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真正的幕后大人物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被庄有富称为兔子的保安正拿着手机打游戏,见庄有富进来,忙不迭地去拿药箱:“我刚刚还奇怪呢,怎么就突然断电了!自打咱们这山庄建成以来,这还是头一回停电!”

  庄有富手背被划开一道口子,倒也不算严重,龇牙咧嘴地消了毒,咒骂道:“都怪他娘的这几个官二代,大过年的,啥地方不好呆,要跑到咱们山庄里来。否则这光景,老子应该睡在王四宝那漂亮媳妇儿的肚皮上!”

  兔子嘿嘿笑着,谁不知道他们老大庄有富跟王四宝在镇财政所工作的老婆沈珠有一腿,据说沈珠的工作都是庄有富托他堂哥庄祥瑞找人给安排的,现在沈珠对庄有富可以算是死心塌地,被戴了绿帽子的王四宝敢怒不敢言。坊间传闻,庄有富曾经半夜溜进沈珠家里,一脚将王四宝踹去了隔壁房,之后就抱着沈珠一觉睡到天亮。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别人问起来的时候,庄有富都是嘻嘻哈哈也没个实话。

  “富哥,你说这些官二代还真他妈的有劲啊,大半夜的,还要开车去后山打野炮,真是让人想不通!”刚刚电力恢复的时候,兔子刚好在监控里看到莫斯开着广本进后山,不过快到没路的地儿就没了监控,所以原本还想着看场真人肉搏好戏的兔子颇为懊恼,早知道让大老板把后山上都装满监控了,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

  “你说什么?”庄有富听得一愣,“谁去后山打野炮了?”

  “那姓莫的官二代。”兔子道。

  庄有富一愣,随即想到了那模样水灵的北京姑娘,难不成真的让姓莫的小兔崽子得手了?

  庄有富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想起那姓王的小哥为人处事还都算地道,不由得叹了口气——算了,自己一个小人物,别说是市里的大官,就算是镇上的民警,自己看到了还不都得陪笑脸?干嘛去自讨没趣呢?

  “哦,他啊!”庄有富耸了耸肩膀,随口问道,“去了哪座山?”

  “断头路,西北角的那座山丘。”兔子道。

  “西北角?”庄有富陡然皱眉,庄祥瑞说过,西北角的茶山是这座山庄的风水眼,请高人在那儿做过法,平日里不许山庄的人往那座山上去,就连丰收季节,那座山的茶叶长势再好,也不许人去采,唯一允许进入的,也就只有庄祥瑞自己而已。

  庄有富一时间犯了难,那姓莫的官二代要是真带人去了风水山上打野炮,他自个儿爽不爽不打紧,要是坏了庄子的风水,自己这干跟着庄祥瑞吃饭的人,还不都得像以前那样喝西北风去?

  做人,由简入奢易,但由奢入简难,庄有富可不想再回到当初那靠蛮力收缴点保护费的日子里去,想到这里,他从墙上取了电瓶车的钥匙:“兔子,你在这儿好好值班,我去后山看一眼。那他娘的官二代可别出什么妖蛾子事情,要是真出了事,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兔子是跟着庄有富当年一起收保护费的兄弟,哪里不知道这家伙的德性,摆摆手道:“想观战老大您就去,做兄弟的我帮你把风!”

  庄有富也不知道怎么跟兔子解释,急急忙忙拿了钥匙便赶向后山。

  庄有富心急火燎的时候,莫斯已经凭着记忆,慢慢摸向刚刚做好记号的位置。夜色渐暗,山上的雾气也愈发浓郁,莫斯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上茶山,又寻了一会儿,终于找到那处地方。

  莫斯是医学院篮球队的篮球队长,体能很好,刚刚一来一回的步行,酒劲早就散了,开车来后山的路上,又从父亲车内的扶手箱里找了两块饼干填了下肚子,这会儿算是精力充沛,再加上好奇心作祟,手上的动作很麻利,没多会儿就挖出了半人深的坑,等他的铲子也磕碰到一个东西并将其从中铲断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已经找到了。

  就在他想弯腰下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山下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莫斯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钢铲。只听外面那人自言自语道:“该死,忘了带手电筒,妈的,手机也没带……狗日的官二代,打野炮也不分分地方,这风水岭哪里能随随便便能野#合的地方!”

