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真敢杀人的疯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逃跑失败后,张凯钟蜷缩在角落里,时而面目狰狞,时而得意洋洋,时而沮丧懊恼,面部表情的变化仿佛电影演员一般精彩。

  “知道为什么我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你?”张凯钟突然又笑了起来。

  “为什么?”李云道反复琢磨着刚刚张凯钟透露的每一句信息,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想跟我同归于尽?”

  张凯钟大笑起来:“看来你也不笨,不过今晚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死了我活着走出去,还有一种就是你我二人同归于尽。”

  李云道也不生气,微笑看着他,问道:“横竖我都要死在这儿?”

  张凯钟点点头:“整个西湖市想你死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你一定以为把我抓到这大坝上来做了孤胆英雄,很多人都应该感激你,对不对?”

  李云道却摇头道:“我只是想救大坝后的三十万师生,其它人的想法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张凯钟却微微有些错愕,愣了片刻,才怅然道:“你倒是跟那些沽名钓誉之徒有些许差别。”

  顿了顿,他马上又抬起头,狠狠瞪着李云道:“不过你还是得去死。”

  死字刚刚落音,李云道便隐隐听到屋外踏着积水而来的脚步声。这个时候肯定不是坝站的工作人员,也不可能是警察,剩下一种可能性就是甄平带人来救儿子了。听脚步声,应该有五个人,李云道还想听得更仔细一点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甄平。

  “李云道,你立刻放了我儿子,否则我的人马上把你藏身之处炸成平地!”甄平叫嚣着,情绪极为激动。

  “甄平,如果你想连儿子一起炸死,我倒也乐意奉陪,临死还能拉个垫背的。”李云道平静道。

  “李云道,你不得好死!”甄平几乎是吼道。

  “甄平,我会怎么死,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贩卖毒品,勾结境外势力出卖国家利益,这两项罪名就够你们母子被枪毙好几个回合了。”李云道依旧很平静。

  “我给你三千万,你立刻放了我儿子。”甄平压低了声音。

  “甄总果然财大气粗,不过说实话,三千万放在面前,谁都会动心,但有命拿钱还得有命花,你说对不对?”李云道笑着说道。

  “五千万!”

  李云道没有应答。

  “一个亿!”甄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李云道笑了起来:“你儿子的命倒是挺值钱,一个亿?你得祸害多少人才能挣到这一个亿?”

  甄平怒吼道:“李云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云道依旧平静道:“我想怎么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律想怎么样。”

  “你找死!”甄平怒吼。

  吼声还未结束,轰的一声,铁门轰然倒地,呛人的哨烟伴着尘土一起腾起数丈高。

  一个手持冲锋枪的人影徒然闪进屋内,对着李云道方向就是一梭子子弹,李云道看也没看,任由子弹擦着身子,一个地滚翻当中顺手便是一枪,那人闷哼一声倒地。

  爆头!

  张凯钟看准时机,猛地起身,想趁乱逃出去,却不料才迈出两步,只听两声枪响,两腿均是一麻,径直扑倒在地上,回头看自己的双腿上,两个深红的子弹眼,裤子已经染红了一片。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妈,让他们先退开,我中枪了!”张凯钟大声哀嚎着。

  第一轮交锋,铁门被炸开,但李云道毫发无损,己方损失一员干将,“人质”还双腿中枪,甄平似乎也没料到李云道会如此凶狠,电话的声音也慌乱起来:“李云道,我让我的人退走,你别伤害凯钟!”

  李云道冷笑:“甄平,我的脾气不太好,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接下来的两粒子弹一定是射进张凯钟的脑袋,而不是大腿!”

  甄平听闻张凯钟只是大腿中枪,似乎松了口气:“你别激动,他们会立刻撤下大坝!”甄平似乎隔空对外面的人下了什么命令,李云道只到那些脚步声渐渐远去。

  他打量了一眼被自己一枪爆头的歹徒,竟是南亚裔面孔,看来甄平跟神秘组织的勾结的确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云道,你到底怎样才肯放了凯钟?”甄平果然被抓到软肋,语气中竟带着一丝哀求。

  “告诉我炸药的具体位置,我派人拆除了所有炸药后,我就会把人交给你。”李云道想了想,终于提出要求。

  “你休想!”甄平咬牙切齿。

  “砰!”又一声枪响,张凯钟吓得尖叫起来。

  电话里的甄平也紧张了:“不要开枪!”

