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十一章 蔡家女人的赌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蔡家这个红色氛围浓厚的家庭成长起来的人,一不带着一点儿运筹帷幄的味道,就算是出去溜达一圈儿,也要都会想着路线的统筹安排。免费电子书下载这种凡事不其智的氛围,蔡家后代几乎个个儿都是大智近妖的谋略家,蔡家老爷的功勋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他这个普通人难望其项背的智慧,不管是朝鲜战场,还是后来的自卫反击,蔡家老爷子能一升再升,智慧绝对是要因素。

  蔡老爷子的熏陶下,蔡家的子女个个儿足智多谋,哪怕是剑走偏锋的蔡修戈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老爷子的影响,他绝对不可能单身一人华东打下一片这么大的天地。

  而打小被蔡家老爷子看好的蔡桃夭可是算得上是整个家族传统的集大成者,不管是从学校捧回的奖状,还是生活跟同龄人相比表现出的非凡,都一不预示着这位集大成的蔡家大小姐将会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传奇人生。

  正因为如此,连蔡修戈都没有能够逃得了的娃娃亲却被她逃掉了,但蔡家老爷子却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二十二岁后,蔡桃夭一定要进入军队系统,将来继承老爷子的衣钵。

  可是,连蔡桃夭自己都始料不及的是,高毕业时自己想了三天三夜,终放弃了陆军指挥学院,选择了北大,随后一番风顺地研博连读,只是读的专业又跟本该戎马一生的军队系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这一切,蔡家老爷子都默许了:上北大,毕业了一样可以进军队,而且还是北大的高材生进军队,自然不一样,老爷子都觉得自己脸上有光。读哲学硕博,老爷子也不反对,相反支持得很,不把哲学吃深吃透,将来如何研究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可是,二十二岁本该入伍的时候,蔡桃夭居然学蔡修戈,玩了一出离家出走,这一走就去**个月,早过了征兵的时间,气得蔡家老爷子差点儿拍碎书房里头那张珍贵的红木书桌。本想等她回来再说,可是这趟**一走,蔡桃夭却如同吃了秤砣铁了心,死活就是不愿意入伍。

  蔡修戈的母亲程怡也是同样的红色背景家庭出生,自然知道这种家庭里头的种种苦处,心疼女儿的程怡不愿意女儿去军队受苦,暗地里说动女儿向外公求助,外公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嗜玉成性,身为教育部一把手的程永康本身就是北大的考古系博导,爱玉自然也落不下什么话柄,而且如果不是两袖清风一世清明,也不会跟大他十岁嫉恶如仇的蔡家老爷子结成好友。

  被蔡桃夭抢去的那块玉石正是她为了讨好外公而去的,为了这事儿,她不惜一切代价亲自跑了一趟玉石原产地昆仑山,而且还动用了小叔蔡修戈尔的部分资源。

  其实李云道采玉道上碰到蔡桃夭的时候,对方早就将他的背景资料调查得清清楚楚,因为流水村里头的村民虽然都对李云道有些惧怕,但是谁都得承受,这山里头采玉的功夫灵光的还是李云道,不光是因为他有弓角、徽猷两上变态的哥哥帮忙,村子里头的人服他,多的是因为他看玉石的眼光,用“奇准”来形容都有些黯然失色。

  其实她本来是想从李云道手上买玉石,或者雇李云道去采块好玉石,可是偏偏两个人山道上相缝的那一刻,她改变了主意,因此并不太懂玉他只是略施小计,就将玉石拿到了。只是她漏算了一条:大刁民的两个哥哥似乎都是护犊子的猛人。如果不是蔡修戈的出现,那块玉石究竟*还是个未知数。

  被人耍了!这是李云道听完蔡桃夭的解释后的第一个想法。

  只是蔡桃夭看着对面这个明显皮肤白皙了许多的男人,没来由地有种心惊肉跳的错觉,哪怕此时此刻,对面这个男人脸上挂着人畜害的笑容。

  看起来安全的人,往往都是危险的,因为你会因为他带来的安全感,而放松警惕,这种状态下插进去的刀子往往要比相搏后受伤要疼得多,因为这个时候你不仅**上疼痛,心灵上也要忍受煎熬。

  “你想怎么补偿我?”李云道看着对面的绝色女子微微一笑,“看玉石还你自由的份上,我可以不跟你计较,只是这口气我咽不下!”李云道很刁,却也很实诚,至少跟他开诚布公的蔡家女人面前,他很实诚。他之前的确很窝火,冒着生命危险从悬崖上采的玉石,还没有捂热就被人抢了,而且还是很光明正大地从他面前抢走,这让这个从小就不服输的山间刁民肚子里很窝火。这一次他之所以选择要到长三角来,对被抢走玉石的不甘心也占了一定程的比例。只是,现面前这个绝色的蔡家女人跟自己开诚布公,这一记明枪耍得大大方方,李云道毫招架之力,唯一的选择,也就只剩下了实诚。

  “工地干活苦吗?”

