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调虎离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回到刑侦队,李云道将战风雨叫了过来:“枪击案处理得怎么样了?”

  战风雨调到刑警队后,仿佛换了个人,干活跟打了鸡血似的,昨天又是一夜未睡,但此时仍旧精神奕奕:“萧子轩那边已经都理顺了,枪是他爸的,听说他爸出差去了,臭小子上周回家时给偷了出来,枪没问题,事情就没那么严重了。”

  “中枪的小白领那边怎么样?”李云道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受害人那边的态度。

  “木兰去医院看过了,那小子命大,子弹从打穿了整张脸,打掉了两颗蛀牙,轻微脑震荡那是肯定的,不过应该是萧家出面跟受害人那边谈妥了赔偿,他们同意以民事赔偿的方式解决。”战风雨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李云道脸色,虽然他知道施寅虎是李云道的朋友,但是在这件事上,李云道并没有明确表态,他一时间也摸不清李云道到底准备如何处理。

  李云道想了想,道:“涉枪无小事,既然立了案,还是要秉公处理,该赔偿的一定要让萧子轩赔偿到位。枪是合法的,但使用不合法,一样有监管不力之责。”

  战风雨会意,道:“枪是军队的,监管不力问题要移交给军队监察部门。”

  李云道点头:“就这么办吧。嗯,对了,那孩子怎么样了?”

  战风雨笑了起来:“一开始是蛮倔的,不过木兰把他跟几个敲诈犯关了两天就老实了,这些坑爹的熊孩子,就是欠收拾。不过我看这小家伙本性不坏,审他的时候,偷偷问我,中枪的人怎么样了,看样子还有救。”

  李云道叹了口气:“京城里这样的纨绔三代、四代,算是好的了!”

  战风雨离开事,李云道打了个电话给施寅虎,说清楚这边的情况后,施寅虎笑道:“我就知道,云道你办事儿,哥哥我放一百二十心。唉,让小王八蛋吃吃苦头也好,省得我姐老跟在他屁股后头收拾烂摊子。枪的事情移交给军方了,你就不用管了,我会让人继续跟进,最近纪委查得严,估计我姐夫也得褪层皮了。”

  李云道又跟施寅虎交流了些近况,两人相谈甚欢,临了,施寅虎毫不遮掩道:“云道,你上回在北京把老赵家的俩人踩得不轻啊,这笔账赵二一直没跟你计较呢,现在你在人家地头上,还是得收敛着点啊,别把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到时候措手不及啊!”

  闻言,李云道苦笑:“施老哥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施寅虎道:“前两天的常委会,赵家那位第一次参会,上来就拿西湖的治安环境和犯罪率说事儿,主要就是针对这次反恐,里里外外都把矛头指向了市公安局,兄弟,我估摸着接下来不会太平了,你得小心着些接招。”

  挂了电话,李云道便陷入了深思。自己与赵家的矛盾,并没有到尖锐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但是谁让自己站在改革派与保守派争斗的最前沿呢?赵平安入主浙北,需要杀鸡惊猴,自己很可能就是赵平安拟定的那只鸡。不管是赵平安真的杀了“鸡”,还是自己这只“鸡”真的服了输,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场输棋,李云道自问自己还没强大到能与一方封疆大吏过招的地步,

  不过从目前省里的情况来看,赵平安入主浙北后,并没有迅速在常委会上形成合力。从刚刚施寅虎的话中也能听得出来,老施是军区政委兼任的省委常委,按军政分家、军区尽量在插足地方事务的原则来说,老施这一票向来会是比较中立的,短期内不会迅速站到赵平安对立面,而且以赵平安的政治情商,也肯定会想尽各种办法来争取施寅虎这一票,哪怕争取不到施寅虎的支持,也不会让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目前常委会上,已经公开打出旗帜站在赵平安麾下的是宣传部长丁蕴、省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厅厅长崔天铂,十一人的常委班子里,加上赵平安自己那一票总共才三票,如果赵平安想在浙北实施自己的政治抱负,势必还要再争取三票,才能在常委会的投票表决中拥有决定性的优势。

  以赵平安如今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便于公开跟李云道一个处级干部过不去,但一旦丁蕴和崔天铂洞察赵平安的意图,很难说会不会有人想踩着李云道讨好赵安平。

  如今原先站在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不表态的老陈头,也将陈博与陈关关送到了浙北,公开支持改革派在沿海一带取得的成就,于是赵家便拿下了浙北,直接一员封疆大吏进驻东南沿海,赵平安又将赵槐调入浙北,也不是没有用赵槐来钳制李云道的意思。李云道来浙北后还没时间跟陈家兄妹相聚,想来对于突然倒向改革派的老陈家,赵家也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来应对。

  夕阳斜照,西湖的傍晚美轮美奂,踏着落日余辉,李云道抬头望了一眼西湖旁一处私人院落的院门,院门上方的牌匾上写着“仙味观”三字,字体飘逸,与仙味二字相映成趣。正欣赏着书法,院门打开,走了两名道童打扮的少年,一男一女,生成唇红齿白,道士打扮的少年上来便作揖道:“请问是李局长吗?”

