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联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世上,就算是再坏的人,也有内心深处也有最柔软的一处。遗臭万年对老猫来说算不上什么值得他畏首畏尾的威胁,但陈小芽对他来说却比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来得重要。这与陈小芽长得漂不漂亮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只与她出现的时机有很大的关系,就仿佛老猫快在阿鼻地狱中沉沦的时候突然抓住了一根光明而洁净的稻草。所以老猫对李云道的话并不感冒,但是接下来的这句话却让老猫徒然心惊。

  “门智雷,你真的想让陈小芽肚子里的孩子以后被人指着鼻子痛骂?”李云道眯眼看着他的反应。

  果然,老猫猛地抬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老猫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陈小芽最近是有点儿情绪低落,老猫以为她是在气自己没太多时间陪伴,可是怀孕?这是老猫万万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李云道冷笑:“看来你这个准爸爸当得很不称职啊。”他缓缓蹲了下来,凝视着老猫的双眼,“是不是很诧异?陈小芽怀了你的孩子,为什么不告诉你?”

  老猫脸色阴沉,狠狠瞪着李云道不说话。

  李云道笑了起来,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也不要怀疑这个孩子的来历。我们监视你很久了,当然也会派人盯着陈小芽,说实话,也不知道你小子干了那么多坏事,怎么就人品大爆发地还能碰上一个这么好的姑娘。我们也是看她最近每周出入妇幼医院,跟医院证实过后,才确认陈小芽的确怀了你的骨肉。”

  老猫还是没有说话,但眼神明显柔软了许多孩子,亲生骨肉,这是他从来都不敢去相象的事情,他一度以为正是因为自己背叛了正义、做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才抛弃了自己,才让自己失去了孕育后代的权利。一时间,老猫心中涌出万千情绪,再度开口时声音竟有些嘶哑:“孩子孩子几个月了?”

  “快七十天了。”李云道有意无意提醒道,“七十天内是最佳人流时期。”顿了顿,他又接着道,“陈小芽似乎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将孩子抚育成人,门智雷,她需要人给她信心!”

  老猫低头思考了许久,李云道也没有催促他,只是耐心地等待着。他知道催了反而可能适得其反,这个时候的门智雷需要时间来消化那个对他来说惊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良久,老猫缓缓抬头,望着李云道:“我有个条件。”

  “说,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肯定尽力满足。”涉及到三十万高校师生的生命安全,李云道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掉以轻心。

  “帮我保住孩子,另外,我做的事情跟陈小芽无关,她是干净的,她根本不清楚我在做什么。”老猫缓缓说道,“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就把我知道的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

  李云道愣了愣,他万万没想到老猫提出来的居然是这样一个条件,但此时的形势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道:“我尽量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老猫却生硬地挤出几个字:“不是尽量,是一定!”他的情绪有些激动。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道:“我不想骗你。保不保孩子,最后还是由陈小芽说了算,我答应你,我会尽力帮你劝说陈小芽,另外,如果陈小芽生下这个孩子,我也会在物质给予她一定的帮助,包括她的工作,孩子的抚养以及今后的上学问题,这些是我能承诺给你的,但生不生下这个孩子,肯定是由陈小芽自己最终决定。”

  老猫虽然之前一直被反拷在暖气管道上,但身子却如同标枪一般挺得笔直,此时整个人却寒霜打过的茄子一般蔫吧下去,许久未曾开口,最后终于喃喃道:“当年白沙湖经济开发区的地下管道工程招标,甄总用几个马甲公司拿下了所有的标段,他们应该在地下管道空间里做了一些手脚,我曾经无意中听张凯钟提过炸药、堤坝之类的字眼。”

  “炸药、堤岸?”李云道如遭雷击,心中骇然:白沙湖连着钱塘江,古时一到汛期必有水患,一直到本世纪初,加固堤坝,而后在白沙湖经济开发区成立之时,又耗资不菲地增高堤坝,防涝成效也颇高。可是如果甄平炸掉堤坝,如今虽然不是汛期,但危险性也极高,尤其是大学城紧邻着白沙湖,那里地势平洼,一旦大坝崩塌,那可是比美国911还要严重的恐怖事件。

