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吃瘪的戴记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见祁立春在电话那头也沉默了良久,戴纪菲也意识到自己提出的这个问题也许过于敏感了,上层有上层的考虑,妄自揣摩圣意原本就是大忌。

  “这样吧,小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明天不是陪书记一起下县里去吗?你把你的文章带上,标题先不要拟,到时候你挑个领导心情好的时候,时机合适的话,把文章拿出来,给书记先看一看,然后让书记亲自起个标题。”祁立春不亏是在政坛混了大半辈子的高手,一招四两拨千斤的招术直接把皮球踢给了曲费清自己。

  戴纪菲闻言顿时心中大定:“谢谢秘书长,这个主意好,请书记起好标题,到时候直接登报。”

  放下电话,戴纪菲又将文稿校对了一遍,这才排好格式,将刚刚拟好的标题删掉,用a4纸打印了出来,还不放心,又就着纸稿对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放进塑料文件夹里,正准备将文件夹放进她的lv拎包里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稿子还没有给当事人审核。

  一般来说,涉及到各部委办局的新闻稿,除特别重大的稿子直接给宣传部领导或市委办审阅外,尤其是这种人物事迹稿,按报社的要求是一定要给当事人核查后才签发的。戴纪菲是直接从市委书记那儿领的任务,直到刚才,她的思维还一直围绕着书记在打转,差点儿把作为一名记者最基础的工作给忽略了――当事人不核实稿子,万一哪句话产生了歧义,那麻烦就大了。

  戴纪菲翻了翻市里新发的各部委办局的通讯录,里面就有李云道的手机,她想了想,拿桌上的办公电话打了过去,可没想到竟然是忙音。挂了电话,想了想,戴纪菲又给那边在采访中碰到的夏初打了个电话。

  “夏警官,你们李副局长怎么不接电话?”

  “什么?在休病假?曲书记给他特批了一个月的带薪病假养病?”

  “那你有他在北京的联系方式吗?或者给个他家的固定电话也行,上次的采访稿出来了,按社里的要求,人物事迹稿是要给当事人核查的。”

  “你也没有?好吧,明天你帮我问问看,谁能联系上他,嗯,谢谢,再见!”

  挂了电话,戴纪菲不禁有些气馁,看来这位公安局副局长比传说中的还要剑走偏锋。什么人嘛,人家都是哭着喊着要上党报,这位倒好,临到关键时刻,居然跟自己玩失踪。曲书记能给他批一个月的病假?嗯,骗谁啊?明儿见到曲书记,我一定要好好告上一状,这家伙得得意忘形了,姑奶奶我一定要给你弄双小脚穿穿,谁让你总是不配合我的采访呢?

  第二天,戴大美女跟着市委书记曲费清一行来到了千峰县,在看完几个国家级的科技研究所后,曲费清明显心情很不错,坐在丰田考斯特上跟千峰县的县委书记余书安聊得很尽兴。在中途休息众人上洗手间的时候,戴纪菲趁机坐到闭目养神的曲费清的身边:“曲书记,我想占用你一分钟时间,不知道可不可以?”

  戴纪菲很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貌和性别优势,在什么时候该强势,在什么情况下应该表现出女孩子的柔弱,她几乎是融会贯通。果然,曲费清睁眼看到楚楚可怜的戴美女,顿时笑道:“是小戴啊,当然可以啦,对了,我正想问你呢,上次给你布置的作业完成得怎么样了?”

  戴纪菲心中一乐,正愁睡觉没枕头,人家这不是眼巴巴地送了个枕头上来:“曲书记,我正想跟您汇报这件事呢!”

  “哦,有难度?”曲费清笑着看向戴纪菲,“不应该吧,你可是整个西湖新闻圈里赫赫有名的女将军啊,听说你跑社会新闻那会儿,为了蹲守拍到地沟油加工厂的图片,人家要打你,你差点儿把那家黑心工厂给烧了。我布置的那道作业,可比蹲守地沟油加工厂要简单多了!”

  戴纪菲从包里拿出打印好的稿件:“书记,纪菲幸不辱命,不过有个小小的请求……”

  “哦?”曲费清接过稿子,很认真地看了起来,“来,借支笔我用用!”

  戴纪菲连忙把自己的my进口钢笔递了过去,曲费清看了看那支粉色的钢笔,笑着道:“是个好牌子,不过我还是觉得咱们的国产货英雄钢笔又实惠又好用,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为什么就喜欢用这些洋玩意儿!”

  戴纪菲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道:“书记,这不是因为我年轻嘛,年轻的时候,就该把所有能犯的错都犯一遍,这样等我到了您这个高度,也能天天支持用国货了!”

  曲费清笑了笑,接着道:“你刚刚说有个要求,说吧!”

