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毒贩的儿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东城区一片欣欣向荣的城市风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几年西湖市的发展走在全国省会城市的前列,前些年民间融资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慢慢消化,浙北的经济在短暂地调整后,又再次大踏步地迈向繁荣。作为浙北省省会,西湖市无论是经济规模还是发展潜力在整个长三角都前列前茅,除了上海能与媲美外,江南省的江宁、苏州都其实都被西湖甩在了身后。

  经济发展在带来百姓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也带来了社会阶层的分化,贫富差距逐渐拉大,犯罪率在短暂下降后又开始逐年提升,犯罪份子呈现越来越低龄化现象,犯罪手法也越来越多样化,甚至很多犯罪份子都是学术甚至科技精英。资本对利润的追逐在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而然地就会蔑视和践踏法律的存在,这是人性的贪婪所决定的。

  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打断了李云道的思路。号码是陌生的,但李云道还是很礼貌地接通了,但打电话的人,却是李云道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戚小江。

  “约我见面?”李云道站在窗边笑了起来,但心冒出诸多疑问,这段时间的调查显示,戚小江想尽了各种办法企图将戚家洗白,但是戚洪波一条道走到黑的思维模式却让戚小江的诸多努力都付诸东流。

  “作为一个良好市民,我想向李局长提供一些线索。”电话里,戚小江的声音很平静。

  “线索?”李云道微微有些迟疑,戚家迟早都是要面临法律制裁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尤其是在戚家涉#毒的前提下,李云道并不想与戚家有过多的纠葛——毒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报应终究还是要来的。

  “对,线索,关于散冰党的线索。”戚小江笑了笑,“我知道,你们警方为了破散冰党的案子还成立了专案组,估计这段时间你正为了这桩案子头疼吧?不过不要紧,我提供给你的线索,将会大大缩短你们的破案时间。”

  李云道一时间弄不清戚小江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皱眉道:“一定要见面?电话里不能说?”

  戚小江笑道:“我也知道李局长你日理万机,不过抽代接见一下我,没准会给你接下来的工作省去不少的麻烦,不是吗?”

  李云道想了想,道:“时间,地点。”

  戚小江道:“两个小时后,陋室茶馆,离你那儿很近。”

  两个小时后,陋室茶馆,茗香动人,一缕茶香中又夹杂了丝丝檀香,沁人心脾。

  戚小江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看就是浸淫功夫茶有些年头,将茶盅推到李云道面前时,只微微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云道却没有动,只是盯着戚小江的双眼,面无表情:“小戚老板,你把我约出来,就为了喝两口茶水,不至于吧?”

  戚小江摇了摇头道:“这是起码的待客之道嘛,李局,既来之则安之。”

  李云道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二次来这家陋室茶馆,上一次来是前几日赴康与之之约,说实话,李云道对这家茶馆的印象并算不上太好,尤其是康与之的那位长相有碍观瞻的小姨子,实是无法让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喝茶,除了茶本身外,喝的是个心境。这家陋室茶馆,除了名字还算有些雅趣外,剩下的能上得了台面的,不多!”李云道闻了闻茶盅里的茶,这是大红袍,味道虽然还可以,但心情不好,入口的茶自然也香不到哪儿去。

  戚小江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西服,手腕上的金表熠熠生辉,也许是从小在戚洪波身边耳濡目染,所以他身上有股也许连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枭雄气质。听李云道说起心境,戚小江笑了笑道:“看来李局已经知道,这家茶馆的幕后老板是谁了!”

  李云道不置可否,直接开门见山道:“戚总,你是社会精英,我是小警察,咱们俩也不用客套什么交情一类的话来自欺欺人,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吧,说说看,你的那条线索。”

  戚小江微微摇头,望着包厢墙上烟云供养的江南水墨画,缓缓起身,面朝水墨面,负手而立:“听闻李局写得一手好字,又画得一手绝代工笔,要是有机会,戚某人真的想开开眼界!”

  李云道看着那幅画,也起身走了过去:“这画意境不错,山水朦胧,画里有音,画外有人。”

  戚小江伸手摸了摸那幅画,过了一会儿,才转身真诚道:“李局,刚刚隔墙有耳。”

  李云道点了点头:“我也猜到这里是某些人用以搜集情报信息的地方。”

  戚小江伸出大拇指道:“浙北地界上,知道这件事的,不超过一个巴掌。”

  李云道笑道:“这不会就是你要提供的线索吧?”

