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红色家族的残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太祖爷说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话放在哪儿都是历经实践检验过的真理。 . .自己的人马一到,赵忌便突然变脸,缴了白小熊所有部下的枪械。

  “忌哥,这一路他们也算跟我们患难与共,只要他将那视频彻底销毁,何必为难两个孩子呢?”玉娆虽然比李云道他们大不了多少,但是站在赵忌的角度,她也算是长辈。

  赵忌并没有理睬玉娆,而是一边让部队卫生员处理着自己身上的数处伤痕,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道:“你的真名是叫王望南吧?”

  面对数十个枪口,李云道不慌不忙,迎着枪口走赵忌。

  “不许动!”赵忌的警卫员连忙喝道。

  赵忌抬手:“让他过来。”他对李氏三兄弟的档案都进行过一定的研究,李云道的武力值还不足以在荷枪实弹的军人面前进退自如,如果这会儿换成是李弓角或者李徽猷,他一定会离得越远越好,他再如何自信,也不信自个儿的身板能比得过山里的牦牛和棕熊。他大半辈子在军中当兵,自然见识过那类武艺炉火纯青的高手,他也听说过噶玛拔希,知道那位神秘的世外高人培养出的徒弟自然不是泛泛之辈,这一点从李弓角从军后的显赫战迹就能管中窥豹。

  李云道靠在那辆车门的前门上,低着头,无奈苦笑道:“赵三叔,你跟我那位无比倒霉的老爹还有些交情?”

  赵忌望着李云道,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良久才冷笑一声:“你跟王抗美比,差得太远了!”

  李云道挠头:“之前听你的意思,疯妞儿的小姑姑阮可可事情你也清楚?”

  玉娆闻言,有些狐疑地打量着赵忌,但赵忌却看也没看她一眼,沉默许久,才道:“可可,是大院儿里头我们那一代几乎所有男青年的梦中情人。”赵忌叹了口气,显然他也是那众多男青年的其中之一。

  李大刁民叹了口气,幽幽道:“那姑姑定是出人意料地绝代风华。”

  赵忌点头,又摇头:“越是红颜越易早逝。”

  “那个年代,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能控制的范畴。”李云道抬头望着天空,清晨的古镇微风轻指,蓝天白云,如果不是这些气势汹汹的军人,倒是一幅颇美的华南古镇水墨画。

  赵忌嘴角动了动,却没接着往下说。他亲身轻历过那个年代,当所有的梦想因现实的引力而砰然坠地的时候,愤怒其实已经是一种最基础的情绪。外人一直嘲笑赵若普是政治投机者,可是身处宦海,浮浮沉沉几十年却不倒台,这却也是外人不得不佩服的能力,哪怕动乱年代,赵家也没有因为政局的波动而受到任何地牵连,光这一点,赵家人无一不对那位定海神针感恩戴德。

  李云道看着万里碧空,微微笑着压低声音:“赵三叔,您拿下我准备怎么处理?”李云道笑得意味深长,因为他知道赵忌可以用军事行动失败的名义拿下李弓角,但李云道是地方上的干部,甚至跟南部战区搭不上半点边,唯一能拿来说事的就是威胁赵忌的人身安全,但这件事又牵扯到玉娆,无法拿到台面上来掰扯,再加上被那位派人一种追杀这种事情传出去,赵忌起码要半年在自己那个圈子里抬不起头做人。

  赵忌转头看了李云道一眼:“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李大刁民嘿嘿讪笑:“赵三叔,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在南部战区的地界上,有您在,我们插翅也难飞啊!而且您老英明神武,我就是猴子,也翻不出您的五指山啊!”

  赵忌被李云道气笑了:“他娘的,真他妈是王抗美生出来种,跟你老子一个德性,翻脸比翻书还快!”

  李云道却收敛笑容,正色道:“我与他不一样。”

  赵忌却笑了起来:“你们老王家的生出来的,都是能屈能伸的真汉子!”

  李云道嘿嘿笑道:“赵三叔过奖了!要不,侄儿先行告辞?”

  赵忌突然冷笑:“就这么就想走?”

