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老猫被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挂了电话,老猫决定去实验室看看那位何博士。何博士的实验进度卡在了某个技术难点上,这种太过于高深的科技实验对老猫来说宛如天书,至于是不是真的卡技术了,还是这老小子在耍花样,老猫一时间也分不清楚,但在警校的时候,他学得最好的一门科目就是犯罪心理学,对于人心的揣摩他尤其擅长,所以老猫觉得自己就算不懂技术,但却能在合适的时机敲打敲打那位动不动就想罢工的何博士。在他看来,这位头发花白的能源学博士后导师跟他手下马仔没有太大的区别,时不时得给他念点紧箍咒,否则何博士这只孙猴子指不定哪天又要翻跟头了。他来到实验室门口,透过玻璃窗看了一眼愁眉不展的老博士,看模样这老东西又是一夜没睡的节奏。

  老猫大体上也清楚组织到底让这位何博士在研究什么——水可以分解成氢气和氧气,这是每一名上过初中化学课的人都了解的常识,氢气可以作为燃烧能源,产生的却是水,对人类环境没有任何污染的水。老猫可不觉得组织想要这项技术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资本主义大托拉斯从来都只在乎利润,站在组织内部最高层的那些人他们手里一定掌控着现有部分能源:石油,煤炭等,他们一定是不想让别人抢走了新能源这项技术发明——否则新能源一旦普及,谁还会来买石油和煤炭?安排那些国际能源垄断企业的做法,最起码也要等石油和煤炭储备快见底的时候,他们才会推出这项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技术,否则前百年的部署岂不是都为他人做了嫁人?说到底,资本主义对于利润的追逐是无情和血腥的。

  老猫并没有在实验室的透明玻璃门旁多停留,他让手下送了一段视频进去,视频里是何博士家人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潜台词是如果何博士不配合或者妄图有什么异动,就得先考虑考虑以家人为代价的异动是不是真的值得。看到何博士脸上的惊恐表情后,老猫就离开了实验室,距离这间实验室不远的地方,这才是老猫最愿意来的一处地下空间,这里是他们制造冰#毒的地下工厂,数十名伙计分成早中晚三班,日夜不停地二十四小时生产加工最新型冰#毒。提炼冰#毒的公式是组织给的,小老板又逼着差点儿就得诺贝尔化学奖的何博士将公式进行了改造,依据新公式生产出来的冰#毒比之前的提纯效果更好,致瘾性更强——这才是老猫最乐意看到的,也正是这一点,才让老猫真正发现了何博士的价值。

  这批新货只要能顺利出手,他便又能扩大产能了,想象着这里变成整个华东仍至全国最大的冰#毒生产商,眼前的制毒工厂就如同印钞机一般,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财富流入他的账户,虽然他只能拿到小头,他的上面还有大老板和小老板,但就算是这样,从组织和老板们手里流出的财富也足以让他赚得盆满钵满。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一张面孔,那张典型的南方男子的面孔,那人长着一对仿佛能看透人心的桃花眸子,气质儒雅,看上去更像是一名大学讲师,他一开始也不敢相信,那个年轻得不像话的青年居然是市局的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长,但后来听说青年背后站着京城的红色家族,随即也就释然——这明摆着就是下来度金的。可是他忘不了一双眼睛,那对在离开时仿佛宣判了他死刑的眸子,想到那种眼神,老猫便浑身不自在。他从警校一毕业就当了卧底,没做过一天正儿八经的警察,他对那些跨省大枭的了解原比对警察的了解要深入得多,可是在那个眸子里透着些许沧桑的青年眼里,他却看到了比那些跨省大枭们还要无情的元素。

  老猫自嘲地笑了笑,取了一只防毒面具戴了起来,如同国王一般在制毒工厂里巡视了一圈,确认所有的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开展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一楼的车旁,今晚是陈小芽的生日,他看到一眼车里的玫瑰和早就准备好的昂贵礼物,如果还在做警察,别说开奔驰,或许连买一束玫瑰给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要计较好长时间的价格。他深吸了口气,发动奔驰车,缓缓驶出厂房,厂区的自动伸缩门打开后,他习惯性地打了方向,踩了一脚油门。路两旁都停了不少车,有附近上班的工作人员的,也有货车,老猫没太在意,他想着今晚是不是应该在五星级酒店开间房,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没能带陈小芽出去度假。

