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胖民警除了在县长下来视察时远远看过一眼后,生活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千年古镇里,这辈子都没接触过什么像样的官员。眼前这位两杠三星的上校看上去年轻得厉害,眼神却凌厉异常。

  胖民警冲白小熊敬了个不太标准的警礼,说话时舌头都快捋不直了:“首长,请问……有何贵干?”等说完,胖民警才觉得问人家“有何贵干”似乎有些太没礼貌,连忙又道,“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白小熊觉是胖民警颇是好笑,但此时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如果李云道与李弓角同时出事,再加上一个赵忌,对于京城的世家大族来说,无异于吹响了战斗的号角,这对于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国内局势来说,也无异于平地起风波,会引起什么样的政治灾难,白小熊自己都不敢想象。

  在省界接到李云道发来的信息时,他便惊得一身冷汗,不假思索,便挥军南下——哪怕擅自以演戏名义跨区域调用部下,白小熊自己要承担极大的政治风险。

  “我在找五个人,四男一女。”白小熊对着胖民警沉声道。

  胖民警先是一愣,而后神情激动,下意识地侧身指了指身后:“他们……他们就在我办公室。”

  白小熊点头,大步流星地迈入那间白墙青瓦的派出所办公室,首先看到的是与艺术杂志上判若两人的玉娆,此时的玉娆看上去颇为狼狈。玉娆身边的沙发上坐着闭目养神的赵忌,听到脚步声,赵忌双目只是微微眯开一条小缝,看清是白小熊,冷冷地笑了笑,又再次合上双目。

  “云道,大哥、二哥!”白小熊看到三人安然无恙,这才稍稍定心,“我带人送你们到浙北界,施寅虎那边也已经安排了人接应。”

  李云道笑着在白小熊胸口锤了一拳,道:“有段时间没见,你小子倒是又白了不少!”

  白小熊揉了揉胸口,心中却万分欣喜,上次的京城风波中他被授意而定位尴尬,李云道不计前嫌,令他万份感激。这一拳的意味深长,至少标志着王家这位唯一的嫡孙仍旧将他视作自家的兄弟。

  “白小熊,你擅自调动军队进入南部战区,你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吗?”赵忌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瞥了白小熊一眼,道,“王鹏震不在了,你这是要上演孙悟空大闹天宫?”

  白小熊微笑摇头:“赵三叔,凌晨时赵二叔给我打过电话。”

  赵忌顿时眉头一皱,赵平安是他的二哥,二哥会给不同阵营的白小熊打电话,显然是得了老爷子的授意。兄弟二人原本就在家族资源分配的问题上意见不一,虽然不至于到祸起萧墙的地步,但也明里暗里有颇多争斗。自己跟玉娆的事情应该已经曝露了,老爷子那边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有些许想法,否则也不至于到此事此刻,还不见家中有人来电。

  胖民警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他隐约有些预感,这次没准碰上什么大人物了。那五人里头,徐娘半老的女人倒是看着有些眼熟,但他也一时想不出在哪儿见过,女人一身依偎着的中年男人看上去五十来岁,但看气质就是久居上位的大人物,剩下的三个年轻人,其一个块头大得可怕,算是他见过的人里面长得最为壮实的,另一个男的倒是长得比镇上的“赛金花”还要好看一百倍,最后一个青年乍一看看不起眼,但胖民警混了这么久,没一会儿就看出,这五人居然隐隐以这个不起眼的青年为首,刚刚到他的办公室休息,也这个眼露杀气的青年来跟自己“谈判”的。

  胖民警犹豫了好一阵子,终于鼓起勇气,正想敲门,门却打开了。打头出来的,果然是那个单眼皮、肤色白皙的南方面孔,他冲胖民警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胖民警一愣,随口道:“罗大海!”

  那青年往后看了一眼,对中年男子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大侄子赵息是潮州市的政法委书记吧?”

  赵忌瞥了胖民警一眼,哼了哼,径直走出警务办公室,走出十来步,才头也不回地阴侧侧道:“我会给赵息打电话的。”

  李云道拍了拍胖民警的肩膀,小声道:“你心眼不错,但胆子太小,不适合冲锋陷阵,去县公安局当个办公室主任之类的,才是最好的选择。”

  胖民警罗大海目瞪口呆,赵息是谁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位从京城来潮洲挂职的混世魔王,挂了两年职,非但没调回京城,还挤掉了原先的政法委书记,跻身地市九常委之列。可是赵书记居然是这个中年人的大侄子?罗大海平时也跟着所长一起出入一些饭局,早就听说赵书记是京城的红三代,那么眼前这位中年人岂不是红二代?想到这里,罗大海激动得声音都卡在了嗓子眼里,说不出话来。

  白小熊刚刚走出来,一位荷枪实弹的士兵小跑着上来,在他耳边耳语一阵,白小熊面色微变。

  “出什么事了?”

