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阿佛洛狄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地中海,希腊半岛与小亚细亚半岛间,爱琴海纵横六百公里。 更新最快此时正是一月,恰逢克里特岛的寒冷多雨季节,不过这天早上天气放晴,怒吼一般的海风终于停歇了下来,碧蓝的天空中点缀着朵朵白云,徐徐飘向远方的海天交汇处,棉花糖一般的云朵轻轻翻滚着,仿佛大自然赐予的饕餮盛宴。

  海边一处悬崖,断崖峭壁,崖顶立着一方石壁,壁顶是沉重的石雕十字架,掏空的石壁间悬挂着一副古旧的铜钟,此时铜钟下的麻制揽索正握在一只枯瘦的手掌中。那是一只历经沧桑的手,手背上布满了老人斑,掌心处有数道旧伤,经年累月,似乎那伤痕似乎早已经融入了他的手纹,就仿佛岁月将他虔诚的信仰溶入了生命一般。

  “铛……铛……铛……”铜钟发出悠扬钟声,一面飘向远处的海面,另一面则飘向岛的深入,远处的城市轮廓清晰可见。

  十二声钟声响起,他才颤颤巍巍地松开绳索。

  他已经太老了,老得连转身的动作都要分成几个步骤。

  他转过身时,身后通往悬崖的小道旁,两名身着白色教袍的魁梧金发男子便迎了上来:“尊敬的米诺斯大人,裁决使求见。”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让他上来。”

  一旁白袍金发男子沿小道而下,另一人则从一旁搬了把椅子过来。无论刮风下雨,老人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而后便开始登上这座悬崖,只为敲那十二声钟响,而后下山,周而复始,日复一日。没人质疑为什么这个身着金白花纹教袍的老人要将明显剩余不多的生命耗费在这十二声钟声上,他们只知道,生而知之的米诺斯大人是不会犯错的,如果说真有什么错误,那也一定是他们想错了。

  一袭红袍犹如一道红色闪电,在通往悬崖顶的小道上急速飞奔,苦修士耗费心血修建的台阶在他脚下不断绽放出花朵般的裂纹,到了最后,年轻的古修士也无法跟上他的步伐,转眼间那红色身影便消失在山道上,耳边只留下那人脚踏台阶时破空一般的声响。

  红袍笼罩中,男子面若桃花,生得一张比女子还要娇媚的亚洲面孔,在近乎与地面垂直的山道上狂奔至山腰,也不见他有丝毫气息紊乱,除了那对桃花眸子中掩饰不住的兴奋,其余毫无异样。过了山腰,他的速度将降了下来,他缓缓调整呼吸,他要以最好的状态去觐见米诺斯大人――圣教迄今为止唯一在存活在这世上的神话。

  还有百步,还有五十步,还有十步……他终于踏上了悬崖顶,见到那笑意慈祥的枯瘦老人时,他没有半点失望,相反眼中更多了几份难得一见的跃跃欲试。

  老人坐在一旁很普通的杉木椅子上,披着一件在圣教中绝无仅有的金白花纹相间的教袍,他枯瘦的双手安然地放在双膝上,那对蓝得比大海还要深邃的眸子,就如同夜空里最亮的恒星。

  “阿佛洛狄德见过米诺斯大人。”他将红袍斗篷的帽斗掀向肩后,行至那枯瘦老人的面前,单腿下跪,接过那老人伸来的枯槁手背,轻轻吻了下去,“以神的旨意,终于能得偿所愿!”那张比女子还要娇艳的脸上显出无比兴奋和虔诚的表情,仿佛坐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形就将木的老人,而是那高高在上的天神。

  金白纹袍的老人笑了笑:“起来吧,裁决使大人,能见到圣教传说中的后起之秀,我也很高兴。”老人从自己的脖子里取下那被岁月侵蚀的银制十字架,不同的是这十字架上雕刻着一条张开血盆大口的蟒蛇。

  “送给你了,我的孩子!”米诺斯老人将项链亲手挂在红袍青年的脖子上,“起来说话。”

  红袍青年激动地抚摸着那蛇绕十字架的银制项链:“大人,这太贵重了……”

  米诺斯笑着摆了摆手:“发源于这座岛,却没有只局限于这座小岛,源自五千年来无数像你这般的年轻人。收下吧,你当之无愧。”

  “科托斯,你先退下,我跟阿佛洛狄德说两句话。”

  老人身后白袍金发的苦修士恭敬鞠躬后,缓缓踏下台阶。

  “阿佛洛狄德,你扶我起来。”

  红袍青年扶着老者,缓缓来到悬崖的边缘,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脚下波涛汹涌,海风吹来了一丝暖意,更让他觉得不虚此行。

  “阿佛洛狄德,我问你,这个世界是由谁创造的?”老人问道。

  “世界,自然是无上的天神创造的。”红袍的阿佛洛狄德答道。

  老人笑了笑:“那天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以后,他又做了些什么呢?”

