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北大高材生章徐鹤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相对浩瀚的宇宙来说,地球不过是一粒尘埃,更不用说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谁都不会倾刻覆灭,强大到可以支配万物的是自然规律,而不是人类。离了谁,地球一样会转,而这个人也会逐渐被人们遗忘。对于社会上流传的各类风言风语,市公安局在李云道的主导下选择了沉默,而非采取戴纪菲所说的危机公关。果然,不到两周的时间,西湖的百姓们又都投入了各自生活的主旋律,再没有人来关心康与之的死因,毕竟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自己才是这趟生命之旅的主角。就连市公安局的大多数人在两周后似乎也忘记了这件事,毕竟谁来当这个局长,只会对局里的中高层干部有影响,对底下干活的人甚至都不会产生丝毫的影响,更何况,局里上上下下对李云道这个代理局长都非常认可,毕竟不是每一个警察都敢揪着毒贩大半夜坐在一堆炸药上跟恐怖份子谈条件的。

  赵槐自从在京城跟李云道表过态,调来西湖便做起了甩手掌柜,现在一把手局长缺位,按市里主要领导的意见,暂时由副局长李云道同志来主持工作。对于突如其来的繁忙,李云道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只感觉自从搬到一号行政楼办公后,已经快一个多礼拜没有接触到一线的案子了,局里大大小小的会议、市里大大小小的会议都要出席,尽管前几年省里出了精简会议、改进会风的相关文件,也在一定程度上刹住了会山会海的歪风邪气,但是似乎对于公安条线来说,能扯得上关系的块面实在是太多了,从治安协防,到水路安全,再到缉私缉毒,都跟公安口子息息相关,连赶了一个礼拜的会,李云道实在有些吃不消了,把办公室的人叫过来一问,这才恍然,之前朱子胥和康与之也不是什么会议都参加,而是挑重点、挑人。挑重点的意思是看事情真的跟公安有很大的关系,挑人就是说要看会议出席的领导还有谁。李云道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缺少一个得力的办公室主任。朱子胥时代的办公室主任下到分局去独当一面了,康与之提拔上来的办公室主任姚立在康出事后就请了病假一直赋闲在家,现在整个办公室群龙无首,原先由办公室主任把关的会议通知也毫不挑选地统统送到了李云道的桌上。

  姚立这个人李云道也做过一番了解,能力还可以,但胆子其小,在得知康与之死得无比凄惨后,便请了病假,已经许久没有露面了,估计将来也不会再回市局了,李云道必须挑选一个信任的人来充当自己的大管家。可是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代理局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通过人大和组织审议、拥有正式任命书的一把手,现在就动人,也许会带来不少负面影响。待办公室副主任出去后,他便拿起座机,打给了市委办公室的纪灵岩。

  “哎哟,李大局长好,怎么突然想起我了?”纪灵岩记忆力很好,一看座机号码就知道

  “老哥,兄弟我碰到了点棘手的事情。”李云道上来便开门见山。

  “哟,还有事情能难得倒你?稀罕啊!”纪灵岩笑着说道,那晚的“自作聪明”让他尝到了甜头,不仅增加了自己在书记心目中的份量,同时也让他和李云道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了,拿起电话来,两人便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纪灵岩知道,自己要走入李云道的世界,还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你都不知道我这两个礼拜是怎么过的,平均一天五六个会议。”李云道开始倒苦水。

  听说李云道这两周一直被埋没在会山会海里,纪灵岩不由失声笑了起来:“你这是比书记和市长都要繁忙的节奏啊!”

  “别笑话我了,说真的,你得给我物色一个靠谱点的大管家。你也知道的,我是赤手空拳来浙北的,只能仰仗你这位体制里的老人了。”李云道苦笑着说道。

  “大管家?嗯……”纪灵岩的脑子反快地运转了起来,他知道,李云道一方面是在寻求自己的帮助,但另一方面也是在卖一个面子给自己,能把自己熟悉的人安插进市公安局,而且还是大管家这么重要的位置,这对他来说将是今后做任何事情的一大助力,“首先感谢兄弟对哥哥的信任,这个人我一定给你物色好,其次,其实市公安局里头卧虎藏龙,你只要稍加留心,不用我说,你也一定能发现好苗子。”

  “别了,灵岩兄,我现在都快要被那些会议弄得分身乏术了,再这样下去,我还是回去当我的刑侦支队长得了,这代理一把手干得实在是太累了。”李云道自嘲着笑道。

  “别,我还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呢,可这么一大摊子事儿,你我都不干,谁干去?”纪灵岩笑道,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我想起来,前些年市公安局好像特招了一个北大的研究生,叫章什么来着,听说情商和文笔都一流,一开始也是安排在你们办公室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消息了。”

  “北大的研究生?行,我来了解一下,你再帮我参详参详,否则我这一天到晚都泡在会议里,哪还有事情处理局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啊!”

