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古堡里的老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四月的克里特岛遍地不知名的野花,春风撩人,阳光和煦,站在海边的悬崖上放眼回眼身后,目力所及之处皆是一片苍绿。23us.更新最快海天交接处,一个黑点越飞越近,到了近处才能看清是一只通体雪白的海东青。一声清啸后,那雪白海东青陡然冲入蓝天,在极高处变成了一个几乎看不清的小黑点,而后突然间迅猛而下。红袍青年孤身立于崖顶,似乎丝毫不畏惧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自己而来的猛禽。就在那海东青快要刺到那红袍青年时,那海东青陡然转向振翅,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极漂亮的弧线,最后落在那只从红袍中缓缓伸出的右臂上。

  海东青双目威严,浑身雪白,就连爪子也是隼中之者的玉色,立在那青年的前臂上,无比神俊。红袍青年微微扬臂,轻喝一声,海东青再次如离弦之箭般冲入云霄。

  “阿佛洛狄德,米诺斯大人有请。”这是一个看不出年纪的白衣苦修士,他的白袍上打着各色的补丁,如同其他的古修士一般,手中执着一根象征一心修行的修士棍,只是他手中的修士棍通体黝黑,不似凡品。提着这重达五十公斤的铜棍,也不知他是如何上的崖,更不知道他是何时才出现在这崖顶的。就如同谁也不知道在历史的长河中米诺斯大人到底留下了多少岁月印记,谁也不知道这看不出年纪的白袍苦修士已经活了多久,但所有人都清楚,作为圣教硕果仅存的长老之一,米诺斯大人每每现身,所到之处必有四名年轻古修士相随,这位赫拉克勒斯便是其中四人中的一位。

  红袍男子似乎并不在乎白袍苦修士直呼其名,事实上他也清楚,赫拉克勒斯有这样的资格,否则如果换成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圣教苦修士敢如此直呼自己的名字,也许早就被他一脚踹进了身前的万丈悬崖。

  红袍与白袍擦肩膀而过,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只是默默地顺着徒壁上凸出的岩石飞速下崖。谁都知道,当今圣教,教皇法力无力,教皇之下,裁决使阿佛洛狄德神勇无敌,从来没有哪个被宣判过的异端能在裁决使大人面前支撑超过三息,这是天赋,也是自幼在教皇精心指导和栽培下艰辛付出的成果。如果说阿佛洛狄德的变态武力值来自于名师和后天的努力,那么跟在他身后在徒壁悬崖上没有拉下半步的赫拉克勒斯便是完全的后天努力——这是苦修士的选择,也是他们的命运。

  崖边一处古堡依山傍水而建,易守难攻,占尽了冷兵器时代的地理优势。古堡由巨石砌建,呈对称状,灰白而斑驳的建筑立面仿佛诉说着千百年间战争的硝烟与厮杀。古堡前的广场原本空空荡荡,此时密密麻麻坐满了白袍打补丁的苦修士,要知道这些古修士平时都散落在全世界各地,此刻尽同时汇聚在这座小岛上,不由得让红袍青年阿佛洛狄德微微皱眉——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盛况,就算是教皇的登基大典也请不来这些只为了信仰而生存的苦修士。阿佛洛狄德敏锐地发现,那些头发胡子都是白色的老年苦修士白色的教袍袖口边上都绣着三道金纹。三道金纹意味着什么?这是普通的圣教苦修士修行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荣誉,必须是那些为圣教的生存发展或教义的延生作出过突破性贡献的苦修士才能获得如此荣耀的金纹。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阿佛洛狄德默默地想着,但是他接过的良好教育告诉他凡事都不能将喜怒写在脸上,所以他只是默默地跟着赫拉克勒斯穿过那些闭目默念教经的老少。

  古堡内灯光昏暗,潮湿的走廊壁上挂着似乎是上个世纪就已经悬挂着的老式壁灯,赫拉克勒斯一言不发,进了古堡后便在前方带路,古堡里静悄悄的,仿佛空无一人,只听得到一前一后的两人的脚步声。古堡从外面看来并不大,但是阿佛洛狄德却跟着赫拉克勒斯走了很久很久,终于来到一扇古旧的大门前。

