “下周美国总统正式交接,我在斯旦福任教的一位闺蜜也在新一代组阁成员名单中,她透露了一些消息,关于移民政策新总统会有很大的调整,我那边有几支重仓的基金会受到移民政策的影响,所以我不得不回去处理。下来美国会收紧移民政策,签证政策了也会有相应变化,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消息,今天飞上海其实也跟这件事有关。”阮钰并没有说自己到底是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只是如同聊家常里短的事情一般,说着那些动辄上亿资金起伏的生意。“本来明天晚上飞首尔,但是首尔那边出了点状况,行程取消了。”

  “你是说性丑闻引发的后遗症?”李云道这两天已经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中看到了关于韩国那位第一夫人金善姬的报道,在西湖时崔秘书不惜杀人灭口也要不肯泄露的秘密终于还是没能绕过纸包不住火的真理,只是如今东窗事发,不知道远在港岛的警卫队长朴始源作何感想——为了金夫人和崔成敏的畸恋,死了一名韩国著名女记者和数名总统警卫,包括那位“死而复生”的朴警卫,如今远在香港,却再也不能以朴始源的身份出现。

  “韩国爆发大规模的民众游行,要求金夫人下台,崔成敏已经被检方以滥用职权的名义批捕。韩国那边的事情可能要暂时放一放,有消息说如果金夫人真的被弹劾提前下台,元叔叔可能会参选下一任韩国总统。我姨父派驻联合国时,跟元叔叔关系一直不错,如果能顺利支持元叔叔上位,对接下来在首尔要做的‘生意’只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首尔的事情暂时要放一放,静观其变。”

  阮钰的话里,有诸多机密,很多都是普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触及的层面,比如她将要在首尔开展的“生意”,到底是金融还是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利益交换,这一点就无从得知了。李云道不会去干涉阮钰的事业,爱一个人原本爱上的就是她的一切,哪怕是缺点,更何况在金融圈内玩得风生水起的阮钰经常需要承担的是国与国之间利益交错与平衡。

  李云道宠溺地在阮钰光滑柔懒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小媳妇儿,我咋觉得你像中国版的川#岛芳子呢?”

  阮家大疯妞掐了某人一把,娇嗔道:“哪有你这样的?把自己的媳妇儿比作人尽可夫的日本女间谍。”

  李云道笑道:“用身体换取情报,这是情报工作里最下乘的做法。我家小媳妇儿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哪里犯得着用身体去换情报!”

  阮钰娇笑道:“嘻嘻,其实有时候我发现,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还蛮有道理的,至少金元外交这种手法,咱们老一辈地用来应对亚非拉小兄弟的手腕,至今还是行之有效的法子。”

  李云道想了想道:“美国这一次大选后,很可能世界格局会发生一些新的变化。”

  阮钰笑着看向李云道:“说说看。”她一直觉得,李云道如果放在外交领域也一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外交官,所以有时候她愿意多听听李云道对时局的剖析,这些独到的剖析在她做某些决策的时候大有裨益。

  “商人和政客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对于利益的追逐,但商人与政客之间最大的不同点在于政客多多少少要面子,但商人不同,有时候为了哪怕一分钱的利润,他也要不择手段。这就是新总统与前任最大的不同。老马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现在放在新总统面前可不是百分之一两百的利润,我相信,接下来只要对美国人有利的,这位地产商人会甘愿挑战任何权威。你等着看吧,我估计到时候出来的政策,会比你预想的还要激烈得多。”李云道侃侃而谈,古人半部论语治天下,通读古今中外名家的他很擅长于透过现象看本质。

  阮钰很喜欢躺在他怀中听他道古论今,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拥有大智慧的女人来说,能在躺在心爱男人的怀中听着那些别人听不到的独到见解,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呢?

