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又闻何博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张士英是缉毒队长出身,执行任务过程中偶然得到提炼冰#毒的公式的概率很高,而且看张凯钟的激烈情绪反应,并不想是在撒谎栽赃。张凯钟的家庭本是公安系统内人人羡慕的,男主人官至副厅,女主人经商有道,要权有权,家财万贯,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却走到了如今这一步,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到底是谁的错,已经来不及去考究,因为李云道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又是另一个陌生手机号码。

  这一次李云道接通电话后没等对方开口便道:“你儿子在白沙湖大坝,想救他就自己一个人来。当然,你想引爆炸药我也悉听尊便,只要你不怕炸死了自己的儿子。”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良久,李云道只听到粗重的呼吸,很明显甄平在做着激烈的思考斗争,良久,终于听到甄平恨恨的声音:“姓李的,算你狠!”

  李云道看着被他一脚再度踹进角落里的张凯钟,缓缓放下手机,他突然觉得书中所述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还是相当有道理的,甄平母子固然有值得同情的地方,但是他们如今的所做所为,尤其是张凯钟的变态杀人行动,哪怕枪毙个三五次也不足以平息死者家属的愤恨。只是人已死,那些尸骨最终还是要化作一杯黄土,此时哪怕凌迟处死这对母子,对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来说,又有何用处?

  李云道看了一眼逃跑不成的张凯钟:“等着吧,你母亲马上来接你。”

  张凯钟冷笑道:“你放心好了,我妈没那么傻,你真以为她会傻到大半夜跑到这大坝顶上来?”

  李云道轻轻一笑:“你对自己的母亲这么没有信心?”

  张凯钟冷哼一声:“总比你们这些虚伪的警察好,你们打着为老百姓的旗号,只会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看得出来,因为张士英的关系,张凯钟对警察这个职业恨之入骨,甚至因为父亲的缘故,而否定了所有的公安干警。

  李云道在靠窗的位置旁径直坐了下来,这里斜对着门,又能避开窗台外的狙击手,因为涉及到那个神秘的组织圣教,李云道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些。

  “你们什么时候加入圣教的?”李云道问道。

  张凯钟不再狞笑,脸上竟是安祥的微笑:“是圣教拯救了我和妈妈。”

  “说说看。”李云道意识到张士英应该早就被圣教的人盯上了,但是在缉毒的敏感位置上时,圣教无从下手,而且当时还嫉恶如仇的张士英或许也没那么容易上他们的船,所以圣教便将目光转向了甄平和张凯钟母子,尤其是发现这对母子经常要忍受惨无人道的家暴后,圣教的人终于找到了可以突破的点。

  果然不出李云道所料,张凯钟喃喃道:“我八岁那年,有一天他喝多了,又把我妈揍了一顿,然后像没事人一样就去公安局上班了。我亲眼看着我妈哭得歇斯底里,几次拿出安眠药的瓶子,却又几次放了下来。我从厨房拿了把菜刀,打算去公安局找他,对了,他那个时候是你们局的副局长。我正要出门的时候,门铃响了,我以为是他回来了,吓得将菜刀扔到了沙发下面。妈妈打开门后,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阿姨,阿姨说她们是‘家庭暴力互动小组’的成员,她们说了很多话,我只记得那天我妈抱着她们哭了好久好久,从那以后,我妈就经常去参加她们的活动,再之后……”张凯钟猛地抬起头,“我发现妈妈越来越坚强,有一次他动手打我妈,我妈还抢了他的配枪,把他吓得不轻,哈哈哈……从那以后,他几乎就很少回家了,除了一些必须要两人同时出现的场合外,他几乎很少在家里露面。再后来,我跟我妈搬进了新的别墅,老房子留给他一个人住,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妈又带着他回了别墅……那天夜里他们的动静很大,我一个人躲在地下室很害怕……”

  张凯钟说了很多,李云道从零碎的信息中逐步拼凑出一张完整的信息图:甄平是首先是策反的,而后过了三年,张士英应该也加入了那个神秘的组织,而且看起来甄平在组织内的级别比张士英要高。

  “你呢?你是怎么加入的?”李云道问道。

  “我?我是主动加入的。”张凯钟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凄凉,“我和我妈被虐待的时候,孤立无援的时候,没有人相信我们,也没有人帮我们。报了一次又一次警,每次警察一来,一看到他就笑着跟他打招呼,最后还劝我妈说家丑不能外扬。我们写了举报信,最后举报信一封接一封地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所有人都帮着他,除了组织。所以我主动加入了,对我来说,是哪国人、是哪个种族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组织给了我一切,包括重生的生命。”

  李云道冷笑:“那你杀人也是你所谓的组织怂恿的?”

