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悔不当初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姚立诧异的目光落在康与之的脸上,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而且似乎引起了康局长的一丝不快,又连忙低下头:“怎么会是他?”

  “姚主任,你跟庄祥瑞有交情?”李云道颇为讶异,但仍保持着微笑,唯独打量姚立的眼神变得愈发犀利起来。

  姚立似笑非笑道:“也没什么交情,前段时间曾经跟他同桌吃过饭,是个很八面玲珑的商人。

  康与之突然插话道:“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背景,云道同志,一旦确认了证据,我支持你立刻实施抓捕。”

  “好!谢谢康局支持!”李云道意味深长地看了姚立一眼,起身离开康与之的办公室。

  李云道一走,姚立连忙关上办公室的门:“康局,怎么办?”

  康与之皱眉瞪了他一眼,不悦道:“你慌什么?我们不过是跟庄祥瑞同桌吃过一次饭而已,而且还是莫天印攒的饭局,谁规定跟犯罪份子同桌吃过饭就要被判刑的?”

  姚立尴尬地笑着道:“是是是,是我慌了神,可刚刚云道局长那眼神,跟要吃人似的。局里盛传小局长开枪杀过人,我以前不信,现在由不得我不信了,那眼神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你怕什么?你又不是犯罪份子,难道你还怕他李云道二话不说拔枪毙了你?他要真敢,党纪国法也不是吃素的!”康与之对这位大管家的胆小有些无奈,但好歹姚立除了胆子小了点,其他各方面都算一把好手,尤其是公务接待和内务管理上能力出众,放在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倒也算人尽其才。但李云道刚刚当着他的面就如同审犯人一般地问看待姚立,这让他内心很不爽,他是市公安局一把手,李云道就算在党委会上占据了优势,也应该给他这个一把手足够的尊重,现在人家显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甚至隐隐还有些敌意。

  姚立连连点头称是,眼珠子一转,又道:“康局,那天莫副秘书长组的饭局上,周自刚夫妇和张士英夫妇都在,这回薛雯失联,莫副秘书长和张副厅长会不会受到牵连?还有,那天庄祥瑞明显就是来买单的,而且看样子,他跟张副厅长的关系很不一般……会不会……”

  康与之瞪眼不悦道:“不要胡乱猜测,老莫是正厅级干部,老张也是副厅级干部,尤其是老张,自己本身就是缉毒出身,向来洁身自好,咱们没有证据就不要做任何不必要的揣测。”

  “是是是,康局批评得对。”姚立闭口不敢再多说话。

  “不过,你提醒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老张自己是缉毒出身,如果庄祥瑞真是毒犯,没道理嗅不出味道啊!”康与之喃喃自语,思索了片刻,又道,“照上次吃饭时所说,张琳、薛雯和甄平三人是大学时就十分要好的闺蜜,到现在已经几十年的交情了,莫天印、周自刚和张士英也是因为夫人的原因,三人才越走越近,进而形成政治上的互为犄角之势,老张当年提副厅长,莫天印就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老莫那边的工作,周自刚这个财神爷也提供了不少方便。周自刚能在财政局局长的位置上一坐这么些年,自然也有老莫和老张的支持。说实话,有时候我倒也很羡慕他们啊,这种自然的政治盟友是不可多得的,我要是有老张这样的条件,应该早就……”康与之没有接着往下说,他知道自己最大的短处是政治背景的欠缺,上面没人,关键时刻就没有人替自己说话,所以直到最近,才承蒙赵书记提携,有了更进一步的期望。

  对于赵平安、李云道这种拥有红色背景的官员,康与之从骨子里是不屑的,这种不屑当中带着一丝嫉妒,还有一丝深藏不露的自卑。李云道与赵平安结怨的过程,他也从京城的朋友那儿打听到了,他觉得这种事情很可笑。因为侄子赵槐而对李云道耿耿于怀的赵平安竟如此心胸狭窄,他觉得很可笑;以小小正处官职就想与一方封疆大吏掰腕子的李云道在他看来更是可笑至极。他需要一个平台展示自己的能力,在获得赵平安认可的同时,收拢更多的人心。京城的老友告诉他,赵家正在积极扶持赵平安,如果赵平安将来真能如赵家所愿,走向人生的政治高峰,那么对于现在爬上这条船的康与之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在他看来,赵平安走向权力巅峰的概率极高,高到跟明儿一早太阳还会升起差不多的程度。既然李云道是赵书记的眼中钉,而且又不识相地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那么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回到刑侦楼的办公室,毛浪和华山都还在候着,见他进来,毛浪便笑着道:“怎么样?老康同志又在跟你念紧箍咒了?”

