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出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郭昌彬接到释放李弓角的通知时,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但仍旧觉得有些困惑,他原以为审讯室里的大块头难逃一死,却没料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尽管他很困惑,但还是第一时间冲到审讯室,只是打开审讯室的门,他却惊愕地发现,李弓角正负手站在窗边,隔着铁栅栏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

  他只是稍稍错愕片刻便释然,手拷和脚镣这样的事物如何能困得住代号“轩辕”的特种兵之王呢?他清了清嗓子:“李弓角,祝贺你,你自由了!”

  身材高大的李弓角没有回头,只是痴痴地望着窗外的天空,喃喃道:“什么是自由呢?”

  郭昌彬的笑容有些僵硬:“无论怎么说,总比关在这里头要强。”

  李弓角憨笑,郭昌彬却觉得有些心酸――一个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士兵,精衷报国,却落得如此下场,怎让万千好男儿不心寒?

  郭昌彬道:“我让人带你简单收拾一下,待会儿去跟首长汇合。”

  李弓角也没有多问什么,冲了个热水澡,换了身清爽的衣服随郭昌彬一道踏出军区看守所。

  一路上,李弓角都没说话,郭昌彬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一直到车子驶入一处别墅区,李弓角才憨憨道:“郭主任,这是哪里?”

  郭昌彬摇头:“我也不知道,上头的命令,好像有人在这儿等着你。”

  李弓角点了点头,转过头去,望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别墅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郭昌彬抬头望着眼前的别墅,这里的房价不菲,一栋别墅少说也要两千万。“希望再见面的时候,你依旧是共和国的一把尖刀!”

  身材高大的李弓角看了他一眼,道:“谢谢。”

  郭昌彬知道他谢的是什么,摆摆手,苦笑道:“这种事情,我压根使不上力。我这种小人物,在后头再怎么摇旗呐喊也无济于事,关键还是上面。”郭昌彬想拍拍李弓角的肩膀,此时才发现站在李弓角身边,自己的身高才勉强与他的肩膀持平。

  郭昌彬自嘲地笑了笑:“保重!后会有期!”郭昌彬得到的命令是把人送到,然后立刻离开,所以他只在别墅门口停留了不到半分钟,便随车离开。

  李弓角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从刚刚进入这处环境优雅的别墅小区,他就开始观察小区当中的战术位置,怎么进来,如何出去,哪里是最佳的狙击阵地,何处是最好的火力封锁线,哪个角落是最好的突破口――站在别墅的门口,他脑中已经形成了一张完整的军事战术地图。

  他将那双如同蒲扇一般的大手从裤兜里拿了出来,他脚上穿着一双半旧的军靴,加大号的迷彩裤也洗得发白,加了两码的大号制式汗衫被虬结的肌肉撑得异常饱满。他拉了拉筋骨,关节处发出嘎达嘎达的响声――他不知道,推开门后会面临着什么:一把枪?或者是一支行刑队?他如同当年独自深入大雪山一般,直到筋骨微微发热,才缓缓踏上通向别墅大门的台阶。

  “吱――嘎――!”

  别墅大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打开,他下意识停下脚步,一手呈拳,一手呈掌,双腿微屈――不管门后是什么,只要是恶意的,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对方斩杀于当场。

  一个剃着短发的青年从别墅里走了出来,面色阴沉如水,那对桃花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

  李弓角刚刚绷紧的神经立刻松弛了下来,刚刚还严阵以待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又憨又傻的笑容,摸着后脑勺:“三儿,你怎么来了?”

  李家大刁民从台阶上三两步奔下来,跳起来狠狠在大块头脑门子上给了记响栗:“你他娘的要是出事了,老子就让全世界给你陪葬!”

  大块头哪里还有半点华夏兵王的威武样子,大巴掌捂着脑门,苦着一张国字大脸道:“这不是没事嘛!”

  “没事你老母啊!他娘的,老二都吓得从非洲飞到广州来救你,老子听说你进了监狱,恨不得火箭来广州,反正你他妈的要是真栽了,老子就是劫狱也要把你救出来!”李大刁民几乎没控制力量地在大块头小腿上扫了一脚,大块头不敢躲闪,憨笑着硬抗下一脚。

  “三儿,我没事,真的,真没事!”李弓角挠头,不敢跟李云道对视。

  “放屁!”那一脚李云道自己踢得脚面生疼,揉着脚踝,怒道,“起码掉了十斤肉,以往一脚下来,哪有这么疼?”

