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阴天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混账东西!”一掌拍在红木茶几上,溅起茶盏中的无数暗红茶液,连搁在茶盏旁的紫砂壶盖都连跳了数下才旋转着停下来。 更新最快书房内一片静谧,连闻声而来的警卫员也都保持着解开枪套的姿势不敢轻易动弹。

  两名肩扛金星头发花白的少将站在书桌前,战战兢兢不敢开口――老爷子过了六十岁后,就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书房内静得可怕,警卫员小张疑惑地望着老首长的两员爱将,两名肩扛金星的少将都是老爷子一手带来出的,就算前阵子薛小姐闹出那么大的阵仗,也没见老首长像今天这般生气啊,这二位到底是触了老爷子哪片逆鳞啊?

  老爷子大刀金刀地坐在书桌后,那双退休后伺候庄稼比拿枪的机会还多的粗糙大手握成拳状,额头青筋暴起,面沉如水,如同一只突然睡醒的成年猛虎。

  “首长,我们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南部战区这次把消息封锁得很紧,如果不是苦草这孩子觉得不太对劲,打电话向陈国涛求救,我们才知道消息。”年纪偏大一些的少将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首长的脸色,缓缓地解释道。

  “国涛刚刚到西部战区履新,对于南面的事情也不好过多插手,不过幸好他在南边待的时间长,还是留下了不少嫡系,否则我们连消息都打听不到。”另一名少将跟着说道。

  老爷子拍完桌子,火气还是没消:“我还没死,就欺我陈家没人了?小张!”

  “有!”警卫员小张连忙小跑上去,“首长!”

  “备车!”老爷子起身,“你们就不要跟着去了,看来王老头那句话说得对,是老虎就得时不时出去龇一龇利牙,否则有些魑魅魍魉就会当你已经死了!”

  南部军区看守所内,郭昌彬在监控室内来回踱步,他已经在看守所浪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关于“1108大案“他已经提交了无数份报告,但是报告无一例外地被上面退了回来。他是军校高材生,没有任何背景,凭着才华横溢和某位老领导的赏识才走到今天,这一次的1108大案却弄得他焦头烂额。被退回来的所有报告只批复了四个字:继续调查。

  调查什么?郭昌彬有些愤怒,曾几何时,审讯室里关着的那个大块头是整个南部的骄傲,或者可以说是所有中**人的骄傲,可是这样的国之利刃,被关在那黑暗不见光的审讯室里,换成普通人或许早就发疯了,但那大块儿只是明显地瘦了一圈,剩下的便是沉默寡言。郭昌彬自问调查过军中诸多案件,这件案子的前后因果关系已经很明显了,代号“七星”的刘豪强是案件中最大的疑点,迄今为止,派出的搜救队唯独没能寻找到刘豪强的尸体,而刘豪强请假离队期间,其以母亲名义开立的银行帐户里一下子多出了五百万,不但花三百八十万买了房,而且还买了一辆二十万的轿车。

  在郭昌彬看来,“七星”刘豪强要么死了,要么跑到国外去了,但只要一天找不到他,审讯室里的大个子就要面临所有的诘责。而且,调查过程中,郭昌彬越来越觉得整件事就仿佛是一场预设好的阴谋,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将那位军中利刃置于死地。

  郭昌彬是文职军人,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军人的热血。因为调查这次的案件,上面提高了他的权限,他读了关于李弓角更多的秘密档案资料,那些不为人知的任务,那些九死一生的危险,还有很多以他的权限仍旧无法到的文件,但单单是他了解的这些信息,就让他对被关押的大块头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崇敬――这是一个军人对于英雄的最纯粹的敬仰。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什么样的事情,将要这样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诸多贡献的军人置于死地呢?郭昌彬每次想到这里都会觉得很愤怒,那些该死的官僚和阴谋家,居然想利用他的手将这样一个英雄军人送上绞首架!

  可是他也清楚,自己只不过是这局棋当中一个棋子,甚至一开始将他派到这里来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做好了打算,要么用这一颗棋子消灭另一颗,要么就直接丢而弃之。

  一个弃卒而已,军中何其之多?

  踱着步子,郭昌彬的情绪越发地焦躁不安起来。他想了想,看了一眼屏幕里的大块头,这个为了国家和民族数次出生入死的青年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双脚绑着重达数十斤的沉重镣铐,双手则拷在桌子的铁环中,无论他怎么动,身子都无法挪动超过十公分,这都是对待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的手段。

  郭昌彬径直推开监控室的门,快步行至审讯室门口,卫兵早就习惯了这位政治部副主任的进进出出,只是今天打开门后,郭主任没有立刻步入审讯室,而是冷冷看着卫兵:“打开他的手拷和脚镣。”

  卫兵一愣:“他要上厕所?”

