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条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在打量戚洪波的同时,戚洪波和几名手下也在打量这位传说中的公安局副局长。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事实上,此刻见到李云道本人,戚洪波才发现这位空降到西湖半年不到便屡立奇功的公安局副局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年轻。短寸头,瓜子脸,一双仿佛一眼能看透人心的桃花眸子,穿着一件黑色夹克,黑裤黑皮鞋,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就像一杆笔直的枪。他看上去不像是个警察,倒更像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他的微笑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能让初次见面的人便会对他产生好感。但戚洪波看得出来,这个年仅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对自己充满了警惕,他甚至有种错觉,眼前的青年就像一把随时会出鞘的利剑,只要他的对手稍不留神便有可能被他刺穿要害。

  跟戚家父子寒暄了两句,李云道便直接切入主题:“那我就开门见山吧,想来你们也急着寻找小不点的下落,你们自己这边进展如何?”李云道知道,嫡孙子被人绑架,作为西湖地下世界的魁首级代表人物,戚洪波没有任何按兵不动的理由,而且以戚家在西湖的人脉关系网,肯定能查出来些旁人所不知道的细枝末节,而且这一次下手的人很明显是冲着戚家来的,到底跟谁有仇有怨,这一点估计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比戚洪波自己更了解。

  戚洪波长吸了口气道:“目前还没有太大的进展,只是查到一些细节,黑子,你跟李局长介绍一下你刚刚的发现。”

  李云道看了一眼被戚洪波称为“黑子”的年轻人,在“老猫”毛舒被国安局秘密逮捕后,这个黑铁塔一般的年轻人便成为了戚洪波人马中的武力担当。根据警方的资料显示,黑超从小练铁砂掌,据江湖传闻一对铁掌有开山劈石的威力。至于能不能真的像传说中的那般切石头跟切豆腐一般,这一点李云道不清楚,但是将铁砂掌练到一定程度的人,一掌能震断百年古树的全部脉络生机,更不用说一个活生生的人了,对于黑超的武力值,这一点李云道还是相信的。只是令李云道没料到的是,黑超的脑子比看上去的要好用得多,应该说这个屋子里,除了老谋深算的戚洪波外,黑超的智商应该和戚小江不分上下,而“笑面虎”卢真和“判官”宋乾朝很明显在这方面落了下乘,几句话交流下来,李云道便意识到,这个被戚洪波称为黑子的年轻人,也许是才这屋子里最值得自己留意的那个。

  “我安排人手从皮靴的线索开始查,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个条件。”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戚洪波。

  闻言,戚小江先是一愣,随后心中叹息,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卢真和宋乾朝两人也面面相觑,估计也就只有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才敢如此放肆地跟戚爷这般谈条件,或许换个别的什么官员,戚爷早就翻脸了。

  戚洪波面色不变,只是微笑道:“等价交换,这是应该的。”戚洪波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丝毫没有受自己强大气场的影响,进退有度,丝毫不慌张。戚洪波在黑道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哪能不清楚像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有所依仗,要么就是心理素质极其强大,从刚刚一进门,他也不是没试着用各种方向来打消眼前这青年的高傲却不嚣张的气焰,但都于事无补。

  李云道微笑着看了戚小江一眼:“我替你找人,找到人后,你主动来公安局自首。至于找谁自首这个我不关心,可以是我,也可以是别人,但如果答应了,就一定要说到做到,否则……”李云道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戚洪波,“我这个人不喜欢夸海口,但我如果我说了,我就一定会做到。”

  戚洪波双眼微眯:“比如把我送进监狱?”这位在浙北黑道向来说一不二的一方枭雄猛地往前踏出一步,一时间整个一楼书房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到了冰点,卢真和宋乾朝清楚,这是戚爷要发火的前兆。他们一面开始在心里默默哀悼着这位据说是西湖市有史以来更年轻的正处干部的青年,一面琢磨着戚爷到底会以什么的方式终结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的生命——是装麻袋扔进钱塘江还是直接一枪崩了后扔进狗场里喂藏獒?