  白小熊苦笑:“神仙打架。”

  李云道微微皱眉:“难道说那位老头子醒了?”

  白小熊无奈道:“恐怕是醒了。不过这次他们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倒是不太像老头子的风格。”

  李云道看着赵忌的背影,苦笑道:“被戴了绿帽,是男人大体上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

  白小熊小声道:“老头子老糊涂了,其他人可清醒着呢!老头子哪天两腿一蹬,赵若普就是他们那一脉的定海神针。要是这个节骨眼上废了赵忌,赵老头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记着仇呢,现在谁还会冒着得罪赵老头的危险,去拍老头子的马屁?”

  李云道摇头道:“这世上永远都不缺少寻找终南捷径的投机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头子就算如今再如何势弱,也曾经是说一不二的元老级人物,没准马屁拍准儿,老头子临死前挣一挣,真能挣出个名堂来。”

  白小熊点头:“这倒也是。不过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刚刚来的情报,赵忌的人马和老头子派来的追兵在隔壁镇上狭路相逢,老头子那边的势单力薄,两个重伤,三个轻伤,都是退伍军人转业的雇佣军。”

  李云道眉头紧锁:“雇佣军?”

  白小熊压低了声音道:“还不能确定到底是老头子那边的哪路神仙出的手,不过这种事向来纸包不住火,而且没准人家本身就没想真的做好事不留名,否则哪里去寻你说的终南捷径?”

  “这个小镇上应该还有一组五人的队伍,荷枪实弹,清一色日产步兵冲锋枪。”李云道回忆着道,“老头子身边放是轻日派?”

  白小熊道:“蒋家那位跟日本前首相有同门之谊。”

  李云道暗暗惊道:“蒋平生?”

  白小熊道:“蒋老头年轻时曾在东京游学,跟宏本纯次郎都曾拜在东京大学一个著名学者的门下。蒋家有一位在海军手掌重权,在南海用潜水艇顺便倒腾些军火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东西比毒品安全,利润率更高。”

  李云道嘴角扯了扯:“小鬼子的玩意儿,我不太喜欢,打不了两枪就要卡弹,弄不好炸膛都有可能。”

  两人还没说完,数辆运兵卡车瞬间将派出所小院的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几乎一个连的兵力都被运了过来,为首的年轻人一看到赵忌,顿时神情一松,跑步上前立正敬礼:“赵司令!”

  赵忌一路上都佝偻的胸膛此时终于挺得异常板正,微微点了点头,冷笑一声:“把这些人统统给我抓起来!”

  还没等他的人动手,他便看到数把冲锋枪几乎同时对准了自己。

  他也不害怕,朝着白小熊和李云道的方向冷笑:“私自调用军队进南部战区,你们这是想造反?”

  白小熊嘿嘿陪笑道:“赵三叔,我是带部队出来拉练,迷路了而已。”

  赵忌冷哼一声,手一挥:“给我抓起来,谁动手,给我当场击毙!”此时赵忌也不再担心所谓的视频,追杀的危机随着自家援军的到来迎刃而解,眼下他要做的,便是好好算一算自己跟李云道的这笔账。

  想起这一路的受的折磨和委屈,赵忌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今天非出了这口恶气不可!

  李弓角和李徽猷不知何时消失在了派出所的小院里,赵忌发现两人失去了踪迹,冷笑讥讽道:“你好心好意来广东救人,看看,出了事还有没有人在乎你的死活!”

  李云道笑了笑:“我两个哥哥原本就比我要优秀得多,早点脱险我也心安。”

  白小熊的部下就算再如何厉害,哪里干得过对方的百来十条自动步枪?更何况,跨区域调动军区,本来就是大忌,以赵忌的级别和背景,此时就算是当场击毙了白小熊,也没人能挑出刺来。

  白小熊似乎也不想真的跟赵忌翻脸,苦笑道:“赵三叔,咱们何必要这般刀枪相向呢?”

  赵忌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想要我放你们一马?可以,把他交给我!”

  他伸手,食指指向摇头苦笑的李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