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一名清洁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警犬支队的清洁工绝大多数都是第三方物业公司派遣的,除了一个在警犬支队从来不受待见的奇葩。老天爷的脸色说变就变,倾盆大雨如注而下,而这个奇葩却从休息室跑了出去,冲入滂沱大雨中。

  休息室内,一个上了年纪的大伯和一个头发白花的阿姨靠在简陋的油漆墙上,看着冲入大雨中的背影,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小章怎么就得罪了那个陶阎王,这么好的小伙子,居然给发配来当清洁工。这打扫狗窝的事情,你我这种没文化的人干干也就罢了,小章可是大学生,陶阎王这么折腾一个孩子,真是造孽啊!”穿着清洁工制服的阿姨望着那在雨幕中逐渐消失的背影感慨万分,“你说小章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人家明明是在整他,他倒好,跟泥巴捏的人似的,居然一点脾气也没有,不反抗不说,干得兴高采烈的,我们这些旁人想想都觉得替他叫屈。”

  “是啊,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缺心眼!你说北大的高材生,而且还是硕士研究生,放到哪儿还不都是年薪大几十万?跑这儿来遭这个罪,的确不值啊!”大伯也叹了口气道,“我听他们支队的人说,小章是得罪了陶阎王的老领导,这才被摁得死死的。不过我前天前面办公楼的周婶请假,让我去代班打扫楼道,我听他们说,好像陶阎王的老领导,市局的那个什么娄局长,已经被双规了,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转机,否则一个大好的小伙子把青春都浪费在打扫狗窝上,真的是有些可惜了。”

  “自从小章说服那些训导员定下那个什么集约化管理的规矩后,我现在半天就能打扫好所有的狗舍,而且我也不怕那些警犬会扑上来咬我了。你还真别说,按小章那套方法来,狗窝也干净了,训导员也不会埋怨我们了,我们自个儿也轻松多了。”天边传来一声闷雷,阿姨望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势,微微有些担心,“老王,你说那孩子大下雨天的,跑去狗舍那边做什么?”

  老王笑道:“芹婶,这你就不懂了,整个警犬支队,除了训导员,那些警犬就只听小章的。我估计他是怕打雷惊到了那些警犬,尤其是上个月刚被挑进来的几条新警犬,估计还没适应这儿的环境,小章放心不下吧!”

  两人正说着话,雨幕中突然走出一个撑着伞的青年,看上去很年轻,单凤眼,桃花眸,微笑迷人。

  “大叔,阿姨,请问章徐鹤在吗?”青年虽然撑着伞,但外面风大雨大,他的衣服几乎都被打湿了。

  “哎哟,下这么大的雨,怎么不躲一躲?”芹婶随手给小伙子递去一条干爽的毛巾,“先擦擦,别感冒了!”

  青年似乎也不嫌弃这是一条别人用过的毛巾,道了声“谢谢”便欣然接过,擦了把脸笑着道:“前面办公楼的人说章徐鹤在这里办公,幸好带了把伞,不然真要被淋成落汤鸡了。”青年的微笑很有感染力,让王伯的芹婶很快就放下了戒心。

  “刚刚还在呢,这不外面打雷,他放心不下那些警犬,估计跑过去陪那些狗了。”老王给青年倒了杯水,热情地招呼青年坐下,“你是小章的朋友?”

  青年笑道:“我找他谈些点公事,既然他在不这里,我就去狗舍里找他吧。”

  老王却一把拉住小伙子:“外面打雷,新来的狗都不安份,警犬可比一般的家养犬凶猛得多,你要是怕狗的话,就在这儿等小章,估计雨一停他就回来了。”

