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记者戴纪菲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戴纪菲在时政条线口也工作了六、七年了,一听李云道这口气,就知道这位全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在玩太极,她哪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过李云道,市委曲书记亲自批注的文件就压在她办公桌的键盘下面,上面曲书记可是亲笔写了“请日报戴纪菲同志出马,就李云道同志先进事迹撰写系统报道文章,力求塑造我市政法系统的正面模范典型”。对于在日报工作的她来说,市委书记的亲笔批注无异于“圣旨”,她要是完成不了,不光在曲书记那儿会失了印象分,而且报社的领导也不会轻易地放过她。

  “李局,既然为难,那咱不聊案子,就聊聊你平时的工作。”戴纪菲嘿嘿笑着,自来熟地抢了病床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李云道却是哭笑不得,他也知道曲费清是好心,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真的不想节外生肢,只好苦笑着对戴纪菲道:“戴记者,我就是一人民警察,平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抓贼,也没啥好说的呀。”

  夏初在一旁看着忙李云道干着急,咱们头儿平时不是口才挺好嘛,怎么到了这个关键时刻,面对人家日报美女记者就磕巴了呢?一着急,夏初便脱口而出:“戴记者,我们李局可敬业了,为了破案,今年过年都没能回家陪老婆孩子!”

  戴纪菲眼前一亮,这是个好题材,笑着望向这位漂亮又单纯的年轻女警:“你是……”

  夏初自我介绍道:“我是市刑警队的,我叫夏初!”

  李云道冲夏初使眼色,夏初却装没看到,而后便开始倒豆子一般地诉说着李云道工作的艰辛与不易,尤其是绘声绘色地说到李云道智取恐怖份子时,惊得戴纪菲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在说到独自一人带着嫌疑人到白沙湖大坝上的时候,夏初眼角都湿润了,抬头时看到戴记者的眼圈也红了。

  “你是说,李局长的孩子现在才不足半岁?”戴纪菲轻轻抹了抹眼角,看一眼表情很奇怪的李云道,“李局长,你真不是一个好老公,也不是一个老爸爸。”停了停,这位西湖时政要闻界数一数二的大才女却笑道,“但你绝对是西湖老百姓的守护神。”

  李云道苦笑了一声:“什么守护神啊,其实我挺我算一条看家犬。”

  戴纪菲眼前一亮,她觉得看家犬这个词用得非常贴切,心中对这位年轻干部的敬仰又到一个新的层次。

  直到戴纪菲离开,李云道也没能插上几句话,都听夏初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

  等戴纪菲离开,夏初拿起病房床头柜上的矿泉水连灌了好几口:“渴死我了,说得口干舌燥的。”

  李云道哭笑不得:“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

  夏初得意洋洋道:“头儿,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低调,但是没理由回回都让别人摘桃子,对吧?咱们累死累活地破案,您大半夜地冒着生命危险坐在一千公斤的炸药包上,为了破这个案子,大过年的也没能回去陪嫂子和孩子,这回可不能再让那些心机货抢了你的功劳。不然凭什么您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他们坐享其成?”上一次反恐案后,夏初就一直为李云道愤愤不平,这回终于能让头儿在市级媒体上露露脸,她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说着,她又嘻嘻一笑,“头儿,你一人得道,我、老战还有死瘪三不也都能鸡犬升天嘛!”

  看着夏初,李云道歉意地笑了笑:“其实有时候我也挺内疚的,因为我的缘故,你们的功劳也都被埋没了!”

  夏初一愣,而后连连摆手,一边又灌了口水一边道:“头儿,别人我不知道,我、老战和死瘪三都是你一手挑出来的,我觉得老战有句话戳到我心窝子了,他说,好像老天爷突然睡醒了一般,把老大你送到了我们三个人的面前,一下子就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否则我和老战铁定是离开警队了,死瘪三又不知道会被人踢到哪个角落里去发呆了,哪能像现在这样,带着人冲锋陷阵?反正不管功劳簿上有没有我们仨的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跟着谁干活,干得得不得劲儿!”

