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毒蜘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走出警犬支队那栋四层办公小楼时是面带微笑的,章徐鹤的拒绝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像章徐鹤这种北大高材生,如果没有自己的坚持,李云道反而会小看了他。相反,章徐鹤能在一个清洁工的岗位上找到自己的价值,正验证了“真金不怕火炼”的真理。这样一来,李云道对章徐鹤的兴趣不减反增,市局办公室那边还能撑一小段日子,实在不行把那位吓得请病假的姚立主任请回来支撑一阵子,章徐鹤这个人,自己是要定了,只是如今火候未到。

  狂风暴雨过后,天空瞬间湛蓝起来,也许是发现了一个可造之材的缘故,李云道的心情出奇地美妙,车子开出警犬大队时,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三顾茅庐的典故,不禁失笑。但李云道的笑意很快凝结在脸上,因为此时此刻,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蜘蛛正盘踞在车子的仪表盘上。毋庸置疑,这是一只毒蜘蛛,从蛛背上的五颜六色来判断,很可能含有剧毒。看来上一次想用毒杀康与之的方法来毒害自己的伎俩被识破后,那只影藏在暗处的黑手又想到了这种“好”办法。

  换个人可能会做这种毒蜘蛛敬畏有加,但显示对手并不了解李云道的博闻强记。这是一种只生活在云贵高原的彩背蜘蛛,幼时无毒,但只要咬过一次人后,就会产生毒性,咬的人越多,毒性越强,蛛背上的颜色也就越深。李云道在昆仑山读过一本关于华夏各类毒物介绍的古册,其中就包括眼前这种彩背蜘蛛。眼前这只蜘蛛明显已经成年,从背上的颜色来看应该已经咬过很多人了,这种成年蜘蛛的毒性极强,普通人被咬一口,生还的机率绝对不超过千分之一。

  李云道唇角微扬,将车子缓缓靠边停下,从副驾上抄起刚刚换下来的湿衣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彩背蜘蛛扣进衣服,而后打了个结,就这么随意地扔在了副驾座位上。

  一辆出租车远远地跟在李云道的迷彩色吉普后方,见车子靠了边,出租车内身材矮胖肤色黝黑的男子面露喜色。出租车司机好奇地看了一眼副驾上这个明显不是汉人的男子,见他喜形于色,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是私家侦探?”

  那矮胖的苗族汉子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是是是,我是私家侦探。”他的口音里明显带着云海大山里的地方口音,听上去有些晦涩。

  “前面车里的是什么人?他刚刚进了警犬支队,不会是警察吧?”出租车司机是个老实的年轻小伙子,他不想因为赚钱而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警察?”苗异族汉子警惕了起来,但随即笑道,“他怎么会是警察?就是一个狗贩子,偷了别人家的狗。”

  司机小伙一听,顿时也同仇敌忾起来:“我家的二哈就是被狗贩子弄走的,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放心,兄弟,我一定给盯死了这个人。”

  苗族汉子笑了起来:“你的任务到此就要结束……”话还未落音,他的笑意戛然而止,那辆停在路边片刻车突然又发动了起来,徐徐驶向前方。苗族汉子目瞪口呆,一时间弄不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只得催促那出租车司机快点发动汽车跑上去。

  在市内开车,李云道向来车速不快,但今天一反常态地时快时慢,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从警犬支队一出来,就跟着一辆出租车,自己快,出租车也会加速,自己慢,出租车则会减速,看来盯梢的并不是一个熟手。李云道有些想不明白,圣教的人手向来都是专业人士,谁会派一个非专业的家伙来跟踪自己呢?太可笑了!

  一回到市局,李云道拎起副驾上包扎得严严实实的蜘蛛,就到了林桃子的办公室,林桃子却不在,询问之下才知道林处长正在解剖室——昨夜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两名司机当场死亡,但其中一辆车内酒气冲天,怀疑是酒驾,所以另一方的家属提出验尸申请。李云道便没有去打扰林桃子,让法医处的小伙子小周拿来一个大玻璃罐,小周虽然一脸困惑,但也知道李云道的命令不容质疑,很快就取来了一个二十公分的玻璃罐。

  “拿好盖子,我把里头的东西一放进去,你立刻把盖子盖上!”李云道吩咐了小周一句,便小心翼翼地打开扎得严实的湿衣服。

  小周一脸好奇,想凑过去看个究竟,突然一个浑身五彩斑斓的毛绒蜘蛛跌落进玻璃罐子,把他吓了一跳。

  “快盖上!”李云道大喝一声,小周连忙慌慌张张地将玻璃塞子塞进罐口。

  “这……这是什么?毒蜘蛛?”小周本科是学生物的,硕士才改了法医,此时一眼就认出这是某种剧毒的蜘蛛,但种类却一时间叫不出来。

  “这是红斑寇蛛的亚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黑寡妇,不过这种蜘蛛被人为杂交,所以毒性更强。”李云道看着罐子里张牙舞爪的毒蜘蛛,若有所思地说道。