  李弓角嘿嘿笑着不说话,以往三儿想踢自己,他生怕三儿受伤,总是用小腿肚子上肉最多的地方去承受,否则以他一腿能扫断碗口粗的树干的腿力,李大刁民这一脚下来非踢残自己不可。

  “徽猷也来了?”李弓角偷偷打量李云道,见他余怒不止,连忙转移话题。

  李云道没好气道:“在里头。”说着,脸上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些,继续道,“待会儿不要吃惊,里面还有两个人。”

  “还有人?”李弓角跟在李云道身后进了别墅。

  见弓角进门,徽猷站了起来,嘴角轻扬:“没事吧?”

  弓角憨笑点头:“没事。”他的目光转向沙发上的另两人,顿时愣住了,女人他不识得,但这男人他是远远见过的。他的记忆力是极好的,哪怕远远见过一次,他也忘不了这人的长像。

  “赵司令?”李弓角憨笑,转向李云道,“一定是你的杰作。”

  李云道撇嘴道:“按我的脾气,这家伙得剁碎了扔进山里喂野狗。”

  “李云道,你不要太过份!”赵忌忍无可忍,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可惜只穿着背心裤衩,整个人看上去毫无威严,倒是有几份搞笑。

  李云道冷笑,也不理赵忌,只望向玉娆道:“我有点儿不太高兴啊!”

  掌握着她与赵忌媾和的视频就等于掌控了她的命门,玉娆连忙拉了拉赵忌,小声道:“你少说两句……”

  赵忌恨恨地坐了下去,深吸了几口气才稍稍平息了怒气:“李云道,人我已经放了,现在你还想怎么样?”

  李云道悠悠地坐到玉娆身边,玉娆下意识地往另一边挪了挪,在她眼中,眼前这个看上去像个大学讲师的青年比恶魔还要令人心悸。

  “我改变主意了!还要麻烦赵首长把我们送到福广两省的边界上。您赵首长嘴皮子一动,一个团接一个团的人马可以供您驱使,我们就哥儿仨,您还要想把我们都留在这广东地界上,有的是办法。所以还要劳烦您和玉姨走一趟啊!”李云道嘿嘿笑着,往玉娆的方向又挪了挪屁股,吓得玉娆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躲到赵忌的身后。

  “你……”赵忌气极,“言而无信!”

  李云道笑道:“赵首长,您就当我是个小人,你大人大量,辛苦一趟。我哥仨出了您的辖地,从此跟您相忘于江湖,好不好?”

  赵忌冷笑:“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李云道耸耸肩膀:“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让我直接把视频发出去,然后你让埋伏在外面的那些军中高手把我们统统干掉。不过,似乎这样的话,你和玉姨好像最后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两败俱伤,何必呢?”

  赵忌沉默了片刻,抬头道:“好,我送你们到省界线上。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再玩花样,我下半辈子就是什么事也不干,也要把你挫骨扬灰。”赵忌咬牙切齿,对李云道恨到了极点。

  李云道抚掌笑道:“好好好,一言为定!”

  赵忌扭过头去,李云道在他心中早就被定性为小人一个,言而有信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跟李大刁民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

  李弓角和李徽猷都没有说话,他们早已经养成习惯,跟那些坏心眼的人打交道,向来是由李云道出面的,能在李云道手里真的讨得便宜的,绝无仅有,就连好不容易从李大刁民手里抢了一块玉去的蔡桃夭,都被他骗回家当了媳妇。耍心眼这种事情,昆仑山李大刁民算是天下一绝。

  赵忌让人送了一辆防弹的奔驰s600过来,李云道开车,玉娆坐副驾,李弓角和李徽猷一左一右将赵忌夹在当中。

  车子驶出小区后不到三十秒,又有数十辆黑色轿车飞快从小区内飞驰而出,远远地缀在奔驰车的后方。

  “头儿,有尾巴。车上应该有追踪器。”夏初的微信跳了出来,李云道看了一眼的手机,对赵忌道,“赵首长,让你的人离得远一些,否则我会害怕的,一害怕,我就会手抖,手一抖视频没准就发出去了……”

  赵忌眯眼,拿起手机发了一些什么,远远缀在身后的数十辆黑色轿车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赵忌冷笑:“这下你满意了?”

  李云道微微皱眉,赵忌的反应太干脆了,干脆得让他生疑,可是一时间他也想不出到底有哪儿不太对劲。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