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两败俱伤是最好的结局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或许是李云道有生以来过得最匆忙的一个春节。以前在昆仑山上,逢年过节庙中便香火缭绕,那些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次的流水村民都要在大年初一的时候,穿着簇新的衣服来拜见佛祖神灵,祈求上苍保佑下一年风调雨顺福气安康。每到大年初一这一天,大喇嘛噶玛拔希都会静静地坐在佛堂正中,一手转经桶,一手不动明王印,口颂真经,并接受村民的顶礼膜拜。李云道便会带着小喇嘛十力嘉措在村头王寡妇的杂货店花几块钱买串百响的鞭炮,还舍不得一下子都放完,拆成一根一根的,用庙里的沉香点着扔出去,炸得阿巴扎家的大黄狗抱头鼠窜。往往这个时候,李弓角只跟在李云道身后嘿嘿傻笑,自得其乐,而李徽猷对这种幼稚游戏向来不太上心,但大年初一的时候也会耐着性子,帮十力嘉措将鞭炮的火药引子一个个拧开理顺。

  山顶上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小喇嘛十力嘉措穿着深红色棉袄,回头望了一眼山顶的方向,又无奈地撇撇嘴,托着腮帮,轻轻叹了口气。

  “哟,人小鬼大,屁大的年纪,叹什么气?”顾小西戴着一副明黄色的无镜片的眼镜框,整个人显得格外青春活泼,挨着十力在门槛上坐了下来,也托着腮帮道,“往年这个时候,来看望外公的人络绎不绝。如今外公不在了,平时还不觉得冷清,一到过年时,就会觉得特别不习惯。”

  她抬头望了望首都上方难得碧蓝的天空,喃喃道:“也不知道,外公在天上过得好不好……”

  十力嘉措笑得两眼眯得月牙儿:“嗯嗯,肯定好!老人家是杀一人救万人,这是菩萨心肠呢,肯定过得很好!”

  顾小西很认真地点头道:“嗯,我想也是。为了咱们新中国,外公这一辈人呕心沥血,好多人都付出了鲜血甚至生命的代价,外公在的时候就常说,如果杀一人能救千千万万的百姓,他宁愿去当这个刽子手。”

  山上又响起鞭炮声,十力再次回头看了一眼。

  顾小西掩嘴笑道:“想玩鞭炮?”

  小喇嘛摇头,低下头,将下巴搁在膝盖上,可怜兮兮道:“我就是有些想云道哥了。”

  顾小西叹气道:“嫂子带凤驹回蔡爷爷那边过节了,我爸妈回了我爷爷的老家,大姨和大姨父也都去了大姨父的老家,连王小北都被黄裳嫂子揪去孔伯伯家了。现在家里就只剩下一个小喇嘛和一个小道姑陪我了。唉,外公不在,家也就不像个家了!”

  十力仰头好奇问道:“小西姐姐,云道哥为什么不回来过年?”

  顾小西撇嘴道:“我估计是被什么大案子给绊住了,不过这大过年的,他不过年,难道也不放下属们回家过年?我哥也太不近人情了。”

  一个穿道袍插木钗的小丫头从两人中间越过门槛,白颈间几束散乱的头发在微风中轻扬,小道姑背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青色包袱,越过两人,回头看了一眼,挥手道:“拜拜!”

  十力不解,直起身子:“张晓蛮,你去哪儿?”

  顾小西也站了起来:“大过年的,你别乱跑。”

  小道袍一脸不满道:“这么大的院子,就我们仨,一连儿人气儿都没有。我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迈向下山的小道。

  顾小西连忙追了上去:“唉,你等等!”

  小道姑这才停下脚步,转头问道:“还有事?”

  顾小西蹲下身子正好跟小道姑差不多一样高,笑道:“你想去哪儿?”其实她大体上已经猜到,张小蛮的目的地是哪儿了。

  小道姑歪着脑袋,很认真地道:“我要去西湖找他呢!”

  顾小西心中暗笑,果然没猜错。

  小道姑蹙眉,认真异常道:“我要去西湖找他,你们不要拦我。”

  十力走上来,问道:“你怎么去?”

