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游西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轻轻推开高焱办公室的门,办公室内呼噜声震天响,他不禁苦笑,高焱的年纪已经经受不住这般没日没夜地连续奋战――或许打完这一仗,应该征求一下高焱自己的意见,是不是要调去相对轻松一些的位置,不过据高焱自己所说,他跟新局长康与之有些个人恩怨,如果高焱想退二线,康与之应该不会乐意给他一个位高权得又乐得清闲的职位。

  “咚咚咚!”李云道敲了敲门,高焱一惊,差点儿从椅子上滚下来。见是李云道,他才松了口气,不过却是长长吁了口气,“又梦见牺牲的老队友们了,唉,人年纪越大,想得就越多,想得越多,胆子就越小哟!”高焱伸了个懒腰,“李局,你怎么也不稍微休息一会儿?”

  李云道笑着在高焱对面坐了下来:“我过来跟你商量一下,大过年的,也没必要所有人都守在这儿,大家轮流休息吧!这几天很多职能部门都只有值班人员,案子线索推进得很慢,这么多人扑在这儿,既浪费时间,又熬人,还不如让大家都休息休息,养足了精神好跟毒贩继续周旋。禁毒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一蹴而就的。”

  高焱笑了起来:“你不说,我其实也想跟你商量这事儿的。要不这样,你、我、老胡三个人轮流值班,另外再安排两名缉毒队员轮流值岗,这样三人一组,也不至于耽误了案子的推进。我们都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状态,也好随时随地沟通案情。”

  两人商定后,将胡京春叫了进来,胡京春正发愁大年三十晚上不能回家跟老婆和孩子过除夕,听闻这个方案自然拍手叫好,正安排值岗人手时,胡京春的手下小高敲门进来。

  小高是个剃着平头的小伙子,高焱偷偷告诉过李云道,小高其实是他同村的远房侄子,不过没有血缘关系,但业务素养非常高,警校一毕业就跟着胡京春在一线缉毒。

  “报告!”

  “怎么了?”胡京春笑骂道,“你小子倒是鼻子挺灵啊,这边儿刚说要放假,你就出现了!”

  小高嘻嘻哈哈道:“我是为人民服务的,放不放假无所谓。李局,一楼接待室有一个姑娘带着俩儿孩子,说是来找你的,打您手机说是没接。”

  李云道狐疑道:“一姑娘带着俩孩子?”

  高焱和胡京春最近都跟李云道混熟了,此时高焱一脸不怀好意地冲李云道笑道:“李局,这大过年的,姑娘带着孩子上门,您可不能辜负了人家!”

  李云道哭笑不得:“瞎说啥呢?我媳妇儿带着孩子在娘家过春节呢,本来说想过来,我怕这边局势太紧张,不太安全,就没敢让他们过来。小高,你说的姑娘是我表妹,顾小西!”李云道起身道,“刚刚上午小丫头突发奇想,带着我弟弟和妹妹来西湖找我,说是怕我一个人过节太孤单。小高,麻烦你带我他们到会议室,我跟老高和老胡碰完值班表就过去。”

  顾小西的出现,让整个缉毒支队仍留守加班的未婚男青年们纷纷骚动了起来。缉毒是高危职业,这就决定了缉毒队畸形的男女配比,女性同胞在缉毒队原本就是稀罕物件,顾小西这两年如同盛开的芙蓉一般,越长越水灵清秀,加上京城姑娘的豪爽洒脱,在学校里也不乏成队的追求者。此时带着两个唇红齿白的娃娃,引得缉毒队的单身牲口们纷纷排着队地找借口到会议室里找东西,不一会儿工夫,会议室的热水瓶被拿了出去,又被另一个人送了回来,椅子也已经三进三出,直到李云道进来,将一个脖子里有道刀疤的小青年笑骂了出去,会议室这才安静了下来。

  “哥,你们缉毒支队的小哥们很逗哎!”顾小西大咧咧坐在椅子上,晃着小腿,吐着口水泡泡。

  小喇嘛已经钻进了李云道的怀里:“云道哥!”

  张小蛮悄悄依在李云道的腿旁,有些嫉妒地看着小喇嘛:“多大的人了,还要腻歪!”

  小喇嘛脸一红,连忙从李云道怀里挣脱开,却被李大刁民刮了一下鼻子,又被骂道:“当年跟着我爬王寡妇家墙头的厚脸皮去哪儿了?”

  十力更加脸红:“哪……哪有的事!”