  “不不不,曲书记,不是要求,是小小的请求!”戴纪菲诚恳道。

  “说吧,你个鬼丫头,又在打什么坏主意?”曲费清似乎很享受跟年轻人交流的瞬间,这让这位接近六十岁的省委常委仿佛看到了自己在国外读书的女儿。

  “文章我写好了,但标题我起了十几个,全都被我自己否掉了,所以想请书记您给起个标题。另外……另外……”

  “另外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戴纪菲心一横,说道:“另外,李云道副局长对这次的报道工作非常不配合,采访时就不配合,幸好我抓到了他的一个铁杆下属,才问出了很多细节。现在稿子好了,想找他核查细节,却找不到他人,还撒谎说是您给他放了一个月的长假,休病假去了。”

  曲费清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怎么,连你也搞不定咱们这位剑走偏锋的公安局长?”

  看到曲费清大笑,戴纪菲便意识到自己给某人穿小鞋的计划落空了,立刻娇嗔道:“不是搞不定,而是人家根本不给我面对面搞定他的机会!”

  这时,纪灵岩靠了过来,笑着解释道:“书记,戴记者,我昨天跟李局长通过电话了,书记特批的假期到下个礼拜就结束了,所以他应该下周末就会回西湖。”

  戴纪菲两眼瞪得浑圆,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纪灵岩:“纪处长,书记真的给他批了一个月的假?”

  纪灵岩笑着耸耸肩,戴着老花眼镜正在看文章的曲费清插道:“是我特批的,谁要是敢大半夜拉着毒贩上装满炸药的大坝上跟恐怖份子谈判,我给他放一年的带薪长假。”

  戴纪菲吐了吐舌头:“原本是真的啊!”

  这时,曲费清抬起头,摘下老花镜:“小戴,文笔写得不错,很生动,个别字眼我做了一些修改,不过事迹还不够鲜活,需要再深入挖掘啊!。标题嘛,嗯,我就不多此一举了,你跟灵岩商量着办吧!”

  戴纪菲这回傻眼了,原本想按祁立春说的,耍个小聪明,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在了自己和纪灵岩的身上。

  中午是在县委大院的食堂吃自助餐,纪灵岩拿着餐盘在戴纪菲身边坐了下来:“怎么样,戴大美女,有什么需要小生服务的吗?”

  戴纪菲有些心不在焉,嗯了一声,便意兴阑珊地对付着盘子里的几根青菜。

  “午餐就吃几根青菜?下午还要跑好几个地方,饿着肚子,你吃得消吗?”纪灵岩好心提醒道。

  “纪处,我真的没想明白,曲书记到底是想给李云道做宣传,还是不想?或者说,想换个什么别的形式?”戴纪菲显然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所以啊,你听我昨天跟你说的肯定没错,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纪灵岩笑着往嘴里送了根香肠。

  “纪处,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你跟这个李云道私交不错,你说说看,这个人到底怎么样,我跟他就接触过一回,还不是很愉快。你说奇不奇怪,别说他一个副局长,人家好多一把手局长听说能在日报上露个脸,天天上赶着往我这儿跑,他倒好,开口便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在更绝,直接跟我玩失踪,纪处,你说他这个人讨厌不讨厌?”

  “云道这家伙啊,嗯,说可爱也可爱,但说讨厌,有时候的确脾气倔强得你想抽他。他就这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要说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你说他是个好人吧,他偏偏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你都不知道,这家伙手里的人命没有两打也有起码有一打半。但你说他是个坏人吧我,他偏偏又是犯罪份子的克星!归根结底,这是个很接地气的家伙,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你要真想采访他,就得先跟他做朋友。他对朋友,那可真是没话说,关键时刻两肋插刀不说,你让他把命拿出来他都肯!”

  “哟,我这倒还真是头一回看到纪处长给一个人这么高的评价!”戴纪菲有些不服气。

  “高吗?我觉得还低了啊!”纪灵岩认真地看着她,诚恳道,“你想想啊,大过年的不回家,就为了办案,家里还有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啊,换成是我我肯定办不到。另外,你再仔细想想,让你独自一个人,在大半夜里冒着大风大雨,带一个变态杀人狂上白沙湖大坝,大坝下面还塞了那么多炸药,换成是你,你敢吗?反正我是不敢的。”

  戴纪菲张了张嘴,没有接着往下说,其实她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但她总觉得这里有夸张的成份。

  “你是不是觉得夸张了?”纪灵岩压低了声音,“其实你了解的还不是全部,你不知道,在坝顶上,还发生过枪战,李云道一个人顶住了一群恐怖份子,还开枪打死了一个,他手里可是只有一把警用手枪啊!当然,这些你都是不能写进文章里的,书记不也说了嘛,主要通过平时的一些小细节来反映。我给你提个建议,你最好跑一趟他们公安局刑侦支队,问问他们对李云道的印象,或许这样会更加直观一些,写出的来的东西也许才能让曲书记更满意些!”

  无错,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童颜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