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傻子是把聪明的废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就像人生没有抹不平的波浪,波澜壮阔过后终究还是要归于平静。

  浙闽两省交界处,崇山峻岭,地势险峻,曲折高速离奇地穿过数座大山,蜿蜒直至天际。

  省界收费站的高速公路旁,停着数辆掩着车辆的军绿色车辆,后方是几辆挂着闽d车牌的民用越野,一群精壮青年呈警戒状,将几名男子保护在他们的包围圈中。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白小熊唏嘘道,“凤驹出生后,我还没来得及回去看看。”去年的军改,白小熊晋升至南部战区,独掌一支独立劲旅,说是旅部建制,但无论是人员数量和装备,早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正规师。

  “小北前段日子也在念叨你,春年不回去看看白叔?”李云道和王小北都没将白小熊当作家臣,而是当做真正的兄弟来看待。

  白小熊笑着摇头:“上次的事情,我爹还没肯原谅我。”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知道你也是出于无奈,不过也不会当真看着我被朱梓校碾死!”

  白小熊表情轻松了些许:“那是自然,朱胖子真要想玩死你,那必须得踏得我的尸体过去。”

  一只大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那个高大得让普通人只能仰视的憨厚青年缓缓道:“小心赵忌的报复。”

  白小熊笑道:“赵忌手再长,也伸不到我这里来。”

  “这次跨了军区,会不会有后患?”李云道还是微微有些担忧,军队和警察是不一样的,随意调用军队,那是极为犯忌的。

  白小熊笑了笑:“就算有问题,也不会太大。最近全军都在拉练,迷个路也不是搪塞不过的理由,就看上面怎么想的。”

  李云道叹了口气道:“让姑姑们出面?”

  白小熊摇头:“老爷子留下的人情,用一次少一次,次次都得用在刀刃上,为了我这点小事,不值当!”

  李云道皱眉道:“这可不是小事。”

  白小熊坦然笑道:“大不了,我回来给你和北少跑腿呗,倒是跟在你们身边,我心里更舒坦。”

  远处的一辆越野军车摁了摁喇叭,李云道苦笑道:“施老哥在催了,那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看着后视镜中缓缓挥手的白小熊,李云道慢慢收回思绪:“施大哥,你亲自跑一趟,不会有麻烦吧?”

  施寅虎大咧咧地将手一挥:“没啥大不了的,再不济也就是扒了这身皮,回了京城,老子又是四九城的一条好汉!”施寅虎在后视镜里打量着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李弓角,刚刚初次见面,哪怕见惯了军中好儿郎的他也不由得起了爱才之心,这大块头简直就是天生的军人,从军这几年,几乎每年都在刷新各项军事技能的新纪录。这把好刀就这么浪费了,施寅虎也觉得颇为可惜。

  李云道似乎察觉了施寅虎对李弓角的兴趣,笑着摇了摇头道:“施大哥,你就别打他的主意了!他现在是去是留,又或者是去哪儿,都不是我们说了能算的。”

  施寅虎也是红色家族出身,虽然不是一线世家大族,但对生在那些红色豪门里的事情,也算是耳熟能详,此时李云道一提醒,他才想起,后视镜中的青年还有一个显赫到令普通人羡慕的身份:陈霖的亲孙子。想到这里,施寅虎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我倒也没觉得别的,就是感觉有些可惜。你这位兄长,他是天生的军人!你要相信老哥的判断,我从军年数虽然没有赵忌长,但看人的眼光却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李弓角本就憨厚少言,经历过最近的事情后,整个人愈发沉默,以往一个人坐在那儿,脸上时而都挂着憨笑,如今却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后座上,如同一个能吞噬一切能量的黑洞。

  在高速服务区休整的时候,施寅虎拉着李云道去抽了根烟,隔着烟雾,施寅虎厉声恨恨道:“狗狼养的赵忌,好好一个兵,居然给他妈的带成这个样!混账东西!”施寅虎常年喜欢跟一线部队摸爬滚打在一起,言语间不由自主地粗俗了几分。

  李云道吐出一团烟雾,眯眼笑道:“也不是坏事。”

  “不是坏事?”施寅虎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

  李云道摆了摆手:“施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大哥弓角看着块头大,身手好,又是你们军中的那个什么代号轩辕的顶尖特种兵,可我告诉你,在山上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他连山跳都不忍心伤害,更不用说人了。”李云道叹了口气,“弓角宅心仁厚,对人实诚,放在昆仑山上,这是件好事,可是下了山,入了这俗世,特别是他又是陈家人,这种善良和仁慈会害了他的。”

  施寅虎没说话,眯眼抽着烟,临了才将烟屁股在一旁的水泥台面上狠狠摁灭:“这样的方式,太残忍了!”