  “行行行,我再琢磨看看。”

  放下电话,李云道将华山喊了过来,华山这段时间正在全力追查康与之的案子,但是能跟的线索要么被他们自己否定了,跟到一半就断掉了,他真为这件事头疼不已,听到李云道召唤,顿时又一脸牙疼的表情,以至于一进办公室就主动认错:“头儿,我们一定会抓紧寻找新的线索,不过得再多给我一点时间。”等抬头看到李云道的表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凝重时,这才松了口气,也意识到李云道要跟自己聊的也许并不是破案的事情。

  “老华,市局前些年是不是特招进来过一个姓章的北大研究生?什么情况?”

  华山心里一松,还好不是谈案子,但听李云道提起姓章的北大研究生,先是一愣,而后苦笑:“是有这么个人,叫章徐鹤,北京大学公共关系学的研究生。那年老朱力主面向全国十大高校招聘一批高素质的储备人材,咱们西湖市局也算是个香饽饽,报名的有近上千号人,也有打招呼想进来的,不过那年老朱卡得很严,不是十大名校的,谁打招呼都不买账。后来经过笔试、面试和体能测试,筛掉了近九成,再把剩下的人分到各个部门见习考察,章徐鹤当时就分在我们刑侦支队,而且还是我亲自带的。”

  李云道立刻就皱起了眉头:“人呢?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李云道可以喊得出整个刑侦支队所有人的名字,部门警员他连家属名字也能叫得出来,但印象中并没有章徐鹤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华山苦笑:“小伙子很精干,脑袋瓜聪明,不愧是中国一流大学的高材生,更难得的是情商很高,一到我们刑侦一大队,就跟兄弟们融成了一片,在破案过程中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而且小伙子很勤奋,天天第一个到办公室,有时候就睡在办公室,跟咱们刑侦人的气质很搭。”

  李云道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后来呢?”

  华山叹了口气道:“后来有一次办一件情杀案,案子很复杂,杀人的是西湖本地一个著名企业家的亲侄子,而死者是当时东城区副区长的外甥女,算是官商结合的利益婚姻。嫌疑人在婚后一直跟前女友勾勾搭搭,被妻子发现后不仅没有收敛,相反越来越嚣张,有一次带情人回家,被老婆堵在了家门口,弄得很狼狈。狗男女一直怀恨在心,在一天晚上约了女方去白沙湖谈判,明说是谈判,但实际上是有预谋的谋杀。”

  李云道一愣:“你说是当时震惊全国的白沙湖杀妻沉尸案?”

  华山点头:“对,就是白沙湖杀妻沉尸案。当时小章已经能够独立办案了,这也是他转正后经手的第一桩案子。其实案性很清晰,只是尸体是在一个月后才发现的,很多证据都已经被嫌疑人销毁了,加上男方的家庭背景,所以当时定罪存在一定的难度。对于这件案子,上面很关心,但有一个人格外关心。”

  “谁?”

  “娄大鹏。”

  李云道恍然:“因为富商的原因,娄大鹏给章徐鹤施加了压力?”

  华山摇头苦笑:“要只是施加了压力也就罢了,他不知道从哪儿找个一个大肚子的疯女人,到市局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小章的,说小章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小章的人品我们都是清楚的,但那段时间老朱跟厅长一起出国考察了,家里是娄大鹏说了算,他利用老朱不在的空隙,直接给小章摁了个私生活糜烂的罪责,把人调离了刑侦支队。所以,娄大鹏被双规的时候,我们一大队的人是最高兴的,那晚大伙儿都没有加班,一起去请小章吃了一顿饭。”

  李云道皱眉问道:“那人呢?现在在哪儿?”

  华山长叹了口气:“在警犬支队。”

  “当训导员?”

  “当什么训导员啊,训狗也轮不上他啊!警犬支队的支队长陶德庆是娄大鹏的人,小章一开始被发配到那边的办公室,后来找了个借口就调去负责打扫狗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