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七十章 小五的发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柴达鼻孔朝天,打官腔道:“李云道,市局的人你可以撤走,不过要是延误了破案时机,上头问起来,我也就只好如实禀报了。 更新最快”等他转过头,却发现李云道早已经走开,此时正蹲在尸体旁看着些什么,这让柴达顿觉颜面无光,心中暗暗记恨。

  战风雨也蹲在尸体旁,黯然道:“都110报案中心记录,死者几天前也在夜间送外卖时被人拦下,挨了顿打,估计只在家里躺了一天,就出来重操旧业。”

  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完,他便起身,回头淡淡扫了柴达一眼,柴达鼻孔出气,顿时扭过头去。李云道知道算是把这位靠拍马屁上位的刑侦局副局长得罪惨了,但李云道此时却懒得跟柴达多周旋——这么简单的案子还要派省厅的人下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来找碴的,要么就是来摘桃子的。李云道觉得前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这里头应该少不了赵平安的暗中授意。站在一把手的对立面,这让李云道越来越觉得在浙北的一举一动都仿佛是戴着镣铐起舞,身后还有千百双眼睛盯着自己,只要稍有差池,面临的或许就是来自赵平安的雷霆之击。

  “柴局,姓李的就这么走了?”一个身材瘦小的三角眼凑了过来,刚刚他一直在远远观望着柴达跟李云道的交锋,此刻见李云道离开,这才凑了上来,笑意谄媚,“不是仗着自己有点儿背景嘛,居然敢如此放肆,柴局,我发现现在的年轻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这些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连对老前辈起码的尊重都不懂,这样的人混我们警察队伍里,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缸酱。”

  柴达哼了哼道:“不用管他,看他还能蹦跶多久!得罪了赵书记,我估计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什么警界新星,什么毒贩克星,我估计都是之前那些人为了给他的履历上添上几笔,冒领了别人的功劳。”三角眼的男警察添油加醋道。

  柴达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尸体,皱眉道:“怎么样了?”

  三角眼答道:“看样子应该是脾脏破裂而亡。”

  柴达冷笑道:“抓人。”

  三角眼微微一愣:“抓谁?”

  柴达看了他一眼,三角眼立刻反应过来:“谁杀了人就抓谁。”

  三角眼点了点头,走出警戒线,绕到小区内一处无人的角落,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只聊了几句便破口大骂:“戚小江,我是给你面子才打电话给你通风报信的,别他妈的不识抬举……”他还没有说话,对方便挂了电话,气得三角眼警察捶胸顿足,好不容易才平复了情绪,走回柴达身边汇报道,“柴局,姓戚的不肯交人。”

  柴达微微蹙眉:“你怎么跟他说的?”

  三角眼添油加醋地将刚刚与戚小江的对话复述了一遍,柴达愈发面色铁青,沉吟片刻道:“戚小江一直想给他老子洗白,前前后后也已经砸了不少钱下去,都石沉大海。”

  戚小江放下电话的时候眉头紧蹙,他早就料到老爷子一定会针对散冰党有所行动,却没料到这么快就会闹出人命。戚洪波读书少但为人仗义,快意恩仇,对散冰党不打招呼便占去戚家数成市场份额早就暴跳如雷。戚小江这段日子也在寻找散冰党的背后势力,可是奈何散冰党所用的都是移动互联网的传播方式,每次都是刚查到些线索便被对方查觉,而后线索便戛然中断。

  柴达是戚小江花重金在公安厅内培植的暗线,这一次终于派上了用场,但是柴达此人贪得无厌,刚刚电话里又表现出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倨傲态度,饶是戚小江情商颇高,也气得挂了电话——古惑仔尚且知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也不用他柴达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这种趁你病要你命的狠狠宰一刀的态度,还是让戚小江颇是沮丧,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对象。

  “戚总,柴达受贿的证据我都留有备份,实在不行就……”米蕾见戚小江情绪糟糕,此时心中对贪婪的柴达也恨得牙痒痒。

  戚小江却打断了米蕾的话,摆手道:“还没到鱼死网破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把柴达受贿的证据抛出来,很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之间花那么多心血和金钱铺的路,很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毁于一旦。”他顿了顿,接着道,“如今的戚家,承受不起这样的折腾。”没有人比戚小江更清楚,看上去娶了数房夫人的戚洪波风光无比,但是戚小江却从种种渠道都了解到,警方对戚洪波的调查从来就没有中断过。而那群如今跟戚洪波称兄道弟的掌权者,真到事发的那一天,要么会受牵连而一落千丈,要么就会撇清干系独善其身,真到墙倒众人推的时候,那帮人一个都不靠谱。摇摇欲坠的戚家大厦,一旦分崩离析,种种灭顶打击都将接踵而至。

