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小不点被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紫檀飘香,浓而不腻的檀香中又夹杂着些许熟普洱的香气。戚小江觉得自从上次去了一趟普陀山回来后,运势一直不错,不仅在生意上跟法国方面达成了一致,而且还跟前妻白玲取得了暂时性的共识――白玲也意识到让母亲带着孩子东躲西藏对孩子的成长极为不利,而自己的事业心又很强,不可能花太多时间在孩子的身上,所以她愿意把孩子带回西湖,但条件是必须由自己的母亲负责孩子的起居。对于这一点,戚小江并不在意,谁负责孩子起居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并何况孩子的外婆退休前是小学语文老师,对孩子的教育只有好处并无坏处。

  人缝喜事精神爽,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戚小江的心情出奇地好,张士英夫妇倒台后,老爷子的黑色帝国梦想被人冷不丁地浇了盆凉水,这阵子老人家寄情于山水,带着六妈妈游山玩水,听水六妈妈好像又怀孕了,戚小江觉得这都不是事儿,老爷子就是纳再多的如夫人,顶多就是开销上大一些,戚小江自问自己还是有养活一大家子人的本事的。

  戚小江心情好,米蕾也跟着轻松了许多,前阵子她觉得戚小江每天脸色险沉得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她是戚小江的助理,对于戚家发生的事情她比很多外人都要更加清楚。

  阳光透过办公桌的落地窗撒落在戚小江办公桌的书架上,米蕾敲门进来后,发现戚小江正哼着小调站在门边的金鱼缸旁喂金鱼。

  “戚总,法国那边把合约传真过来了,不过是法文版的,我已经找了国内最顶尖的翻译社团队在进行翻译,过两天应该就能出来。”米蕾微笑着凑过去,“你别总扔鱼食下去,金鱼吃撑了会死的。”

  戚小江居然很听话地将手中的鱼食包放了下来,笑着道:“米蕾,很久没休假了吧?下个月我要去澳洲参加一个博览会,你跟我一起去,顺路散散心。”

  米蕾笑道:“哎哟,我的大老板,您终于肯发善心,让我这个廉价苦力休息休息了?”

  戚小江大笑:“怎么说得我跟黄世仁似的。”

  米蕾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戚小江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戚小江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米蕾也意识到应该是有大事发生了,否则以戚小江最近的心情状态,不可以说变脸就变脸。

  “说,怎么了?”戚小江上来就毫不客气地说道。

  来电的人在电话里说了几句,戚小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是让你们看好孩子的吗?一群废物!报警?报警要是有用,要你们干嘛?给我查,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米蕾一听对话的内容,立刻反应过来,应该是戚小江的儿子那边出了问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戚小江咬紧了牙关,没有说话,米蕾知道,这是他在极生气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表现。过了片刻,戚小江才终于开口:“说孩子在放学的路上被人抢走了。”

  “抢孩子?”米蕾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人贩子抢孩子这种事情在大陆每个城市都曾经发生过,可是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尤其这还是戚小江的孩子。

  果然,不一会儿,戚小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回是白玲。他深吸了口气,接通了电话,手机里传来白玲气急败的声音:“戚小江,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为什么要拿孩子说事?你这样会吓到孩子的!”白玲上来便不分青红皂白地问责于戚小江。

  “白玲,我也在调查这件事,给一个小时时间,我会给你一个答案。”说完,戚小江就挂了电话,面沉如水,“叫凡哥进来。”

  米蕾一直对戚小江的那位瘸腿司机凡青蛇保持着足够的尊重,事实上她也曾跟公司的其他同事交流过关于凡青蛇的传奇故事,知道这曾是一个擅使快长的江湖儿郎,而且在西湖黑道的地位只高不低。至于这个曾经在黑道叱咤风云的人物为何会瘸腿,又为何会心甘情愿地在戚小江这儿当一个不问世事的司机,这个答案或许只有戚小江和凡青蛇自己清楚。

  过了两分钟,脸色同样阴沉的凡青蛇出现在戚小江的办公室,进门便道:“少主,老爷子请你回去一趟,应该跟小少爷的事情有关。”

  戚小江咬着牙,面色铁青:“知道是谁干的吗?”

  凡青蛇摇头:“现在还不清楚。但无外乎那么几个人,不难查。”

  戚小江沉默了片刻:“确定不是人贩子?”

