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跳江的贰比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大刁民最新章节!

  “喂,听说你在西湖又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真的假的?”薛红荷的消息很灵通,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陈博和陈关关两兄妹一个在浙北省发改委,一个在团省委,对于西湖地界上发生的事情,兄妹俩的关系网加在一块儿就几乎跟半个通讯社没有太大的区别了。薛红荷跟陈家很多人都八字相冲,唯独跟陈博和陈关关这对兄妹关系还算不错,自然能有意无意地从陈家兄妹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我一个小警察,能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又不是蝙蝠侠。”对于薛红荷主动升白旗,李云道其实并不感冒,这“蛇蝎美人”面前,可千万不能露出一丁点弱点,否则会被她穷追猛打到天涯海角。

  “别那么大敌意呢!听说你一个人大半夜地在一个塞满好几十吨炸药的大坝上跟恐怖份子谈判,还独自一个人打死了一个数十人小队的恐怖份子。真的还是假的?”薛大妖孽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起,事实上她突然服软也是想从当事人本尊这儿确认一些信息。年前她刚刚从中#宣部调进央级理论研究期刊,平时要么闲得发慌,要么就是对着一堆深奥无比的党务或唯物主义哲学理论,好不容易有了所谓的理论联系实际的机会,她自然不肯放过。

  李云道被她说得头皮发麻,这道听途说得也太离谱了――什么叫塞满好几十吼炸药的大坝,明明只有几吨好不好?什么叫一个人打死了数十人小队的恐怖份子?明明自己只打死了一个人,这期间如果不是有张凯钟这个人质在,自己估计都就被人家乱枪打死了。李云道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位以身涉险的事情还是传回了京城。其实从昆仑山回到京城,李云道就被小姑王援朝拧着耳朵教训了半天,小姑苦口婆心地教育他,已经是当爸爸的人了,不能再像年轻小伙子那样做起事情来不管不顾,就知道埋头向前冲。大姑王抗日得到消息后又冲了回来,拉着李云道跪在老爷子的灵前,认真严肃地对李云道进行了一次批评教育,宗旨是死谁都不能死我们老王家的独苗苗。李云道尽管被两个姑姑批得狗血淋头,但还是心里暖洋洋的,尤其是在被姑姑批完后,一出书房门就迎来蔡家大菩萨的一碗红枣银耳羹,李大刁民更觉得自个儿是个大英雄了。

  可是这会儿听到薛红荷编得有些离谱的英雄事迹,李云道便有些头疼了――口口相传都已经传成这样了,那么在曲费清授意下的官媒刻意宣传,又会离谱到什么程度呢?

  “喂,我跟你说话呢!”薛红荷有些不满,但很快语气又软了下来,“你真的那么不怕死啊?我听陈博说,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之前好像还从江宁的长江大桥上跳下去过?”

  李云道没好气道:“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被那么多冲锋枪逼着,还有火箭筒,你敢不跳江?跳下去还有活的希望,不跳就基本上是马蜂窝了。”

  “你还真跳了?”薛红荷两眼瞪得圆圆的,不知为何却没有往下说,只是过了许久,才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世上要是有哪个男人肯为了我跳江,我就是豁出去当小三也值了。”

  李大刁民翻了个白眼:“神经病。”

  薛大妖孽再次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张牙舞爪:“你骂谁呢?”

  李云道淡然道:“哪个二#逼娄子为了女人跳江,我就骂哪个,这世上女人何止千万,为了女人去跳江,活该他不摔死也要被淹死。”

  薛红荷瞪了李云道老半天,最后才说出一句:“要是有人拿枪指着蔡桃夭,逼你跳江,你跳不跳?”

  李云道不假思索道:“跳,当然跳。”

  薛红荷一愣,显然没料到李云道会回答得如此斩钉截铁,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二#逼娄子。”

  李云道耸耸肩膀,不以为意:“我二#逼我乐意。”

  薛红荷想了想又问:“换成是疯妞儿呢?你跳不跳?”

  李云道反问道:“有区别吗?当然得跳。”

  薛红荷嘲讽道:“你倒是个多情的二#逼。”眼珠子一转,她又接着问道,“如果那人用枪对着我呢,作为警察,你跳不跳?”

  李云道瞥了薛大妖孽一眼,很认真地说道:“要是有人用枪对着你,要求我跳江的话,我一定会很认真地乞求他,赶紧给我一枪崩了你这妖孽,老子伺候不了!”