  戚小江揉了揉发胀的眉心,心力交瘁:“从我的收藏里拿一样给姓柴的送过去吧。”

  米蕾咬了咬下唇,但见戚小江如此疲惫不堪,却也不想让他太过操心,点头道:“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小江,我……”她还想说些什么,但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探进一个戴着厚重黑框眼镜的少女脑袋,一看戚小江和米蕾都在,少女吐了吐舌头道:“哥,米蕾姐,你们在谈事情啊,那我待会儿再过来。”

  米蕾笑着招了招手:“进来吧,我们刚刚谈完。”米蕾知道戚小五在戚家的特殊地位,不光戚洪波对排名老五的少女疼爱有加,就连同父异母的哥哥戚小江也是将她捧在手心里,几乎是想上天就给搬梯子的百依百顺。不过少女也乖巧,不光学业拔尖,而且情商很高,跟戚家众人都相处甚好,也包括金融界的精英米蕾。米蕾倒也是打心眼里喜欢戚小五这个姑娘,也许是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少女时代的影子,也许是可怜这姑娘生在摇摇欲坠的戚家,她经常会私下跟戚小五坐在戚家花园里晒太阳聊天,聊的都是世界级大文豪的名著,米蕾读书时也喜欢名家作品,这一点跟如今的戚小涵很像。

  戚小涵蹑手蹑脚地推门进来,像做贼的小偷的一般,惹得戚小江和米蕾忍俊不禁。

  “小五,你是进我的办公室,又不是来偷东西,怎么弄得跟做贼似的。”戚小江笑着站起身,从身后的冰箱里给小五拿了一罐红牛递了过去,戚小江和米蕾都不喝红牛,这饮料就只是为戚小五准备的。

  戚小涵嘻嘻笑着打开饮料,仰头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大口,一罐红牛很快见底,少女心满意足地放下空罐子,跳坐到戚小江的办公桌上,嘻嘻笑道:“哥,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了散冰党的事情。”

  戚小江猛地蹙眉,厉声道:“散冰党?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戚小涵头一次见哥哥如此严厉,但也不害怕,鼓了鼓腮帮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老爸是干啥的,我能不知道?我同学里就有人‘溜冰’,前阵子他们说外卖也能送冰,我以为是老爸终于脑子开窍了,但没想到居然是咱家的竞争对手。我不是还修了一个化学学位嘛,我仔细研究了一下散冰党手里的化合物跟咱家的区别……”

  戚小江打断戚小涵的话,皱眉道:“小五,你做这些事情,老爸知道吗?”

  戚小涵坐在办公桌上,晃着小腿,运动鞋轻轻磕击桌体,闻言耸肩道:“当然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还不把我屁股打烂掉?前阵子还说什么棍棒之下出孝女,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学来的歪理邪说。不说这个了,哥,你接着听我说完,我做了些实验发现,散冰党手里的化合物结晶跟咱家的有些许差别,不过我可以肯定,散冰党的冰就是在咱们西湖市生产的。”

  戚小江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散冰党的制冰基地就在本市?你怎么发现的?”

  戚小涵道:“我对比两种化合物的时候,发现散冰党手里的冰比咱家的多了些成份,我一时间想不通那些成份是从哪儿来的,不过说来也巧,我隔壁实验室的研究生姐姐正在配合环保局做本地河道污染的检测分析,其中有一种成份正是散冰党的冰结晶里多出一的那一种。我问过师姐,这种成份是咱们西湖市的少部分河道里特有的,全国仅有咱们白沙湾经济开发区的几条河受过污染后出现了这种化合物,因为那里有很多的包装生产工厂,这些工厂的污水没有经过处理就排进了河道,而白沙湾一带的饮用水都来自于白沙湾旁的白沙湖,这几条河跟湖水相通……”

  戚小江沉吟道:“也就是说,散冰党背后势力的制毒基本就在白沙湾一带?”

  戚小涵点头,嘻嘻笑道:“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你和老爸有没有用处,反正我不敢去跟他说这种事情,否则我又要被禁足好几个月。现在告诉你,我就不管这事儿了,该怎么处理,你这个当哥哥的肯定比我这个小孩子更清楚。”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