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送给曲费清的子弹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七点钟,李云道的车缓缓靠近市委大院。调到西湖来半年,他来过大院很多次了,但从来没有在这个点进过大院。因为这两日形势紧张,大院门口增加了荷枪实弹的内卫武警,站岗的武警并不认识李云道,但当他掏出证件时,年轻的武警忍不住立刻敬了一个军礼――这就是前两天反恐行动中以一已之力对抗恐怖分子的公安局副局长李云道,这个名字这两天在整个体系内可谓是如雷贯耳了。

  在年轻武警敬仰的目光下,车子缓缓滑入市委大院。曲费清原先在一号楼办公,但一号楼年久失修,经常漏水,最近正重新装修,所以暂时搬到了新楼九号楼内。停好车走到楼下的时候,曲费清的秘书纪灵岩居然早就已经候在了楼下,见到李云道便热情地迎了过来:“没吃早饭吧?你待会儿上去先跟领导聊,聊完了出来吃点豆浆油条,我刚刚也给你捎了一份。”

  纪灵岩是江南人,名字得意于姑苏灵岩山,据说是山上那座灵岩寺的老法师亲自赐的名字。据说纪灵岩双亲皆为大学教授,又自幼聪慧,曾是姑苏城的高考文科状元。人大毕业后便进入了公务员序列,如当年老法师所述,三十岁走正官运,果然在三十岁时被空降而来的西湖市市委书记曲费清相中,成为了西湖市真正意义上的二号首长。从某种意义上说,李云道是从姑苏市走出来的干部,纪灵岩是姑苏人,对李云道有种地理上的天然亲近,自从曲费清开始注意李云道后,纪灵岩更乐得锦上添花――在官场上,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谢谢纪处,折腾一夜,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上一顿还是昨天下午临时对付了两口。”李云道能感受到纪灵岩的善意,不管对方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交好市委书记的大秘,对自己在浙北开展工作有百利而无一害。

  纪灵岩一边领着李云道上电梯,一边小声道:“昨天晚上曲书记也没怎么睡,北京那边已经来过好几个电话。你先进去跟书记汇报情况,我就在外屋,豆浆油条我放在隔壁办公室。”

  到了三楼,两人收敛笑容,纪灵岩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曲书记,李局长来了。”

  “进来吧。”办公室内传来曲费清略显疲惫的声音,等李云道走进这间临时办公室,看到曲费清时才知道纪灵岩所述不虚,这位西湖市的当家人应该也连续几晚没能睡着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曲费清作为“班长”,又岂能承担一定的责任?所幸的是,绝大多数的可见危机目前都已经解除了。

  “曲书记。”

  “坐下聊。”曲费清站在窗边,他的视线所及之处是政府大院的前广场,此时刚过早晨七点,广场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在葱绿松植间蹦跳叽喳的麻雀。似乎他已经在窗前伫立了很久了,转身时不由自主地捶了捶腰,见李云道仍旧垂手站在沙发旁,笑着指了指沙发,“坐嘛,你也不是第一次到我这儿来,不要这么拘谨。”说着,在顶端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神情稍稍放松一些。“几天没睡了?”

  李云道笑了笑:“快七十几个小时没合眼了,但是只是觉得有些累,不过累过头了,睡意倒是一点儿都没有了。”

  曲费清也笑了起来:“我能体会。”

  恰好纪灵岩泡了两杯茶送了进来,曲费清呷了一口茶,笑着舒了口气:“喝点茶提提神,待会儿回去休息吧,我不是给你特批了一个月的长假嘛!”

  纪灵岩有些吃惊,他很少很到曲费清在下属面前如此和颜悦色,更不用说这般有说有笑了,这位李局长的能量果然不一般!

  喝了几口茶,曲费清才接着道:“张凯钟也自杀了?”

  李云道点头:“我进去的时候已经割腕了。”

  “张士英真是金环蛇?”

  “嗯,之前我们都以为钱强是金环蛇,但钱强只是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手再长也伸不到别的区去,其实那会儿我就隐隐觉得不太对劲,但是苦于没有证据。”

  “后来是怎么发现的?”

  “张士英其实才是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甄平母子是被他一手逼上绝路的,毒贩郭威其实也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他在缉毒队的时候,郭威曾是他的线人,没有他的支持,郭威根本无法在短短几年内一跃成为西湖三大毒头之一。但真正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是戚洪波的儿子,戚小江。”

  听到戚洪波的名字,曲费清的眉毛明显跳了跳:“据我所知,戚洪波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的,怎么,他儿子有不一样的想法?”

