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不归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高焱离开后,李云道沉思了良久,还是打开办公桌最下方的抽屉,里面有一只铁盒子,盒子里是一只卫星电话。如今正是多事之秋,给金三角的吴巧巧打电话显然是一种冒行为,这个时候在自己的通讯工具里留下任何证据,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用来攻击自己的把柄。手机号是在香港的时候吴巧巧留给自己的,香港之行,吴巧巧间接也算帮了自己的忙,虽然身处不同阵营,李云道对于这个性格比男儿还要豪爽的黑道巾帼还是心存感激的。

  李若飞前阵子也给李云道来过电话,说是金三角局势巨变,借着缅甸和泰国政局的不稳定,一股暗中崛起的势力在短时间内就纠结了上千号人马,并在一次里外应合的偷袭中将吴巧巧一系人马彻底征服,一度在金三角叱咤风云的吴氏家族就此陨落,吴巧巧也在那次小规模的战役中失踪。在战火中,人命这种东西是最不值钱的,一个吴巧巧,跟一头骡子一头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李云道却觉得吴巧巧那种聪明女子是没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就算金三角的毒贩们都死光,吴巧巧也不会死。也许此时此刻,她正如同一头受伤的母狼,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舔*伤口,并等待着给对手致命一击的机会。

  卫星电话里传来机械的英文和泰语的应答声。关机了!想了想,他又拨了个电话出去,号码是香港的——事实上,知道这个号码的人绝不超过一只手。

  “大哥!”电话里传来“飞机佬”李若飞的声音,丝毫不掩饰情绪的激动,显然李云道打来的这个电话,让如今身边香港第二大帮会头目的青年格外兴奋。

  “滚犊子,别整得我也像个黑社会似的,问你个事儿,金三角的吴巧巧你这段日子跟她联系上过没?”李云道笑骂着,能听到李若飞的声音,他的心情也很激动。

  一句“滚犊子”让电话那头的青年仿佛回到了一年前在香港背靠背御敌的日子,但听李云道问起吴巧巧,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听说金三角那个新崛起的头目‘金钱豹’,一夜之间就将吴巧巧的军事要塞夷为平地,据传闻说,当晚动用了火炮和飞机。”

  “火炮和飞机?”李云道颇为诧异,火炮还好理解,但将能动用飞机,背后肯定是有国家机器介入。吴巧巧势力再大,跟庞大的国家机器比起来,还是要逊色许多。“那个‘金钱豹’是什么来头?跟金三角周边的国家是不是有关系?”李云道猜测应该是泰国、缅甸、老挝的军方势力掺杂在其中,否则单凭一个刚刚崛起的贩毒武装,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雷霆之势拿下吴巧巧集团。

  “说不好,各种版本的传闻都有,有的人说‘金钱豹’本人就是泰国的一位手握重权的将军,也有人说他是缅甸的一伙反#政府武装势力,还有人说‘金钱豹’其实就是吴巧巧,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小。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到目前为止,谁也没有见过这个‘金钱豹’,谈判和出货都是他的手下出面,但他的大多数手下据说也没有见过‘金钱豹’本人,所以我很怀疑‘金钱豹’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存在。对了,大哥你怎么突然关心金三角的事情了?”

  “没事,我就是想确认一下吴巧巧的死活。”李云道没跟飞机透露太多关于西湖的事情,一来是不想给飞机带来什么麻烦,二来也是出于保密需要,“毕竟在香港的时候,人家也算帮过我们的大忙。”

  飞机佬嗯了一声道:“这样吧,我派人打听打听,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来香港的话联系我,我家楼下刚刚开了一家茶餐厅,奶茶和姑娘都一样正点哦!”

  李云道在笑骂中挂了电话,虽然跟李若飞一白一黑,但在生死交战是建立起来的兄弟情谊是这辈子都无法磨灭的,就连一向原则性颇强的毛浪一提起飞机佬,言语间也甚是怀念。

  下午,胡京春将云南毒贩的资料送了过来,李云道扫了一眼第一页上的照片就忍不住眉头微皱:“确定是毒贩?”