  阿佛洛狄德愣了愣,接着道:“神自然是创造了人和万物。”

  老人又笑道:“再之后呢?”

  阿佛洛狄德想了想,又道:“神制定了人与万物的行事规则,之后有了如今的世界,有了您,有了我。”

  老人不置可否,望向海天交接处:“很久很久以前,东方人都以为地是方的,天是圆的,后来才知道,原来地也是圆的,天也许是方的。”

  顿了顿,老人又指着在海滩上栖息的海鸟道:“那是什么?”

  阿佛洛狄德道:“一只正在休息的鸟。”

  老人道:“为什么它不是你,你不是它?”

  阿佛洛狄德愣住了,他还是被这位被誉为圣教有史以来最有智慧的老人问倒了,这个问题,他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老人拍了拍他扶着自己的手背:“不要紧,慢慢地,你就明白了。”

  红袍的阿佛洛狄德正色道:“大人,我只主裁决异端。”

  老人笑问道:“谁是异端?评判是不是异端的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是谁定的?”

  阿佛洛狄德困惑道:“这些,不都是您担任裁决使的时候定下的规则吗?”他知道,眼前的老人是自己的前任的前任的前任,从裁决使的位置升至圣教最神圣的皇,而后又功成身退,隐居圣教发源地地中海的克里特岛。

  老人笑道:“难道我就不会犯错吗?孩子,我也是人,不是神。”

  阿佛洛狄德坚定道:“在我眼中,您跟神没有区别。”

  老人笑了起来,哈哈大笑,笑声连守在悬崖最下方的苦修士们都能听得到。

  老人没有在人与神的这个话题上多纠结,问道:“一切都还好吗?”

  阿佛洛狄德道:“正如当初您的布局,我们已经慢慢渗透入了那个遥远的东方古国,只是想要达成神的旨意,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韩国的那位夫人突然单方面撕毁了协议,我本不同意在e30期间动手,只是我一人之见并不能左右主上,最后还是让宗祭所出手,结果不是太理想,接下来一段时间韩国那边可能会有些混乱,金夫人的副手不是我们的人,但竞选也就是上半年的事情,所以不足为虑。倒是美国那边,我颇有些担心。”

  老人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看向他的深蓝色眸子深邃而神秘:“担心?”

  “也许是我多虑了,但毕竟有金夫人的案例在前,我们不得不防。当选前很多事情是我们说了算,但是真正当选后,也许他的想法就会产生一些变化了。美国这个国家您也清楚的,这些人是多么崇尚所谓的自由和民主,我担心一旦他步了金夫人的后尘,这个人就会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般,我们根本无法真正地掌控。”

  老人望着看似平静的海面,指着远方道:“这是什么?”

  阿佛洛狄德道:“海。”

  老人笑着道:“还有?”

  阿佛洛狄德道:“平静的海。”

  老人摇了摇头:“只是看上去的而已。”

  阿佛洛狄德若有所思。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进展如何?”老人看着他,目光中充满期待,显然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阿佛洛狄德道:“查到了一些线索,但是都在证实当中,所以您还要耐心等上一段日子。”

  老人叹了口气:“生命总是有终结的那日的。孩子,加快速度,或许我等不了那么久了。”

  阿佛洛狄德大惊:“不会的,米诺斯大人您怎么会……”

  老人打断他的话,再次强调道:“我是人,不是神。”

  老人似乎察觉他的情绪不太好,笑着安慰道:“不要紧,照目前的势头,我还能等上一段日子。有事,你多跟主上沟通。神赐予你沟通的能力,就是需要人与人彼此交心。”

  阿佛洛狄德勉强笑了笑:“我会的。”

  老人道:“坐在皇的位置上,很多事情的角度就会与你与我不同,你要学会换位思考。”

  阿佛洛狄德愣了愣,似乎在琢磨老人的话背后的含义,只是还没等他会意,老人便道:“走吧,今天换你背我这个老头子下山了。”

  阿佛洛狄德先是一愣,而后神情激动:“愿意为您老效劳!”

  驼起那枯瘦的身子,红袍从悬崖边一跃而下。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