  张小蛮一脸唾弃,抱着李云道的大腿:“蔡桃夭带王凤驹去了娘家,只有我还陪在你身边呢!”

  李云道捏了捏小道姑胖乎乎的脸蛋,京城四合院里的营养很好,这个被那位道家宗师隔代指定为接班人的小道姑似乎又胖了一些:“就知道小蛮最好了,还能来西湖陪我过年!”

  小道姑连连欣喜点头:“嗯嗯嗯!”这是他第一次表扬自己,说自己“最好”――最好的意思,就是比蔡桃夭还要好,嗯,终于暗暗赢了她一回呢!

  “小西,你怎么不跟小姑回老家过年?”李云道问道。王家老爷子仙逝前,逢年过节都是在王家相聚,如今老爷子驾鹤西去,小姑王援朝也主动提出去顾炎然的老家陪高龄双亲一起过节,这让许久未曾回老家过节的顾炎然开心了大半个月。

  顾小西咂嘴道:“不知道为啥,我对老家的水质过敏,小时候回去过一次,差点儿丢了半条小命,从那以后,我爸就再也不敢让我回去了!反正我爷爷重男轻女得厉害,我不回去没事,只要王小北时不时抽空回去一趟,他们老两口就心满意足了!”

  李云道笑道:“听起来,满满地都是醋意!”

  “切!我才不会吃王小北的醋呢!我从小在外公身边长大,很少跟老家的人接触,所以……你懂的!”顾小西调皮地笑了笑,“况且,老家那地方,向来都认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每次回家,我连主桌都上不了。不回去也罢!”

  李云道笑着伸手抵了抵顾小西的额头:“没事,那就陪我这个孤家寡人过年吧!”说着,又压低了声音,“这两天我们办案形势有些紧张,安全上你们要当心一些,如果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也要冷静地处理!”

  顾小西耸肩道:“还能精彩得过吃火锅那次?”想起这回李云道为了她狂踩朱胖子等人,她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从小虽然有王小北这个哥哥,但王小北向来没个正形,多多少少破坏了小丫头心目里关于哥哥高大光辉形象的设想,李云道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

  李云道却很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总之你们小心些。不过今天就是除夕,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走,我跟老高调了班,今天带你们一起转转西湖去!”

  “耶!断桥残雪,我来喽!”小丫头兴奋喊出了声音,惹得那些躲在通道角落里的牲口们纷纷好奇地探出脑袋。

  西湖原本就是一个旅游城市,这几年全国实体经济走弱,但旅游行业却长盛不衰。除夕的傍晚,西湖旁的游客依旧络绎不绝。天公似乎也作美,此时夕阳斜照,在湖面映出万般鳞花,微风轻拂,吹得顾小西异常惬意。

  “哥,我倒真有些羡慕你了!每天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如诗如画的城市里,这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顾小西嘻嘻笑道,“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你看看,这诗说得多好啊!”

  李云道苦笑道:“你这是典型地光看到贼吃肉,却看不到贼挨打!”

  顾小西撅嘴道:“谁让你是警察,我是老百姓呢?警察就该保护民众,民众就该心安理得地享受你们的保护啊!”顾小西嘿嘿笑着,在湖边奔跑了起来,两个孩子也跟着她一起,嘻嘻哈哈,拉扯着蹦跳不已。

  连续奋战数日的李云道终于能稍稍放松一下神经,望着顾小西陪两个孩子在湖畔嬉戏,他突然觉得似乎这些日子的付出还是非常值得的――不正是千千万万个像高焱、胡京春这样的警察的存在,才能让普通的民众远离那些毒瘤一般的罪恶。

  带着顾小西走街穿巷,最后来到那处名为“卧龙轩”的会所门口,李云道指了指牌匾:“据说是皇帝题的字,只是不知道真假。”

  顾小西好奇道:“这是江南园林?”

  李云道摇头:“一处私宅,改成了会所。我跟这里的负责人有些交情,要不年夜饭就在这里吃?”

  顾小西却摇头:“太高端了,哥,你得严格遵守八项规定。”

  李云道点头:“行,少欠个人情也好!要不哥带你去吃地道的西湖小吃?”

  “嗯嗯嗯!”顾小西连连点头,“好吃不贵就成!”

  李云道笑道:“你疯妞儿姐不差钱。”

  “哥,你说得好像你自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吃软饭也是一门技术活,好不好?”

  小喇嘛和小道姑闻言,捂脸奔走,似乎生怕别人知道自己认得这个出言不逊又脸皮极厚的家伙。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