  刚刚跟康与之斗智斗勇,李云道倒也觉得有趣,跟毛浪和华山分享了一通后,李云道才正色道:“薛雯的事情,既然落到咱们头上了,老华,你立刻组织人手,看看咱们这位国发集团的薛总到底是怎么人间蒸发的,另外,让出入境处把眼睛擦亮了,对了,把两天内已经从机场出境的人员进行筛选排查,如果人已经出了国境……”李云道没有接着往下说,他也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市局党委副书记娄大鹏的落马,已经在西湖官场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如果薛雯真的出逃了的话,那么从周自刚开始,将会有一大批人受到该案的牵连。或许,此时此刻,很多人的心理是极其复杂的,既期望薛雯早已经逃出升天,又希望不会因为薛雯的出逃而影响到自己。

  西湖湾一处货柜码头,一辆奔驰s600穿梭在黑暗的码头上,车灯熄灭着,车速却颇快,直到码头最深处靠近水边,奔驰轿车才缓缓停了下来。

  “薛总,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坐在驾驶坐上的男子目不转眼地看着不远处的黑暗水面。

  “你……这……我怎么出境?”薛雯四十八岁,一张瓜子脸保养得极好,看上去还不足四十岁,她身材瘦削,穿着一件真皮风衣,手里紧拽着一个lv的旅行包。

  “我的薛总,您以为这是出国旅行啊?您这是偷渡!”驾驶位上的男子显得有些不太耐烦,“船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到了泰国你就可以转道去美国了。这是泰国那边联系人的号码,你到了以后找这个人,他会帮你办好去美国的护照。”

  “为什么不直接送我去美国?”因为紧张,薛雯的声音显得有些干涩。

  “我的薛老板哎,这会儿估计满世界都在找你,你要是直接飞美国,估计还没出境就被公安抓了。”开车的男子冷冷哼了一声,“公安的那些套路,我还是算比较清楚的,这会儿机场、火车站包括汽车站,各个高速出口,肯定都已经布满了警力,就等着你自投罗网,神不知鬼不觉地取道泰国,再从泰国换个身份去美国,等到了美国,薛总,您就尽情地拥抱自由吧!”

  “好……好!我相信你!”薛雯紧张地点了点头,摸了摸旅行包,“毛总,我……我想给我儿子打个电话……”

  坐在副驾上的毛舒脸色大变,怒道:“想死别拉着我垫背!你老公和你儿子这个时候是警方的首要监控目标,你要真想自投罗网,你就打吧!”

  毛舒的恐吓吓得薛雯面如纸色,连忙摇头道:“好好,我不打电话,发微信总可以吧?”

  毛舒冷笑:“我劝你干脆直接拨打110,这样算自首,可以少判个一年半载。”

  薛雯惊得立刻将手从旅行包上移开,战战兢兢道:“那……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跟我儿子联络?”

  毛舒想毫不客气地回拒她,但又怕引起薛雯的情绪反弹,假装宽慰道:“等到了美国安顿好了,再想想办法,但打电话肯定是不行的。忍忍吧,到时候实在不行,我们把文清给你也送到美国来。”

  薛雯一把抓住毛舒的胳膊,激动道:“真的?真的能把文清也送到美国来?”

  毛舒费了好大的劲才掰开薛雯的手指:“别激动,到时候再想想办法,当下最重要的是把你送出去。如果你落网了,你应该清楚的,后果有多严重。”

  薛雯忍不住潸然泪下,哽咽道:“都怪我自己有眼无珠,交错了朋友,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毛舒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黑暗中如同一头沉睡巨兽般的江面,薛雯的话令他也颇有些感慨,如果不是临毕业时高焱相中了他,如果不是做了十一年的卧底,现在的自己,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呢?自己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这个社会的最阴暗面,人生呐,就像那首歌里唱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

  两人看着车外,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过了很久,薛雯才开口问道:“毛舒,说说看,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

  毛舒自嘲地笑了笑:“我?烂命一条,不走这条路,还能走哪条?”

  薛雯深吸了口气道:“说实话,有时候跟你相处,我真的不觉得你像个古惑仔,倒是像警察更多一些。”

  毛舒握着方向盘的手陡然一紧,好在黑暗中,薛雯似乎也没在意这个细节,只是自顾自地接着道:“人啊这辈子,得不到的时候,就拼命地想去拥有,等拥有了才觉得这也许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再想回头,也许这时候已经晚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