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都是像你一样的坏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曲书记,我长话短说,我把甄平的儿子张凯钟带到了白沙湖大坝上,通过电话跟她谈判,目前她顾及儿子的安全还不敢引爆炸药。刚刚已经有一波持自动步枪的歹徒炸开铁门企图强攻抢走张凯钟,被我击毙一名歹徒,张凯钟趁乱企图潜逃,被开枪射中双腿。现在我跟甄平的第二轮谈判的结果是,炸药在白沙湖地下管线通道的所有承受点位置,她马上会将白沙湖开发区地下管线通道的结构图发给我们,所以需要一队专家来鉴别这张图,不过她发来结构图的条件是必须放了张凯钟。另外,甄平说她的工程队在安放炸药的时候留了后手,这一点是不是真的,我现在还无法判断。”李云道言简意赅地通报完了所有情况。

  但指挥中心一下子又炸了锅:所有承重点都有炸药,那岂不是一爆炸,整个白沙湖经济开发区全完蛋了。

  有人庆幸刚刚通知了家人,有人懊恼刚刚为什么不动作快一点,但所有人都通过李云道的只字片语联想到了大坝上的危险。

  曲费清清了清嗓子,问道:“云道同志,你有没有受伤?”

  电话那头的李云道愣了愣,的确没想到这个时候曲费清还会关心自己的有没有受伤,短暂地怔神后立刻答道:“就被跳弹擦过点皮,没事,我命大!”

  “好样的,这才是我党的真正的好干部!”曲费清说着,环视了众人,很多人都不由得低下头去,“云道同志,现在的情况很危急,事发突然,责任问题今天也来不及细究了,当务之急是解除危机,你有几成把握能拿到真的炸药安置点的工程图?”

  李云道稍假犹豫道:“估计有八成的把握。”

  曲费清当机立断:“好,我现在授予你全权与甄平谈判的权力,只要不是太出格的要求,我们这边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她甄平想要我曲费清的命也不在话下!”

  周遭众人均错愕不已,曲书记这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进去了。

  李云道也没有多推脱:“曲书记,需要您集中协调全市所有的爆破专家,还有运输队,几千公斤的炸药,不是小数目。我这边一收到结构图,就转发给您。”

  曲费清想了想,终于又问:“需不需要疏散开发区的群众?”所有人的耳朵顿时又竖了起来。

  “暂时不用,我认为与其让民众恐慌,还不如抓紧时间集中力量拆除炸药。这个时刻如果大规模地疏散群众,反而很容易被歹徒浑水摸鱼。”李云道沉声说道,他也知道以目前的中国的政治生态,想让所有的官员都保持缄默无异于天方夜谭,这个时候白沙湖应该已经有人开始往外疏散了。

  “好!云道同志,我相信你,一定会完成人民和组织赋予你的艰巨任务。注意安全!”曲费清挂了电话后再次环视众人,“同样是党的干部,关键时刻,人家在做什么,自己在做什么,摸摸胸口的良心!”说完,也不理众人,开始协调爆破专家和运输队。

  康与之突然凑了过来:“军分区的施寅虎来了。”

  果然,众人让开一条道,走进来的正是军分区一所手施寅虎,曲费清简单寒暄了解了情况后,施寅虎沉声道:“我已经让军分区的爆破手和运输队都做好了准备,随时进驻开发区。不过,到时候可能还需要几名熟悉白沙湖开发区的同志一起进去,这样效率会更高一些,只是可能要承担一些风险。”

  曲费清看了众人一眼,这会儿几乎没人抬头,特别是跟白沙湖开发区的几个人,恨不得把脑袋缩回脖子里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几千公斤的炸药,这个时候进去,万一炸了,这不是送死吗?

  康与之也为难道:“白沙湖分局的人都接了命令留守了,准备随时支援云道同志。”

  话刚落音,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我去!”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时候谁这么不要命?回头一看,是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一张众官员都不太熟悉的面孔。

  康与之一看就为难了,出来的是刑侦支队的白晓生。

  “曲书记,康局,施司令,我是刑侦支队的白晓生,我警校毕业后曾在大学城派出所见习过一年,那我熟悉。”

  康与之凑到曲费清耳边道:“白晓生是省公安厅白主任的独生子。”

  曲费清点了点头,年轻人的奋不顾身让他在一群官油子里看到了某种希望。

  “我也去!”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还是刑侦支队,这回是丁唐。

  康与之又跟曲费清耳语道:“小丁是省政府丁秘书长的侄女。”