  “那你觉得他上台,对咱们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阮钰戏谑地看着他,问着这种如同孩子一般的问题。

  李云道也没有质疑她的问题,相反宠溺地用下巴顶着女子的脑袋,接着道:“这种事,原本就不能一概而论。从经济角度来看,他的参选时最吸引美国劳工眼球的就是把工作机会帮他们从全世界抢回来,我估计接下来连苹果手机都得搬回加州去生产了,加上他一直针对人#民币的汇率,我估计这样一来,对加大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你是站在金融第一线的,视角比我高。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主张退出孤立中国的tpp,这对咱们来说是个机会。而且他的商人品质决定了他跟俄罗斯那位大帝之间的关系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接下来他很可能不会在中东、乌克兰等问题上再跟俄罗斯多作纠缠,这样一来美国人就会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自己身上。我刚刚也说过了,这家伙是个商人,而且数次从濒临破产的边缘化险为夷,这种商人从性格上来说,有着充分的自信,甚至是自负,所以我估计为了利益,他随时随地都很可能会翻脸不认人。不过,希望他别闹得太过头了,美国聪明人多的是,弄不好他又整出一个令不出白宫的结局。”

  等李云道说完,阮钰抬头望着他,笑道:“听说联合国那边空出来一个金融组的位置,有没有兴趣?”

  李云道失笑,无可奈何地笑道:“你觉得呢?”

  阮钰搂住他道:“我觉得你挺好,哪儿哪儿都好!”

  李云道再度失笑:“你这还真叫举贤不避亲啊!”

  阮家大疯妞笑道:“姐就是这种性格,谁要不服,让他来咬我!”

  李云道一口衔住疯妞儿胸前春光,疯妞儿惊呼一声,缩进毛毯中,闷声娇呼道:“坏蛋,你讨厌死了!”

  两人又一阵亲昵,直到阮钰娇笑着求饶才停了下来。

  她躺着,看着他桃花眸的弧线,轻声道:“我刚刚说的是真的,不开玩笑。那个职位常驻联合国,但实际办公是在纽约。北京的空气也不好,之前我就跟夭夭说让她带孩子一起去美国呆一阵子。前段日子你在西湖这边参与反恐,虽然家里谁也不说,但都挺担心的。你说那些可是真刀实枪的恐怖份子啊,跟普通的罪犯还不一样……万一你要是出了事,你让姑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于心何忍?”

  李云道没有说话,对于工作调劝的问题,王援朝已经不止一次地提出过,大姑王抗日虽然没有表态,但内心的想法肯定跟小姑是一致的。王援朝应该是没能说动蔡桃夭,只能退而求其次,央求阮钰来做自己的思想工作。

  阮钰见李云道看着她不说话,有些心慌,道:“你要是真不想调换工作,那也行。让夭夭把孩子带来西湖,最多再请两个靠谱些的本地保姆,我时不时也能飞回来看看你们……”

  还没说话,又被某刁民一下子用双唇封住嘴巴,一直到她全身松软差点儿喘不过气来才算作罢。

  “你……”

  还没等开口,又被吻住。

  最后阮钰彻底投降,伏在某人肩膀静静地呆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疯妞儿!”

  “嗯?”

  “小姑让你问我的。”

  “嗯……啊?不是不是……”阮钰没留神,就被李云道骗出了底细。

  李云道笑道:“我一猜就是小姑。不过,说实话,我在这里冲锋陷阵,让你们为我担心受怕,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阮钰眼前一亮:“你答应了?”

  李云道缓缓摇头:“听我说完呢。”

  阮钰失望地“哦”了一声:“那你说吧。”

  李云道长长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曾怀疑过,这么辛苦这么累,而且时不时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到底是为了什么?之前跟着梅花叔的时候,那会儿挨上一刀除了疼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一个山里人,想要出人投地,不付出点代价肯定是不成的,更何况这世上还有许多付出代价也只能杀身成仁的人,我还留着一条命,应该算是幸运的了。后来进了公安,没少挨刀枪,一开始只觉得是为一份稳定的工作,后来发现其实已经不愁吃穿,这时候我才想明白,人活着,还是要有些梦想,就是云里科技那位大佬说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阮钰奇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某人笑道:“我说娶十房媳妇儿你信吗?”

  阮钰一把捏住他的腰间嫩肉:“你敢!”

  某人求饶,而后正色道:“我说是中国梦,你信吗?”

  阮钰愣了愣,先是笑,而后见某个向来嬉皮笑脸的刁民居然还是一脸正色,这才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