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血腥味很重的庄老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龙井山庄距离西湖市区不过四十分钟的高速车程,莫斯以为自己的那位“假想敌”起码要四、五十分钟才能赶到,自己只需要半个钟头的时间便可以将顾小西彻底放倒,龙井山庄里如今最不缺的就是民宿,有大把的机会能将生米煮成熟饭。只是莫斯万万没想到,就要顾小西强调自己不胜酒力的时候,一直待在顾小西身边吹口水泡泡的小道姑跳了出来将顾小西杯里的土酿甜酒一饮而尽,紧接着又切换至小姑娘惯用的撒娇模式,跟莫斯大干三杯。周文清一看连喝三杯的莫斯快要不敌,连忙跳出来挑酒,谁知小道姑就是死盯着莫斯不放,又想尽办法连骗带哄地让莫斯喝了三杯。连续六杯入腹,莫斯眼里的人影已经开始东倒西歪。

  土酿甜酒虽说度数不高,但是对于一般的孩子而言,二十多度的酒连续几大杯下去,也得倒头昏睡了,可是小道姑却越喝两只眼睛越亮,连胖子周文清也被灌趴下了。等小家伙的目光落到张凯钟的身上,张公子连忙摆手:“我的酒量尚不如他们俩,小师父就放过我吧!”

  小道姑这才满意地打了个酒嗝,冲张凯钟甜甜一笑:“这种酒虽然很好喝,但比我在山上喝的逊色多了。无极虽然头发胡子都白了,道术也不怎么样,但酿的酒,我倒觉得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哩!”

  张凯钟这会儿可不觉得小道姑在说什么孩子的话,莫斯和张文清都是人精,居然被这小姑娘连哄带骗地灌醉了,这让张凯钟在觉得不可思议之余,又觉得这事儿看上去颇为诡异。他余光瞥见小道姑左手的道袍都湿了,心中一惊,但随即自嘲一笑,这平凡世界,又怎么可能真的有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六脉神剑呢?

  只有小喇嘛微笑不语,心思灵慧的十力早就察觉莫斯所图不轨,等莫斯开始企图灌醉顾小西的时候,他装作拿顾小西的手机玩游戏,给李云道发了条短信,而后安静地看莫斯表演。李云道打电话来之前,已经给小喇嘛发了一条短信,仅七个字:若有事,格杀勿论。

  酣沉入睡的莫斯等人哪里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就连还算清醒着的张凯钟也没料到坐在小道姑身边一脸童叟无欺微笑的孩子,才是隐藏在顾小西身边的终极大杀器。

  庄祥瑞陪笑又陪酒,喝得不多,但一对火眼金睛早就看出莫斯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为这姓顾的水灵小姑娘惋惜外,倒也没有别的想法。在他看来,莫斯等人在他的龙井山庄里吃好喝好玩好,那才是第一等要务,至于是不是有姑娘在这儿**,又或者是人家郎情妾意,大体上都与己无关。他已经让小红和小绿去准备了六栋别墅,至于小美女会不会被莫斯扛进房间,那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了。不过他万万没想到,姓顾的小姑娘带来的两个孩子不仅装扮奇特,行事风格也与平常的普通孩子迥异。土酿甜酒的威力他是清楚的,虽然是低度酒,但后劲奇大,就算他喝下半瓶,半夜也要难受好一阵子。莫斯这三人早就知道这甜酒的厉害,所以今天中午才特地吩咐庄祥瑞一定要准备这种土法酿制的甜酒。

  莫斯和周文清两个外向性格的喝趴下了,剩下一个性格内向且话不多的张凯钟跟庄祥瑞凑在一起也只是客套客套,酒桌上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庄祥瑞是场面人,笑着问张晓蛮道:“小姑娘,你上几年级了?”

  小道姑甜甜一笑:“原本我和十力都上初三,现在又不上学了。”

  庄祥瑞一愣,随即苦笑,他以为小孩子是在调侃自己:“来来来,小姑娘,叔叔敬你一杯,你的酒量,可比叔叔我还要厉害得多!”

  小道姑却怎么也不肯端起酒杯,眯眼笑道:“你是坏人,我不跟你喝酒。”

  庄祥瑞尴尬地笑了笑,转向小喇嘛:“小师父,你不喝一杯?”