  凡青蛇点头:“过程我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了,戴了面具,操作手法很江湖化,跟下三滥的人贩子不一样。”

  戚小江深吸了口气:“不是人贩子就好。”

  凡青蛇也微微点头:“只要他们有利益诉求,小少爷便暂时无大碍。”

  回戚家的路上,戚小江一路沉默,倒是凡青蛇在半路提醒戚小江:“少主,这件事也不能怪老爷子,你也清楚的,吃江湖饭,难免会有人眼红,这么多年下来,仇家也不是一个两个。”

  戚小江没有说话,只是保持默默地看着车窗外的车来车往,良久才道:“凡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主张让戚家洗白吗?”

  凡青蛇笑了笑道:“少主,您信命。”

  “是啊,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就算不还在你自己的身上,也要还在子女身上。”戚小江看着窗外,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所以我不止一次地让爸爸收手,可是他不肯听,直到这一次看到张士英夫妇的下场,他才幡然醒悟。凡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李云道当初决定先出手对付我们戚家而不是新冒出来的散冰党,你说这会儿的结果会怎么样?”

  对于李云道背景,是凡青蛇亲自北上江南进行的调查,结果很出乎他的意料,他从来没想过一个曾经在姑苏金鸡湖畔的工地工棚里一个白馒头也要掰成两半分给弟弟的青年会在短短几年间摇身变成一个实权的正处级干部。他对李云道的每一步工作变动都做过一番调查,除了他是如何能入得秦孤鹤法眼仍是自己调查不出的谜外,其余的每一步变动的推动因素都足以令他瞠目结舌。斗四悍匪,拆炸药,抓毒贩,又跳江,甚至香港那边大圈帮的一个熟人还告诉他,曾经辉煌一时的傅氏集团的倾覆,跟李云道也不无关联。秦家跟傅家相比,无论是政治资源还是江湖地位,都无法与当时几乎快要吃下大半个香港的傅氏相媲美,如果真像刚刚少主说的那样,那位乍一看更像是一名大学讲师的公安副局长从一开始便将矛头对准了戚家,或者说如果没有散冰党冒出来挡上一枪,或许这个时候树倒猢狲散的很可能就是戚家。

  “少主,戚爷有戚爷的难处,一入江湖深似海,想要金盆洗手,哪有那么容易!”凡青蛇叹了口气,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自己的瘸腿,当初如果不是这条腿,自己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呢?是成为了浙北的一方霸主还是早就横尸街头了呢?又或者是早就进了局子吃了枪子儿了呢?

  “再不怎么不容易也要试啊,不试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凡哥,在没有小不点之前,我其实对江湖没有太大的反感,可是自从有了不小点,我就的想法就变了。我不想让我的儿子再过打打杀杀的日子,不想让我的儿子的儿子在若干年后还要因为身在江湖而担心受怕。凡哥,我说的这些,等你有了孩子,你就明白了。”

  凡青蛇沉默着没有说话,他自认为是个粗人,年轻时也有过心仪的姑娘,只是在那曾许诺跟自己同甘共苦一辈子的女人上了一辆保时捷并一去不复返后,他便觉得对于自己这种粗人来说,感情这高档玩意儿来得太过于阳春白雪,放到自己这种粗人身上更显得奢侈。

  小不点是戚小江儿子的乳名,凡青蛇见过那个眼睛里透着灵气的孩子,也许是因为自己没有孩子的缘故,所以打心眼里心疼这个才出生不久便遭遇父母分离的孩子。

  “我已经派兄弟们四下打听了,应该不久就会有消息。”凡青蛇宽慰道,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管用。

  戚小江没有说话,只是又凝视了窗外良久,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接通后便道:“我是戚小江,我急需要你的帮助。”

  电话那头的李云道也正在赶往首都国际机场的路上,见戚小江主动打给自己,倒也不觉得奇怪:“褒姒已经打过电话给我了,我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应该下午能赶到西湖。”

  “我派人去接你?”戚小江有些着急。

  “不用。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控制好你父亲的情绪,我怕他在失去理智的前提下,会做出一些难以收场的事情。放心,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我都一定会全力帮你找到小不点,”

  “好,等你回来!”

  不知为何,有了李云道的应诺,戚小江原本杂乱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此刻他终于有理智来分析,能出做这件事的到底还有谁。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