  这是一扇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战争洗礼的木门,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木门上的刀砍斧凿的痕迹清晰可见。木门上还有些莫名的斑痕,阿佛洛狄德却知道,这是鲜血经过历史的沉淀后留下的痕迹。苦修士赫拉克勒斯将手中的修士棍搁在墙角,咬牙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推开这扇沉重的大门。木门徐徐张开,门后是一方天井,绿意盎然,鲜花怒放,与刚刚古堡走廊给人的压抑和不见天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温暖的阳光透过天井上空的玻璃洒落在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天井里,手持喷壶的白发老人佝偻着腰身,耐心地伺弄着几盆名贵的郁金香。

  “1636年,这棵价值三千荷兰盾的郁金香,可以交换八只肥猪、四只肥公牛、两吨奶油、一千磅奶酪、一个银制杯子、一包衣服、一张附有床垫的床外加一条船。”老人微笑着拧动手中的喷壶,雾状的水喷洒在名贵的郁金香上,“那时候,郁金香的根球都是以ass为计量单位出售的,要知道那时候1ass才相当于现在的0.05克。”老人放下喷水壶,又拿起修花草的剪刀,仔细剪掉一株造型优雅的盆景岔枝,这才放下剪刀。

  苦修士赫拉克勒斯默默地端了一盆清水送到老人的面前,老人微笑说了声“谢谢,你先去忙吧,我跟裁决使谈一谈”,苦修士没有任何异义的躬身退出天井。

  “坐下聊!”老人指着院中的一方小凳,阿佛洛狄德点了点头,却没有坐下,只是耐心地随着老人的脚步在花丛绿叶中走动。

  “米洛斯大人,看上去你的心情很好。”长着一张东方面孔的阿佛洛狄德是个标准的美男子,面若桃花,就算是放在女性群体里,他似乎也不会输给那些当红的明星模特分毫。但他的的确确是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男人,所有人质疑他性别的人都被他送入了圣教裁决司的监狱,对裁决使的不敬,就是对神灵的最大的玷污。

  老人咧嘴,两排牙齿已经缺了几颗,但却丝毫不有违观感,相反所有见过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人,都会油然而生地对他产生诸多敬意——没有米诺斯大人,就没有如今的圣教,哪怕是如今的教皇大人,见到米诺斯大人也要无比恭敬地执弟子礼。“阿佛洛狄德,你也看得出我的心情很好?看来我的心情是真的很好了。嗯,几十年了,自从西德和东德之间柏林墙倒下之后,我就没有像今天这般高兴过了。”老人很孩子气地说道。

  “看来是碰上什么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情了。”阿佛洛狄德冷静地分析道。

  老人笑道:“何止是百年难得一遇,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事情哪!”老人冲神秘一笑,“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敢踏上那个东方古国的领地吗?”

  阿佛洛狄德微微一愣,这是他从来都未曾想到的——尊敬的米诺斯大人并不是不屑踏入那个国度,而是不敢,这应该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吧。

  似乎早就猜到阿佛洛狄德的反应,米诺斯捻了捻长须,微笑道:“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度,灿烂文明绵延上下五千年,比我们克里特的文明还要早上许多。你一定很好奇我害怕什么吧,让我来告诉你,我的孩子,在那个神秘的东方古国里,有一个我曾经打赌输给他的人,正是因为输给了他,我才被迫发誓,只要他仍活在这世上一日,我便终生不会再踏入中国一步。”

  打赌输了?这个理由更是出乎阿佛洛狄德的意料——被圣教视作瑰宝一般的米诺斯大人居然会因为一次无足轻重的赌局,近七十年没有踏入过那个国家一步,这似乎有些儿戏,却又令阿佛洛狄德无从反驳:神的子民,都是要遵守自己的诺言的,就如同他曾发誓要清除天下间所有异端一般。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跟他打了一个什么财?”米诺斯笑着问道。

  阿佛洛狄德笑了笑,点头:“大人,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输给了谁。”他在脑中一个一个排除着答案,他知道那个古老的东方国度内存在一个半官方的神秘组织,经费由官方提供,但却不完全受官方管辖,所有威胁到华夏民族的事情他们都可以管,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些人可以凌驾于国家机器甚至法律之上,去解决一些在他们看来威胁到那个古老华夏民族生存的人或事。

  米诺斯一边给一旁的观叶植物喷水,一边笑道:“有一个名字,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那个人叫噶玛拔希。”

  “噶玛拔希?”阿佛洛狄德微微皱眉,他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陌生。

  “对,就是他,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米诺斯似乎回想起了什么,表情一时间竟变得丰富起来。

  翘_臀女神张雪馨火辣丁_字_裤视频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