  “没事,狼我倒是怕,这狗还行。”青年向两位清洁工老人道了声谢,便又撑伞转身冲入雨幕。

  狗舍在警犬支队里占地面积颇大,每一处狗舍除了砌好的水泥棚外还有面积颇大的小院子。此时外面狂风大作,暴雨如注,远处的闷雷开始演变得头顶上方的炸雷。几条新来的警犬狂吠不止,带动了狗舍里的其它警犬,一时间各种声调和音色的吠声此起彼伏,宛如一曲狗世界的“交响乐”。但当一个全身湿漉漉的身影出现在犬舍通道上的时候,狂躁不安的警犬们立刻安静了下来,趴在水泥棚里,喉咙间发出呜咽一般的声音。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穿着跟老王和芹婶一样的清洁工制服,此时大雨将他淋得浑身湿透,头发上的水流如小溪一般不断流进脖子里。他抹了把脸,蹲在一处犬舍前,口中的高频哨发出无声的频率,一条新来不久的德国黑背警犬之前正焦躁地在犬舍水泥棚中来回踱着步子,见到这浑身湿透的青年后,汪汪叫了两声,不一会儿便安静地伏到地面上,乖乖地将脑袋放在两只前爪的中间。他又如法炮制,终于第二只、第三只新晋警犬都安静了下来,等到他蹲在第四个犬舍面前的时候,他发现之前默不吭声的警犬们都从棚窝里走进小院,隔着铁栅栏,上体前倾,后肢蹬地,调来警犬支队后,他便花过一番功夫研究过狗的姿势,这种姿势说明警犬进入了攻击状态,但它们却带着一些恐惧,到底是什么让这些训练有素的警犬也会觉得恐惧呢?他的目光落在走道的尽头,从雨幕中走出一个撑着伞的青年,他微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章徐鹤皱了皱眉:“新来的?”他的确听说最近会新分配来几个训导员,都是之前在部队训练军犬的高手。一般来说,训犬员身上都会带有自己的狗的气味,所以警犬们对这位“新训犬员”产生敌意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狗的嗅觉灵敏,而且地盘意识也相当强。

  那一脸微笑的青年撑着伞,望着蹲在大雨中仰头看自己的章徐鹤,问道:“你怎么也没打把伞。”雨很大,显得他说话的声音很轻。

  章徐鹤看了他一会儿,便失去了兴趣,重新将注意力转到狗的身上,只淡淡扔下一句:“没来得及。”

  那青年蹲到章徐鹤身边,将伞下一半的空间让给章徐鹤,但姓章的小伙子似乎并不领情:“躲在伞下会吓到警犬的。”

  “行!”那青年居然很好说话地将折叠雨伞收了起来,陪章徐鹤一起冒着大雨蹲在犬舍区的走道里。章徐鹤发现一个细节,当这个青年蹲下来后,原来在狂躁不安的警犬在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吹高频笛的时候,居然夹着尾巴躲到了犬舍窝棚的角落里,偷偷从埋进双腿间的眼缝里打量那青年,章徐鹤知道,这是警犬害怕某样事物的表现。能被挑被进入警犬序列的狗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程序的,勇敢无畏是首当其冲的品质,能将警犬吓到躲到角落里,哪怕是新晋的警犬,身边这个青年定然有什么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

  那青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吓到了犬舍里的狗,歉意地笑了笑:“对不起,我小时候吃过花豹奶和母狼奶,嗯,还有熊奶……所以……”

  花豹奶?母狼奶?熊奶?章徐鹤笑了起来,但毫无恶意,他以为青年是在开玩笑,这又不是在写武侠小说,普通人怎么可能吃得上狼奶?更不用说豹奶和熊奶了!但他的笑意很快便凝结在脸上,他意识到这青年没有说谎,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实。

  那青年指了指旁边的那些警犬:“它们都认得你?”

  章徐鹤点头道:“我在这儿打扫了五六年的犬舍,除了这几条新来的还不太熟悉外,剩下的都是好朋友。”

  “好朋友?”那青年对这个称谓似乎觉得有些诧异。

  “对,是好朋友!它们不是普通的狗,是警犬。所以我不喜欢别人叫它们狗,它们是警犬,更像是我们的战友,它们只是不会说人话,但它们会比人更加忠诚!”章徐鹤指着走道尽头的第二个犬舍道,“它叫小花,明年就要退役了,到现在,它的背上还有一块弹片,是在跟毒贩搏斗的过程中留下的。那条,它叫二德子。”他指着左后方的一个犬舍,“二德子的训导员牺牲了,它三天三夜都不肯吃喝,幸好它还认得我。现在大多数时间都是我带着它训练。”

  “你不是清洁工吗?还会训练警犬?”那青年有些吃惊。

  章徐鹤苦笑:“是啊,我是清洁工。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在这儿待了五年零六个月,好几个新训导员都是我带出来的,他们用的教材都是我编的。”

  青年的笑意更加意味深长了:“乖乖,那你岂不是又会训警犬,又会编教材,怎么支队长还把你放在清洁队里?”

  章徐鹤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耸耸肩膀:“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你说对不对?反正无论我是干刑警,还是干警犬支队的清洁工,都是一份事业,就看你怎么看待了。我在这儿待了六年不到,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写了三本书,一本训警犬的教材,一本家庭训犬指南,还有一本,嘿嘿,一本侦探小说。所以,人这辈子,不用太斤斤计较,塞翁失马,祸福焉知?对了,你原来是哪个部队的?训的是什么犬?”

  青年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问章徐鹤:“如果你明明能给国家和百姓创造一百二十分的利益,现在只能创造六十分,你不觉得可惜?”

  章徐鹤明显愣了愣,随即苦笑:“这不是没办法吗?谁让我得罪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