  李云道不为所动,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嘴角轻扬地看着这位连名字都能夜止小儿啼老人:“几百斤的野猪王我不怕,几千斤的炸药我眼皮子也没眨下,除非你真能把整个西湖老百姓都绑上你的战车,否则我还真不知道我会有什么顾忌的。”

  对于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来说,似乎这世上也没有什么能让他觉得恐惧的了。但戚洪波却只是笑了笑道:“李局长,这世上有些事情,比死亡更可怕。”

  “比如呢?”李云道笑望着老人,其实他也觉得很匪夷所思——在这个年纪还要为了那不切实际的黑色帝国的梦想而奋斗,这是一件多么可笑又多么可悲的事情啊,东北的薄家兄弟当年何等意气风发,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被招安的命运,山东的齐南册,两广的欧蚍蜉,都是能量、胸怀和手腕都远在戚洪波之上的一方巨擘,现在一个个恨不得将以往的那些懊糟事情撇得一干二净,谁还会敢说自己想在灰暗地带一条道走到黑?但换个角度看,眼前这个身材算不上魁梧,甚至身板已经开始佝偻的老头子倒是单纯质朴得可爱——如今的体制与环境下,根本就不存在让任何黑社会组织滋长的空间——李云道甚至认为,如今的华夏从本质上来说是不存在任何黑社会组织的,就算有类似的,那也只是依存在权力庇荫下的寄生品。

  戚洪波突然笑了起来:“我开始有些欣赏你这个年轻人了,很少有你这个年纪的人站在我的面前,还能这般理直气壮的,尤其是你还想抓我去坐牢。”

  李云道笑了笑:“出来混的,总要还的。你老人家打打杀杀辛苦了一辈子,也是时候该进去享享清福了。”

  戚洪波不置可否:“你不觉得这是趁人之危?”

  李云道自嘲地笑了笑:“嗯,好像是有些不太光彩。”

  戚姓老人倒是被他的一句自嘲逗笑了:“你这个年轻人,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样吧,你帮我找回我孙子,我可以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围内答应你三件事,如何?当然,别跟我提什么金盆洗手,你信不信我今天金盆洗手,明天就会横尸街头?大家都是有家有口的,不光是你我,还有他们,你问问他们,如果今天我想洗手不干了,他们同不同意。”

  卢真大惊:“爷,大家伙儿还指望着您带着一起养家糊口呢。”

  宋乾朝也道:“戚爷,这种话说不得啊,万一外面空穴不来风地传开来,又不知道多么咱们的小弟要遭殃,最近拼了老命拿下的场子估计也要重新吐出来了。”

  黑超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云道,仿佛下一个瞬间,只要戚洪波一声令下,他便会扑过去拧下这狂妄小子的脑袋。

  戚小江想说些什么,但却欲言又止,戚家彻底洗白所要面临的压力和困难,他比谁都清楚,但是他更清楚的一点是,如果父亲戚洪波还沉迷在这黑色帝国的梦影里,那么接下来戚家众人所面临的将是面顶之灾。

  李云道轻轻叹了口气:“壮士断腕都是需要魄力的,你戚老爷子能撑得起这么大的摊子,自然有大船掉头的气魄和胸怀。”

  戚洪波摇了摇头:“还是把小不点先带回来再说吧。”

  李云道当着戚洪波的面打了几个电话,那段视频也传到了市公安局,市刑侦和技侦立刻行动了起来。不到一个小时,华山的电话便回复了过来:绑匪脚上的皮靴是巡洋舰牌仿美军作战靴,但因为是仿制,被美国那边的公司发现了,发了律师函来,所以厂方只生产过一批少量的作战靴,而经过与代理商的沟通,西湖市只有一家公司批量定向采购过这款黑色作战皮靴。

  “杭安物业?”戚洪波和戚小江顿时脸色微变。

  李云道将手机稍稍离远了些,问道这对父子道:“怎么了?这家物业公司有问题?”

  戚小江道:“这是老猫名下的公司,主要负责跟甄平那边开展合作。”

  李云道猛地一皱眉:“你的意思是,那些人有可能是张士英和甄平的余党?”

  一直默不作声的黑超插话道:“老猫有几个很得力的手下,身手都还能入眼,据说之前在东南沿海专干抢劫的勾当,做事手段极为凶狠毒辣。”

  “你觉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李云道看向戚洪波。

  戚洪波微微闭眼,叹了口气道,却没有说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