  十力抬头望了庄祥瑞一眼,又低下头去。

  庄祥瑞自讨了个没趣,他又不能拿两个孩子怎么样,只觉得应该是两个被家长宠坏的没家教的孩子,他却不知道,刚刚那一眼,却已经被那浩淼天眼看透了前世今生。

  酒桌上正尴尬时,小绿领着一位身着浅蓝色羽绒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庄总,顾小姐的朋友来了。”

  庄祥瑞客气地站起身迎了上去:“欢迎欢迎!鄙人是龙井山庄的庄主庄祥瑞。”

  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我姓王,王望南!”来龙井山庄的路上,李云道已经让夏初调查过庄祥瑞的背景资料,知道此人是龙井镇一带赫赫有名的茶商,但最让李云道警惕的,却是这座面积颇大的茶庄已经连续三年发生过失踪案,失踪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外地来茶庄打工的年轻女性,失踪案一直没有告破,外来打工妹不辞而别或者跟富商跑路的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当地派出所和公安分局都将案子搁在一旁,大家都认定那三名失踪的年轻打工女子应该是跟人跑了。

  与庄祥瑞一握手,李云道便心中一颤,这厮身上好浓郁的血腥味,而且李云道可以肯定,这血腥味是近两日内才有的。

  小道姑一看见李云道,隔着桌子便张大胳膊,爬上椅子,双腿微屈,而后竟径直隔着桌子,从半空划过一道弧线,蹦入李云道的怀抱。

  张凯钟以为自己喝多了,看得眼花了,晃了晃脑袋,又揉了揉眼睛,看到椅子上的脚印,才确定小道姑的的确确是隔着桌子跳进刚来的青年怀中,不过幸好他也酒过三旬,脑子也不甚清楚,见李云道来打招呼,也只是隐隐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记不起在哪儿见过,但对“王望南”这个名字却陌生得很。

  李云道一来,张凯钟便知道莫斯的如意算盘估计是打不响了,便张罗着让人送莫斯和周文清回房休息。

  庄祥瑞将小绿喊了进来:“喊几个力气大的保安一起,送莫少和周公子回房。你亲自送张公子回去,顾小姐我和王先生一起送她去休息。”

  张凯钟立刻会意,看了小绿一眼,笑了笑道:“对了,你还有个穿红旗袍的姐妹呢?”

  庄祥瑞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恢复正常道:“张公子,小红家来了‘亲戚’,您懂的,女人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张凯钟笑了笑,任由小绿扶着自己走向早已经安排好的别墅。

  李云道将顾小西扶起,顾小西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了一眼李云道,醉熏熏道:“咦……哥……你来了……”说完,又靠在李云道的肩头睡着了。

  李云道歉意地冲庄祥瑞笑了笑:“庄总,麻烦你了,我妹妹不太能喝酒。”

  庄祥瑞在前方带跟,摆摆手道:“哪里的话,莫少的朋友,就是我庄祥瑞的朋友。幸好过年期间,我们也没有对外营业,否则这民宿空着不空着,还不一定呢!”

  两个孩子走在李云道身侧,如同保镖一般,待进了别墅,将顾小西安排在卧室睡下,庄祥瑞才告辞离开。

  等庄祥瑞一走,关上门,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从卧室出来的李云道看到这一幕,皱眉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小道姑道:“这庄子里,血腥气很重,有年代比较久远的,也有近一两年的。”小道姑的鼻子比李云道的还灵光。

  李云道点头:“你刚刚闻到庄老板身上的味道了吗?”

  小道姑点头道:“刚刚我们进庄子的时候,他身上还没有血腥味,到吃饭的时候,身上便有了味道。”

  十力也沉沉地一点头道:“这座庄子,煞气很重啊。”

  李云道微微皱眉,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老华,你记得龙井镇龙井山庄的失踪案吗?”

  华山正陪老婆逛万象城,很少逛街的男人一旦陪女人逛街,比杀了他还要难受,正痛苦不堪时,李云道来电话提及案子,华山立刻来了精神:“记得,当然记得,当时他们县公安局打了报告上来,想结案,被朱局退了回去,当时老朱很生气,还揪着我问这件案子。不过头儿,我看过案子的卷宗,有几个疑点,当地派出所都说有人提及失踪的三名女服务员都曾跟来庄上玩的游客眉来眼去,但并没有提及证人姓名。第二,三名失踪人员的家人也确认失踪人员并未曾与家人联系。第三,我不知道县里有没有发现,第二名失踪者曾为第一名失踪者报案,而且第三名失踪者也曾为第二名失踪者报案。”

  “当时你跟老朱提过这件事吗?”李云道问道。

  “说了,不过后来e30峰会,全员都在为峰会做准备,您也清楚的,基层办案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而且越是到地方上就越复杂,我估摸着,这里头应该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华山大胆推测道,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咦,头儿,你不是在缉毒那边为散冰党的事儿头疼吗?怎么突然问到这件事儿了?难道散冰党跟这庄子有关?”

  “不是,我妹妹来西湖玩,被她几个朋友带到龙井山庄玩,喝多了,我不放心,过来看看。”李云道说道。

  “您在龙井山庄?”华山吃了一惊,显然他已经意识到,李云道会打电话问案情,应该是有了些新的发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