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国人的幸福与痛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阿兰如此笃定,令在场的人都微微诧异,李云道虽早就知道山庄中定发生过命案,但打心眼里还是不希望真的出现受害者。李云道让夏初把阿兰带去隔壁的会议室做笔录,关上办公桌的门转身对崔剑平笑道:“让你帮忙带人出来,你干嘛又花那个冤枉钱?龙井山庄要真出了事,庄祥瑞名下的资产很可能都会进入法院拍卖程序,你要真想买那儿的别墅,等一等再出手。”

  崔剑平叼着根烟,斜靠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云道哥,买庄祥瑞的别墅,一方面是为了让庄胖子更信任我,这样才能毫发无损的将毛筠兰带出龙井山庄,另一方面,说句实话,我还真的挺看好龙井山庄那块地皮。其实去年下半年,你还没来西湖的时候,我就带我爸的御用风水师去龙井镇看过,老师傅说了一堆‘七星聚顶’一类的话,反正就一条,这地儿煞气虽重,但稍加改动,就是一处放阴宅的风水宝地。你不知道,现在全国上下最贵的不是房子,而是阴宅,几平方的地方,几万的有,好几十万、几百万的也有,可没人拿这个说事儿,这才叫刚需,而且还是积德的事儿,我早就在集团里报备过这块地皮,集团里已经派了好几波人下来看过了,我估摸着那帮孙子扮成了游客,庄胖子自己平常又不怎么管那个地方,肯定没发觉。”

  “卖阴宅?”李云道打量了崔剑平几眼,竖起大拇指道,“还真是眼光独到。前几天带着十力和小蛮一进那山庄,两个孩子就觉得那地方不太对劲,阴气太盛。我当时就觉得阴气这么重的地方,倒是很适合开辟成大型墓园。不过你小子悠着点赚钱,你要真敢开几十万一平米的价码,小心被人戳脊梁骨。这死人的钱不是不能挣,但得挣得道亦有道,否则还是有损福报的。”

  崔剑平点头道:“哥你放心好了,就算我想昧着良心挣这个黑心钱,家里不是还有位事事把关的老头子吗?”

  李云道失笑,崔剑平的老爹崔亨伟年纪不小了,但是晚年倒是出尽了风头,先是入围全国精神文明杰出企业家十大代表,而后戴着大红花在全国做巡回报告,趁着做报告的机会,几乎将崔家的亨伟集团的生意做到了全国,连西部三四线城市的风电水电项目,老头子都要去掺和上一脚。据说崔亨伟很信道家玄学一说,又相信佛家的因果轮回,事业有成后虽然也有那么些风流韵事,但最终还是回归家庭,公司上市后更是做了不少积德的善事,崔剑平一届花花大少迷途知返,如今也能成为亨伟集团的顶梁柱,也不能不说这是老崔同志的晚年福报。

  “花了多少钱?”

  “也就千把万,真的,哥,这事儿你别放心上,反正那块钱迟早都是我的,我只是暂时先拿下其中一部分而已。”崔剑平摆手道,似乎丝毫不在乎刚刚顺手就送出的一千六百万的人情。

  毛浪听得目瞪口呆,一千六百万,她在现在的这个岗位上干一辈子也挣不下这么多钱。不过他也清楚,这位看上去像纨绔子弟一般的崔公子看的是李云道的面子,否则平常人哪能让他出手就是一千六百万,而且仅仅是为了取得庄祥瑞的信任。

  “崔先生,兰兰的事情,让您费心了!”毛浪很客气地感激道。

  崔剑平连忙摆手,笑道:“毛大哥,要不,我也跟云道哥一样,叫你浪哥吧?”

  毛浪本就是性情豪爽洒脱之人,以茶代酒敬了崔剑平一杯。

  李云道笑道:“我说你俩就别拿个茶杯我敬你你敬我,等案子破了,我来作东,一醉方休。”

  崔剑平起身道:“哥,要不你跟浪哥接着聊案子,老头子吩咐我这回来西湖,有两个项目一定要去亲自考察一下,要不我先撤,晚上我们找个地方聚聚?”

