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那年桃树下的诺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曲费清是个实干派,向来喜欢结果导向,对于李云道打断自己说话的这种小细节并不在意:“云道同志,你有更好的方法?”

  李云道点头:“的确有个更好的方法,虽然有些冒险,但值得一试。”

  凌晨三点,西湖市官方微博联合西湖公安局微警务平台发布最新通缉令:西湖市公安局在破获一起特大制毒、贩毒案过程中,发现省公安厅副厅长张士英违纪涉案,今晚凌晨两点半,张士英打晕看管他的市纪委侦查员后潜逃。

  张士英居然跑了!

  市区一处高档别墅区内,甄平早就用别人的名字在这里安置了一栋别墅,从白沙湖大坝下来后,母子俩都没有离开,而是找人处理了张凯钟的枪伤后,便直奔这处早就安排好的安全点。别墅灯光昏暗,张凯钟打了麻醉昏昏欲睡,但甄平却一丝睡意都没有,拿着手机上网看新闻,却看到了张士英潜逃的消息,一时间气得将手机狠狠摔向地板。

  本就神经紧张的张凯钟一下子就醒了,得知张士英潜逃后,张凯钟也震怒不已:“居然让他跑了,肯定是那些警察耍的猫腻!”

  甄平担心儿子又牵动了伤口,反而平息了怒气,劝儿子道:“官官相护,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了。不过却没想到他们竟如此明目张胆,放走张士英的人肯定是怕受到牵连。”

  “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张凯钟咬着牙,就想起身,却被甄平一把摁住。

  “凯钟,你疯了?你别忘了,现在全市的警察都在找我们母子二人,现在出去,跟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而且,你现在双腿受伤,行动不便……”

  局部麻醉的效果渐弱,两侧大腿处又传隐隐地疼痛,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受伤了,却仍旧怒意不消:“那怎么办?看着那个王八蛋跑掉?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才是罪该万死的那个人。”

  甄平面色灰暗,走到窗台,透过窗帘望着东南方的天空,雨后渐消后,夜空竟明亮了起来。年轻时她曾无数次埋怨老天爷令自己遭遇如此命运,尤其是在遭遇家暴时,她尤为怨天尤人。但很多年前,她就已经停止了这种毫无用处的幽怨――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能脱离那个男人的魔爪,可是哪怕她打造出了西湖本地最大的地产企业,哪怕她手下有再多的人手,哪怕她有刀,有枪,那个男人仍旧是自己生命中的梦魇。她觉得,这就是命,自己肯定是上辈子欠他的,所以老天爷要她这辈子来偿还。

  吃了几粒止疼药后,张凯钟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甄平半跪在床边,凝视了儿子许久,终于于外面东方露白时,她微微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一楼,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帮我找一个人,昨天刚刚从市郊一处宾馆逃走,正在被警方通缉,我赶在警方前面找到这个人,先付你三十万定金,事成之后,再给你五十万。”

  挂了电话,她默默坐在别墅一楼的沙发上,也什么不干,什么也不想。人生到此境地,时间对她来说似乎也并不那么重要了,既然都已经蹉跎了五十余年,也不差这一两个钟头了。

  七点钟,她开始做早餐。

  八点钟,她上二楼看了儿子一眼。

  八点半,她独自一人吃了一份丰盛的早餐。

  九点钟,她又坐到了床边,凝视着熟睡的儿子。

  十点钟,她拿出冰箱里的食材,开始做午饭――她已经快十年没有亲自下厨了。

  十点半,手机响了,那人告诉她,找到了目标的下落。

  十一点半,她将四菜一汤放在餐桌上,却一筷子都没动,而后便开始梳妆打扮。

  十二点,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尽管她已经花了很多心思,但脸上的皱纹却怎么也遮掩不住,看着镜中浓妆艳抹的自己,她开始无声哭泣。而后,她狠狠地擦去所有妆容,冲了澡,擦干身子,小心翼翼地将炸弹安放在贴身的位置,一件一件地穿上衣服。

  出门前,她又去二楼看了一眼儿子,毅然出门。

  那人给的地址在郊县,距离机场很近一处村庄。她知道,张士英年轻时曾经下乡到过那里,她与他就相识在那个叫蒋家村的地方。

  上车后,她便面无表情对那来接自己的人道:“三十万已经转到你的账户里了,剩下的马上也会到账。”

  开车的中年男子是个专接脏活的私家侦探,猥琐一笑:“跟甄总做生意就是爽气!”