  张凯钟笑了起来:“我们讲的是有仇必报,有恩也必报。”

  “你跟她们有仇?”

  “错,其实她们对我都很好。”

  “那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们?”

  “我杀她们是在帮她们啊,我净化了她们的身心,让她们早一点回归神的怀抱。”

  “除了这个呢?”

  “嗯,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是穿着警#服死的,你都不知道,我每次看到她们穿着警#服躺在鲜血中,我的神经就好像**一般兴奋。”

  “我不得不说,你的的确确是个变态。”

  “变态?也许吧,这刻薄的世间,又有几个人是不变态的呢?”

  “说说你妈埋的那些炸药吧。”

  “炸药?”张凯钟哈哈大笑起来,“炸药就是炸药啊,有什么好说的。”

  “当初怎么会想起来埋那么多炸药的?”

  “我偷偷告诉你,这是我给我妈出的主意。”张凯钟放肆地笑了起来。

  “哦?你的主意?”李云道皱眉,对他来说,张凯钟已经不仅仅是变态那么简单了,这家伙在他看来已经跟精神病没太大的区别。

  “是啊,那会儿传闻他要调到白沙湖开发区当政法委书记,我就跟我妈说,多埋点炸药吧,哪天他再欺负咱们,咱们就一拍两散,两命换一命!”

  李云道有些无语,原本他以为地下管线通道里的炸药是圣教很久之前就埋下的伏笔,却万万没料到,几千公斤的炸药居然是这对母子用来钳制和报复张士英的手段。李云道觉得,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真狠毒起来,受一点委屈都能让天下人陪葬。

  “你们怎么知道就一定能炸死他呢?”李云道追问道,“万一爆炸的时候,他不在白沙湖呢?”

  张凯钟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我们傻啊,他要是不在,我们干嘛要引爆炸药啊?”

  “炸药从哪儿来的呢?”李云道问道,不过,他很快就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对了。你母亲的建筑工程公司曾经拿下很多开山采石的项目,炸药是用采石的名义拿到的吧?”

  张凯钟讥笑道:“你倒是很聪明,可惜你的聪明才智都浪费在跟他这样的人狼狈为奸了。”

  “我还有些不太理解的,庄祥瑞呢?他在这里面是个什么角色?”李云道好奇问道。

  “姓庄的就是个小丑!”张凯钟笑了起来,“他一个茶叶贩子,以为认识了张士英就能翻天了。这个二百五杀了自己的老婆,埋在后山上,被我无意抓到这个把柄后,他就走了一条走狗,嗯,不对,是一条纯粹意义上的狗。他以为他加入了组织,实际上组织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我们不过是利用他的进出口渠道方便运货而已,而且平时都是老猫负责指挥他。”

  “薛雯呢?她和张琳知不知道你母亲的所作所为?”

  “薛阿姨倒是个好人,张琳阿姨人也不错,就是贪了点。”

  “贪?怎么解释?”

  “吃回扣吃得太凶了,不过这也无可厚非,莫斯这小子开销太大了,他妈不贪一些,拿什么供他在京城挥霍?”

  捅破那层纸后,张凯钟像憋闷了许久一般,倒豆子似的将很多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出来,而且让李云道奇怪的是,他居然一点都不害怕,仿佛料定了过了今晚便能逃出升天了。

  “你说老猫也是你们的手下?”李云道问道。

  “手下?”张凯钟摇头,“他是组织介绍的,更像是合作伙伴,出货的利润,他拿三成,我们拿两成,剩下的五成都贴给何博士的那个什么新能源项目了。”

  “什么?何博士的新能源项目?”李云道惊愕道,“哪个何博士?什么新能源项目?”

  张凯钟耸肩:“这是老猫亲自负责的,我跟我妈都插不上手。”

  李云道突然意识到,表面上已经跟警方合作的老猫,其实手里还拽着诸多秘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