  “也好,你先忙你的。”李云道送他到门口,接着道,“这两天估计够呛,你没看我这儿忙得热火朝天,我估摸着,是狐狸,这几天差不多也就要露出尾巴了,谁是人,谁是鬼,也该见分晓了。所以这个关键时刻,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喝酒的事情我来安排,剑平你去忙你的,过些日子时间地点我通知你,到时候不醉不归。”

  将崔剑平送进电梯,李云道和毛浪回到办公室,毛浪脸色有些怪异:“云道,浪哥虚长你几岁,有些事情看得多了,所以当哥哥的不得不提醒你啊。”

  李云道心知肚明,笑道:“浪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好了,我跟崔家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而且我跟这小崔也是不打不相识。”李云道将自己与崔家兄弟相识的过程,说得毛浪都啧啧称奇。

  “这么说,你们跟小崔发生冲突,带出了许明许天笑父子,最后你跟小崔和解了,倒是跟许天笑父子结下了生死大仇?”毛浪不禁苦笑摇头,“这就是孽缘。许明父子最后怎么样了?”

  李云道耸肩道:“许明被判了死缓,许天笑之前在逃,去年E30期间我不是在反恐吗?这小子不知道怎么跟恐怖份子扯上了关系,劫持了一个关键人物的女儿,后来被我找到了,在小旅馆的房间里企图拿枪反击,被我们的特警一枪爆头。”说到这里,李云道也不禁有些唏嘘。

  “这个小崔,目前看着为人还是光明磊落的。不过云道,商人毕竟是商人,都是逐利的,虽然他现在不提,不代表以后不会提要求,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得小心为妙。”毛浪#语重心长道,“照理说,他刚帮我将兰兰带出龙潭虎穴,我不该这么说他,但你我是生死兄弟,哪怕别人觉得我过河拆桥,但该说的,该警示你的,当哥哥的义不容辞。你才三十一岁,已经是实权正处级,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没必要因为这种小事情而栽跟头。”

  李云道知道毛浪是在替自己考虑,笑着道:“浪哥,我这人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小崔是我朋友,也是我兄弟,在不违反党纪原则的前提下,能帮的,我肯定会帮,而且会主动帮。但如果要突破底线原则,这就要掂量掂量了。话说回来,小崔这家伙我是知道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来跟我开口的。”

  毛浪笑道:“你自己有数就行。对了,他就这么把兰兰带了出去,再也不回去,山庄那边会不会起疑心?”

  李云道笑着摇头道:“放心好了,我相信庄祥瑞既然还扮演了‘皮#条客’的角色,他就应该很清楚女人对于男人的作用和意义,他需要美色这个东西来迷惑和掌控一些政府官员,之前说的那个李镇长,我初步判断,这要查的话,又是一只大苍蝇,我相信,这位李建春镇长之所以对龙井山庄这么照顾,肯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的手里。”

  “把柄?”毛浪的脑子在反快地运转着,“他这种人,要么就是受贿被人拿到了确凿证据,要么就是干一些不该干的事情时被人录了相。”

  “我个人觉得,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否则他一镇之长,相当于二把手,凭什么事事都对庄祥瑞那般照顾?而且李建春应该是在跟庄祥瑞的合作中尝到了甜头,而且还是不小的甜头。”李云道摩娑着下巴,怔怔有神地边想边道,“听说几年前庄祥瑞的堂弟庄有富跟人打架,打瞎了别人一只眼睛,这事儿照理可以刑事立案了,最后硬在李建春的斡旋下做了些民事赔偿便不了了之。”

  毛浪道:“小小的地方官员都能如此跋扈,你让老百姓的日子怎么过?”

  李云道叹气道:“中国的老百姓是这世上最幸福也是最痛苦和最无辜的。”

  “幸福?痛苦?”毛浪失笑,“咱俩不是一个段位的,你就别跟我在这儿卖关子了。”

  “幸福在于咱们诺大的华夏,是东方文明古国,咱们的文化传承和历史基奠,是世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我说老百姓痛苦,其实也不夸张,生了病看病难,出了事申诉上告难,反正作为一个平头小老百姓,想生活得稍微舒适些,代价那是相当大的,金钱只是其中一部分的代价,更多的是尊严,还有无形的时间成本等等。”李云道笑着说道,“有点扯远了,山庄那边我会让小崔打个电话给庄祥瑞,就说把人带回江南省当金丝雀养着了呗,反正庄祥瑞也不会心血来潮地派人去江南找阿兰的下落。”

  毛浪点头叹气道:“这是现在的常态,不是你我一代人就能解决的,只希望到了再下一代,也不用像你我这般站在这儿感慨万千。云道,接下来……”

  他还没说完,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华山走了进来:“头儿,刚刚收到消息,国发集团的董事长薛雯失联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