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回马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什么?没找到人?”华山暴跳如雷,“怎么会没找到目标?拦下那条船了吗?……有没有仔仔细细地搜查几遍?……怎么可能?情报不可能出错……”

  李云道看着华山如同被激怒的猴王一般上窜下跳,却也不由得陷入了深思。情报是公安局的特勤卧底冒着生命危险传出来的,照理说应该不会有问题。调用了邻省大量警力却扑了个空,原因只有三种可能,要么是情报有误,要么是邻省的警方没有搜查仔细,要么就是西湖这边有人走漏风声。李云道隐隐觉得前两种可能性都很小,省厅和省纪委同时出面协调,邻省公安出警不出力的可能性不大,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西湖这边走漏了风声,让对方能够尽时通知蛇头,利用邻省出警的时间差将薛雯进行转移。

  “头儿,果然被他们搞砸了!”华山很生气,挂了电话便跟李云道埋怨道,“这老康也真是的,前怕狼后怕虎的,真不知道他年轻时那最个侦察英雄的称号是怎么得来的。“康与之年轻时曾是刑警,得过公安#部颁发的侦察英雄奖章,此时华山气极,才旧事重提。

  李云道失笑道:“老华,这也不能怪老康,我估计就算你带队去了,也一样会扑个空。”

  华山气道:“我带队去扑了空,那起码也能仔细地把船里船外搜查一遍,谁知道蛇头跟浙南的水警有没有沆瀣一气!”华山气极,有些口不择言。

  李云道皱眉道:“老华,生气归生气,但有些话不能乱说,传出去影响不好。”

  华山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气极失言,陪笑道:“头儿,我也就是在你跟前发发牢骚而已,出了这门儿,我可不承认。”

  李云道正色道:“老华,我觉得可能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华山一愣,随即道:“是啊,我也琢磨着特勤的消息来源应该没啥问题,浙南的兄弟单位就是再怎么不给力,搜条小破船也不至于搜不出一个大活人吧。头儿,我觉得你说得对,很可能有人把我们要去堵截蛇头船只的消息泄露了。对,这种可能性很大。”

  李云道看着华山说道:“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有咱们自己的人,有纪委的人,也有邻省的兄弟单位的人,这个范围有点广啊。”

  华山也点头,突然眼睛一亮:“头儿,你说会不会是……”

  李云道做了个噤声的动人:“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们不能胡乱猜测。”

  华山笑道:“头儿,咱们是警察,做一些合理的假设总可以吧?”

  李云道摇头:“咱们那位周局长怎么样?”

  华山没好气道:“配合倒是很配合,就是一问三不知,总推脱说工作忙,夫妻交流很少。我就不信,夫妻交流再少,他能察觉不出老婆的异动?”

  李云道点头道:“周自刚是财政局局长,在西湖市的根很深,他不开口的话,我们倒的确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华山道:“怎么不是?咱们客客气气把人家请来,这尊菩萨可不是一般地大,走的时候还得派车把人家送回去。”

  李云道奇道:“谁让你送的?”

  “老康啊!”华山没好气道,“从把人接到市局,到例行问话,再到把人送走,老康就没离开过。”

  李云道失笑:“老康这人倒是谨小慎微啊,他是不是怕得罪了财政局长,往后再申请经费会有难度?”

  华山道:“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老康这位老同志是得了官瘾了,一心就只想着怎么往上爬!”

  李云道没有说话,站在康与之的位置上,李云道倒是觉得他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毕竟康与之是市局一把手,跟财政局搞好关系,也的确是一把手的工作范畴,如果换成是自己,在目前周自刚只是主动配合调查的前提下,可不光是要车接车送,估计还得自掏腰包好酒好菜地伺候着,万一人家真是官场不倒翁,处理好了这层关系,往后再跟财政伸手要钱添加装备底气也足一些,麻烦也会少一些,如此下面的兄弟们办事效率会提高,伤亡也会减少不少――这明明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

  华山接着道:“头儿,幸好有你在市局镇着,而且刑侦、缉毒这些要害部门都在咱们手里,否则市局还不知道要被老康弄成什么乌烟瘴气的样子。”

  李云道皱眉:“老华,我知道你对老康的行事作风有些看法,但这只是一些工作方法上的不同,现在老康是一把手,你不适应也得逼着自己去适应,这种话换成白晓生他们在我跟前说说也就罢了,你是老人了,而且是副支队长,将来可能也是要进党委班子的,有些意气用事的话,要三思后再说!”