  他刚说完,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都是刑侦支队的人,多多少少都能跟白沙湖开发区扯上点关系的人,都站了出来。

  “哦,都是刑侦支队的?”曲费清老怀大慰,“看来云道同志兼任的这个刑侦支队长,工作还是做得相当扎实的。这样吧,危险性我也不多说了,大家既然主动站了出来,也不能给你们李局长丢脸对不对,接下来,你们就归施令司指挥了,目的只有一个,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一次的危机。”曲费清的秘书此时走了过来,耳语了几句,曲费清脸色一变,对康与之道,“京城来电话了,找个会议室。”

  就在曲费清接到京城来电的时候,李云道也接到了甄平传来的结构图。

  将结构图转发给康与之后,李云道便空闲了下来。将张凯钟拖到一旁,撕下衣襟为他简单处理了腿上的伤口。李云道的枪法很刁钻,两枪都打在大腿上神经最密集的地方,却远离动脉,张凯钟中枪后虽然流了不少血,但一时还伤不了性命,只是疼痛难耐哀嚎不止。李云道知道那帮歹徒只是暂时撤下了大坝,但肯定还没有走远,甄平不会真的忍心扔下张凯钟自生自灭的。

  “李云道,我妈已经把结构图发你了,你得放我走!”张凯钟疼得脸都变了形,以前之看到电视电影里别人中枪后还能冒着枪林弹雨扮英雄,今天自己中了枪才知道这玩儿杀伤力如此之大。伤口只是简单做了些处理,但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却让他忍不住张嘴哼唧起来。

  李云道也不理他,靠坐在一侧的墙边,拿出手机给蔡桃夭发了条微信:媳妇儿,你和儿子睡了没?

  已经接近午夜,那边居然很快回复:睡了一觉了,刚刚起来给你儿子把尿,你在干嘛呢?

  李云道打字道:在一个大坝上,押着一名毒贩,刚刚打跑了一帮人,爆头了一个,屁股下面还坐着三千公斤的炸药。

  打完字,他想了想,又一个一个删掉,只发了一句:今晚西湖下雨,替我亲儿子一口。

  蔡家大菩萨回复了一个笑脸,又发了张小凤驹熟睡的照片过来,照片上半岁大的小凤驹睡得格外香甜。

  李云道回复道:越长越俊俏了。

  蔡桃夭道:我和宝宝都很惦记你。

  李云道回复道:争取周末能飞回来看看你和儿子,早点睡,晚安。

  蔡桃夭道:晚安。有些事情,别太逞能,自个儿应付不了的,别可劲儿往前冲。

  李云道只回了句“知道”,便关了屏幕。

  想了想,又给阮钰和齐褒姒一人发了一条微信。

  给阮家大疯妞发了条:再忙也要注意休息,你一个人不可能把全世界的钱都赚完。

  给齐大祸水发了条:瑞士的雪再美,也美不过咱大东北的万里雪飘。

  阮钰很快回复:在法国谈判,刚刚认识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法国帅哥,据说有可能当总统。

  齐褒姒也回复得很快,发了一张她在雪山下滑雪的照片,又附言道:本来不想来瑞士,但答应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拍一组宣传照,没办法!好久没见你了,这次回国到西湖来看你。

  李云道笑了笑,安心收好手机。

  心安,下一刻哪怕面临死亡,他也无所畏惧。

  张凯钟看着他,咬牙道:“姓李的,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哎哟,疼死我了!”

  李云道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耸耸肩:“那你得先变成鬼才行。”

  张凯钟突然问道:“你杀过人?”

  李云道想也没想便点头:“干警察的没杀过匪徒,岂不是很可笑?”

  张凯钟冷笑:“张士英也杀过毒贩,你刚刚的眼神跟他的很像。你杀过几个人?”

  李云道便开始掰手指头:“一个,两个,三个……”等掰完一只手,又掰另一只,不够了又用第一只手。

  张凯钟一开始还很谈定,等到了三次回到第一只手的时候,他无法再那般镇定了:“你确定你数的是你杀过的人?”

  李云道面无表情道:“直接被我干掉的大概有十几二十个吧,间接被我弄死的,我自己也数不出数目。”

  张凯钟冷冷问道:“都是坏人?”

  李云道笑了起来:“都是像你一样的坏人。”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