  李云道点了点头:“戚小江已经找过我很多次了,他想洗白戚家,但无论他做多少努力,戚洪波干的那些事情,都会在一夜之间让戚小江的努力付诸东流。”

  “戚小江的消息可靠吗?会不会是栽赃?”曲费清似乎对戚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太信任。

  “目前看应该是可靠的,戚小江的诚意很足,而且,他想保的是戚家,而不是戚洪波。”

  曲费清微微松了口气:“有戚洪波在的西湖,可以说是为祸一方啊!”他微微叹了口气,起身从办公桌里拿出一沓厚厚的资料放在李云道的面前,“我刚来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想在西湖当好市委书记,有两个地方一定要去拜一拜码头,一个是老宣传部部长汤林阳的家,还有一个就是戚洪波的书房。我这个人啊,入党早,不信邪,终始相信人间有正道,所以他们说的那两个地方,我一个都没有去,而且我一到西湖,就到朱子胥牵头搞了一轮社会环境整治,后来这位老七头戚老大就想着各种法子托人请我吃饭,我一概拒绝,于是我就收到了这个。”曲费清拿出一个不大的信封:“看看,里面是什么!”

  李云道打开信封看了一眼,愕然看到信封里是三粒黄灿灿的子弹。

  曲费清冷笑:“给市委书记送子弹,而且子弹是平空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的,你说说看,这位老七头的胆子有多大!”

  李云道叹了口气,从戚洪波送出子弹的这一刻起,基本上就宣告着戚氏团伙的覆灭――在华夏现行的政治和经济体制下,任何一种形势的黑恶组织都只会被掐灭在萌芽状态,戚小江看到了这一点,但是戚洪波却还始终沉浸在营造黑色帝国的春秋大梦中。

  “戚洪波是一定要拿下的。”李云道顿了顿,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道,“曲书记,我斗胆说一句,戚洪波是戚洪波,戚小江是戚小江,当然如果戚小江也有犯罪事实,我们一样不能放过。”

  曲费清笑了起来:“我又不是老糊涂了,是非曲直难道还分不清?戚小江最近几年搞的特色产业很不错,跟国外能多知名公司都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一点我还是清楚的。”

  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他知道如果曲费清一门心思想要拿下所有姓戚的,戚小江铁定也躲不过这场泼天的大祸。其实李云道自己也清楚,刚刚他是冒了风险替戚小江争取的,如果换个其它人,比如说康与之,知道戚家送了子弹给曲费清的前提下,肯定是不分青红皂白一网打尽,想到这里,他也不禁为命运未卜的戚小江捏把汗。

  在这个话题上曲费清并没有停留:“打黑的事,等你休假回来再说吧!”

  “曲书记,开发区下面的炸药都取干净了吗?”

  曲费清点了点头:“军方介入了,炸药应该都不成问题,至于炸药当年是怎么进去的,后续的调查和加固事宜你就不要介入了,我已经让纪委刘隽书记负责牵头。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回来以后等着做事迹报告吧!”

  李云道苦笑:“曲书记,我有个不情之请……”

  曲费清手一摆道:“如果你想说你干不了这个榜样的活之类的话,你就不用说了,这是政治任务,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李云道哭笑不得:“曲书记,您这是赶鸭子上架啊。”

  曲费清却摇头道:“从去年开始就发生了很多事情,浙北的公安系统是时候好好洗洗牌练练兵了,否则再这么闹下去,赵书记和我都要挨北京的板子了!”

  李云道并没有在曲费清的办公室逗留太久,以至于他走出来的时候正埋头修改一个文件的纪灵岩吃了一惊:“这么快?”

  李云道笑道:“我还觉得慢呢。”

  纪灵岩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走,去我隔壁的办公室。”

  “你不进去看看?”李云道问道。

  纪灵岩笑了笑,转身敲门进去,不一会儿就又出来:“书记要休息一会儿,呆会儿九点半要开常委会。”

  “这间办公室其实是给老孙准备的,但他在车上猫惯了,所以这间办公室被我堂而皇之地霸占了。”进了办公室,纪灵岩指着桌上的豆浆油条,“还热着,趁热吃。”

  无错,请访问请收藏本站最新!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