  一个决定就能改变几个人的一生,李云道终于觉得当初冒着风险做的尝试并非没有成效,这三个人,一个是过着半警察半流氓的日子,一个在出入境柜台度日如年,一个被人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流连赌场,三个游走在警队边缘区域的特殊人才,被自己冒险起用,终于在这两次的破案过程中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尤其是以夏初为首的黑客团队,为破案提供了强而有力的技术基础。

  木兰花带着两名办案人员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到了江宁市公安局,出乎他的意料,那位跟自己联系的刘大队长居然一直候到了这个时候,木兰花觉得很过意不去,一见面就一个劲地感谢和抱歉:“不好意思,刘队,耽误你休息了,主要案子还有一名危害极大的重要嫌疑人没有抓到,所以领导才让连夜来突击审讯。”这种跨省警力联动,一般来说对方只是配合,木兰花早就做好了江宁这边随时都会有人甩脸色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这位看上去很年轻实际上很的确很年轻的大队长笑着跟木兰花握了手,寒暄了一阵子后,拉着他小声问道:“你们李局是我的老领导,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放心好了,你这边需要什么协助,尽管开口,要人有人,要枪有枪,我满足不了的,我会跟韩局申请,我们韩局也是云道的老领导,他们俩的关系也很铁。”

  这番话倒是令木兰花眼前一亮,看来李局长在江宁公安体系里的人缘的确好得出乎他的想象:“那就太好了,这一次案子的涉及面很广,跟之前的反恐案也有关系,所以李局特别重视。”

  刘晓明点头道:“反恐案我听说了,这次的案子韩局也跟我说了个大概,你们李局天生就是毒贩的克星,你都不知道,那回在我们江宁长江大桥上,南美的毒贩派了一整支雇佣军来报复你们头儿,逼得他都跳江了,那回我们都以为他殉职了,都准备办追悼会了,没想到他居然活了下来,而且还活了下来。不过之后他就去香港交流了,说起来还蛮可惜的,江宁这边很多事情都是他当初布好的局,还没来得及收网,否则现在也不会……”刘晓明叹了口气,如今江宁的格局令他相当头疼,原本一个白头就已经很难对付了,没料到老狗这混账东西居然没死,出去转了一圈后居然又体面地杀了回来,现在白头老狗两派人马斗得不可开交,江宁的地下势力一团乌烟瘴气,弄得警察们也很头疼。“不说了,审讯室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看是先休息一下,还是直接就开始?”

  木兰花摇头道:“直接开始吧,有个连续虐杀多名女性的精神病还在外头晃悠,我们想睡估计也睡不着。”

  刘一德是在高速公路出口处被江宁刑警直接抓回来的,看到亮枪的刑警,这家伙连反抗都放弃了,他隐隐意识到,应该是甄平落网了。他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贪那笔钱,可是事已至此,走一步看一步,没准不是因为西湖的事情,自己也许就能像之前一样蒙混过关。可是当他看到木兰花进来的时候,脸色顿时唰地一下,一片惨白:“你……你什么时候变刑警了……”

  木兰花形象猥琐,又经常跟社会最底层的混混们混在一起赌博,刘一德也认得这个曾经当过法医的警察,看到木兰花,他便意识到,还是西湖那边事发了。

  “刘一德,你知道我们国家的法律是怎么对待恐怖份子的吗?”木兰花上来就跟他玩心理战。

  “啥?恐怖份子?”刘一德一下子就被说愣住了,“什……什么恐怖份子?”

  “什么恐怖份子?你难道不知道甄平母子一直在贩毒?你难道不知道甄平一直跟境外恐怖势力有勾结?或者说,你跟也是贩毒组织的一员?还是你也参与了企图在西湖开展恐怖活动的一系列策划?”木兰花连续给刘一德扣了两顶大帽子,一下子就将刘一德扣懵住了。

  “你……你可不能这样血口喷人啊!我可是一个正经的商人,我打开门做生意,提供各类服务,我哪知道甄平贩毒,还跟恐怖份子有勾结?你不要诬陷我,我……我会向你的上级投诉你的!”刘一德有些色厉内荏。

  “投诉我?你觉得现在还有人会相信你吗?为恐怖份子提供逃跑的交通工具,还给他们提供枪械,啧啧啧,刘一德,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有几个脑袋够枪毙的?”

  “我……我……我就是平日里帮甄总找找人,这个是我的长项。这次她提出要我亲自去接她,再弄把防身的武器,我想着这也没多少钱,跑一趟而已,所以就……我真的没参与贩毒,我也没跟恐怖份子勾结,我太冤枉了。警官,您可一定要调查清楚啊,这可是人命关天啊!”

  “接她?防身武器?说说看?”木兰花没料到这小子很快就缴了械,顺着他的话茬问了下去。

  “她说她怀疑她老公有问题,让我帮忙定位,我就找人找关系,把张副厅长给找了出来。”

  “别避重就轻,说说那把防身武器!”

  “我……我找人用车床防了几把五四式,她要我就给她拿了一把,我真的不知道她贩毒,是个恐怖份子啊……”刘一德真的有些慌了,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卷入一场涉及国外恐怖势力的大案子里去,为了尽快脱身,他只得实话实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