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灯下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斗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不欢而散,出了赵家气魄雄伟的大门,蔡家老爷子蔡明阳回头望了一眼那两尊张着利齿的汉白玉石狮,眯眼笑道:“若普兄当真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

  陈霖老爷子也回头看了一眼,但他看的是身后隶属于赵家的别墅群,少说也有十来栋,住在里头的大多数都姓赵,放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单地皮的价值说出来就是个天文数字。 更新最快在国家分配的山上安享晚年的陈老爷子喉间发出若有若无的哼哼声,并未对此做过多的评价。

  倒是秦孤鹤感慨道:“单电力一项,赵家便能日进斗金,若普兄多年的布局,如今终于有了回报啊!”

  坐在轮椅中由年纪最轻的秦孤鹤推着的阮家老祖宗冷笑一声:“刮民脂,喝兵血,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

  三位老人同时脸色微变,最后相视苦笑,估计也只有她才敢直言不讳地道出赵若普当年的那些丑事,事过多年,被赵若普称为“翠芝”的老祖宗依旧耿耿于怀。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老姐姐,有些事能忘就忘了吧!”陈霖叹了口气,转过身,不再去望那气势堪称磅礴的别墅群,只是表情颇显萧索。

  阮家老祖宗轻哼一声:“忘?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是进了棺材,也要把当年那些事情,一件不拉地带进去!朝风,送我上车。”

  秦孤鹤冲两位老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家都知道阮家这位的脾气,也都没往心里去,相反如今陈家面临巨变之时,还有昔日老友肯出手相助,单这份情义已经不是一两个字便能概括得了的。

  望着阮家老祖宗的专车——一辆老得掉牙的红旗缓缓驶离,陈霖老爷子眯眼笑着对蔡明阳道:“你那位孙女婿有点意思!‘将门风骨’,嘿嘿,四个字,足以让若普兄几夜睡不好觉喽!将门风骨,将门风骨,妙啊!”

  蔡明阳笑得意味深长:“妙是挺妙啊,就是接下来赵老二主政浙北,小家伙的好日子到头喽!”

  陈家老爷子眉毛一挑道:“实在不行,把他调回京城,咱们眼皮子底下,保准出不了事。”

  蔡明阳摇头道:“能保得了一时,哪能保得了他们一世?咱们这辈人,差不多都行将就木了,张着翅膀也护不了几年的犊子了。鹏震兄进了八宝山,我就估摸着咱们几个也离那天不远喽!”

  此时恰好送走阮家老祖宗秦孤鹤走了回来,听到这句话,笑道:“明阳兄说得有理啊,我们也就再给他们铺几年路,差不多的时候,就要功成身退喽!”

  蔡明阳点点头,又看向陈霖老爷子,问道:“老狐狸不肯松口,你准备怎么办?”

  陈霖冷笑一声,又回头看了一眼赵家别墅群:“降不了魔,还是和尚法力不够深啊!”

  蔡明阳道:“要不,把那尊大佛搬出来?”

  陈霖摇头道:“暂时还不用。我料想,赵老三封锁了消息,一蹴而就的把戏,就连赵老头自己也不定清楚小家伙在玩的把戏。先敲打敲打赵老头,实在不行的时候,再去请那位出马也不迟。”

  秦孤鹤道:“我认为介之兄说得有道理,我刚刚观察若普兄的脸色,的确有些将错就错的意思在里头,我们这当口上门兴师问罪,也算是借若普兄的手给赵老三上上发条。南部战区不是他赵老三一个人的王国,这天下不姓赵,姓共!”

  其余两位老人都笑了起来:“说得好!”

  广州白云机场附近商务区,半夜时分,一辆掩着车牌的依维柯驶入酒店地下停车场,在摄像头的死角位置,从车上南陆续续下来近十六人,人人都是迷彩服加制式军靴的打扮,下了车便习惯性地结队报数。一名军士长一样的中年男子挺胸负手,轻喝道:“讲一下!”

  所有人立刻呈立正姿势,而后军士长又喝道:“稍息!”

  迷彩服们动作整齐划一,明显受过非常良好的军事训练,身材挺拔,目露杀气,看样子应该都像是军中精锐,只是此时他们接了命令摘去了肩章,乍一看,跟普通保安公司的保镖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军士长冲队首的三人使了个眼色,三人立刻往三个不同方向奔了出去,三十秒后又奔了回来。

  “报告,一切正常!”

