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零四章 李云道是谁 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虽然是周六,但刑侦大队的警员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忙碌,对于选择了这个行业的人来说,休息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资料不多,只有寥寥的几页。拎了拎稀稀拉拉的几张纸,韩国涛叹了口气:“工作还是没做到位啊……”说完,从回过头,从第一页开始阅读。

  李云道,男,现年25周岁,新疆和田墨玉县人,无任何学历背景,年幼时被一个老喇嘛收养,与两个同胞哥哥常年生活在昆仑山脉的一处古旧喇嘛寺中,三个月前从昆仑山搭乘玉矿车来到苏州,先在苏州四通建筑当普通的建筑工人,随后被提升为工地材料监督员,之后入驻秦家,成为秦孤鹤两个孙子的家教老师。

  看到这里,韩国涛微微皱眉——一个没有任何学历背景的建筑工人能入秦家当家教老师?这一点换成是谁都会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可是为何秦孤鹤会看中这样一个从背景资料看来都无足轻重的年轻人呢?韩国涛百思不得其解,拿起手边的一枝红色水笔在“无任何学历背景”那一栏打了一个问号,又反复描了几遍,随后才接着往下看资料。

  大约在一个月前,李云道携秦家两孙乘早班飞机赶赴北京,在北京饭店广场与一名叫蒋青天的北京籍男子发生冲突,具体内容不详,据可靠消息称,蒋姓男子是军区总政现任二把手的长孙,冲突当天,正是蒋青天与另一位蔡姓红色后代办结婚喜酒的日子,据当天在场人士所发微博称,现场多人动手,其中怀疑有两人是李云道的同胞哥哥。总裁深度爱

  韩国涛是北京军区团级干部转业后进的苏州公安局,对于北京军区并不算陌生,无论是蒋家还是蔡家,都是在北方跺一跺脚就有无数人响应的红色大家,两家泰山北斗都是当年抢枪杆子打天下的猛人,算起来两家后代都属于纯粹的根正苗红,可是为什么又会跟一个建筑工人的民工发生联系呢?抢女人?韩国涛连想都不会想,一个前国副级中将的第三代,另一个是没有任何学历背景的建筑工地民工,无论谁都不会觉得这两条不相干的平行线会发生些什么。

  桌上的资料虽然不算详细,但是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晨这么短的时间里,手下的刑侦人员就能搜集到这些信息,己经让韩国涛觉得不可思议了。资料里居然连秦孤鹤带李云道与毛忠群、王延明和林一一三人会面的资料都有部分记录。毛忠群和王延明他不太熟悉,但是林一一之前坐的是苏州市委宣传部的二把手位置,精明能吏积级向上的正面形象给韩国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其他两个人的名字只在网上搜一搜,没准儿连讲话的照片镜头都能搜到,此时看到李云道居然跟这些政坛新星还有联系,更是让韩国涛觉得这个在山里困了二十五年的年轻男人仿佛笼上一层迷雾般。

  不过,最让韩国涛吃惊的是情报资料的最后一小段:“据警方在黑势力中布下的线人称,秦孤鹤两个刚上初中的孙子前几日被不明歹徒绑架,秦孤鹤身边有一个姓李的年轻人独自一人闯进匪穴救出人质。次日,李姓年轻男子的绰号‘老三’在江南一带一举成名,传闻,目前这个‘老三’手里至少有三条人命。”

  最后一段连情报工作人员自己都不确定的信息还是给了韩国涛极大的冲击——一个人闯匪穴救人质,加上之前在北京与蒋青天起冲突,起码证明这个李云道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手无缚鸡之力,而三条人命,无论放在哪个城市,都会当作侦事大案成立专案小组来侦破。

  可惜,现在连提供情报的工作人员都说是“传闻”。韩国涛思考了片刻,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内线号码:“小刘,有空吗?嗯,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一会儿,一个模样干练的年轻刑警敲门进来:“韩局,您找我?”

  “嗯,坐下说!”

  刘晓明坐在韩国涛的对面,昨天一夜没睡,一直在整理这份算得上棘手的材料,直到早上五点,把材料放到韩局办公桌上,这个毕业于公安大学情报分析专业的小伙子才有时间眯了一小会儿,刚刚睡熟,就又被韩局一个电话招过来。不过小伙子精神还算不错,洗了把脸就来局长办公室报告了。

  “昨天辛苦了,材料我看了,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搜集到这么多的信息,已经很难为你了。只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在材料里对他两个哥哥的信息后面要加一个括号,里面写上‘调查有阻力存在’?是不是局里有人在干涉?”对于秦孤鹤的能量,韩国涛是心知肚明的,公安系统里有一些人都自称是秦系后辈的。

  “不不不,韩局您误会了!”刘晓明连忙解释道,“这两个人的名字我己经摆脱北京的同学帮我查到了,李云道的大哥应该叫李弓角,二哥叫李徽猷,我之所以要加上有阻力的字样,是因为我通过*的系统调档查询时,这两个人的资料都被打了‘绝密’的字样。”

  “绝密?”韩国涛微微吃惊道,“绝密档案一般很少会出现的呀,连我也没有资格查阅的。”

  刘晓明点头:“我厚着脸皮拜托北京的老朋友们帮帮忙,最后几个人都给我同样的答案,李云道大哥,也就是那个叫李弓角的人,他的档案是被广州军区直接调走的,现在属于军事绝密,另一个叫李徽猷的,更奇怪,我朋友说是被总参下了绝密令的,他本人就在总参工作,我怀疑很可能是总参二部直接下的令。”

  “广州军区?总参二部?”韩国涛皱了皱眉头。

  “对了,韩局,我给您看一段视频。是了解李云道北京之行时,我北京的网警同学发给我的,刚刚才传送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