  胡京春是第一次来李云道的这间办公室,正东张西望,见李云道问话,连忙回过神,说道:“我一开始也有些质疑,但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此人在云南毒贩中的地位还不低。”

  李云道看着照片上的女子,分明就是在天下阁贝勒府里有过一面之缘的苏晓晓。苏晓晓是李云道的英文启蒙老师,印象中这个说话就会脸红的姑娘是江宁人,读的是国际新闻专业,之所以那晚会出现在天下阁是因为病重的家人。只是多年未见,这姑娘摇身变成了令人闻风色变的女毒贩,这让李云道忍不住有些质疑胡京春这份资料的可信度。

  高焱和胡京春都是老缉毒了,他们的嗅觉很灵敏,尤其是之于毒贩。而且资料上将这断时间苏晓晓的行踪纪录得很详细,住在哪儿,吃过什么,见过哪些人,说过什么话,一应俱全。

  胡京春也观察到李云道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头儿,你跟这女人交过手?”

  李云道摇了摇头,自己跟苏晓晓的交集,无法跟胡京春说清楚,只能叹气道:“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干点啥不好,偏要去贩毒,我只是有些感慨!”

  “还不是钱闹的?”胡京春也叹了口气,“我在缉毒待了这么多年,接触过形形色色的毒贩,但像这么年轻漂亮又高学历的,真是头一个!但是头儿,现在的年轻人可不像我那个年代了,现在万事都朝钱看齐,就说这个姑娘吧,好好的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还是读国际新闻的,据说读硕士期间还去南美洲一个国家做过交流生。这样的年轻人算得上出类拔萃了,可最后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你说让人痛心不痛心?”

  “她在云南来的贩毒团队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李云道问道。他的确很好奇,这几年里苏晓晓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摇身转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毒贩,这当中一定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苏晓晓,女,二十八岁,北外国际新闻硕士研究生,读研究生时曾到巴西交流过半年,回国后考上公务员,进入京城团市委工作。”说起毒贩的资料,胡京春如数家珍。

  “等等,你说她在京城团市委工作过?”李云道的眉头蹙得更深了,眉心位置呈现少有的川字。

  胡京春惊愕的点点头,他并不清楚李云道为何会对“京城团市委”如此敏感,但他知道,李云道来历不浅,而且很可能来自京城的某个红色家族,对于普通人无法知悉的四九城秘闻应该算是洞若观火。

  李云道心中却是颇为震惊,但惊讶只是在眼神中一闪而过:“她在团市委工作了多久?”

  胡京春回忆道:“应该不超过三个月,算起来应该是五年前的七月份到十月份,十月中旬就辞职了,之后官方记录里就没了这个姑娘,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是金三角地区颇有些名气的女毒贩,绰号‘竹叶青’。”

  “竹叶青?”李云道在口中喃喃琢磨着这个听上去颇为怪异的绰号,他很难将记忆中那个理想当一个外交官或优秀大学教师姑娘跟穷凶极恶的毒贩混为一谈。在天下阁的那晚,是那个温婉贤淑的姑娘带他走入英语的世界,直到现在,每当他看英文原著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随便开个玩笑都会脸红的姑娘。那样一个连说错话都担心受怕得像只小兔的姑娘,他无论如论都无法将她跟凶残的毒贩形象划上等号。

  “根据国际刑警那边传来的资料,据说这个竹叶青是‘金钱豹’的左膀右臂之一,在金三角三个国家的军方将领间左右逢源,大受欢迎。但此女手段毒辣,自从她出现在金三角后,亲手做掉了大大小小十多个贩毒集团的首脑,就连曾经辉煌一时的吴氏贩毒集团也在她的运作下土崩瓦解。”胡京春不无感慨道,“都说最毒女人心,这条竹叶青才是这个世上最深不可测的海底针啊!”

