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一十七章 奇女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05

  秦孤鹤的晚饭时间一般都七点半闻联播结束之后,晚餐的内容也极简单,往往不是水果就是绿色蔬菜之类的爽口食物,近几年内,这个时间段里也鲜见荤腥上桌。秦孤鹤年纪越大,口味就越清淡,长子秦伯南为孝道,便从老家接了一位远房孤寡姑母来负责老爷子的一日三餐,好歹也让乡音改的秦孤鹤有些落叶归根的寄托。

  今天同样的时间用餐,只是面积不大的餐桌边却多了一个看不出年龄的绝色女子。似乎为了来拜访秦孤鹤,一身素衣装扮的女子还特意化了淡妆,一头墨色青丝高高盘起后,似随意实则精心地插上一根檀木香钗,只不过,她却与烟视媚行的东方传统女子截然相反,精致妆容与淡定气质浑然天然,就算微微勾勒了黛眉施了些许唇彩也丝毫不显得矫揉造作。

  那位同样出身远方那个秦家村的阿姨送餐上桌时,很好奇地打量了来访的女人两眼。她一直觉得秦家的两位儿媳妇已经算得上是人之凤了,秦潇潇虽带着稚气尚未落脱成真正的女子,但也足以吸引绝大多数男人眼球。可是眼前的女人生得比秦家的众女都夺人眼球,哪怕自己秦家待了十多年,也算见多识广,但还是会忍不住感慨眼前这女子的美貌。不过,这位秦家鞠躬瘁了十多年的老人自然懂得规矩,上齐了菜样后,便主动关门,退出别墅,整个诺大的别墅空间,都给了秦孤鹤和那位神色淡然的素衣女子。

  刚刚,秦孤鹤和素衣女子一起看完了闻联播,讨论了半刻南海局势,如果有外人场,定场会啧然称奇,一个女人居然对国家大事了如指掌,但是秦孤鹤却丝毫不惊,反倒是一脸这女子如不语出惊人就不是她本人的表情。

  “来来来,光顾着说话,都忘记招呼你吃饭了,让嫣然你见笑了。你秦伯伯年纪大了,只能吃些水果蔬菜这类养生的东西,让你一起吃这些,失礼得很啊!”老爷子爽朗地笑了笑,看向谢嫣然的眼神里有七分欣赏,两份欣慰,另外还有一分是不易察觉的遗憾。

  “秦伯伯您这是说哪儿的话,您这儿的蔬果,估计外面人想吃,这辈子都尝不到,我今天算是运气好,撞上了!”事实上,桌上特意做成两人份量的蔬果都是国内某个渠道的特供品,别说普通人吃不上,就连坐省委办公室的那群大佬也不定能天天吃上这玩意儿。谢嫣然微笑着打量眼前的老人,别墅里没有外人,她也不会煞风景地喊那声硬邦邦的“秦部长”,秦伯伯这个称呼她是从小喊到大的,再早十多年,如果没有那个变故,也许她还应该喊声“公公”才合适,可惜她与那位风流多情的秦家二郎似乎只能注定了是擦肩而过。想到此处,黛眉间隐隐显出些郁结,但优秀的职业本能让她很又隐去这股说不出的阴郁。

  秦孤鹤对那一闪而逝的阴郁视而不见,只是微笑道:“那嫣然你就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记得以前北京时,我去你们老谢家蹭饭时,你才到我膝盖,现都已经成长为国之栋梁了,老谢不容易啊,能培养出你们这对女儿。不像我家那个逆子啊……”

  “秦爷您过奖了,前些日子回北京的时候,我家老头子还不停念叨着您呢!仲颖有他自己的抱负,也不是说留国外就不能为国的崛起作贡献了!”谢嫣然大大方方品尝着桌上的蔬果,丝毫没有因为秦孤鹤的特殊身份而感到有任何地拘束,言语间,还是自本能站那位薄情之人一边。

  秦孤鹤笑了笑,不再谈这当子话题,接下来就完全当招待一个旧识晚辈,偶尔谈谈过去的趣事,再聊聊社会上的热点话题,一老一少,倒也谈得乐趣横生。

  “有没有兴趣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去院子里走走,老谢以前总要挂嘴上,什么‘饭后走一走,活到十’。”一般用完晚餐,这位已经年过七旬的老人都会满眼江南古色的小区里走上一圈,没有不必要的应酬的话,这些养生习惯雷打不动,今天似乎他还是不想破坏这个习惯。

  谢嫣然笑道:“正想动一动,没想到吃蔬菜水果也能这样腹饱。”

  缓缓走向别墅正门的秦孤鹤倒是边走边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凡事都有个,正所谓过犹不及,只是这世上,能把撑住这个的的人少之又少啊!”

  谢嫣然轻轻一笑,跟上老人家步伐,精致妆容上的微笑懈可击:“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指不定踩过线,又是一番天地呢!”

  秦孤鹤不置可否,只是缓缓走向门外。谢嫣然落后小半个身位,正好可以观察到老者的后半侧,如今这个当年国情报系统叱咤风云的老者已经年过七旬,一头仍旧利落干脆的银,如果不是颈间已日益松驰的皮肤和脸上愈清晰的老人斑,看上去也就十出头的模样。

  但也许也只有这个昂挺胸的老人自己清楚,几十年特殊战线的戎马生涯已经将这具身体磨出了多少隐疾,抛开风湿、腰椎这些小毛病不谈,单是当年留脑未取出的那粒子就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苦痛,如今还占着江南一席之地不放手,除了有支撑秦家大厦这点儿私心外,剩下的绝大多还是想把后一点热血奉献给他忠诚了一辈子的党和国家。

  深秋的夜风很已经隐隐刺寒,好古城里建筑众多,走江南情调古韵小道上,秦孤鹤和谢嫣然都没有觉得寒冷。两人都一直保持着沉默,缓缓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踱着步子。

  后还是秦孤鹤长叹一声:“嫣然,对你和仲颖这孩子,我终究还是心存了太多愧疚的!”

  扶着秦孤鹤胳膊的素手轻微颤抖,轻咬下唇的谢嫣然哪里还是那个情报战线上左右逢源的奇女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