  李云道摇了摇头:“对我来说,困昆仑山上,那才叫真苦。现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蔡桃夭显然不能理解对面这个男人的逻辑,按照她的理解,对面的这个男人会说“蛮苦的”,然后她说“我给你介绍个轻松又赚钱的工作”,接着对面的男人应该作狂欢喜状,可是事实往往都与人们想象的恰恰相反。蔡桃夭刚刚走进工地的时候,不是没有看到这里的生存环境,虽然从小谈不上娇生惯养,但至少生存的环境和条件都还是相对比较优越的,她看来,这种粉尘漫天飞,臭气冲天的环境完全不适合生存,不仅如此,待时间长了肯定会有损健康。

  只是她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毅力。

  “真的不苦吗?”蔡桃夭看着一身建筑工人服的李云道,“我真的想帮你,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却可以让你少奋斗几年!真的!”也许是心里觉得真的亏欠对面这个男人的,所以蔡桃夭说得相当真诚。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这儿挺好!有吃有穿有住,我和十力呆着挺舒服!”

  “小喇嘛还是个孩子,你忍心看着他这儿天天吃灰尘?搞不好后弄出来石棉肺,那可是有多少钱都治不好的,他才多大,你忍心?”蔡桃夭一语的。

  李云道沉默不语。这一点他不是没有想过,再怎么说十力嘉措也都还是个孩子,虽然大师父吩咐十力来看着自己的,但是苦了十力的话,李云道心里说什么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我一个没有凭,没有背景,没有资历的三没人员,到哪儿能吃上一口这么好的饭?至少目前来看,这是我能做的极限了!”

  “极限?”蔡桃夭掩嘴轻笑,却让李云道看得心跳加速。

  其实,抛开恩怨不谈的话,这真是个美得让李云道如痴如醉的美人儿,如果能抱得这样的一个美人归的话,李云道宁愿天天赖床上不起来。

  对面的蔡桃夭却不知道李云道心里的小,只是接着李云道的话:“如果你想知道你的极限,你大可以跟我打个赌,如果我输了,我就把玉石还你,如果我输了,接下来的的三年里,你要听从我的安排!”

  好诱人的赌本!至少对于李云道这个视玉如命的家伙来说,说什么,也要跟这个女人赌上一赌。

  “赌!我还真不信我会怕了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娘们儿。”

  蔡桃夭感觉又气又好笑,说他是损人嘛,话说得还挺真诚,要说他是赞人嘛,那“娘们儿”三个字却是粗俗得紧。

  “那咱们可是说好了,如果让你知道,你的极限不止现这个脏兮兮的工地,就算你输了!但是如果到时候,你还想回来这里,就算你赢了,我就是偷,也把玉石偷回来还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敲定了赌约后,李云道面对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实想不出什么话题,就想转身出去,却又被蔡桃夭喊住:“喂,你这会儿有事儿没?没事儿的话,陪我出去转转,虽然来过几次苏州,这路却是一直都不太熟悉。”

  “你没看我上班吗?”李云道想都没有想就回绝了,却不想门突然打开伸进个脑袋,正是老板祝枝山的肥大脑袋:“小李,我同意了,放你一个礼拜的长假,好好陪陪美女!”说完,不忘谄媚地冲蔡桃夭笑笑。

  “谢谢你祝老板,我会让秦伯伯多照顾你的!”

  就算没有这句话,祝枝山也知道自己今天算是做对了一件事情,再加上这句话,他是乐呵得屁颠,秦爷是什么人,他苏州这么久了,自然不会不知道。

  “小李,这么着,以后只要是蔡小姐苏州,你就自动放假,好好陪陪蔡小姐,工资照!”说完,“出卖”李云道的祝枝山立马收回了脑袋,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对于他偷听的这些小动作,蔡桃夭也没有多计较,反正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就算是苏州也折腾不出什么大的浪花。

  “走,你去洗个手,换身衣服,带上你那个神叨叨的小喇嘛,我们先去李公堤吃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