  “东西呢?”她问道。

  中年男子递了一个纸袋过来,她打开看了看,一把枪和一弹匣子弹。

  她点了点头道:“会多给你打二十万,就当跑这趟的酬劳。”

  “哎哟,那真是谢了!最近手头还真有点儿紧张。”私家侦探笑了笑,发动汽车开向郊县。

  一路上,她都在贪婪地看着城市中的每一处景观。她清晰地记得,这是之前还是农田,那是之前是个宾馆,如今全都是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

  车开到生煎店门口的时候,她突然道:“停一下车。”

  在私家侦探惊异的目光中,她下车买了一打生煎。上车时,私家侦探问她:“没吃饭?”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将生煎抱在怀里,微笑看着远方的蓝天。

  那年她二十岁,她原本不喜欢吃生煎,但他很喜欢,于是她也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了这种食物,一吃就是几十年――只是这些年,她已经忘记了,上一回吃到生煎是何年何月何日。

  生煎还没有凉,车子就已经开到了蒋家村的村口。她没有料到,这里原来早已经变成了一处小集镇。

  私家侦探指着路口说:“沿着这条路往里走,到丁字路口左转,那儿有个废弃的炼油作坊,他在那里。”

  她笑了笑说:“谢谢,要不要吃个生煎?”

  私家侦探看一眼她手中装着手枪的纸袋,摇了摇头:“谢谢,不饿。”

  转身时,她看到路中间落英缤纷的桃树,当年,他就是在那排桃树下用一句话打动了自己的芳心。她清晰地记得,那晚他穿着笔挺的制服,他的笑容如同有魔力一般令她着迷,他的声音是那般富有磁性……

  她一手拎着纸袋,一手抱着生煎,慢慢走在集镇最繁华的小路上。

  车来车往,她旁若无人地打量着道路两旁的建筑,看着街上的人,望着那些穿着开裆裤嬉戏打闹的孩子们。

  走过丁字路口,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安静下来,牌匾破落的炼油作坊就默默地沉寂在小镇的角落里,谁也没有注意作坊的锁被撬开了,许久无人问津的作坊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她看了看四周,确认四下无人,这才迅速推门,闪进炼油作坊。

  作坊里到处飘着一股难闻的异味,这里原来应该是一处地沟油的提炼黑作坊,被公安机关一举捣毁,但幕后操盘手却没有抓到,现在她终于知道,应该是张士英庇护了某个人,如今张士英需要藏身之地,那人便将这处地方贡献了出来。

  提炼作坊并不大,三间屋子,所以她很容易就找到了躲在角落里的男人。

  “你怎么来了?”确认只有她一人后,男人原本躲闪害怕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

  她笑了笑:“我买了生煎,你吃点。”

  男人很习以为常地接了过去,打开闻到扑鼻香气,顿时食指大动,吃得狼吞虎咽。

  他好像已经很长没有吃饭,含糊不清问道:“你怎么还不跑路?”

  她还是笑,不说话。

  男人突然停了下来:“你带警察来了?”

  她摇头,开始流泪。

  男人狠狠皱眉:“怎么每次都这样?你烦不烦?”

  她擦干眼泪,问道:“我们在一起过了多少年了?”

  男人没好气道:“无聊!快想办法,咱们得早一点出去,最好是能离开中国。”

  她摇了摇头,接着问道:“那天,你在桃树下许的誓言,你记得吗?”

  男人微微一愣,神情先是缓和了一下,随后又一脸不耐烦:“都什么时候了?还风花雪月?真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怎么还能撞了狗屎运把公司做那么大的。”

  她自嘲地笑了笑,缓缓道:“那天,你说,你要保护我一辈子,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会一生一世都爱我……”

  男人很粗暴地打断她:“你有完没完?你要不想跑路,早点儿滚蛋,别连累我。”

  她惨笑:“你怎么都没问问凯钟的情况,他是你儿子。”

  男人斩钉截铁道:“我没有那样的儿子,那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畜生!”

  她笑了起来:“畜生?那你是什么?畜生他爹?老畜生?”

  男人挥起胳膊,作势一巴掌就要下来。

  她没有向往向一样吓得瑟瑟发抖,相反却昂首挺胸地迎上去:“打啊,你打啊,都打了一辈子,也不在乎这一次了!”

  男人狠狠地将她推开:“滚!”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