  华山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警察被三十出头的李云道训得心服口服:“头儿,要不怎么说你是头儿呢?觉悟肯定比我高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华是当兵出身的,粗人一个,也没有文化人的那些小九九,让我破案,我是一把好手,但论心计,一百个我估计都斗不过一个老康。不过你就不一样了,有文化,有底子,还有抓贼的本事,反正我不管,只要你在西湖市局一天,我华山就跟着你干!”

  华山粗放的表忠心的方式倒是颇有效果,弄得李云道哭笑不得:“行了行了,现在市局上下谁不知道你华山跟我李云道是一个鼻孔出气的,所以我才让你注意影响,有些话你说习惯了,往后在外面很可能就脱口而出。你说什么,别人很可能认为就是我李云道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华山嘿嘿笑道,“头儿,不扯那些了,现在薛雯没抓着,线索也断了,怎么办?”

  李云道笑道:“跑得了和跑不了庙。薛雯外逃,肯定有人从旁协助,这些人为什么要协助她呢?你有没有想过?”

  华山道:“肯定是怕薛雯被抓了以后,一不小心把他们全部一股脑地抖搂出来。”

  李云道问:“论保守秘密的话,一个死人不是更容易保守秘密吗?以现在的科技,让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意外死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华山倒吸一口凉气:“对啊,死人才是最容易保守秘密的呀!难道说薛雯手里掌握着一些连他们都害怕的证据?”华山眼前一亮。

  李云道点头道:“对,肯定有这个原因。”

  华山道:“头儿,你的意思是,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原因?”

  李云道说道:“你想啊,如果我和你都被一个人掌控了,现在出了事,我被干掉了,你会怎么想?”

  华山恍然道:“稳定人心!”

  李云道点头笑道:“对!这说明敌人的内部一直存在一些分歧。”

  华山思索着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能不能利用他们之前的分歧呢?”

  “不急,市里也没有急着要把案子即刻了结的意思。不过市纪委这次吃了个苍蝇,估计有人要担责任了。现在市纪委说是政协那边出了纰漏,政协那边急得骂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估计最后都要挨上曲书记的板子才会消停。”李云道笑着说道,“趁他们闹成一团的工夫,咱们倒是可以顺势摸摸情况。对了,老华,你现在可以带人出发了!”

  “啊?”华山不解,“出发?去哪儿?”

  “去云南,我跟浪哥说好了,他会配合你行动。”

  华山狐疑道:“头儿,不是说了吗,船上没找到人,我再跑去干嘛?”

  李云道笑道:“让你去你就去,灯下黑你懂不懂?”

  华山似懂非懂,李云道知道如果不解释清楚,华山就是真的去了云南也不会真服气:“他们玩的是暗度陈仓,咱们就给他来个回马枪!”

  华山奇道:“你觉得薛雯还是回回到那艘船上?”

  李云道笑道:“他们肯定觉得,现在没有什么地方比警察已经搜过的船更安全了。”

  清晨的江风猎猎,吹得一脸横肉的老陈微微眯眼,不过此时老陈的心情却很好,躲过一劫的薛雯又给了他一沓子钞票,凌晨靠岸休息时将薛雯从陆路接回船上的时候,他还特地派人去岸边敲开一家水果店的门扛了几大箱水果上船。昨晚那些如狼似虎的警察倒真把他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事先得到消息,将人转走陆路,又约定在码头汇合,他还真担心会被警察逮个正着。老陈已经不是第一次带薛雯这样的人外逃了,每次都能赚得盆满钵满,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赚得都要多,现在他看船舱里的薛雯跟看财神爷差不多。他知道薛雯的身上应该还有不少油水,至少那个鼓鼓的旅行包里起码还有好几万美元,但老陈是跑江湖的,讲究盗亦有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薛雯给了几万美元,他就得平平安安地把人送到预定的目的地――泰国。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