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查岗啊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深夜,一辆改装过的厢式货车停在云里科技大厦门前的科技路上,货车上写着“菜篮子工程”字样,从外面看不出任何一丁点异样的端倪。 更新最快夜风乍起,吹散夜空中的些许雨雪,李云道将车停在距离监控车百步的地方,竖起衣领,行至货车旁,确认四下无人这才在车门上敲出约定好的暗号。

  货车车厢门支开一条小缝,里面的人看了看外头,确认了李云道的面孔后,这才打开保险栓:“李局!”开门的是候京春,看到是李云道不免有些吃惊,盯梢毒贩的一线能看到这个级别的市局领导。

  李云道搓了搓被冻得有些僵硬的耳朵:“什么鬼天气,动不动就雨夹雪!”

  候京春裹着大衣,端了杯冒着热气的开水递过来:“别多喝,待会儿憋不住尿,出去一趟更冷。”

  李云道也不是头一回盯梢了,事实上他对身在一线的缉毒队员都是相当理解的,外头雨夹雪,为了隐蔽货车的空调不能开,车内的温度也好不到哪儿去,顶多比外面高三、四度,就这样候京春和缉毒队员们裹着军大衣还冻得瑟瑟发抖。

  “李局!”夏初瘦削的身子窝在宽大的军大衣里头,显得有些滑稽,但望向李云道的眼睛却是透亮的,跟她在出入境前台盖章的时候判若两人。

  “怎么样了?”李云道看了一眼镶嵌在货车壁上的满墙屏幕,上面正显示着大厦内部的画面。

  候京春搓了搓冻得僵硬的手指,笑着道:“有小夏在,真的是以一当十。照以往,我们还得派人进去安放特殊的摄像头,现在有小夏在,键盘上摁几下,咱们连他们上了几次厕所都一清二楚。”

  “候队,您就别夸我了。”夏初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自从被李云道真正起用后,她发现自己离梦想中的日子越来越近,每天上班前就想到马上要经历的紧张和刺激,她便兴奋不已。

  李云道哪里猜不到候京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拍了拍候京春的肩膀道:“老候,我跟你说,没用的,夏初只能暂时借调给专案组,你想把人要过去,嘿嘿……”

  候京春微胖的脸上两只小眼睛眯成一条小缝:“李局,这事儿咱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嘛……”

  “你这条老狐狸!”李云道笑着摇头,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结,“这么晚了,他们还在加班?”

  候京春道:“码农码农嘛,您看他们座位旁都放着睡袋和帐篷吗?云里科技的企业文化据说就是加班,这些程序员经常吃睡在公司,楼下有健身房可以洗澡,里面还有公用洗衣机,洗完直接烘干,连晾衣服的地儿都省了。”

  夏初点头道:“我有不少朋友都这样,连房租都省了,吃喝拉撒都在公司,而且还能为公司创造更多的效益,云里科技也鼓励这种企业文化,当然,也会时不时举办这种活动来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

  李云道点了点头,云里科技是当今中国数一数二的科技型企业,就算拿到纽交所,也是全球排名前列的科技公司。如今云里科技全球的员工数量接近万人,一个万人规模的庞大科技圈,人才济济,如果单靠制度管理肯定是不完备的,制度之外,能将这些网络科技精英凝聚在一起的则是企业文化,有文化才有认同,才有自我定位与归属感。

  李云道翻看着三名被监控人员的资料,居然无一例外都是浙北大学网络工程的硕士研究生。云里科技的全球总部就在西湖,这对于总部经济相对偏弱的西湖市来说是个绝对的利好,政府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人才便是其中之一,因而浙北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每年还没毕业时就会被云里科技吸纳走一批精英,剩余的才会进入到应届毕业生的就业市场。

  资料中的三人朱晨辉、卢天海和张宏都是未毕业便被征召入云里科技,三人都是浙北大学网络工程云计算方向的硕士研究生,三人都是刚刚候京春所说的那种吃喝拉撒都在云里科技大厦内解决的工科男,其中张宏如今还在攻读浙北大学云计算方向的博士生,三人中也属张宏升职最快,如今已经是p8级的资深高级专家,相当于集团内部的高级经理级,年薪在七十万左右,放在准一线城市的西湖,这样的收入已经算是高薪,尤其是对一个不满三十岁的年轻人来说。而朱晨辉和卢天海两人也是年薪五十万的p7级。三人均无房贷、车贷的压力,而且都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父母要么是公务员,最差的也是三线城市的大型国企的中层干部,照理说他们对于金钱的渴望还不足以支撑他们以身犯险。

