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熊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从天而降的白色身影离溪水越来越近,也许是动物本身的警觉和敏感,这头浑身毛发变异成白色的凶猛棕熊猛地立起身子,挥舞着两只露出锋利爪尖的前掌,似乎想将那名打扰自己喝水的不速之客撕成..la潜伏在附近大树上许久的白衣青年显然也没料到这头棕熊会如此机敏,真要落在这家伙的面前,被它那比利刃还要尖锐的熊爪挨着,不死也起码是重伤。不过白衣青年没有丝毫惊慌,伸手往那颗硕大的熊头上轻轻一按,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后在距离白色棕熊几米开放的地方淡然而立。

  从体型来看,这应该是附近山林里的熊王了吧,这样一头体重超过一吨的大家伙,就算是老虎也不敢轻易地去招惹它。可眼前的白衣青年,看上去却比女子还要妖艳柔媚,如果不是刚刚露了一手从树顶落地的那身俊俏功夫,乍一看真的会让人觉得一个穿上女人衣裳也绝对可以倾国倾城的祸害。他就那样站在棕熊的面前,仿佛一点也不惧怕眼前这个皮脂就能挡住普通子弹的巨型猛兽。棕熊显然也是极聪明的,它似乎也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所以并没有急着攻击,只是很警惕地看着那白衣青年,口间发出阵阵类似于警告一般的咆哮声。

  山风吹起溪旁的雪沫,终于那体重超过半吨的棕熊按捺不住,如加足油门的坦克一般横冲直撞地冲向那白衣青年,粗壮的四爪与雪地摩擦出沙沙的声响,双掌落地轰隆隆如地动山摇。熊与那青年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可是当转眼间奔袭出大半的间距时,那白衣青年仍旧纹丝不动。那熊越来越近,直到那壮硕身躯离他仅有一臂之距时,他才猛地向旁边踏出一步。巨大的身形与他擦肩而过,气浪掀起了他的衣角,棕熊却因为惯性停不住脚步,轰地一声撞在刚刚白衣青年身后的参天大树。三人合抱的大树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叶枝摇曳,沙沙声间,无边落叶萧萧落下。

  棕熊明显被激怒了,没有丝毫停留,张开血盆巨口就向那青年咬去,就在那仍沾着血丝的犬牙快要碰到那青年时,却不料被那被他视为猎物的人类居然伸出一掌,轻轻拍在棕熊的下颚上,阿呜一声,棕熊吃痛,合上嘴,但那对熊眸子里的兽性却愈发明显。

  棕熊怒了,站了起来,用前掌狠狠地拍向那白衣青年的脑袋,它这一拍,不知道拍碎过这林间多少动物的天灵盖,而那白衣青年却微微欠身,堪堪躲过它这一掌,随后他掌尖朝前,闪电般袭出,就在指间就要触及棕熊皮毛的时候,缩掌成拳,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后腿至腰,从腰至胳膊,再从胳膊到拳头。咏春寸颈!他一掌拍在那熊的肚皮上,棕熊吃痛,哀嚎一声,转头后撤数步,不再敢主动发起进攻。白衣青年又负手而立,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畜生,一身白衣随风猎猎作响。

  吃了苦头的棕熊甩了甩脑袋,作势想逃,白衣青年微微皱眉:没道理啊,这就放弃了?突然,毫无征兆地,那原本作势要逃的棕熊猛地掉过头,再次冲着白衣青年怒奔而来,一时间整座山都仿佛在震动,而奔袭来的也是一座巨形的白色肉山。

  白衣青年“咦”了一声,也不敢托大,神情凝重,双臂张开,双膝微屈——那肉山越来越近。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让开”,白衣青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飞快一个往斜前方扑了出去,随即,一个喘着气、赤着上身背一张牛角巨弓的壮实青年出现在他刚刚所在的位置,就在棕熊奔袭来的夺命一刻,先是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化解去棕熊奔袭的巨大力道,而后身子微矮,轻喝一声,竟扯住棕熊的两条后腿,在空中如掷铁饼一般旋转数圈,最终将那重达半吨的肉山硬生生摔了出去。熊再次被砸在刚刚那株参天巨树上,这一次,山林之王终于被激怒了。转过身,发生一声狂吼后,发疯一般地冲那赤着上身青年冲了过去。

  白衣青年摇了摇头,暗呼一声可惜,拔出枪套里的手枪瞄准了那畜生,却不料那后来的青年却在再次躲着棕熊的袭击后突然喊道:“徽猷,先不要用枪,这身皮毛,如果破个洞怪可惜的。”

