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独眼大盗黄信仲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戚家别墅,戚洪波面无表情地听着手下的汇报。眼前的中年男子是戚洪波八年前无意救下的江湖人,据说曾是西北一带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跨省大盗,作案无数却从未被警察盯上,最后倒是折在了自己最信任的女人手里。狠毒的女子与情人携手毒瞎了大盗一只眼睛,为了大盗藏匿巨资的地点,不顾昔日感情对大盗展开了千里追杀,从陕西一路追杀到浙北境,幸而遇上戚洪波。戚洪波得知大盗遭遇,二话不说便派人对追杀大盗的两人展开围堵,最后二人以终生残疾的代价退出浙北,并被戚洪波勒令终生不得踏入浙北境内,否则格杀勿论。大盗感念戚洪波救命和再造之恩,便隐姓埋名在西湖住了下来,并主动请缨暗中保护戚洪波最疼爱的幼女戚小涵。

  “这么说,小五也在追查散冰党的事情?”戚洪波微微皱眉,他发自内心地不想将戚小涵带入那个伴随着太多杀戮与背叛的世界,但是听说小五主动调查散冰党的事情想帮自己这个父亲分忧,心中又是忍不住一阵温暖——到底是自家的闺女,知道心疼爸爸。

  大盗年过四十,但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的模样,穿着打扮都像西湖本地的小市民,在戚洪波的面前也没有唯唯诺诺,坐在戚洪波的身边,原原本本地复述着当时的所见所闻。

  “信仲,你说什么?小五认识那个新调来的公安局副局长?”戚洪波也忍不住有些诧异,自己的女儿天资聪颖,成绩优异,这些优点他都是清楚的,可是小五什么时候跟李云道扯上了关系?这让他忍不住紧紧蹙眉,额上的皱纹比往常又更深了几份。

  大盗黄信仲知道戚洪波爱女心切,微微摇头道:“五小姐是戚爷您的书房里看过李云道的资料,同样,李云道应该是在调查戚爷您的时候,看到过五小姐的资料。听他们的对话,应该是头回见面,而且李云道也在调查散冰党。我看五小姐会主动去跟李云道接触,也不排除想假借李云道之手将散冰党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胡闹!”戚洪波猛地一拍桌子,脸色却并不是生气,更多的是担心,“简直就是胡闹!信仲,小五还是个孩子,散冰党那是什么?那是一群洪水猛兽,我都要打起精神跟他们交手,她一个小孩子不好好读书,凑什么热闹?还有,李云道那是什么人?那是亲手把江宁龙正清、香港傅九彪拉下马的货色,他来浙北,不搞定我们戚家自然不肯罢休,小五凑上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独眼大盗黄信仲倒不像其他手下那般畏惧戚洪波,平静劝慰道:“戚爷,您先别上火。五小姐倒是在散冰党的问题上有些独到的见解,而且已经跟大少爷沟通过。”

  “你是说小江也知道这件事?”戚洪波微微眯眼。

  “大少爷应该已经做了些安排。”黄信仲点头说道,心中却微微叹息,八年来,他对戚家父子也算了解颇深,戚洪波绝对算是浙北黑道首屈一指的大枭,为人仗义,快意恩仇,故而在江湖上深得人心。大少爷戚小江能力出众,心机手腕样样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偏偏对戚洪波花心血打下的“江山”没有太大的兴趣,如今将戚家的明面生意打理得有声有色,而且隐隐有超越偏门生意的势头。他也知道,戚小江在将戚家洗白的问题上,已经跟戚洪波僵持了许久了。作为一个外人,他只能远观,但就算现在戚洪波问他的意见,他也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戚洪波沉默了良久,才道:“小江想拿散冰党的事情作为投名状,与那李云道交好。”话毕,一声叹息,饱含失望与无奈。

  黄信仲劝道:“戚爷,大少爷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他没有接着往下说,戚洪波和戚小江父子的观点各有各的道理。

  戚洪波果然道:“信仲,不是我不相信小江,而是……唉,你想想,当年梁山不泊投靠朝廷,又有什么好的下场?而且,如今我戚洪波手下兄弟何止千百?人人都要吃饭,人人都要养家糊口。这上九流与下九流的营生,自古便有,谁又说得上是非对错?小江搞的企业是不错,有声有色,可是你让咱们的自己的兄弟脱了汗衫背心去穿西服打领带,信仲,你当年也是在江湖上飘的,你说说看,这样现实吗?我戚洪波既然一根旗杆插在了浙北西湖,诸多兄弟冲我而来,我就自然不能让兄弟们寒了心。”

