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隐藏的追踪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顾小西是皇城根脚下长大的姑娘,性格洒脱毫不忸怩,也不挑剔,被李云道带去清河坊吃了顿地道的杭帮菜,也没进包厢,四人就在餐馆枕河的窗边点了西湖醋鱼、东坡肉、龙井虾仁这些经黄的杭帮名菜。明清小吃街上从除夕晚就开始一年一度的民俗活动,西湖是沿海经济发达城市,本地人如今也都在酒店预定年夜饭,再加上外地来西湖旅游的游客,整条街上接踵摩肩。

  吃年夜饭时,顾小西便大快朵颐,等出了那家名为“河畔人家”的杭帮菜馆,看到街边的糖葫芦,又大起馋虫。一人一串,李云道眼里的三个孩子咬着酸甜的山楂果,顺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向街口。

  “哥,西湖真是个好城市,怪不得人家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顾小西也不顾淑女形象,一边嚼着糖葫芦,一边口齿不清道。

  李云道望着络绎不绝的人流,微笑道:“自秦一统中国后,这里便称为钱塘,南宋时是国都,被称为临安,之后又有过杭城一类的叫法,所以才有下有苏杭的说法,不过总体上我还是觉得西湖这个名字最为贴切。”

  “咦,小糖人?”顾小西看到童年时才能看到的手工糖人作坊,立刻兴高采烈地奔过去,“老板,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各来一个,等等,再给我一个唐僧!”

  几分钟后,李云道哭笑不得地拿着一根唐僧模样的小糖人:“这玩意儿能吃吗?”

  张小蛮很乖巧的将“唐僧”接了过去,将自己手里“嫦娥仙子”塞到李云道手里:“知道你喜欢美女,这个给你!”

  顾小西笑弯了腰时,李云道却发现小喇嘛十力嘉措的脸色微变。

  “怎么了?”李云道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神经却开始紧崩,能让十力觉得有威胁的,绝对不容小觑。

  十力小声道:“有人跟了我们一路了,我锁定不了他的气息。”

  李云道蹲下身子,帮小喇嘛擦了擦嘴巴旁的糖渍,不动声色,依旧微笑:“几个人?”

  “一共三个人,其中两个步伐虚浮,另外一个我不确定。”小喇嘛蹙眉鼓了鼓腮帮,“云道哥,有杀气。”

  顾小西凑了过来:“你俩琢磨啥呢?”

  李云道笑着站了起来,道:“待会儿可能会发生些事情,你不要害怕。”

  顾小西本就是智商情商双高的姑娘,此时笑得愈发迷人:“哥,会比上次火锅店里还要刺激吗?”

  李云道点头:“说不准的事情。”手腕轻抖,微扣在左侧大腿上的左手手心内,三刃刀寒光闪烁。

  李云道转身,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夹着警#官证,放在那做糖人的手艺匠人面前。匠人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人,做了一辈子的糖人,手法娴熟,抬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停滞。

  “小哥,几个意思?”老人说话带着余杭一带的乡音,他有些诧异,警#官证几个大字他还是认得的。

  “碰上些麻烦,借那道门一用。”李云道微笑着,冲小作坊里头扬了扬下巴。糖人作坊不过几平方大小,白墙水泥地,装修及其简朴,最里面有一扇通向隔壁店铺的门,不过门上挂着锁。

  老人诧异道:“隔壁是家民宿。”

  李云道点头道:“办案需要,劳烦您老行个方便。”

  老人便也爽气:“民宿是我婆娘开的,只是怕住店的客人误开这道门,这才挂了锁,没什么方不方便的,你想走这里,我喊老婆子来开个门便是。”

  “那就劳烦您老了!”老人站了起来,李云道这才发现老人缺了一条腿。

  见李云道有些诧异,老人咧嘴一笑:“打越战时炮弹落在我跟前,没了一条腿,不过老天保佑,还留了一条命在。”老人很乐观,顺手取了拐杖出来。

  不过也不见他出柜台,只是用拐杖冲身后的墙上轰轰敲了几下,没多会儿,一个差不多同样六十开外的胖婆婆出现在作坊中。

  “老头子,怎么了?”胖婆婆看到李云道等人,也没太在意,等看到柜台上的百元钞和警#官证时,这才微微一愣,“这……这是怎么了?”

