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三十章 调头救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小芳从来没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甚至她所见过的女人里头也很少有比这张脸还要漂亮的。 更新最快

  擦肩而过。周小芳也没多想,她此时只关心当兵的留下的遗产她能分走多少,要是那套房子能拿到手就好了。

  三人进了电梯,就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那一刹那,一只手指修长的手伸了进来,电梯门重新打开。

  周小芳眼前一亮:是那个长得比女子还要好看的男人身边的那位,平头,撸起袖子,看上去能精干,是周小芳很喜欢的那种类型。果然,那张对她来说漂亮极了的面孔随后也出现在电梯内。

  两名穿黑夹客的男子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正欲说话,便见那漂亮男子与平头男人同时出手,几乎只是一个照面,两名黑夹克的男子便软瘫倒地。

  周小芳看得目瞪口呆,甚至连害怕都忘记了。

  平头男子递来一条丝巾,道:“周小芳,这两个人杀手,不想死的话,把这个裹在头上,跟上我们。”

  杀手?不想死?

  这两个在她看来只会出现在电影中的词离她是如此遥远。

  笑话!这两人无缘无故的干嘛跑来杀自己?

  周小芳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平头男子似乎早就料定她会不信,淡淡道:“刘豪强出事了,他身边所有的直系亲属都下落不明,你是他的女朋友,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一定是你。所有跟刘豪强有密切联系的人,都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周小芳瞬间心乱如麻:“我……我……我不是他女朋友,我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她似乎转头就忘记刚刚自己还琢磨着能分得多少遗产。

  那面若桃花的男子冷冷望着她,就是不说话,眼神盯得她有些发毛。

  她也不傻,那两名黑夹克看样子应该是当过兵的,一个照面就被眼前这两人放倒,这两人肯定大有来头,只是她不明白,这种只会在电影里发生的故事怎么会毫无预兆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我……我真不是刘豪强的女朋友,我就跟他相过一次亲,他……他带我去看过一次他在番禺那边的房子,房子都还在造呢,我们就在工地外头兜了几圈,我……我连他的手都没有拉过……”

  李云道跟李徽猷相视点头,他们都意识到,眼前的周小芳只是一个做梦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外来打工妹而已,跟整件事的关系应该不大。

  电梯在二楼停下来的时候,李徽猷和李云道迅速抽身,留下周小芳傻愣在电梯里,脚边还有两个昏阙的军方特工。

  就在李徽猷的车开出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另外四名黑衣人一同冲入大厦。

  “那些人不会放过她的。”李云道有些担忧。

  “你觉得这样的女人值得我们浪费时间?”李徽猷冷静道,“更何况,现在的形势,容不得我们去救她,带着这个拖油瓶,我们会浪费太多的时间。”

  “二哥,停车,等我五分钟。如果我还没有回来,你就先离开。”李云道叹了口气,“不去救她,良心不安啊。”

  李徽猷笑了笑,就好像小时候笑话李云道放走将要被自己开膛剖肚下碗的山跳那样,什么也没说,只是在路口调了头,又缓缓驶入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刚驶入停车场,就看到两名黑衣人架着昏迷的周小芳,另两人一人扶一个黑夹克,正欲上车。

  李徽猷微微一笑:“云道坐稳了。”

  李云道一把拉住扶手,果然下一刻引擎轰鸣,保时捷凯宴怒吼着冲向那台深蓝色的别克商务车。

  两名扶着人的黑衣人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拉着同伴飞闪到一旁,而站在车后方的两名黑衣人却没这么幸运,两人直接被撞飞了出去,倒地昏迷不醒。

  “黑子,大飞!”一名黑衣人反应了过来,一个鲤鱼打挺,警惕地望着撞坏车头的保时捷凯宴,同时招呼着另一位仍旧清醒着的同伴,“铜钱,点子扎手!”

  两人均放下昏迷的同伴,从后腰拨出甩棍,迅速以犄角之势而保时捷靠近。

  这一撞倒是颇为激烈,保时捷驾驶舱内的数个气囊同时弹了出来。

  短暂的意识迷糊后,李云道兄弟二人均同时恢复了清明,两人对视一眼,李徽猷道:“你先别下车。”

  李云道看了一眼车外,两名黑衣人手持甩棍缓缓靠近。

  徽猷的战斗力对付这两人应该不在话下,李云道看了一眼别克商务车,道:“你对付他们,我去别克车后备厢那边救人。”

  李徽猷临下车前,李云道嘱咐道:“老二,能留活口就放他们一马,毕竟有些事情,也并非出于他们自愿……”