  候京春仿佛看到了李云道眼中的疑虑,苦着脸道:“李局,其实我也想不通,这些孩子明明拿着高薪,干嘛还要以身涉险呢?我们查过他们的工资账户,去年一整年,他们三个人加起来才花了不到二十万块钱,这还是把大部分开销都花在了业务提升和科技电子产品上。”如果不是亲自参与了对嫌疑人的审讯,候京春自己也不相信这三个看上去前途一片光明的大男孩会参与了“散冰手”一案。

  “作案动机尚不明确。”李云道点了点头,“不过暂时还不能排除他们的嫌疑,对了,夏初,他们电脑里的东西你要抓紧分析,这里很可能是个突破口。”

  夏初点头应下,她已经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成功攻破云里科技的防火墙,并对将三名嫌疑人电脑中的资料进行了拷贝操作,剩下的就等她空了一一进行分析。

  “你先侧面了解一下他们在云里科技各自负责的块面,电脑里只要跟这些块面不相干的工作内容,就是线索。”李云道一下子便给夏初指明了办案的方向。

  李云道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但屏幕上的三个青年仍旧废寝忘食地埋头正对电脑屏幕,丝毫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的迹象。三人的工位靠得很近,张宏级别较高,工位靠后,而朱晨辉、卢天海工位靠前,更有意思的是,三人同属于一个项目组,针对云里科技开发的快递员就近优先处理快件的系统做后期程序精简优化。

  “最起码他们跟快递搭上边了!”李云道笑着给大家鼓气道,“高科技犯罪与之前缉毒案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犯罪份子的高智商、高情商、运用了最新的高新科技,同时又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所以在查这一类案子的时候,你觉得越不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监控对象,你们就需要一百二十个当心,因为他们很可能是在迷惑你。”

  缉毒队员大多在三十岁至四十岁之间,大多是经验老道的老队员,抓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有颇多经验,但是面对这些看上去跟乖宝宝没太大区别的程序员,首先在目标上他们就存在一定的质疑,此时听李云道说话,打着瞌睡的人不由得精神微微一震:小局长说得没错啊,“散冰手”最大的依靠不就是外卖软件吗?

  从监控车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此时北方来的冷空气已将雨雪一扫而空,夜空放晴,腊月十五的月亮如银盘一般悬挂在空中。驱车回到红城玫瑰园,电梯门一打开,李云道不由得心中一紧――玫瑰园的大平层公寓大多是一梯一户,刷卡乘电梯直接入户,李云道记得早上走的时候并没有开门厅处的灯,此时门厅内的吊灯却亮着,伸手去摸身后的配枪时却看到鞋柜旁的一双藏青色高跟鞋,随即松了口气。

  轻手轻脚地开门,客厅里也灯火通明,进了厅内,果然看到还没来得及脱下外衣的女子抱着抱枕,侧卧在沙发上,秀眉微蹙。李云道将拖鞋扔到一旁,赤着脚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从另一侧的沙发上拿起毛毯,轻轻盖在那华尔街金融女皇的身上。

  她轻吟一声,微微睁眼,伸着懒腰,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喜悦:“回来了?”

  李云道盘腿坐在沙发旁,笑道:“怎么不先睡呢?”

  她将脸颊贴在男人的手掌心上,撒娇般道:“在上海开会,原本开完会就飞回纽约,但夭夭怕你在西湖养小三,派我前来探查一番。”

  李云道笑道:“那抓到小三没?”

  阮家这位容颜绝色女子笑道:“差一点,幸好她跑得快,否则我一定抓得住。”

  李云道撇嘴道:“偷吃还不擦干净嘴巴,那样的技术含量就太低了。”

  阮疯妞道:“说得也是,不过想来这西湖城里头,能比蔡桃夭和齐褒姒更漂亮的姑娘,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了。”

  某人正色道:“一个合格的的党员是经得住任何美色考验的。”

  阮家大疯妞扭着腰肢轻笑道:“那送上门的呢?”

  某刁民一把抄起阮钰柔软的身子,径直走向卧室。

  “嗯,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