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一十八章 唯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站在亭台楼阁交错的江南古韵里,一身青衫的秦孤鹤立在荷花池畔,负手抬头,仰望星空,喃喃道:“知道这个世界上哪儿的星空最美吗?”

  谢嫣然显然没想到秦孤鹤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愣,才笑道:“应该不是星空美,而是心中明静,才会觉得星空美。<>

  秦孤鹤点头笑道:“所谓‘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说起来,我们倒是应该一马当先信仰唯物论的,这些唯心的论调应该早就该被摒弃了才是,可是人这一辈子,见得多了,听得多了,经历得也多了,才知道这个世界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当年我和你们家老谢,为了完成一个任务,从美国本土躲到南美,再辗转到南亚,还到过西亚,最后逃到北欧才摆脱了追杀,没了那些美国特工和哥伦比亚毒贩雇佣的杀手追杀,在瑞士北部的一座雪山上,我和你爸一起看到了这辈子最美最漂亮的星空,那一幕,估计你家老谢也没忘,所以你说心中明静才知美,倒也不错。”

  谢嫣然轻轻一笑:“这种事情,父亲怎么可能忘得了呢?只是年纪大了,回想起以前的峥嵘岁月时,往往都会有些伤感,他老人家最怀念的还是当年跟您一起出死入死的那段日子。”

  “是啊,年轻大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老前浪真的都快要死在沙滩上喽!”秦孤鹤自嘲地笑了笑,看向深墨色苍穹的眼中多了几份说不出的孤寂。

  看着这个将一生的心血都奉献给国家和民族的老人,谢嫣然忽然有些茫然,但整理了一下情绪后,她还是说出了今天拜访的最主要目的:“秦伯伯,眼下,不如避一避吧?”

  秦孤鹤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繁星密布的夜空,眼神一如既往地倔强,长良,这个上过刀山下过火海的老人才轻声道:“我秦孤鹤活满七十,也算是十三亿百姓庇佑,算是赚了老本了,余下的时间,能多为这个国家和百姓做些事情,也就知足了。话说回来,如果老天爷真要在这时候捉弄捉弄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家伙,我倒觉得不妨好好儿地跟老天他斗上一斗,谁输谁赢都还是个未知数,太祖他那人家不是还说过,‘跟天斗其乐无穷,跟地斗其乐无穷’嘛,这到不了他老人家那般境界,但斗一斗的胆量,我还是有的。”

  “父亲果然没有说错,他说您定然不是轻而易举地就弃子认输,而且以目前形势,您铁定要再搏上一搏!”谢嫣然面色有些黯然,“可是我担心他们会对伯南大哥和……秦二哥下手,伯南大哥在北京还好一些,毕竟北京的水很深,他们不敢那么轻而易举地就踏进来,而且他们背后那位也不会这么快就点头让他们真的把手伸进北京,可是仲颖在美国,那边是他们的势力最为嚣张的地方,我怀疑现在cia里面早就已经出现了他们的内应。前几天,美国的同事传来消息,说是伯南的别墅已经被人二十四小时盯上了……”

  秦孤鹤挥手示意谢嫣然不用再说下去,闭着眼睛,沉默了片刻才继续道:“我秦家子孙,为了这个国家的利益牺牲,那是他的光荣。”不过,片刻后,秦孤鹤却突然睁眼,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谢嫣然一眼,“嫣然,你跟仲颖相处了那么久,难道到现在,你还以为他真是看上去的那般手无缚鸡之力?”

  谢嫣然愣了愣,似乎在回想当初与秦仲颖相处的点点滴滴,可是却丝毫没有找到丁点破绽。可不知道为什么,谢嫣然心中突然腾起一股强烈的愤慨和无力,但有似乎有些雀跃的庆幸——如果真如秦孤鹤说的这般,那个始终文质彬彬的生模样的男人必然是一直在她面前演戏,可是,难道感情也可以演得出来吗?

  似乎察觉到谢嫣然的失态,秦孤鹤笑道:“老二当初对你是真心的,离开你,那也是因为迫不得己,相较而言,他觉得祖国更需要他。”

  谢嫣然心中刚刚涌现的不安又被一句话化解,再次抬头时,又是那位绝色倾城的谢家美娘子。

  正要说些什么时,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谢嫣然和秦孤鹤同时回头,来人却是李云道,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从不显山露水的中年男人,黄梅花。

  “秦爷,谢姨!”李云道虽然疑惑谢嫣然的出现,但表面工夫却还是做得滴水不漏。

  “云道,你回嫣然再在子里走走,我先回去喝杯茶,年纪大了,梅花也回来了?”

  “嗯,黄叔正在停车。”

  谢嫣然的面色此刻才稍稍好转,看着眼前的倔强老人道:“好啊,那过会儿我就不去打扰您了,有空的时候,我再来拜访您。我也正想找云道聊聊呢!”谢嫣然冲李云道笑了笑,倾城笑颜中隐隐跟阮家大疯妞有些相象。

  老爷子这回倒是困惑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只是李云道不动声色,随后想到阮钰跟谢嫣然的关系,当下释然,只是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缓缓踱着步子离开。

  等老爷子的背景消失,谢嫣然的表现立马凝重起来,看得李云道心中为之一惊。说起来,李云道跟她的交集并不算多,一次是在太湖畔的高尔夫会所,一次是在那处往来无白丁的茶室,虽然第二次相处有阮家大疯妞在其中穿针引线,聊得也算投机,但毕竟不过想想见过两次面的人,绝对没有熟悉到无话不谈的程度。况且,在这个身份背景都有些奇怪的女人面前,李云道总有股被斑斓毒蛇盯上的错觉,谨小慎微那是最起码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引祸上身。

  只是,眼前这个女人全然没有一丝红颜大祸水的觉悟,丝毫不知自己放在几百年前又是一祸国殃民的陈圆圆,不过,她似乎更不计较语出惊人:“李云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怕死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