  白衣青年似乎原本也存了这个念头,笑了笑,收起枪:“也成,那我们兄弟俩就好好地会它一会。”两人拉开些距离,呈犄角之势。

  棕熊这次掉在了小溪里,再次爬起来的时候,看上去相当狼狈,但那张血盆大口,看上去也格外狰狞。这头棕熊的智商显然是要比这山林里的其它畜生要高出一大截的,吃了几次亏后,它便意识到自己可能危险了。动物都有求生的本能,既然打不过,那逃跑便是上上之策了。

  “不好,这畜生想跑!弓角小心!”白衣青年正是李徽猷,他真提醒李弓角小心时,却不料那棕熊只是佯装进攻弓角,真正的目标突破口是在自己这边。“好狡猾的畜生!”李徽猷没有丝毫惊慌,微微留长的青丝随山风而动,他就这样堵在棕熊逃离的路线上,远远看去仿佛是螳臂挡车。

  熊的速度很快,却不料那赤着上身的李弓角速度这比畜生更快,正庆庆幸自己与那白衣人擦肩而过,终于可以逃出升天的时候,棕熊却感到自己的两条后腿生生被人拽住,整个前身轰地一身砸倒在地。

  那如天神下凡一般的赤膊青年双手拽住那棕熊的后腿,怒吼一声,竟生生又将那棕熊拎起身,甩过头顶,又轰地一声摔在地上。紧接着,又拎起后腿,周而复始,摔得那棕熊七荤八素。

  白衣青年皱了皱眉:“大哥,差不多就可以了。”

  弓角怒视着一动不动的棕熊:“来的路上看到一头母鹿,都怀要临盆了,被这畜生撕烂了。”

  徽猷知道李弓角心地善良,最看不得恃强凌弱,笑着劝道:“留它一条活命,吃不吃这两幅熊掌,还得十力自己说了算。”

  弓角终于平息了怒火,看着奄奄一息的棕熊,长长嘘了口气:“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徽猷道:“只比你们早几天,不过我没回庙里,我一进山就碰到这家伙了,已经跟着它好几天了。这身皮毛不错,明明是头棕熊,却长得像头北极熊,也正是不想糟蹋了这身皮毛,这才费了我这么些气力。”

  弓角点点头,有些伤感地说道:“云道说,十力要被那些喇嘛接走了。”三兄弟里,属弓角最为淳朴善良,对十力的极不舍都写在了那张憨厚老实的脸上。

  徽猷道:“我知道。”

  弓角问道:“你之前就知道?”

  徽猷道:“我在西藏碰到了大师傅。”

  弓角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些什么,良久才道:“大……大师傅还好吗?”

  徽猷摇头:“你知道的,十力正式接手教宗经筒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大师傅的圆寂。”

  弓角似乎有些伤感,默默地走到那棕熊的一旁,熊眼睁开着,却没有气力再反抗。他默默地到周边割了些老藤,将那熊捆得结结实实地,最后打结时才转头问徽猷:“大师傅葬在哪儿?”

  徽猷摇了摇头,没有开口,只是默默上前接过其中一根树藤,两兄弟拉着足有婴儿臂膀粗细的老藤,默默地将那倒霉的棕熊拖出丛林。

  那处不知何时建的喇嘛庙里,李云道煮了些雪水,将山跳开膛破肚,清理干清,又架起篝火和烤架,将山跳抹了调料放在火上烤。才烤到一半,蔡桃夭就发现李云道皱着眉,不断地嗅着鼻子,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她知道李云道的嗅觉很灵敏,一般来说他的嗅觉判断不会出错。

  “好大的腥味,不对,好像是山里的大棕熊……”李云道警觉地站起身,顾不上洗手,直接摸向后腰上的手枪。不过,随即他又放松了下来,重新坐回烤山跳的板凳上。

  “怎么了?”阮钰问道,很奇怪,她这段时间很反感油腻的肉类,今天却对李云道猎的山跳充满了期待,一丁点要呕吐的迹象都没有。

  “大哥和二哥逮了头熊回来,估计还是活的。”李云道无可奈何地说道。

  “活的?哪儿呢?”阮钰和陈苦草起身冲到庙门口,果然看到两兄弟正拖着一个巨大的肉山走在山道上,距离庙门不足百米。

  蔡桃夭也很好奇,但等看到那深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腥臭味的大家伙的时候,三位都酷爱干净的女性一下子便躲出去好远。

  少年喇嘛站在庙门口,欣喜地喊着:“弓角哥,徽猷哥,云道哥!”

  徽猷掸了掸白衣上的灰尘,拍了拍小喇嘛的脑袋:“都长这么高了!今天想吃什么口味的熊掌,二哥都给你做!”

  童颜巨_Ru香汗淋漓 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