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老猫的恐惧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意识到这次的破冰行动还是太过于匆忙了,如果不是薛雯突然外逃打破了自己的部署,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填补上行动中的漏洞,但是既然纪委那先一步打草惊蛇,他不得不随机应变了。这世上的事情,哪能件件都顺心意呢?坐在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内的康与之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心情却比李云道更为矛盾,他既希望能将毒贩一往打尽,但又不希望李云道在行动中的表现过于突出而掩盖了他这个一把手的光芒,现在这样的局面,似乎正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去演变――破冰行动将面临严峻的考验,单白沙湾经济开发区内极为复杂的地下通道够李云道喝一壶了,还谈什么轻轻松松地破案?

  尽管庄祥瑞跑了,李云道还是不想拿公安干警们的生命开玩笑,大白天的环境下想要攻入这样一个内部地形未知的区域,无疑比天黑后要高出几个难度级别,而且干警们的安全也是李云道必须要考虑的一个方面。施寅虎很给面子,调用了军区麾下战力第一的特种部队“飞豹突击队”,此时“飞豹突击队”的八人小队全部在五百米外的一辆厢式卡车内待命,只要李云道一声令下,“飞豹突击队”将一马当先地冲入工厂扫清一切障碍。

  “木兰,你过来!”李云道将没领到具体任务的木兰叫到身前,“有个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去执行!”

  木兰正发愁头儿没给自己分配任务,此时见自己被点名,立刻兴奋了起来:“头儿,什么重要任务?”

  李云道将他拉到角落里,小声吩咐道:“杭城建设的董事长甄平和她的儿子张凯钟,这两个人给我立刻控制起来。”

  木兰一愣,他可不是什么刚工作的愣头青,从法医到特警支队又到警犬支队,他对体制内的事情可算是门清,听完便道:“头儿,你是要动真格的吗?甄平的老公可是张副厅长……”

  李云道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是为他好,我估计很多事情张士英本人都未必知情。但甄平和张凯钟两个人太可疑了,薛雯落后唯一一次跟儿子通电话的机会是警告儿子离张凯钟远一点,刚刚柳开开也汇报说,庄祥瑞临逃脱前把她当成了甄平派去的人,可见这对母子算没有参与贩毒,但也肯定是涉案的,但涉案有多深,我暂时还不好评估。”

  木兰微微点头:“可是头儿,抓人肯定没问题,关键是抓了人以后,咱们没有人家犯法的证据啊……”

  李云道笑道:“甄平那儿好说,单薛雯喷出来的那些信息,已经够她喝一壶的了。她儿子张凯钟那边倒是有些麻烦……不过像张凯钟这种公子哥,要说屁股一干二净,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实在不行先让夏初给你查查,哪怕赌博嫖#娼之类的,能先稳住局势成。只要有事情,咱们那位张副厅长才翻不了天。”

  木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高焱和候京春,小声道:“头儿,你要不要跟高支队还有候队长知会一声,他们俩可是张厅长在缉毒口子上一手提拔的,不打招呼动人,以后这缉毒支队你可咋带啊?”

  李云道看了一眼正在跟队员们一起研究白沙湾地下管线通道的高焱,他正和对面的候京春争执着什么,木兰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行动前也的确应该跟高焱和候京春打个招呼。

  想到这里,李云道冲高焱招了招手:“老高,过来跟你沟通些事情。”

  高焱脸上的表情很兴奋,显然跟了这么久的案子终于要收了,作为破案的主要策划者和执行人,他的心情既紧张又高兴:“李局,啥事儿?”他的年纪比李云道大很多,没法像年轻人们那样恬着脸喊李云道为“头儿”,更何况他是老党员,他总觉得喊分管领导“头儿”,总有点党内山头主义的倾向。