  郭昌彬皱眉:“管那么多干什么?这是命令。”

  卫兵支支吾吾:“首长,他……他……他是重犯……按规定……”

  郭昌彬怒道:“重犯?是你宣判的?只要军事法庭一日不判,他也只是嫌疑人!”

  卫兵被郭昌彬喷了一脸吐沫,无可奈何道:“上面特意吩咐过了,说他是特种军人,就算上厕所,脚镣也不能完全解开,郭主任,我们也只是照令行事。”

  郭昌彬愤怒得身子开始颤抖,最后却也只能长叹一口气,无力道:“那就解开手拷吧,出了事我一力承担。”

  卫兵还是不太乐意,但郭昌彬是案件的主要负责人,只好道:“那成,您出来的时候,我们再给他拷上。不过郭主任,您自己得注意安全,上头特意嘱咐过,解开他的手拷时,要绝对与他拉开两臂的距离,这一条您一定谨记。”

  卫生掏出钥匙,进了审讯室,打开李弓角手腕上的手铐,看了两人一眼,这才关上门退了出去。

  郭昌彬没有立刻坐到那张他已经坐了一个多月的椅子上,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放在桌子上,又掏出一个火机,将东西推到李弓角的面前。

  憨厚的大块头冲他憨憨一笑,一边活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腕一边摇头道:“不能抽太多的烟,否则身上留下太重的烟味,以后出去执行任务时会有些不太方便。”

  郭昌彬奇道:“还有这个说法?”

  李弓角点头道:“尤其是狙击手,身上有异味不利于隐蔽。”

  郭昌彬没将烟和打火机收回来,而是沉默了片刻道:“留着吧,或许有用。”

  李弓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在看守所的审讯室呆了一个多月了,这个进来前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大块头明显瘦了一圈,此时脸上的颧骨更加分明,笑容看上去愈发憨厚,人有些憔悴,但双眼却格外地亮。

  郭昌彬叹了口气:“你档案上写着,还有两个弟弟?”

  听到“弟弟”两个字,大块头的脸上刚硬线条慢慢地柔和了起来,连眼神也变得更加清澈。

  “嗯,二弟叫徽猷,三弟叫云道。其实是三个弟弟,还有个太小了,是个喇嘛。”

  “喇嘛?”郭昌彬想起他档案中写着的经历,之前一直纠结于案件本身,也没过多涉及那些往事,此时不禁有些好奇,“听说你们是被一位老喇嘛抚养大的?”

  李弓角憨笑道:“大师父是大喇嘛,大喇嘛在密宗是一种很了不得的称号,有人说大师父是活佛,也有人说不是,我们也弄不清楚大师父他一个大喇嘛怎么会跑到新疆与青海搭界的昆仑山的,但我们兄弟仨的确是大师父收养的。嗯,孤儿。”

  “说说你二弟呢!”郭昌彬调查过李徽猷的资料,令他吃惊的是,李徽猷的档案资料居然也是绝密信息,以他的级别也无法看到其全部档案。

  李弓角笑了笑道:“老二长得比较姑娘还好看,在山上的时候留着一头长发,跟夏天山里头的瀑布似的。”

  郭昌彬失笑,他是头一回听到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弟弟:“除了好看,就没别的了?”

  “他啊……”大块头嘴角含笑,“老二是国安部的,有些事情你得问他们领导。”

  郭昌彬点了点头:“怪不得……那老三呢?”他恍然,那些绝密的档案应该是被国家安全部封存了。

  “三儿啊!”大块头笑意更盛,“我们家三儿就是个天才!”

  “天才?”

  “嗯,小时候大师父分别教我们三人读书,我进度最慢,老二其次,最快的便是老三,说过目不忘都是轻的。老二小时候就老跟我说,三儿的脑袋瓜子估计构造跟我们普通人不太一样。我们家仨儿心地是顶顶善良的,看着他跟流水村里那帮牲口常常打架,但谁家要是有个什么事儿,哪怕八杆子打不着的,他都要往死了出力。阿巴扎偷三儿玉石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三儿其实也没多跟他计较,阿巴扎他老娘下葬时凑不出棺木钱,三儿大半夜跑去山上采玉,摔得头破血流,最后故意把消息偷偷放给阿巴扎,看着阿巴扎把玉石偷走才能安心回庙里疗伤。大师父说三儿杀气重,我却觉得,三儿是天生的菩萨,至少这份菩萨心肠不是人人都有的。”

  “哦?他是菩萨,那你是什么?”

  大块头沉默了片刻道:“大师父说是阴天。”

  郭昌彬不解:“阴天?”

  阴天,梵名斯间陀提婆,又名韦陀。

  驱除邪魔,金刚护法。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