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放出风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绿荷师姐亲手做的绿豆糕颇具江南特色,又加了些薄荷叶汁,在初夏季节入口,既清甜香糯又凉爽沁人。也许是许久没有尝过绿荷的手艺,李云道一口气吃了十绿豆糕,狼吞虎咽,一脸十年没吃过饭的穷凶极恶,吓得绿荷连忙给他倒了一杯山楂水:“慢点吃,像个孩子似的。”

  李云道不以为意,吴老和绿荷这里,是他心灵的一方净土,无论碰到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到这里来,仿佛这里才是他心灵的归宿。“嘿嘿,师姐手艺真好哩!你做的绿豆糕吃多少都不会腻!”李云道由衷地赞道。

  绿荷师姐听了心中高兴,唇角微微扬起,甜甜笑道:“你喜欢吃就好,这次薄荷叶不够了,下次师姐多做些,让你带走。”

  “嗯嗯!”李云道也不跟绿荷客气,他知道如此绿荷才更高兴,眼珠子一转,问道,“老师有没有生气?”

  绿荷掩口笑道:“还说呢,那天老师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一开始还聊得挺开心,等一提到你这个关门弟子,老师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老师的朋友好像也是你们西湖市的一位老领导,人家倒是对你赞不绝口哩。不过师弟啊,以后可不能那般冒险了,几千公斤炸药,老师听了都发懵哩!”说着说着,绿荷师姐便忧伤了起来,一张俏脸惹人生怜,“凤驹才多大,阮钰又刚刚怀孕,以后做事可不敢那般孟浪!毒贩,恐怖份子,都是不要命的啊!”

  眼着绿荷一双美眸又要泪眼婆娑,李云道连忙点头:“嗯嗯嗯,我答应师姐就是,下回绝对不会这般冲动了。对了师姐,最近咱们赵书记有没有再找过老师?”李云道连忙扯开话题。

  绿荷心思单纯,果然顺着李云道的话往下说:“自从你出鬼点子让老师给赵书记写了‘将门风骨’四字后,赵书记似乎就消失了。不过,我听人说,最近他在浙北大学等高校视察的时候,不止一次提过,说‘我们有些老学者,学术功底是公认的好,但是不务正业’,嘻嘻,估计说的就是老师。我没敢跟老师说,怕老师生气,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老师已经退休了,享受的是国务院津贴,跟他浙北省委书记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

  李云道却摇头道:“别小看了咱们这位赵书记,很可能将来某一天,人家真的入主国务院了,也许这样他也不会满足!”

  绿荷瞪大了眼睛,黑色的眸子在餐厅的灯光下看上去格外闪亮:“那怎么办?万一到时候他针对老师……”

  李云道笑了起来:“师姐,你就宽心吧,先不说他能不能登顶,就算他真的登了顶,到那个时候,估计他又得回过头来巴结老师了,毕竟到了那个层次,他也不敢在史书上留下骂名。”李云道虽然安慰了绿荷,但是他自己很清楚,以赵平安的胸怀气度,如果真我有那么一天,肯定会秋后算账,到时候清算起来,就不是如今这般风清云淡的局面了。

  躺下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这座距离西湖不远民宅小院有三间房,恰好老师睡一间,绿荷和红荷姐妹俩睡了一间,李云道只能去那间支着一张行军床的小屋。虽然只是小屋,但却被绿荷收拾得很干净清爽,屋子里飘着一股淡淡的艾草香。

  “今天艾灸师傅来给老师诊疗过,所以屋子里有些艾草味。”绿荷似乎有些歉意,“条件简陋了些,师弟将就着睡一晚上吧,明天我去挑张床让人送来。”

  李云道笑道:“没事儿,这条件已经很好了。我刚下山那会儿,带着十力一起睡工地上的工棚,那条件、那气味,嘿嘿,这已经很好了!”

  绿荷帮李云道铺了床铺,又送了一床毛毯进来,最后还不放心,送了一杯温开水进来,这才回自己的房间睡下。

  躺在行军床上的李云道头枕着双臂,借着外面的微光,盯着小屋上方的屋梁,久久不能入睡。

  戚洪波用来换取短暂平静的消息对他来说足够震撼:毛舒的背后居然还另有“高”人,而且也同样身居高位,那么这个神秘的幕后高人究竟是谁呢?