  李云道笑道:“他们已经到了?”

  同样是道姑打扮的少女笑道:“已经到了有半个钟了。”

  “倒是让他们久等了!”如果不是陈博介绍这处地方,李云道真想不到在寸土寸金的西湖湖畔,还有这么一处可以一边吃着饭一边修身养性的地方。

  院门屏风便是一幅周易六十四卦的卦象图,阴阳变化,纲纪群伦,李云道津津有味地看着院中陈设,一池绿水,应该与门外的西湖是相通的,池中枯荷下数十尾锦鲤相簇。踏着青砖,走过两道半月拱门,才听到屋内丝竹乐声。

  “先生,客人来了!”道童抢先一步推门,作揖鞠躬。

  “哦?快请!”是陈博的声音。

  李云道踏过门槛,便见陈博和陈关关二人都站了起来,陈博一脸笑意:“云道,你小子来了足一个月了吧,这才想起你哥哥和你关关妹子,你这样儿,可是让我们家关关伤透了心啊!”

  陈关关嗔怪地瞪了陈博一眼:“哥,云道哥初来扎乍到,就碰了e30,你又不是不知道,前阵子形势有多紧张!”

  陈博笑道:“哎哟,你是我妹妹还是他妹妹,真是!来来来,云道,这边坐!”

  李云道笑着跟陈博与陈关关寒暄一阵,这才说道:“前阵子实是在分不开身啊,博哥你也应该听说,上面成立了安隐排查小组,把我借调了过去,一直到e30结束。”

  陈博看了他一眼道:“这事儿我不仅知道,我还晓得你立下了大功,倒是被别人摘了桃子!”

  陈博说得另有玄机一般,陈关关此前只知道李云道碰上些挫折,却不知到底是何事,此时听兄长提起,不由得来了兴趣:“哥,到底是咋回事?”

  “咋回事?你还是听云道自己说吧。”陈博懒得跟妹妹墨迹,招呼李云道上桌,此时李云道才注意到,一旁的偏厅中,早已经备好酒菜。

  “博哥,这可是处妙地儿!”李云道打量着屋里古色古香的陈设,不由自主地赞道,“西湖边上的卧龙轩我也去过,不过相比之下,贵气有余,独独少了这份仙气。这地儿的名字也起得好,叫仙味观,不知道人还以为是个道观呢!”

  陈博笑道:“这是原先倒真是一处道家门户的产业,听说是一群从昆仑山出来的道士,市面上流传的各种版本都有,还有说那些道士能上天入地的,我估计是传得太悬乎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冷清了下来,现在也只有不到十来个道士在这里留守。我跟他们现下领头的道长有些私人交情,这才能借了这处地方让咱哥弟一起聚聚。嘿嘿,毕竟你我现在的身份,到外头那些地方,实在是有些不太方便啊!”

  三人又就这处道意生辉的妙处讨论了些话题,酒过三旬,陈博才叹了口气道:“赵二调来浙北,对你我二人都颇是不利啊!”

  李云道正端着茶,微微一笑道:“博哥,老祖宗教我们,要辩证地看待问题,凡事要分两面来看,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也许不是坏事。”

  陈博一愣,问道:“此话怎讲?”

  李云道看了一眼一旁服务的小道士,陈博大手一挥:“麻烦小师傅们先出去休息,我们仨自己给自己服务就成!”

  小道士倒也听话,冲李云道笑了笑,便携手离开,李云道却觉得小道士笑得有些奇怪,一时间也没去细想,待他们出去后,这才笑着说道:“赵平安被调来浙北,于你我二人来说,的确是会因此而有些施展不开手脚。但从整个大局来看,其实赵家手中也就两张王牌,一张王牌已经亮在了浙北,等于一半的威胁已经落子,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而且,我充其量算个下等马,博哥你是中等马,对上赵二那匹上等马,是吃了些亏,但是咱们老爷子们手上也不是没有上等马啊!”

  陈博苦笑:“怪不得我家老爷子总说,我们这一代人中,他最看中的就是你李云道,大局观我们也不是没有,但是想得有你这般坦然和淡定的,真的少之又少。”

  李云道笑着摇头:“我从白身而起,顶多再回工地去搬砖嘛!对了,博哥,听说副省长的位子,有一个是空给你的?”

  陈博又是苦笑:“你难道看不出,这是调虎离山吗?”

  (书友群里来了很多书友,其实还是很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的支持,不多絮叨,还是希望大家订阅正版,你们的订阅支持,才是我坚持写下去的最大的动力!)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