  李徽猷轻笑:“好事儿,越来越菩萨心肠,省得大师父总觉得你跟祸害人间的妖孽似的。”

  面若桃花笑意嫣然的李徽猷伸手推开车门,车门已经被撞得变了形,吱嘎的钢铁磨嚓声让人听得牙槽发酸。

  见他从车上一越而下,两名手持甩棍的黑衣人不约而同地止住脚步――刚刚他们已经检查过两名同伴的伤势,一人伤在喉咙,另一人伤在何处还无从得知,只是昏迷不醒,对方是什么路数他们并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当中至少有一人是搏击高手。

  他们看清穿着棕色风衣的李徽猷时,同时愣了愣:这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只是在他们看来,这人美得却像一条斑斓的毒蛇。

  “动手!”其中一人轻喝一声,两人同时挪步,密集小碎步向李徽猷奔袭而来。

  一身棕色风衣的李徽猷只是云淡风轻地立在那里,仿佛面对千军万马我亦如磐石般八风不动。

  甩棍越来近,直取李徽猷颈部――上来就是杀招,以黑衣人的身高体形所爆发出的力道,加上甩棍特有的力臂力矩而形成的巨大爆发力,这一棍起码能抽断普通人的颈骨。

  另一人似乎更擅长下盘功夫,配合着同伴,一记大力侧踹袭向李徽猷的胸口。

  那比女子还要看好百倍的男子轻轻一笑,先是轻抬右腿,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脚蹬在出腿的黑衣人脚掌心,那黑衣人便如断弦风筝般倒飞出数丈。而后他迅速转身偏头,堪堪躲过那次甩棍,身子便与那大力甩出一棍的黑衣人贴在一处。

  他笑道:“试试老大的贴山靠呢!”

  黑衣人刚露出一丝疑惑,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力从他与这俊秀青年相触的胸口传来,他只感觉仿佛被一记大锤子轰中了胸口,紧接着整个人被这股力道牵引着倒退数十步,直到轰地一声,背部撞击在停车场的柱子上,力道才渐消,但是一股微甜涌上喉头――才一个照面就已经受了内伤。

  李云道见徽猷那边得心应手,便也不再担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开车门,只希望那令人牙痛的吱嘎的金属摩擦声不会引起对方的太多注意力。

  幸好两名黑衣人的注意力都在徽猷身上,出师不利后更是如临大敌,哪里还顾得上李云道这边。

  李云道尽量避开两人的视线,猫着身子,从别克商务车的一侧转到后备厢边,打开后备厢一看,果然是昏迷不醒的周小芳。

  李云道有些发愁,接下来要干的或许是杀头的买卖,带这么一个大活人,不光是个累赘,而且很可能将所有人都拖入危险的深渊。但是出于人道,他也不能扔下周小芳这个无辜的人不管,如果他撒手离开,也许待会儿这世上又会多出一个孤魂野鬼。

  他拍了拍周小芳的脸颊,但是黑衣人应该是用了哥罗#芳一类的药物,怎么都喊不醒蜷缩在后备厢里的女人。李云道看了一眼李徽猷那边的战况,两个黑衣人被二哥耍得团团转,暂时也不需要他帮忙。于是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大师父,你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往后那眼神可别又跟看千人屠似的,老子这会儿在救人!”

  他正欲弯腰,突然瞳孔猛地收缩,身后一阵疾风而来,他下意识地将身子侧向一旁,一根甩棍生生地砸在车子的后备厢盖上,将车身生生砸出一个凹坑――刚刚被撞飞的其中一人苏醒了过来,见李云道要救人,于是便想从后方偷袭。

  一击不中,甩棍的反震力也将黑衣人震得手掌发麻,不过这人明显受过良好的格斗训练,瞬间松开甩棍,任由甩棍崩落到一旁,顺势提肘袭向李云道面颊。这一记肘击竟夹杂风雷声,李云道猜到应该碰到了一个泰拳高手,不敢硬接,转身右移一步,躲过这足以致命的一记肘击。果不其然,那一肘轰在车身上,整个别克商务车都被震得轰轰作响,车尾的钢材更是瞬间凹进去一大块。

  李云道无奈道:“兄弟,咱俩一无杀父之仇,二无夺妻之恨,有必要这么生死相逼吗?”

  黑衣人冷笑:“与你们这些卖国贼势不两立!”

  李云道猜到这六名黑衣人应该是军方特工,肯定也是接了上头的命令来执行任务,只是不知道那些玩弄权术的军方高层给周小芳扣上了什么样的罪名,但对于这些淳朴的军人来说,他们也只是单纯的执行命令完成任务而已,至于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或许他们从来都不曾怀疑过。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