  李云道正色道:“既然敌人给我们创造了机会,就必须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让他尽快地成熟起来,只有这样,他才是坚不可摧的。我可不想他没死在境外杀敌的战场上,反倒倒在自己人阴谋诡计的枪口下。”

  施寅虎这才点头道:“早憨了点。”

  李云道微微一笑:“错了。”

  “错了?”施寅虎不解。

  “我们从小生长在昆仑山,山脚有个村子叫流水村,你猜这个村子里最不缺什么?”李云道望着蓝天,缓缓说道。

  施寅虎疑惑道:“我听你说过之前采玉的事情,难不成是玉石?”

  李云道摇头:“最不缺的其实不是东西,而是一种人,一种自认为很聪明的人。”

  “自认为很聪明的人?”施寅虎愈发迷糊了。

  “流水村里的男人大多好吃懒做,当然这也不怪他们,一到冬天,大雪封山的时候,你的确啥也干不了。所以就算到了能上山采玉的时节,他们大多也不会太卖力。采玉这种事情,要么凭运气,要么凭眼光,我运气好,经常能挖到一些好坯子,但石头太重,运不上山,我就会藏在山上的山洞里。村里的男人以为弓角傻,每次都拿家里的剩饭剩菜骗弓角说出我藏玉石的地方,还屡屡得手。”李云道说着说着,眉角便飞扬了起来。

  “你大哥不会真傻吧?”施寅虎的确想不通,一个真傻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军中之王?

  李云道笑着摇头:“谁要是觉得弓角真傻,那才是真的傻。”

  “哦?怎么说?”

  “弓角偶尔会给他们指对一两次路,极偶尔还会他们碰上品相当真还不错的料子。我一开始也很火大,但很快我就发现,凡是找对路子的,都是吃不饱穿不暖、家里还有几个孩子的,我大哥是可怜那些冰天雪地里还要光屁股的孩子,才给他们指了条明路。不过,这些好吃懒做的家伙经常把偷来的石头卖给胚料贩子,一来二去,他们没赚多少钱,倒是把我的名气打了出去。你别看他每次吃人家剩饭剩菜挺乐呵,其实他是真饿,否则以昆仑山的物质条件,哪能供他这么大一个身坯子的发育,吃百家饭才是最简单和快捷的方式。”

  施寅虎琢磨了一番,接着道:“你觉得陈家会如何安排他?”

  李云道摇头道:“我对陈家老爷子不太了解,这点可不敢妄自揣度,不过我看弓角的意思,应该是不想再替军方卖命了。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就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哥哥,二哥主意正,我拦不住,大哥不一样,他愿意听我的。子弹这玩意儿又不长眼睛,块头大目标也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施寅虎面色踌躇道:“就不能再商量商量?”

  李云道斩钉截铁道:“真不行!”被施寅虎幽怨的眼神瞅着头皮发麻,李云道只好举手投降,“得得得,我答应你,如果老大还想当兵,我会第一时间推荐他到你这里来!”

  “哎,这就对了嘛!这才是好兄弟!”施寅虎眉开眼笑,常年在军中待着,他早就养成了喜形于色的直脾气,此时心情好,又扔给李云道一枝特供的黄金叶,“再抽一根,咱们出发,离西湖也就两三百公里了!”

  “是啊,还有两、三百公里!”李云道叹了口气。浙北局势的复杂,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鱼龙混杂的省会西湖,更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点燃的火药桶。

  “给我一支烟!”浑厚而沉闷的声音出现在李云道的身后。

  施寅虎愣了愣,从烟盒弹出一根,正欲递过去,却被李云道抢先接了过去。

  李云道皱眉:“你啥时候开始抽烟的?”

  大块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挠着脑袋:“最近,刚刚。”

  李云道哼了一声:“戒了!”

  李弓角憨憨挠头笑了笑:“成,你们聊,我去喝口水!”

  施寅虎看得目瞪口呆:“这就完了?”

  “完了。”李云道看着李弓角的背影,叹了口气,“他原本是说什么都不肯抽烟的,说是如果有狙击任务,烟味会暴露位置……如今……唉!”

  施寅虎也面色一暗:“好好的一把刀,就被他赵忌给用废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