  资料里还有一个地位与苏晓晓几乎相当的男人,没有照片,据说是缅甸人,叫吴丁武,关于这个人的资料只有寥寥几笔。

  “这个吴丁武是什么情况?”李云道知道,胡京春他们在调查这个叫吴丁武的人时,应该碰到了难题。

  果然,胡京春面露难色:“这个吴丁武也是‘金钱豹’的得力助手,地位还在‘竹叶青’苏晓晓之上。这个人跟‘金钱豹’一样,神出鬼没,除了重大的生意他会露面外,其余的生意几乎都不出现,大多数时候都是‘竹叶青’在出面打理生意,包括跟政府、反政#府武装的合作、谈判,也都是苏小小在操作。说实话,我倒觉得,很可能都不存在‘金钱豹’和‘吴丁武’这两个人,这个‘竹叶青’就是真正的大BOSS……”

  后面的话李云道已经没在听了,苏小小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个原本淳朴而善良的姑娘选择走上贩毒这样一条不归路呢?

  金钱?李云道觉得肯定有这个因素,但绝对不是全部。在华夏贩毒是要掉脑袋,若能平平安安赚钱养家,像苏晓晓那样的姑娘会走上这条路吗?

  胡京春也察觉到小局长有些走神,以为他是在思考关于京城团市委的事情,也没有多想,汇报完了以后便去刑警队找华山要资料去了,李云道独自一人在办公室愣神了许久,才回过神,哑然失笑。

  他起身走到靠墙位置的一块小白板前,用马克笔在白板上写下“金钱豹”“吴丁武”和“苏小小”三个名字,在金钱豹和吴丁武的名字旁都打了一个问号,最后在苏小小的名字旁停了许久,画了一个更大的问号。

  在这三个名字一旁,他又写下了戚洪波、卢真、宋乾潮、黑子的名字,最后他想了想,还又加了一个名字。

  戚小江。

  这个世上应该没有人比戚小江更渴望戚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由黑洗白,戚小江本人对戚家也一直怀着一种责任感与使命感,放在任何一个热爱自己亲人的青年身上,这都是一种值得称赞的品质。但正是因为戚小江自认为肩负着守护戚家的重任,这也使得他成为了戚家这局棋当中最不稳定的一个因素。戚家如要完成由黑转白,必然要承受阵痛,这种阵痛或许来得会比之前小不点和戚小五的被绑架还要来得惨烈,到那个时候,对于身负“使命”的戚小江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李云道的思路,接起电话却听到华山焦急无比的声音:“头儿,刚刚看守所那边来电话,说我们昨晚抓的那个云南人,畏罪自杀了。”

  “什么?畏罪自杀?”李云道大惊,声音陡然提高,“那家伙那么怕死,怎么可能畏罪自杀?”

  看守所内,几名的犯人面朝墙蹲着,看守所所长、狱警和值班医生围着一具尸体,孙所长面色铁青,狱警们面面相觑,值班医生一边收拾整理着心脏除颤器一边不停地摇头:“没救了,目测是蛇毒。”

  孙所长怒目瞪向几名狱警:“什么蛇,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把这条蛇给我找出来,否则你们就脱了这层皮,明儿不用来上班了!”孙所长口不择言,看守所出了人命,自己这个所长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其中一名狱警冲到面墙而蹲的犯人身后,一人给了一脚,吼道:“说!给我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早上送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跟你们待一会儿后就被蛇给咬死了?你们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把蛇给我挖出来!”

  孙所长冲到那狱警面前,抬腿就是一脚踹过去,那狱警疼得直流眼泪,却不敢说一个不字。

  “老子让你去找!”

  “是是是!”

  医生仔细观察着仍旧温热的尸体,皱眉狐疑道:“奇怪,全身上下都没有看到蛇咬的伤口,可这症状跟蛇毒却很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