  薛大妖孽一开始听得很认真,到了下半段,气得俏脸通红,拎起小桌板上的航空杂志就结结实实地赏了某刁民数下:“让你伺候不了,让你伺候不了,姑奶奶我什么时候要你伺候了……”

  飞机上的其他乘客看得发笑,尤其是刚才那位跟薛红荷换位置的仁兄,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感叹怪不得这位兄弟要出轨找小三,这位原配长得是很漂亮,但这脾气,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直到下飞机,薛红荷没有再跟李云道说一句话,下了飞机也是径直提着登机箱,迈着两条在大红风衣内若隐若现的白腻大长腿,扬长而去。

  终于摆脱了这妖孽,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坐个飞机都跟打仗似的,这一路辛苦得厉害。可正庆幸之际,却看到出口处一红一绿并例而立的两女,吸引了来来往往众多旅客的视线。

  “师姐!”李云道眼前一亮,那一身绿衫的女子不是薛绿荷还能有谁。可是一看以她身边一脸挑衅表情的薛红荷,李云道顿时又头疼不已。

  “云道,刚刚听红荷说你也在航班上,真是很巧哩!”绿荷师姐依旧婷婷袅袅,一身绿衫配一双藕白色的布鞋,更显得尔雅别致。

  “嗯嗯,师姐,正准备回来去看看你和老师呢!”李云道笑着道,“从昆仑山给老师和你带了牛肉干,牛是我大哥弓角去山里猎的,不过时间太仓促,风干得还不够彻底。”

  “假模假样!你出去风花雪月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绿荷呢?”薛大妖孽又在一旁说风凉话。

  绿荷却摇头,温柔微笑道:“云道他难得休息一下,也应该好好陪陪夭夭和孩子哩。听说阮妹妹也怀孕了?”

  李云道点头:“孕吐得厉害,这两天又回美国去了。”

  绿荷嗔怪道:“孕妇不好这样劳累的,云道你也真是的,也不说说她。”

  薛红荷却不乐意了:“大刁民,你几个意思啊?把绿荷凉这儿不说,还要让她给伺候你老婆,你想得倒是美啊!”

  绿荷却位住了红荷,尴尬地笑着说:“云道,你别理她,她从小就是这个脾气。对了,今天红荷过来,我买了不少菜,正好老师也念叨你许久了,晚上回来吃饭?”

  李云道挑衅般地看着薛红荷道:“好啊,有蹭饭的好机会,那就让我沾沾红荷小姑的光了。”

  “调皮!”绿荷伸了葱玉般的手指顶了顶李云道的额头,“那晚上早点过来。”

  “嗯,办完事情就来!”

  李云道本想自己打车,却不料刚刚送走双胞胎姐妹,一个戴墨镜的女子迎面走了过来:“李局长,戚总让我来机场接您。”

  在对戚家做背景调查的时候,眼前这个叫米蕾的女人也在李云道的资料库中。对戚小江身边的每一个人,李云道都做过仔细的调查,自然不会少了戚小江的得力助手米蕾。从目前的调查来看,这个高学历的女子仅仅是戚小江在正经生意里的助手,并不涉及到戚家的黑色产业链。

  李云道倒也没有推辞,他也知道“小不点”被绑架,对于西湖来说是一件大事,谁知道手中掌控众多人马的戚洪波在失去理智的时候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

  “有眉目了吗?”上车后,李云道看了一眼司机凡青蛇,他对这个在反恐行动中配合自己的前江湖大佬印象还算不错,至少现在的凡青蛇很本份。

  米蕾面露忧色:“还没有,已经快四个小时了,没有绑匪的任何消息。”

  李云道想了想:“送我去见戚洪波。”

  无论是开车的凡青蛇,还是坐在副驾上的米蕾,均是微微一愣:这位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年轻副局长又在整什么夭蛾子?

  机场,目送李云道上了那辆西湖车牌的宾利轿车,薛红荷冷笑着道:“看来你这位师弟跟西湖的工商界走得很近啊,打个飞的回来,也有宾利车接送。”她的眼力很毒辣,一眼就看出米蕾应该是个年薪不斐的金领,倒没有往男女关系上想,只是觉得李云道跟浙北的商人走得太近了。

  绿荷却笑道:“你放心好了,师弟心里有面镜子呢,谁能处,谁不能处,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他可比谁都清楚!”

  红荷不满道:“你就知道向着他说话,改天被他卖了,你还要给人家数钱呢!”

  绿荷道:“师弟要真的需要,卖了我这个不值钱的师姐又如何呢?”

  看清爽的就到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