  “不好意思,走火!”李云道冲张凯钟笑了笑。此时张凯钟才发现,这个年纪轻轻的副局长果然比传说中的还要难对付,似乎这家伙比杀人如麻的匪徒还要心狠手辣。

  张凯钟终于下定决心,冲着李云道手里的手机吼道:“妈,这家伙是个疯子,他真敢杀人!”他刚刚眼睁睁地看着李云道一枪就击毙了来迎救自己的同伴,而且面对尸体微笑如常,他也杀过人,所以他知道,李云道肯定不是头一回开枪杀人,而且他隐隐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副局长似乎比自己更享受这种杀人的感觉。

  “甄平,你是生意人,所以咱们得公平交易,你把安放炸药的位置一个不拉的告诉我,等排完炸药,我就把你儿子还给你。”李云道循循善诱道。

  或许刚刚那一枪和张凯钟的吼声起了作用,甄平终于叹了口气道:“炸药的确是我派人安放的,但具体在哪个点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当时我们选择的是整个地下通道的剪力结构点安放的炸药,炸药用水泥封在承重柱的正下方,你想要拆除那些炸药,除非切开那些柱子,否则……”

  李云道闻言不由得微微皱眉:“承重柱的正下方?”他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整个地下通道全部炸毁,那么一整个四十七平方公里的白沙湖经济开发区都将变成一片废墟,到时候影响的不光光是大学城的三十万师生,整个区域内的六十万人都会受到波及。想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怒意,“甄平,如果这几千公斤的炸药真的炸了,我穷极这一辈子,也要让你们张、甄两家付出断子绝孙的代价!”

  电话那头的甄平似乎并没有被李云道吓住,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接开口道:“当时命令是他们下的,但安放炸药的是我的人,我……我留了一手。”

  李云道顿时精神一震:“什么意思?”

  甄平知道自己戳到了李云道的痒处:“我等会儿让人把施工图发你,承重的位置都标注得很清楚,是我的诚意。至于后招,你必须先放了我儿子!李云道,说到底,我是吃西湖水长大的,我也不想后人让我生生世世跪立在西湖畔。”

  李云道知道甄平的意思,西湖畔已经有了世人唾骂千年的秦桧,如果真发生波及几十万人的恐怖事件,甄平母子的名字注定要载入史册遗臭万年。

  “我要跟上头汇报,等我消息!”李云道挂了电话,立刻联系在市局坐镇的,却不料接电话的居然是市委书记曲费清,不过想想也就理解了,恐怖分子都已经欺负到家门口了,曲书记作为家长肯定是坐不住的。

  此时市局指挥大厅里乱轰轰的,市里几套班子的人全来齐了,这种情况下还能陪在市委书记的身边,康与之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重要过。

  虽说下了封口令,谁也不能把炸药的事情泄露出去,但是在场的官员大多数是西湖本地人,这两年白沙湖经济开发发展势头一片大好,有的人甚至把家都安在了开发区内,听到炸药的消息一个个都炸了毛,被收了一部手机,幸好很多部门的一把手都有另一部私人电话,偷偷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发短信让家人紧急转移。一个两个还好,哪怕他们吩付了家人不能走漏了风声,但在西湖本地,谁还没点亲戚朋友,一时间白沙湖开发区的居民全炸了锅,这种事情是家里当家的传出来的,晚上都是被市委书记紧急召走的,又岂会有假?

  部分居民陷入恐慌,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内很快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谣言,甚至有人说地下有人安放了核弹。网警第一时间发现苗头不对,向康与之汇报,康与之又转呈给在现场的曲费清,曲书记一看顿时就怒了,拍案而起:“搞什么东西!这种关键时刻,正是体现我们**人身先士卒的精神的时刻,绝不允许某些人混水摸鱼!”

  下面有人想着:你曲费清是空降干部,家人亲戚朋友都不在西湖,开发区炸与不炸只跟你的乌纱帽有关系,我老爹老娘老婆孩子都在开发区的房子里住着呢,万一真炸了,我这乌纱帽戴得还有什么意义?这辈子奋斗的又图个啥?

  正在这个时候,李云道的电话打了进来,康与之一看是李云道,知道一定有重要案情要沟通,马上将电话递给曲书记:“书记,云道局长的电话。”

  曲费清刚刚拍了桌子发了火,正愁没台阶下,正好李云道电话进来,精神一振,拿起电话:“云道同志,我是曲费清!” 看深夜福利电影,:okdytt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