  “白沙湖经济开发区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那个时候甄平就做好了两手准备?”李云道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甄平十年前就预判到家人会身处绝境,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跟政府当局谈判。

  老猫看了李云道一眼:“你想得太简单了。甄平母子贩毒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另一方面也为了组织从事某项事情筹措资金。”

  “组织?”李云道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对,一个在我们口中为圣教的组织。”老猫观察着李云道的表情,可是却没有在李云道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表情。

  李云道却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再跟老猫耗着了,只说了句“陈小芽那边我会派人盯着的,你放心”,而后飞快出了临时指挥中心,一边开车一边给局里打电话:“准备审讯室,我要立刻提审张凯钟。”

  李云道突然暂停了所有行动,这一点令坐镇市局指挥中心的康与之非常不爽,但李云道在电话里说会马上回来给他一个解释,他也就无法再多说什么,但指挥中心的每一个人都看得出,面色发青的康与之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

  回到市局,李云道将康与之拉到小会议室,将炸药的事情一说,康与之立刻都犯了难:“这个消息可以确认吗?如果大坝下真的按了炸药,这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康与之是个政客,他很清楚,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处理不好的话,将有一大批官帽子会被撸掉,而就算妥善处理了,当年负责市政工程的官员们也许将面临秋后算账的局面。可是白沙湖旁有三十万人的大学城,真要出了事,别说是他,就是省委书记赵平安和市委书记曲费清这两位省委常委估计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这将会是两人政治生涯中的最大的污点。

  “康局,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得马上采取措施。”李云道认真道,“那是三十万人的性命啊,我觉得无论什么事情,我们现在都要先缓一缓,解除这个危机才是眼下的重中之重。”

  康与之微微点了点头:“还是得先确认了这个消息,否则消息扩散出去,会引起恐慌的,到时候适得其反,反而更糟糕。”

  李云道也知道康与之说得在理,这个时候康与之就算再怎么老谋深算,铁定已经被绑在这条船上了他是一把手,出了事肯定要担责任。

  “这样吧,我准备突击提审张凯钟,他是甄平的儿子,散冰党的幕后黑手之一,人称小老板,如果甄平真的在地下管线通道里做了文章,他肯定知道。”在康与之的面前,李云道没有提任何跟神秘组织“圣教”相关的任何事情,事情上从地方到最上层,知息“圣教”存在的,也仅有那些极重要的大人物。

  康与之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我找老张谈谈?”他知道,如果事情是真的,张士英这个副厅长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他跟张士英私交一般,但毕竟是同僚,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情,张士英除了避嫌外,还需要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才能明哲保身。

  李云道摇头:“不是我不信任张副厅长,而是甄平母子都涉案,如果他是无辜的,暂时按兵不动才是最好的。当然,你也可以找他谈一谈,就当我们办案过程中跟他了解些情况,但不能明说炸药的事情。另外,康局,这件事还是要尽快向市委领导汇报,我担心拖得越久越夜长梦多。”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又是另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今天凌晨一点前释放张凯钟,否则我会炸掉白沙湖大坝,让白沙湖大学城三十万师生陪葬。

  李云道将手机递给康与之,看了短信内容,康与之面色大变:“这下也不用审了,赶紧去向曲书记汇报吧。”

  “来不及了!”李云道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零五分,距离甄平规定的释放时间只有不足五个小时的时间,“这样吧康局,我们兵分两路,你去跟曲书记汇报,我带着张凯钟回白沙湖。”

  康与之诧异道“你是想”

  李云道点了点头:“我不信她会炸死自己的儿子,另外我们要抓紧联系专家,我估计炸药一时半会儿可能还找不到。”

  “云道,三十万师生的安危就靠你了。”康与之也清楚李云道这个时候回白沙湖,还带着张凯钟一起,肯定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但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得不放下对李云道的成见,与这个关键时刻能将性命豁出去的小局长一起联手解决这一次的危机。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