  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莫斯想了想,下午迷迷糊糊地,好像是有个保安送自己回别墅的,跟这个声音很像。

  夜间光线很暗,又起了大雾,加上茶山上漫山都是茶树,骂骂咧咧地庄有富并没能发现离自己几米开外的大坑,莫斯正蹲在坑中,一动都不敢动。

  脚步声慢慢走远,莫斯砰砰的心跳声这才慢了下来,长长吁了口气,他伸手去摸脚下踩着的棍状东西,等拿到手上一掂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哪里是什么古玩墓藏?这分明是一段人类的大腿骨。莫斯是北清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的高材生,学业中等偏上,一段人类的大腿骨他还是能认得出来的。一时间,无数个念头从莫斯的脑中闪过,不过幸好他也胆大,心想反正已经挖开了,何不再挖两铲子看看。不挖还好,一挖居然挖出了更多的骨头,此时他已经可以肯定,这里埋着起码两具人类尸体,而且从碎裂的盆骨看,应该是一男一女。

  莫斯不敢在这里久留,将坑填平后,草草地铺上一层枯叶后,连忙飞速下山,取车时果然看到还有一辆电动车停在车旁。

  他一路杀回别墅,用夺命连环呼将胖子周文清喊清,将睡眼惺忪的胖子塞进车里,连夜离开了龙井山庄。

  庄有富在后山转了一圈,还栽了个跟头,跌得鼻青眼肿,等下山时发现莫斯的车已经不在了,顿时气得跳脚骂娘,回到值班室,听兔子说两个官二代连夜离开了龙井山庄,顿时心中冷笑,估计是得手了,生怕人家姑娘第二天死赖着他,所以才慌不择路地连夜逃跑。

  “兔子,晚上姓莫的去过后山这事儿,就你知我知,你可千万别说漏出去,那山头我哥开过光做过法,明令不让人进去的,咱们把姓莫的小子放进去打野炮,没准儿坏了我哥做生意的风水,赶明儿咱俩都得失业!”庄有富威逼利诱道。

  兔子跟着庄有富好不容易才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哪敢轻易就砸了自己的饭碗,连连点头道:“放心放心,铁定不能说出去,咱也不能拿自个儿的饭碗不当回事啊!”

  庄祥瑞将张凯钟送到家,又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市里面的一处别墅区,他在那儿有两栋别墅,小区的最南侧住着一个年仅十九岁的西湖音乐学院的大学生,被他当金丝雀养着,小区的最北侧住着市歌舞团的一名小花旦,天生媚骨的长相,也是他包养的女人之一,反正对他来说,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老板,去南面还是北面?”庄祥瑞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退伍军人,话不多,但忠诚度很高。

  庄祥瑞想了想道:“调头,去丽景苑吧,今天酒喝多了,就算了吧。”

  司机正调头的时候,庄祥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屏幕,顿时神色微紧,接通后恭敬道:“老板,有什么指示?”

  电话里,那人说了些什么,庄祥瑞都是恭敬点头的模样,最后还不忘说一声“那好,老板您早点休息,老板晚安”。等挂了电话,庄祥瑞这才松了口气,抬头果断对司机道,“不去丽景苑了,去仓库,今晚有货到。”司机点头,发动汽车,赶往庄祥瑞口中的仓库。

  就在庄祥瑞的车驶出小区的时候,一辆黑色大众也缓缓从路边驶了出来,远远地跟在庄祥瑞的宝马740后面。

  黑色大众内,白晓生开着车,打了个哈欠道:“华队,大半夜的,咱们跟着一个贩茶叶的,有劲没劲?”

  华山坐在副驾位上,两眼发亮,多年的从警经历让他隐隐感觉到这一次应该是碰上大案子了。

  “别说话,专心开车,小白同志,咱们头儿、我还有你,能不能升职加薪,就看这一次了!”华山兴奋地搓了搓手。

  “华队,您别跟头儿似的,总说话说一半啊!到底怎么回事?”白晓生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别问了,先开车,我给咱们头儿打个电话。”华山拿出手机,拨给李云道,“李局,盯着呢,您那边需不需要帮手?嗯,好的,我等您通知。”

  挂了电话,白晓生打量着华山一眼,奇道:“华队,咱们头儿亲自出马了?”

  华山点头道:“其实线索就是头儿亲自发现的。一开始,我还真有点儿怀疑咱们这位年轻的局长,能不能带好队伍,现在看来,我那点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白晓生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华队,这次这个案子,是不是跟之前龙井山庄的人口失踪案有关?我记得龙井山庄的老板好像就叫庄祥瑞。”

  华山笑得意味深长:“按头儿的判断,姓庄的只是个摆设,真正的大人物应该还在后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