  小道姑道:“坐飞机。”

  十力不解:“你有钱?”

  小道姑踌躇了半天,才从脖子里掏出那块祖师爷传承下来的价值连城的宝玉:“呶,我有这个。”

  顾小西哭笑不得,连忙帮小妮子将玉石塞回衣服内,语重心长道:“小蛮,这是你们这一派祖师爷的信物,将来你要靠它来继承衣钵的。”

  小道姑歪着脑袋,怯生生道:“我……我当了还可以赎回嘛……”不过小丫头的声音却越来越低,显然也知道将祖师爷留下来的东西典当掉是一件特别不靠谱的事情。

  顾小西嘻嘻一笑:“反正我的志愿者工作到初三才开始,可以带你们去西湖玩两天!”

  十力和张小蛮一愣,随着两人孩子抱在一起大喊万岁。

  两个钟头后,顾小西便带着小喇嘛和小道姑坐上了飞往西湖的航班,不过因为春运,直飞航班的票已经售罄,三人只能坐中转航班。

  目送法国客商一行进了安检通道,直到法国客商一行人消失在通道拐角,戚小江才微笑转身。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谈判,戚小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和法国的默贝尔财团联系上,如果这次真的能顺利与默贝尔财团合作开发吐哈盆地的页岩气项目,戚家将无须再从事任何偏门生意,单能源一项就够戚家上下几辈子受用不尽戚小江读的书比戚洪波多,对世界经济形势做过深入研究,二十一世纪谁掌握了能源,谁才是真正的老大。像老一辈那般扛着西瓜刀,今天你砍我,明天我砍你,争来争去也就是为了巴掌大的地盘,这不是戚小江想要的生活。而且他也明显感觉到在华夏如今的政体下,父亲梦想中的地下王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的。

  戚小江身边站着一个外形精干的女子,米色套裙,无框眼镜,气质优雅,这是戚小江花重金从香港挖来的投资顾问米蕾。米蕾三十五岁,曾是美国花旗银行香港分部的投资部总经理,如今已经在戚小江身边工作了三年,没有人比她应了解戚小江渴望戚家迅速从黑道抽身的急迫,见戚小江长长吁了口气,米蕾安慰道:“戚总,刚刚约瑟夫总裁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达成合作的可能性超过了百分之八十,国内虽然还有一家国企也想跟默贝尔财团合作,但约瑟夫总裁还是比较倾向于跟民营企业合作。我调查过约瑟夫的背景,他在法国国家银行任职时曾经跟国内一家知名国企有过合作,但那家国企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弄得约瑟夫很被动,这才从国家银行引咎辞职。所以我觉得,咱们公司拿下默贝尔的可能性应该会超过百分之九十。”

  戚小江点了点头,看上去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不管能不能拿默贝尔财团,有些事情已经势在必行了。”戚小江如今将米蕾引作红颜知己,很多跟别人不能讲的事情,都会将米蕾当作倾诉的对象,“老爷子那儿如今愈演愈烈,他是市井出身,有些局势看不明白也不能怪他,但是我必须为戚家找一条安全的出路,否则再这么折腾下去,一家老小没准儿都要载进老爷子亲手挖的无底洞里头去!”

  “你也不必过份担心!”米蕾劝慰道,“老爷子应该有他的考虑吧!对了,白玲那边怎么说?孩子找到了吗?”

  戚小江微微蹙了蹙眉头:“孩子由白玲的母亲一直带着。我派了人一直暗中监护着,稍有不对,我就会把孩子接回来。”

  米蕾奇道:“老爷子不是急着要见孙子吗?”