  知道李云道正在调查圣教的人并不多,戚洪波这个层面的人更不可能知道如此机密的事情,在他们眼里,甄平母子顶多就是跟恐怖份子有关联,但他绝对不可能知道圣教这样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因而戚洪波是不可能用这种消息来欺骗自己以换取苟延残喘的时间的。

  可是,戚洪波所说的毛舒背后的“大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呢?是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

  毛舒是本名门智雷的卧底警察,能使唤得动他的,要么是级别比张士英还要高的,要么就是能够给毛舒足够的利益,或者说,两者皆俱!

  如今毛舒被国安直接带去了京城,难道说,毛舒背后的人,是国安的人?或者说跟国安有着莫大关系的人?这个答案只有毛舒能够解答了,但是能不能再见到毛舒,李云道自己也不敢打包票。为今之计,就是要尽快找到老猫的那名手下苏洪。现在绑架小不点的三人团伙一死两逃,苏洪知道得罪了戚洪波,短期内肯定不敢在西湖露脸了。

  李云道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一个电话直接打给了华山:“老华,让线人在道上放消息出去,就说老猫的两名手下,猴子和苏洪平分了老猫留在安全地点的八千万毒资,现在正准备潜逃。”

  最近好不容易才进入正常生活状态的华山一个激灵:“头儿,真的假的?哪儿来的八千万毒资?所有的涉案卷宗我都年过,没提到过那八千万啊!”华山也知道八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万一上头真查起来,弄不好破了案功劳没多少,反倒因为这八千万惹来一身骚。

  李云道笑了起来:“老华,你别激动呀!八千万毒资,是真是假,只有老猫自己知道。现在他被国安带去了京城,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来,就处出来了,也会直接先退到我们局里来。”

  “头儿,我不太明白,这事儿……”

  李云道笑道:“老猫手下能人很多,不光是猴子和苏洪这几个人,如果他们俩胆敢私自分了毒资,老猫的其他手下会怎么想?老猫不在,那就是大家的公款,私自分钱,而且还是八千万……”

  华山恍然:“头儿,我明白了,你是想让他们黑吃黑?”

  李云道笑道:“等他们成了过街老鼠,你觉得对他们来说,哪儿最安全?”

  华山嘿嘿一笑:“明白了头儿,等好消息吧!”

  打完电话,已经是凌晨三点,李云道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一觉睡醒居然已经是早上八点,院子里传来咿咿呀呀的流觞昆曲声。

  推门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的时候,却看到一身白衣的老爷子正躺在院中的桂花树下,身边的小凳上放着一只袖珍的收音机,收音机里唱着昆曲《长生殿》四本中的第三本《马嵬惊变》。

  听到这边的动静,老爷子微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一只,往这边瞥了一眼,又缓缓合上,手中拍子随音乐不停。

  “哎哟,老师,听昆曲呢?”李云道凑了上去,蹲在老爷子身边,偷偷打量着老爷子的脸色。

  “哼!”老爷子轻哼了一声,也不理这刁民,只管自己继续听曲。

  “淅淅零零,一片凄然心暗惊。遥听隔山隔树,战合风雨,高响低鸣。一点一滴又一声,一点一滴又一声,和愁人血泪交相迸。对这伤情处,转自忆荒茔。白杨萧瑟雨纵横,此际孤魂凄冷。鬼火光寒,草间湿乱萤。只悔仓皇负了卿,负了卿!我独在人间,委实的不愿生。语娉婷,相将早晚伴幽冥。一恸空山寂,铃声相应,阁道崚嶒,似我回肠恨怎平!”李大刁民跟着那曲调唱了一段,听得老爷子直皱眉头。

  “唱的什么东西!”老爷子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瞪着李大刁民,“好好的昆曲唱段,都被你这秦腔唱法给破坏了!”

  李大刁民不以为意,厚着脸皮凑在老爷子身边:“您老就将就着听吧,我又不像您,多才多艺,我能唱几句秦腔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老爷子怒道:“不学无术的家伙!”

  李云道连忙嘿嘿陪笑:“是是是,我不学无术,我要是像十力那般生而知之,那您这个老师不就要下岗了嘛?”

  老爷子被这没脸没皮的家伙气笑了:“不学无术还有理了?”

  “嘿嘿,老爷子,您别生气,我这不得空就来了嘛!”

  老爷子的脸色终于缓和了许多:“亏你还记得!”

  李云道陪笑道:“不敢忘不敢忘!”

  “不敢忘?你李大局长胆大包天,几千公斤的炸药,你也敢往上凑!”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在蹲在身边的家伙的脑袋上狠狠来了两脑门,这才稍稍消气。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