  老人微笑道:“小哥是警察,办案呢,想借咱家这道门走一走,你别废话了,钥匙你不都随身带着吗?打开门,让孩子们早点忙活去。”

  一听说是警察办案,胖婆婆忙不迭地去那道锁,李云道转身对顾小西道:“人应该是冲我来的,你带着十力和小蛮到婆婆店里躲一躲,我去把人引开。”说着,又蹲下身子,在十力耳边耳语了几句,十力表情显得有些不太情愿,但最终还是妥协地点了点头。

  顾小西知道自己留在李云道身边反倒会碍手碍脚,点头道:“哥,要不我们报警吧!”

  李云道失笑:“我难道不是警察?”

  顾小西急得一跺脚:“那不一样!”

  李云道解开外衣,露出衬衣外的枪套:“放心,我带着配枪呢!”

  这下,顾小西才稍稍心安:“哥,对不起,我总给你添麻烦,如果我突发奇想带他们俩来西湖,你也不会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

  李云道捏了捏小妮子精致的鼻子:“瞎说什么呢!就算你不来,他们也一样会盯上我,只不过时间和地点不太一样而已。”

  顾小西小声道:“知道是什么人吗?”

  李云道摇头:“暂时还不太清楚,大年三十出现,总不会是善意的。”

  张小蛮还想跟着李云道,却被顾小西一把抱起,跟着胖婆婆进了通向隔壁民宿的小门。

  直到老人将锁重新挂上,李云道才稍稍松了口气:“麻烦您了!”

  老人摆摆手:“警察和军人一样,为了国家出生入死,我老了,还瘸了腿,不中用了,能帮一点是一点。”说完就不再管李云道,又开始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做糖人的动作。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门外的熙熙攘攘的人流,转身毫不犹豫地踏入人潮中。

  十力说有三人,其中一人气息无法锁定,李云道在清河坊转了一大圈,果然发现两名跟踪自己的人,两人均二三十岁的模样,从衣着打扮上倒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放在人潮汹涌的旅游景区里,更是如普通人一遍毫无特点。

  又转了十来分钟,第三人仍旧没有现身,但李云道却隐隐感觉到危险正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

  李云道三兄弟,包括弓角和徽猷在内,都有过在森林里被狼群黏上的经历,尤其是大雪封山的光景,漫山遍野的饿狼只要发现猎物,便绝不轻易放弃。

  此时的危险让李云道有种被头狼盯上的毛骨悚然,偏偏转了快大半个钟头,仍旧没发现对方倒底是何方神圣。

  李云道观察了那两名身在明处的跟踪者,看样子他们应该不知道还有另一名同伴,又或者说隐藏在暗处到此时此刻仍旧没有现身的人跟他们毫无瓜葛。

  在一个分叉街口,李云道借着一个旅行团的掩护,迅速从路旁的小店顺手牵羊了一顶跟旅行团成员差不多的红色棒球帽,而且跟着旅行团又重新回到清河坊街区深处。

  跟着汹涌人潮来回走了两遍,期间换了外套又换了帽子,李云道脸上又多了一帏无镜片的框架眼镜,与刚刚初入街区时的形象判若两人。

  那两名被发现的跟踪者此时已经失去了踪迹,但隐藏在最深处的恐惧却丝毫没有褪散。

  李云道有些狐疑,难道说是十力的感知出了问题?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没发现第三名跟踪者。但他却深知,继承了老喇嘛全部衣钵的十力嘉措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他碰上了真正的高手。从广州归来,李云道便让天狼护送陈苦草至北京与李弓角相聚,由香关芷原本应该距离不远,但却不知为何到现在都没有现身――照道理,由香关芷应该也已经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但却没有理由一直没现身。

  如果由香一直不现身,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由香被人用调虎离山之计引去了别处,第二却是李云道最担心的,那便是连由香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应付眼下的危机。

  李云道将可能以此法对付自己的人选都过滤了一遍,最后也不禁苦笑:这些年走得很快,尤其是当了警察后,更是竖敌无敌,但真正有能力驱使这样的高手来对付自己的人,除了蒋朱两家,剩下的也只有那个虚无缥缈的神秘组织。

  如果是那个所谓的神秘组织,那么这么长时间他们都未曾大动干戈,为何偏偏要挑在今天对自己下手呢?李云道立刻意识到,自己最近的某些动作是不是对某个势力的利益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反恐?106专案组成立?

  那人不现身,李云道便如鲠在喉,可是,如何才能让他见身呢?李云道靠墙观察着身边经过的每个陌生面孔,但每个人似乎都是来这里赏景怡情的游客。

  突然,一个声音在李云道身侧响起。

  “不要动。”

  (打滚求各位手中的月票!)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