  “老高,跟你商量点事情。”李云道目不转眼地看着高焱,缓缓道,“之前对薛雯的突击审讯的录相想必你已经看过了,今天在抓庄祥瑞的时候,庄祥瑞将我们的卧底误认为是杭城建设董事长甄平派去的人,说了一些外人听不懂的话。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薛雯是不是故意栽赃,庄祥瑞是不是想混淆视听,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给甄平和她的儿子张凯钟一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毕竟这里面还有一层关系涉及到张副厅长,我也知道,张副厅是你的老领导,所以这件事我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高焱没有立刻表态,但李云道看得出他的内心应该是极为矛盾的,过了一会儿,高焱终于深吸了口气,真诚地看着李云道,说道:“李局,按你的意见实施吧,既然涉及到老领导,我想老领导也很想趁这个机会自证清白,否则缉毒支队上上下下的兄弟他也无颜再面对,更不用说那些为了缉毒牺牲在一线的兄弟。我想老领导应该会理解的。不过……”高焱顿了顿,接着道,“是不是跟康局那儿报备一下,否则又很被动啊……”

  李云道微微摇头:“老康的想法现在很难琢磨,我担心他又说上党委会讨论,现在时间不等人,案情的局势变化很快,等上了局党委会讨论,黄菜都凉了。刑侦和缉毒都是我分管的,真要出了问题,你放心,我一个人扛!”

  高焱知道去年的反恐行动中,李云道为了救钱强的女儿才被省厅的人最后摘了桃子,从那件事可以看出这位年轻的局长是个至情至性的好领导,既然他此时说出了事一个人扛,那自然不会要手下们背锅。高焱心头一热道:“我跟老领导私人关系不错,如果到时候真的是一场误会,我亲自牵线搭桥来消弭其中的误会。”

  李云道笑着点头,他倒是没料到高焱会如此通情达理:“老高,侯队长那边,要不我不亲自跟他解释了?”

  高焱点头笑道:“放心好了,有我在,这群猴崽子翻不出五指山的。”

  李云道冲木兰使了个眼色,木兰便带着自己中队的几名得力干净出了临时指挥中心,战风雨也捕捉到这一幕,小声问一旁的夏初:“你说头儿又给木兰那家伙布置了什么秘密任务?”

  夏初翻了个白眼道:“怎么?你嫉妒了?木兰虽然功夫不如你,但人家情商高啊,头儿器重他也是有道理的。”

  战风雨笑道:“我知道木兰那小子贼精贼精的,不过你还别说,处理一些复杂的人情世故,这小子比我灵光多了!”

  夏初笑了起来:“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到了傍晚,夕阳如血,将天空的云彩都晕成了红色。漫天红霞下,一道人影在西山的密林竟仓皇逃窜。从宝马车爆炸的那一刻,他一口气都停歇地在西山密林间奔逃,他看一只惊弓之鸟,哪怕稍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他都觉得是警察们搜山来了。他的手机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跟着宝马车一起烧掉了,还是在刚刚的匆忙逃跑中丢失了,他像一只刚刚从虎口偷生的山跳,惊恐地看向山林里的每一处有声响的地方。

  事发了!庄祥瑞知道自己完蛋了,那座自己辛辛苦苦建起来的龙井山庄是再也回不去了,他的假护照和随身钱物都在刚刚的那辆宝马车里,此时应该都随着那场爆炸烧成了灰烬。他在国外的银行账户里还有两千万美元,足够他在国外活得逍遥自在了,可是没有护照,他出不去了。他想打电话通知工厂内的同伙,但是没有手机,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轻易离开山中的密林――到了山下,如果真有警察守株待兔,那自己岂不是自投罗?

  工厂内的地下制毒基地内,“老猫”毛舒用手机打了几次庄祥瑞的电话,却始终是关机状态,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又打给自己安排在龙井镇上的眼线:“老四,龙井山庄有没有什么异动?”

  正在镇上洗头房里打麻将的眼线走到窗边,看了一眼龙井山庄的方向道:“没什么动静啊?听说最近老有省里的旅行社带人进山庄,生意出其地火爆,听说单正月里头,赚了有上百万。”

  毛舒没有耐心听那个眼线再继续扯蛋,又试着打了一遍庄祥瑞的电话,仍旧是关机。他终于坐不住了,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电话,犹豫了许久,才拨了出去,铃声响了几遍,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不是说了吗?没有紧急情况不要打这个电话?”

  毛舒恭敬道:“老板,庄祥瑞突然失联了,我担心是不是出事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那人道:“我知道了,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毛舒才发现自己摁着胸口,心跳得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一般,他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如此害怕这个人,但哪怕是戚洪波也没能让他如此恐惧过。(83中文 .83.)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