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一百章 破冰行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机场的贵宾休息室内只剩下薛雯和华山,华山拿出手机时还是迟疑了片刻,但最终还是将拨通了李云道的手机。

  “老华?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李云道拿起电话就问道。

  “不是不是,是有个新情况。”华山抬头看了薛雯一眼,终于还是说道,“薛雯想跟您聊两句。”

  “跟我聊两句?”李云道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华山并不是不知轻重的愣头青,既然电话打了过来,那么肯定是有跟案子有关的事情,想到这里,他笑了笑道,“把电话给她。”

  薛雯深吸了口气,接过手机,再次深吸了口气,才道:“李局长你好,我是薛雯。”

  “薛大董事长,你想跟我聊什么?据我所知,咱们俩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啊。”既然是不对等的谈判,李云道干脆就将姿势摆得很高,省得呆会儿人家狮子大开口。

  “李局长,在我提供这个线索前,我想请你帮个忙。”薛雯似乎有恃无恐。

  “帮忙?”李云道失笑,“薛大董事长,您别弄错了,现在您已经是纪委那边点名要的人了,我就是想帮你也是有心无力啊!”

  “其实真正意义上说起来,也不能完全算是在帮我,其实你也是在帮自己。”薛雯继续打着哑迷。

  “薛雯,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但能不能满足你,首先要看法律允不允许,其次要看我的能力能不能办得到,最后其实也是最关键的,我要知道你到底能提供些什么给我们。”

  薛雯虽然没跟李云道打过交道,但是也早就听说过这位年轻的干部不太喜欢按常理出牌,今天一试果然如闻传中说的那样,说话的口气不像是个正儿八经的警察,倒像是个讨价还价的奸商。

  “散冰党。”薛雯一字一顿道。

  正在喝水的李云道差点儿被茶水呛死,一边咳嗽一边问道:“什么意思?”

  薛雯道:“我告诉你散冰党的破案线索,你保证我丈夫和我儿子的人身安全。”

  李云道却平静道:“保证你丈夫和儿子的安全?这句话从何谈起?”

  薛雯冷笑道:“李局长,我不是三岁的孩子!我之所以要你保证周自刚和文清的安全,是因为如果他们知道是我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他们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来报复我,这其中就包括伤害我的家人。”

  李云道思索片刻,便沉声道:“好,我答应你的请求。”

  薛雯厉声道:“不是请求,是条件,是交换的条件!”

  李云道不禁感慨,女人果真是在任何环境和形势下都不可理喻的生物,但此时秘密在别人的肚子里,李云道也不得不举手服软:“成成成,是条件,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薛雯咬着牙道:“李云道,如果你食言,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薛雯终于还是妥协了,只是答案却令李云道和华山不约而同地瞠目结舌。

  刚刚放下电话,小叮当便敲门进来:“头儿,龙井山庄的尸骨dna对比分析报告出来了。”

  “哦?给我看看。”李云道接过报告,直接略过过程,翻到结语那一页,果然,通过dna采样对比分析,龙井山庄茶山上的尸骨正是这些年在龙井山庄陆续失踪的几名女性,其中就包括了毛筠兰那位同母异父的姐姐卢巧巧。虽然早就对这个结果有心理准备,但是三名花样年华的女子都冤死在那座乌烟瘴气的山庄,李云道忍不住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将面前的小叮当吓得噤若寒蝉——她可从来没见头儿发这么大的火。

  隔壁办公桌的战风雨听到了声音,以为出了事,连忙冲了过来,门也没敲便推门进来,却看到一脸铁青的李云道,诧异道:“头儿,咋了?出啥事了?”

  李云道默不出声地将分析报告递给战风雨,战风雨看完也面色微变:“头儿,既然证据确凿了,那么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收网了?”

  李云道咬牙点头道:“准备收网,通知刑侦支队和缉毒支队,所有人员取消休假,另外你通知特警支队……算了,别用特警了,我直接请军区派特种部队待命,所有人两个小时后到指挥中心待命。”

  这样的大型行动,李云道不能擅自作主,毕竟涉及面太广了,所以他还是想跟康与之沟通一下,如果能得到康与之的支持,那么行动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可是,当李云道当报告放在康与之的面前时,康与之却皱着眉头没有立即表态。他何尝不想破案?只是如今整个浙北的局势相当微妙,市里的局势更是云谲波诡,他这个刚刚到市公安局上任的一把手,不得不为自己的仕途多做些打算。