  戚小江苦笑道:“他老人家抱孙子的心情迫切,这点我能理解,可是如今家里这个情况,你说我怎么放心把孩子接回来?白玲的母亲是退休的小学校长,在教育上至少不会拉了后腿,而且我已经派人暗中保护着他们。我想等戚家彻底转型了以后,再把孩子接回来,否则我担心小家伙从小就耳濡目染老爷子打打杀杀的那些事情,长大了反而难教育。”

  米蕾扶了扶无框眼镜,轻撩耳庞的碎发,点头道:“你这么考虑也是对的,孩子的成长的确需要一个相对有益的环境。老爷子什么都好,就是行为方式过于粗线条了些!”戚小江哭笑不得道:“什么粗线条?我自己的爹我难道还不知道?他那纯粹就是流氓混混作派。不过儿不嫌母丑,我这个当儿子的也不能埋汰自个儿的老爸,老爷子虽然动不动就骂娘,但这些年还是一直在努力跟上时代的步伐。就拿这次散冰党的事情来说,他一个从来不用亲手点外卖的人,也不需要多解释这当中的环节,就能举一反三。唉,我其实也有些矛盾,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对于他性格的养成会有非常负面的影响,但是如果真的接回来,我还真有些担心。”

  米蕾想了想道:“不如这样,如果这次真能牵手默贝尔,距离你的目标也不远了,到时候干脆把孩子接回来。”

  戚小江微微点头,两人并肩走向停车场,正好与带着金童玉女般两个娃娃的顾小西走进同一部电梯。

  顾小西穿着雪白色的紧身羽绒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青春活力,她带着两个瓷娃娃一般的孩子走进电梯时,连看惯美女的米蕾也是眼前一亮,米蕾身边的戚小江更是看得入神。

  “小西姐姐,他来接我们吗?”张小蛮被顾小西牵着粉嫩的小手,仰起脖子望着少女。

  顾小西嘟了嘟嘴:“刚刚打过电话了呢,他好像还在忙,我们得自己打车过去跟找他。地址是哪儿来着,我来搜搜看,他现在好像在缉毒支队那边办公。”顾小西上午也是脑子一热,就带着两个孩子打飞的直接飞抵西湖,此时才想起就算他们来了,李云道忙着办案,也不定有时间陪他们。说着,顾小西发现电梯里的一男一女看着自己,她抬头友好地冲这对帅哥美女笑了笑,恰好电梯到一楼,她冲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便带着两个孩子出了电梯。

  电梯继续下行,米蕾见戚小江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好奇道:“怎么了?”

  戚小江猛地反应过来:“我想来刚刚那姑娘是谁了。”戚小江恍然道,“怪不得我看得有些眼熟。”

  “姑娘?”米蕾笑得有些不太自然,“你是说刚刚电梯里着两个小朋友的小姑娘?”

  “她是李云道的表妹,王鹏震王将军的亲外孙女。”戚小江深叹了口气,“有人告诉我,公安局新来的年轻副局长兼刑警支队长李云道在调查老爷子,我立刻让凡青蛇对他的背景做了一些调查。这不调查不知道,结果一出来,我吓了一大跳。李云道是王鹏震的亲孙子,正儿八经的红三代。你知道他夫人是谁吗?”

  “哦?我认识他夫人?”米蕾有些吃惊,她的人脉关系大多集中在海外的投资界,在国内只有仅有少数几个聊得来的闺蜜,但这几位闺蜜都是趾高气昂的独身主义者,没听说谁结婚了。

  “你们投资界是不是有一个大名鼎鼎的issose?”戚小江问道。

  “issose?”米蕾惊呼一声,那可是华尔街的传奇女子,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可惜她认得阮钰,但阮钰却不一定会认得她。

  “ose阮小姐是我们华人金融圈的神话,等等……”米蕾一下子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阮钰是李云道的夫人?”米蕾的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issose,也就是你说的阮钰,我也托人调查过,也是红三代背景,更要命的是阮家在中国金融界的影响力。”戚小江苦笑,“老爷子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总觉得,跟省里的领导搞好关系,官大一级就可以压死人,但实际上很多时候,并不是老爷子想象的那么简单。单这个李云道,如果他真的对戚家动手,以老爷子的脾气,肯定是要派人跟李云道拼个你死我活。”

  “很容易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估计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戚小江感慨道,“如果真动了李云道,我不知道戚家在那些根正苗红的红色豪族面前,能支撑多久……”

  打滚求各位的月票!大刁民书友会火热招募中,扣群:210967935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