  驶到路口时,车身微微一震,紧接着就是车胎监测报警的声音。老猫暗骂一声晦气,推门下车看前轮车胎,果然扎了个钉子,甚至连着钉子的木板还在。奔驰车用的都是防爆胎,车上没有备胎,老猫钻进车内想拿手机叫个兄弟出来帮忙处理,他自己打车去约好的餐厅陪陈小芽吃饭,可是身子刚猫了进去,却感觉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腰往车外拉。

  老猫一个激灵,转身就是一肘,抱住老猫的人顿时捂着鼻子蹲了下去,另外一人见势不妙,掏出电击器往老猫后颈上一送,这位戚洪波麾下战力不俗的战将顿时软瘫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已。

  吃了一肘子的人想再补一脚,却被同伴拉住,劝道:“别节外生肢,附近都是自己人,回头被报上去了免不了要吃个处分,要是万一被这家伙利用这个事逃脱了罪名,你可就是咱们西湖百姓的罪人。”

  鼻子酸疼得眼泪鼻涕直流的青年咬了咬牙说道:“这毒贩人人得而诛之!成,听你的,拷上,回去再慢慢跟他算账。”

  一辆面包车适时地停在奔驰车的一旁,两人一人抬肩膀一人抬脚将双手反拷的老猫扔进了车里,车上又下来一名青年将奔驰车开走,小路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不远处,李云道的通讯器里响起一个声音:“报告,目标已经顺利拿下。”

  李云道却仍旧站在临时指挥中心的屏幕前,看着夏初调取出来的白沙湖经济开发区的地下管理布置图,突然转头问道:“有没有办法把这几条地下通道暂时堵住?”李云道指着屏幕上的三个点,接着道,“虽然有很多个出口,但是只要把这三个关键点堵住,他们就只能从接近白沙湖大桥的这个出口出来,到时候咱们就来个守株待兔瓮中捉鳖。”

  夏初没有说话,她是虚拟世界的女王,但回到现实生活里,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战风雨笑道:“其实也不难,就怕回头市政的人找我们麻烦。”

  李云道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快说。”

  战风雨道:“这附近很多在建楼盘,混凝土车时不时就能逮到一辆,我随便征用一辆来,把头儿你刚刚说的几个通道都堵上,只要他们不用炸药,肯定就得从白沙湖这边出来。”

  “混凝土?”李云道微微眯眼,“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战风雨道:“要不,把这三个通道炸掉?还不如倒混凝土呢!”

  李云道想了想道:“混凝土就算了,真倒下去,这个在国内都算超前的地下管线通道算是彻底废了,就算不废,回头人家市政那边管咱们要清理费,老康还不得气死?这样吧,你去弄三车渣土,都倒进这三个点,我估计仓皇之下,他们想着逃命,绝对不会有心情和时间去清理渣土,这样的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回头真要清理,如果老康不批钱,咱们兄弟们自己上阵也行啊!”李云道的真心心疼白沙湖经济开发区这种具有超前意识的地下管线通道,如果真的用混凝土把通道堵上了,万一修复不了,那自己岂不是成了这方净土的罪人?李云道可不想自己被白沙湖开发区的老百姓骂一辈子。

  战风雨得了令,就带着两个精干小伙子去附近工地上征用渣土了,此时天色已暗,霓虹灯亮起,这座新兴的开发区一入夜,就展现出了与白日里不同的妩媚一面。工厂附近静悄悄的,远处的商业区却传来鼎沸人声。

  临时指挥中心旁的封闭小屋里,老猫终于悠悠地醒了过来,但小屋内伸手不见五指,他试着动了动身子,双手被拷在身后的铁管上,动弹不得。尽管如此,老猫的脑子在飞快地运转着,到底是谁动的手?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戚洪波,但这跟戚洪波的做事风格不符,如果姓戚的知道他吃里爬外,肯定是要当众审他一审,然后以家法处置。既然不是戚洪波,那么很可能就是仇家,他在戚洪波麾下这么多年,仇家不计其数,到底谁有这个胆子呢?不过,等他摸到冰凉的手拷时,他又想起另一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这种可能,他就毛骨悚然,那对不带一丝感**彩的眸子,想想他都汗毛直立。可是如果真是警察动的手,按法律条文,他们应该亮明身份才对啊。老猫一时间脑子也有些混乱,刚刚被电击过的后遗症仍让他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甚至有些恶心想吐,只是目前的境遇下,他必然要让自己先脱身才行。他听到了远处商业区传来的声音,有个“跳楼大甩卖”的录音一直在循环播放,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工厂不远,或者对方拿下自己后,干脆就在附近了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他想说话,但是嘴里被塞着一团散发着异味的破布,任何他如何折腾,也只能发出嗯嗯的闷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