  “本科时我在教授的实验室里见过这种蜘蛛的标本,但是没有这么大,背上也没有这样的五颜六色。”小周回忆道,但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诧异地望着李云道,“李局,您是从哪儿抓到这种蜘蛛的?很危险啊,要是被咬上一口……”小周不敢接着往下说了。

  李云道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我碰到过比这玩意儿更危险的。玻璃罐先借我用一用,回头等林处长忙完,你跟她打个招呼。”

  小周目送这位和蔼可亲的代理一把手局长离开法医处,恰好同事过来喊他:“小周,处长叫你呢,说你怎么还不进去!”

  小周这才想起,刚刚林桃子召唤自己进去帮忙的事情,连忙换了身衣服,进了解剖室。解剖室内,林桃子正将一个完整的心脏从尸体的胸腔处取了出来,小周倒也不是头一回见到这种场景,来法医处实习的时候就见惯了尸体,熟练地从林桃子手里接过心脏,放在一旁的器皿里。

  “怎么这么久才来?”林桃子戴着口罩,但秀眉微皱,看得出她对小周拖了好一会儿才来有些不满。

  小周解释道:“刚刚李局长来找您,见您不在,让我配合他拿了个玻璃罐。”

  林桃子一听是李云道,鼻息间轻哼一声:“他来做什么?”嘴上问着,但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凝滞,显然她对人体的了解已经到了驾轻就熟的地步,解剖一具尸体当真能如庖丁解牛一般娴熟。

  “李局用湿衣服包裹着一只毒蜘蛛,借了一个玻璃罐装那只变异的黑寡妇。”小周随口说道。

  林桃子手中的动作微微一滞,蹙眉道:“变异的黑寡妇?”

  “嗯,那么大的一只大蜘蛛,背上都是五颜六色的,我是头一回见到。咱们李局长还真胆大,我听他说,就赤手空拳地逮住了那只蜘蛛,而且就装在一件湿衣服的袖管里给带了回来,换成是我,说什么也没这个胆子的!怪不得报道里说李局长敢坐在炸药包上跟恐怖分子谈判,这胆子可真够大的。”小周感慨道。

  林桃子没有接话,顺利解剖完尸体,填完报告,便将剩下的事情扔给小周:“有些数据你再补充一下,尸体缝合一下,我还有事。”

  在解剖屋待久了,人的身上会有一股尸臭味,林桃子顾不得多处理,稍稍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便冲到了李云道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李云道正在跟范志宏聊关于警犬支队的事情,见林桃子不敲门就冲了进来,有些诧异:“林处长你找我?我正在范书记聊点事情,要不稍微等一会?”

  范志宏似乎认得这个情商不高的林桃子,转头笑着问道:“桃子,在市局工作还习惯吗?有什么难处,记得第一时间来找范叔叔啊!”

  李云道有些诧异,只听说林桃子有些背景,但没想到范志宏见到她都会如此客气。

  范志宏笑着看了看林桃子,又转头对李云道说道:“看来桃子有要事找你,我待会儿再过来,正好去拿些资料,你这边结束了打我电话。”跟林桃子擦肩而过时,老范书记又忍不住道,“有什么难道,一定要第一时间找范叔叔啊!”

  林桃子点了点头,似乎也承认“范叔叔”这个称谓,只是她的性格偏冷,并不太擅长热情地跟别人寒暄。

  等范志宏一离开,林桃子便忙不迭地问道:“蜘蛛呢?给我看看。”

  李云道也知道跟林桃子不用计较什么态度问题,这个女人向来只专注于自己的业务,于是俯身打开抽屉,抱出那个玻璃罐:“这家伙的毒液可不比一般的蜘蛛,一粒毒液起码能毒死五千头牛。”

  林桃子好奇地打量着罐子里的彩背蜘蛛:“很奇怪啊,红斑寇珠也不是这样的,这应该是人为杂交的亚种蜘蛛。你在哪儿发现的?”

  “我的车里,就在仪表盘上,算我运气好,如果在隐秘的地方,这会儿你看到的应该是我的尸体。”李云道笑着说话。

  林桃子瞪了他一眼,这人也真够神经大条的,差点儿丢了性命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她的脸色凝重了起来:“这个……跟上次在蛋糕里下毒的,也许是同一个人?”

  李云道点头:“刚刚回来的时候,就有人在跟踪我,我已经让人去反跟踪了。”

  “反跟踪?”

  李云道笑着走到窗边,雨过天晴不久,天边悬挂着一道彩虹,他在窗边负手而立,望着天空,笑道:“想我死的人何止一个两个,只是不知道这个又是何方神圣。没关系,马上就会有答案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