  确认四下无人后,军士长模样的中年军人才缓缓道:“接到上级通知,在该酒店的行政套房内住着四名手持重要国家机密的叛逃份子,这是他们的长相,王浩,给他们发下去。”

  队首的年轻军人将印有四人头像的a4纸发给众人。

  “看清楚了,给我记住这四个人的长相,待会儿一个都不准跑掉,记住,给我抓活的,一定要是活人,这是死命令!”军士长反复强调,最后,他才缓缓道,“当然,抓捕的过程如果他们胆敢反抗,上面也不介意你们给这些叛逃份子吃些苦头。明白了吗?”

  “明……!”众人正欲轰然响应,却被军士长一个收声的手势,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噤若寒蝉。

  “行动!”

  一声令下,如狼似虎的军人冲入酒店大楼。临行前军士长已经整个行动都做了部署,十六人,八人抓捕,四人策应,两人围堵,两人支援,分工协作,力求一击便中。

  目标位于酒店的十八楼,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军士长只派了两人蹲守在一楼的电梯口,其余人均爬楼梯直奔十八楼。

  夜深人静,酒店的走廊里一片静谧,士兵们踩着地毯,没发出任何声音。到了目标房间门边,军士长一马当先,确认了门牌号后,与另三人以极漂亮的战术动作翻滚到门的另一侧。军士长伸出手掌,掰手倒计时:五,四,三,二,一!

  轰一声,当先两人持破门器而入,而后数人鱼贯进入房间,手指搭在麻#醉枪的扳机上四处瞄准,就是没能找到开枪的机会。

  客厅没人,卧室没人,卫生间没人,众人无奈望向军士长:“军士长,没人!”

  军士长皱眉,看到餐桌上的水杯,伸出手背贴着试了试水温,烫得他直接嗤地一声收手:“快追!”他意识到,目标也是刚刚才离开不久。

  他拿出对讲机命令守在一楼的两人:“守着电梯,他们从电梯下去了。”

  “是!”对讲机里传来一楼蹲守人员的声音。

  军士长刚踏出房门,却听到对讲机里传来楼下蹲守人员的声音:“军士长,不好了,电梯里没人。”

  军士长怒道:“怎么可能?刚刚我们从楼梯上来,他们肯定是从电梯下去的。”

  蹲守人员道:“真的没人啊!”

  军士长努力压着火气问道:“刚刚电梯在哪些楼层停过?”

  蹲守人员道:“好像从十八楼到一楼,每一层都停过。”

  军士长怒骂一声“笨蛋”,通过对讲机道:“所有人注意了,目标已经离开房间,目标已经离开房间,很可能在二楼到十七楼的任何一层,接下来从十七楼的楼梯间开始,展开地毯式搜索,我就不信他们能长了翅膀飞出去!”

  军士长带着士兵们从十八楼往下搜,但又不敢惊动酒店的客人,只能在走廊和楼梯间等公共走道里进行搜索,半个钟头后,所有人又在地下停车场集合,只是这回与刚刚雄纠纠气昂昂的士气完全不同,没抓到人,白忙活了一夜,士兵们虽然站得依旧很直,但士气明显大不如前。

  军士长火气也很大,让士兵们稍息后,便冲进依维柯,一把揪住司机的衣领,狠狠道:“你们有人走漏了风声?”

  司机是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年轻人,浓眉大眼,器宇轩昂,此时穿着训练服,也没有戴肩章。

  面对军士长的质问,年轻人冷哼一声:“周春勤,你想清楚了再开口说话。”

  被称为周春勤的军士长一愣,而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了,年轻人是司令部的特派员,军衔级别未知,但从气势来看,应该是大领导身边的人——人家手持首长亲笔字条,办的是首长亲口吩咐的特派事项,军士长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岂能看不透这其中的奥秒?

  尴尬地笑了笑,周春勤松开年轻军人的衣领:“对不起,我也是一时着急……”

  年轻司机轻哼一声:“十六个人抓四个小喽啰都抓不着,国家养着你们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资源浪费……”

  周春勤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到此刻都想不通,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而此时此刻,就在被士兵们轰开房门的房间对面,陈苦草又查看了几次猫眼外的走廊,狐疑地转头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夜间派人偷袭?”

  李云道耸耸肩:“猜的。”

  乔治一脸佩服地看着李云道:“三师叔牛!”

  李徽猷却笑望向自己的三弟,问道:“说正经的,你怎么得到消息的?”

  李云道笑道:“下午我们闹出那么大的阵仗,他们想要找我们其实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白天他们肯定是不敢这么大动静地跑来抓人的,毕竟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万一被人拍了传到网上去,谁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夜里面行动才是最合适的时机。至于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黑道上有句话叫‘灯下黑’……”

  (著名的仲一更厚颜来跟大家要月票喽,小**快来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