  “云道,这份报告也只能说明之前的几名失踪女性并非失踪,而是死后被埋在了龙井山庄的茶山上。首先是不是凶杀,我们现在还不能判断,仅仅单凭这一份报告就大动干戈,会不会过于草率了些?”康与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些,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李云道再次闹得不欢而散,前几次的交手,他已经初步领教了这位小局长的能量,现在的形势下,如果到李云道得罪到底了,他以后在市局的工作也很难再开展了。

  “康局长,我也不是说庄祥瑞就一定是凶手,但至少他有重大嫌疑。而且,散冰党的案子他也是涉案人员之一,最近我们的侦察员一直在暗中盯梢,对一处疑似为制毒窝点的工厂已经实施了二十四小时监视。庄祥瑞跟很多领导走得很近,其中就包括马上就要从云海押送回来的薛雯,薛雯落网的消息我估计这个时候肯定已经传出去了,如果我们再不行动,很可能就失去将敌人一网打尽机会。”李云道据理力争。

  “薛雯跟贩毒案也有关系?”康与之皱着眉问道,他万万没想到,国发集团的董事长居然会跟毒贩搅和在一起。

  “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薛雯参与了贩毒,但是刚刚在华山押送薛雯上飞机前,薛雯要求跟我通了一次电话,说是要提供散冰党案子的破案线索。”

  “提供破案线索?”康与之微微一愣,“那说明哪怕她没有直接参与贩毒,她也应该知道究竟是谁站在散冰党的背后作威作福。”

  李云道点头,只说了一个人名,康与之拿在手中的保温杯竟然哐当一声掉落在桌子上,幸好李云道眼疾手快,一把抄住了杯子,就这样,茶水还是洒了一桌子。康与之甚至顾不上擦桌子,吃惊地问道:“薛雯的证词可靠吗?”

  李云道点头:“薛雯的条件是我们警主一定要保证她老公周自刚和她儿子周文清的安全,薛雯虽然挪用了公款,但是从目前的调查来看,她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女性,跟周自刚的夫妻感情也极好,而且对儿子周文清也是极度宠爱的,所以我相信她不会拿丈夫和儿子的生命开玩笑。”

  康与之随即陷入了深思,原本调到市局当一把手的满志踌躇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更觉得坐在这个一把手的位置上,尤其是在如今特殊的形势和环境下,时时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李云道没有催促康与之,他也清楚站在康与之的立场上,除了省里和市里的局势外,康与之对他也是存着七分戒心的,如果这一次真的破了案,康与之少不了一个领导有方的功劳,但是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都清楚这个案子是李云道亲自主导的,而且现在自己又有了曲费清亲授的尚方宝剑,这次就算有人想来摘桃子,那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终于,康与之长长地吁了口气:“云道局长,行动吧!”

  康与之的反应倒是出乎李云道的意料,原本以为还要多费一番口舌,但是却没料到康与之这么爽快地就同意了这次行动。

  “云道,这次事件的涉及面很广,我要亲自参与坐镇指挥!”康与之终于还是没能抵得过这份功劳的诱惑,“当然,我只从旁协助,指挥中心所有人马和资源一切还是由你调度,你说了算!”

  李云道心中暗笑,自己正愁没人帮自己兜底,既然你老康送上门来,自己再推辞就实在太对不起老天爷的青睐了,于是马上表态道:“康局,你能坐镇指挥中心就太好了,我正发愁呢,制毒工厂那边我想亲自去前线。”

  “什么?”康与之大惊,“云道,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李云道正色道:“我真没开玩笑,现在我们的人对工厂里的情况一无所知,贸然行动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我不能拿弟兄们的生命开玩笑。另外,我想请军区的特种部队协助,如果真发生什么情况,到时候还是是采取强攻措施的。”

  “军区啊……”康与之有些为难,“跟军区协调,得请省厅出面啊!”

  李云道笑道:“不用,我跟他们施司令打个招呼就行,老施还欠我一个挺大的人情,这会儿该他还人情了!”

  康与之心中微凛,他早就知道李云道背景深厚,没想到居然跟那个出了名的臭脾气的施寅虎也有交情,而且看样子交情还不浅。

  “既然这样,就按你说的,咱们的破冰行动正式拉开序幕,走,我跟你一起去指挥中心,给大家鼓鼓气,加把油!”

  半个钟头后,两队警察快速出动,一组直奔指挥中心大屏幕上红点闪烁的地方,如果仔细看便能看出,这处地方正是庄祥瑞一手打造龙井山庄,而另一组人马直奔白沙湖畔的包装盒生产工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