  大盗黄信仲微微点头:“戚爷,您和大少爷其实都没有错,一面是您要承担的江湖道义,一面是大少爷想尽力保全戚家一族,其实这件事儿完全可以两全其美。”

  “哦?”戚洪波诧异地望着黄信仲,他知道黄信仲是感念自己当年的救命之恩才留在戚家,做了一枚暗子暗中保护戚小五,否则以黄信仲的能力,无论在何地都能扯起旗子招募一帮肝胆相照的兄弟。“信仲,你接着说,你也知道的,虽然小江现在不说,但总有一天要把这个话题抬到桌面上跟我这个老子摊牌,唉,这件事我也已经头疼许久了。”

  黄信仲笑道:“戚爷,您在浙北在西湖那是一块牌子,这些不用我说您也肯定有您的打算。而大少爷那边,我建议以最快的速度,但生意和资产转移到国外,最好是跟国内没有签订引渡协议的国家,这样一来,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无论哪边出了事,也能遥相呼应,至少东山再起的本钱还是有的。另外,大少爷、五小姐这些聪明孩子就都到国外去做正经生意,而这边的生意,就由二小姐、三少爷接手,四少爷到时候看他自己选择。”

  戚洪波原有五房夫人,近两年又纳了一房比戚小江还小三岁的年轻女子,共计六房夫人。除了新夫人还未曾有身孕外,其余五房一人生了一个孩子,其中以戚小江为长,二房是个闺女,叫戚小湖,今年二十三岁,正在日本留学。三房与四房都是男孩,三房叫戚小英,四房叫戚小豪,三子一女取名组成了“江湖英豪”四字,直到小五戚小涵,戚洪波才改了取字草莽的习惯,给小丫头取了一个“涵”字,意为想让戚家也出一个有涵养的孩子。

  戚小湖在国内时就显出与哥哥戚小江不同的性格,性情上更为洒脱恣意,为人更为豪爽好斗,只可惜是个女孩子,十八岁那年持刀捅刀了司法局一位副局长的闺女,戚洪波花重金摆平了这件事后不得不交戚小湖以留学之名送去了日本。而戚小英和戚小豪一个二十一岁,一个十八岁,前者有勇无谋,后者思虑过多,都只继承了戚洪波草莽性格里的皮毛。戚洪波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让戚小湖继承戚家“霸业”,但是奈何戚小湖是个女子,戚洪波偏偏又是很传统的中国男人,深信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己千辛万苦打下的基业很可能就拱手让人了,而且以女子身份号令浙北江湖自然还是有诸多不便的。

  戚洪波叹了口气,道:“你这个提议,我也不是没考虑过,但是小湖毕竟还是要嫁人的。”

  黄信仲笑道:“戚爷,您着想了,堂堂戚洪波的闺女,难道还一定要嫁人不成?”

  望着黄信仲意味深长的笑容,戚洪波奇道:“信仲,你有更好的法子?”

  黄信仲眨了眨独眼,笑道:“女婿可以入赘嘛!”

  戚洪波深吸了口气,表情倒是瞬间轻松了不少:“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黄信仲点头道:“戚爷,您放心,不管您在与不在,只要我黄信仲还活着,一定护得五小姐周全。”

  戚洪波叹了口气:“这么说来,转眼小五也要长大成人了。”

  “明年这个时候,就该十八了。”黄信仲是八年前进入戚家,亲眼看着黄毛小丫头从小不点长成少女,如今越来越像个大姑娘了。

  “是啊,明年就该十八了,离嫁人也不远了……哦,不不不,想娶我戚洪波的女儿,就一定得入赘进我戚家。”

  黄信仲离开后,戚洪波又在书房里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走到小五经常窝着书的沙发旁,沙发边有张小茶几,茶几上放着一本未曾合上的书。

  书已经看了大半,书页中还夹着一张纸,露出浅浅一角。

  戚洪波好奇,将纸抽了出来,看到那娟秀清雅的字体,戚洪波不禁老怀大慰。

  纸上大体是戚小涵看书时的佳句摘抄,也有对书中观点的补充和辩驳。

  最后一行,用秀气小楷写着几排蝇头小字。

  “江山易主,有民心所向,也有运气成份。大体上,三份民心,七份天运。唐宋元明清,大体如斯,近现代中国,亦没有能背离这个规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