  李云道叹了口气:“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赵忌哼了一声道:“你是你,你老子是你老子,我欣赏你老子王抗美,这份荣耀还他娘的没能福泽到你小子的身上。”

  李云道叹气道:“说吧,您到底想怎么着?”李云道摆出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但他也清楚,赵忌还没有胆大到真敢动他的境界,就赵忌对没了王老爷子支撑的王家不屑一顾,但他在动李云道之后必须要承担蔡、阮两家的联手报复,而且李云道身后还站着一位最让他心存忐忑的一号首长,以孔、王两家的姻亲关系,李云道如果真的出事,那位就算不站出来说话,那位身边的虾兵蟹将也会跳出来找他赵忌麻烦。

  “到车里说。”赵忌跨上军车,往里挪了挪位置,示意李云道坐上来。

  李云道不动声色地坐到赵忌的身边:“现在周围没人了,三叔你可以放心大胆地提要求。”

  赵忌仍旧小心翼翼:“听说你借吴书联之手,弄戏了我二哥一回?”

  “那也是无奈之举,赵二叔欺人太甚!”李云道风轻云淡道。

  “虽然你用老爷子的矛这一点让我不太开心,但是能让我二哥吃瘪,这一点我还是很欣赏的。”赵忌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

  李云道一愣,这句话的信息量太丰富了:世家大族的兄弟间原本就亲情味淡薄,但赵平安和赵忌是同气连枝的亲兄弟,打断骨头还连个筋的关系,就算兄弟俩因为家族资源分配的问题而祸起萧墙,还不至于到同室操戈的程度吧?

  想到这里,李云道微微眯眼,笑道:“三叔的意思是……”

  赵忌看着窗外,缓缓道:“你在浙北,处处受赵平安掣肘,而且据我所知,我二哥到浙北履新后,屡次想拿你开刀祭旗,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李云道愣了愣,随即背脊处猛地窜出一股凉意:如果赵忌说的是真的,那么从反恐开始时,赵平安应该就已经盯上自己了,只是暂时还没有给对方创造致命一击的机会。

  李云道狐疑地打量了赵忌两眼,赵忌掉过头,认真地看着他:“你不用怀疑我的话,因为这是老爷子、赵平安还有我三人一起在书房中为二哥履新浙北定下的既定战略,最不济也要把你从浙北送回江南,或者干脆调去京城。”

  李云道苦笑:“我怎么有这么大的魅力,还能引起赵老爷子的注意。”

  赵忌面无表情地哼了哼:“你的魅力有多大,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三叔,您到底想我做什么?”

  赵忌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吁出:“我要你让赵平安在浙北遭遇滑铁卢。”

  李云道猛然皱眉,打量着赵忌的表情。从上车后到此时此刻,赵忌仿佛换了个人一般,李云道还是不敢相信赵忌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赵忌又缓缓道:“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至少从目前某些方面来看,我们俩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李云道蹙眉片刻,随后道:“您兜那么大一个圈子,就为了把我引来谈判?不至于吧?而且,赵三叔,您真觉得我这个小人物能有把赵二叔拉下马的能力?”

  赵忌冷笑:“两军对垒,必有一败,你希望最后那个虎落平阳的人是你自己?以我对二哥的了解,他可不是卧榻之侧能容他人酣睡的个性。”

  李云道随即笑了笑:“承蒙赵三叔看得起,不过螳臂挡车、以卵击石的后果,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李云道也清楚赵平安执掌浙北对自己有诸多不利,但万万没想到赵家居然企图从自己这里打开浙江的局面。李云道心中冷笑,舍了一身剐,皇帝都敢给他拉下马,更不用说他一个刚刚履新的省委书记。

  赵忌看了看李云道,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但李云道毫无表情的脸让他找不出丝毫的破绽。赵忌有些狐疑,李云道似乎跟传说中的性格并不太一致,传闻这位王家嫡长孙初入京城便搅了蒋家大少蒋青天的定婚宴,而后将朱梓校踩得一文不值,据说到现在朱小胖都躲在国外不敢回国。他也不是没有研究过李云道的简历,除了前二十五年一片空白外,他甚至知道李云道下山时是跟贩玉商高胖一直进的苏州城,更不用说入秦家当老师一类的后话。众观现下的局势,左右思量,他觉得李云道应该是自己最后奋力一搏的机会。

  赵忌沉默了许久才幽幽道:“年底我就要调去解放军学院了。”

  李云道一愣,盯了赵忌老半天,才怔怔问道:“为什么?”

  赵忌冷笑一声:“你不是在世家氛围里长大的,加上王小北与世无争的个性,你根本体会不到身在红色家族的残酷。”

  李云道恍然:“赵老爷子想全力支持赵平安?”

  赵忌长长地叹了口气,整个人立刻松软了下来,目光游离。

  (各位,又是月初了,请大家手里的月票!另,大刁民vip书友会火热招募中,扣群:210967935)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