  戚小江摇头,笑道:“我想代表戚家与你结成战略同盟,这点投名状似乎还太小儿科了些。”

  “战略同盟?”李云道皱眉,而后失笑,“戚总,你们好端端地做生意,跟我一个小警察结战略同盟?你这不是在消遣我吧?”

  戚小江笑了笑:“李局,你太谦虚了,或者换个说法,你太小看如今你在整个西湖的影响力了。”

  李云道自嘲笑道:“我一个小公务员,能有什么劳什子的影响力!倒是你们戚家父子,在大西湖提及,无人不知啊!”

  戚小江苦笑:“李局,既然如此,我戚小江也明人不说暗话,戚家靠什么发家的,相信你也清楚,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放下屠刀还能立地成佛,李局就不能给我戚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李云道冷笑:“改过自新?你莫不是在搞笑吧?整个西湖市的毒市场,你戚家占了超过半壁江山,你说要改过自新,你问过戚洪波的意思吗?”

  戚小江长叹了口气:“父亲…父亲他老了……”

  李云道冷冷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

  戚小江深吸了口气:“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我能劝动父亲,李局又当如何?”

  李云道微微思考片刻道:“如果真有那个可能,你倒是为西湖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显然,李云道并不想立即表态,他并不觉得戚小江有说服戚洪波的能力。而李云道模棱两可的态度,也并不是戚小江想要的结果。

  “李局,我的态度很真诚,而且我从骨子里反对我父亲和他的部属正在从事的事情。我真心希望李局能给我、给戚家一个机会!”戚小江望着对面看不出喜怒的青年,此时他才觉得,当真正面对李云道的时候,才知道传闻所言不虚——这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西湖公安局副局长的青年的的确确不是只靠背景,智商,情商,能力,城府,阅历,他一样也不缺少。

  “这世上有很多种赚钱的方式,令尊狂揽钱财的方式虽然来得很快,但真的计较起来,来得快的,或者去得也快!”李云道望了戚小江一眼,“你敢说你从来没有碰过那些生意?”

  戚小江沉默不语,他是戚洪波的儿子,枭雄之子又岂会是碌碌无为之辈?对于李云道提出的问题,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最起码,首先他自己做生意的首笔启动资金就是从父亲那儿得来的,这钱从哪儿来,戚小江又岂能不清楚?

  包厢内檀香缭绕,丝竹声不绝于耳,此时刚过春节小长假,茶馆里人渐渐多了起来,走廊时不时能听到脚步声和木板的咯吱声,但包厢里的两人却是低头喝茶,沉默良久。

  终于,戚小江抬起头,道:“白沙湖经济开发区,重点注意那些生产包装盒的企业,散冰党的货源就在那里。”

  李云道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两个字:“证据!”

  戚小江起身,吁了口气后道:“不管你信与不信,我说会给你线索便会给你线索,现在线索给了,信与不信,李局长您自己个儿判断。”

  李云道饮尽杯中水,话锋一转:“你和白玲是怎么回事?”

  戚小江微微一愣,皱眉看了坐着不动的李云道一眼:“我的私事跟案子无关。”

  李云道仿佛没听到一般,接着问道:“白玲说是你沾花惹草,才导致婚姻破裂,但是这几个月调查下来,我却发现你连个情人都没有,身边的女人就一个米蕾,但米蕾是在白玲离开后才加入到你的公司的。”

  戚小江微微叹气:“就算都是我的错吧!”

  李云道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坐下,接着说。”

  戚小江终究还是坐了下来:“我和白玲的相识很富有戏剧性,在一起的故事也可以拍成爱情电影了,但故事的结局却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隔着远了,你觉得可行,但真的身在其中,就知道什么叫步履维艰了!我也不怪她,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我没有权力和没有必要要将自己的一切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李云道想了想道:“因为戚洪波?”

  戚小江吃惊地看着李云道,这世上知道白玲与自己分开的原因的人,只有人三人,一是戚洪波,二是他的红颜知已米蕾,三就是他自己,他万万没料到,只凭着自己的只字片语,李云道居然隐隐猜出当年发生的事情。

  戚小江给自己倒了杯茶,仰头痛饮,放下紫砂杯,这才道:“我不能决定是谁生我养我,但是我可以决定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云道问道:“你想将戚家洗白,除了怕死外,给我一个我能接受的理由。如果我能接受,我会考虑接受你的提议。”

  戚小江毫不犹豫道:“我不想我儿子长大后被人指着鼻子骂,说你是毒贩的儿子。”

  本来自&#hp/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