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谁又愿颠沛流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林桃子望着站在窗边的李云道,这个比自己大不几岁的男人夹着烟,身子有些佝偻,头发微乱,应该是刚刚在外面淋过雨,但是这些都不会影响他身上的那股挺拔向上的气质。林桃子越来越觉得这位年轻的代理局长像个迷,就如同一本怎么都翻不到尽头的书,原本她觉得这李云道应该和自己一样,背景不俗,放在西湖市公安局应该都有些下放镀金的意思在里头,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令她的想法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你得罪过很多人?”她很少会跟别人寒暄,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从来都不会与人攀谈工作以外的事情,在她的意识里,所有在工作地点讨论与工作无关事情的行为都是一种亵渎的行为。话问出口,她自己也愣住了,面颊有些发烫,这是她到公安局工作以来,头一回说问与工作无关的问题。

  李云道无奈地苦笑一声:“干公安哪有不得罪人的。左右逢源,那是政客,我们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刑侦也好,缉毒也罢,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咱们的字典里,容不下那些风花雪月。”

  林桃子突然想起西湖日报的那篇报道,想了想,还是问道:“真的跳过江?”

  李云道不假思索道:“假的。”

  林桃子松了口气:“果然。”

  李云道马上补充道:“跳江前要加上两个字,被迫。谁吃饱了撑着闲得没事去跳江?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那水面就跟水泥地面没啥大区别,断胳膊腿还算小事,弄不好连命都丢了。我算是命大的。”他吐出一团烟雾,看了一眼窗外的蓝天,“如能得安逸享受,谁又愿颠沛流离啊!”

  林桃子微微皱眉,似乎在思考他最后的两句话,良久才问道:“那前段时间的炸弹也是真的了?”

  李云道看着窗边,不置可否:“不管是真是假,现在没危险了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他回头看了林桃子一眼,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打量了她一阵子,才接着道:“林处长,我猜你应该出生在一个高知家庭,父亲性格温和,母亲严厉苛刻,虽然你对母亲的教育方式很反感,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你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偶像。”

  林桃子微微一愣,随即脸色铁青,目光微冷,如利剑刺向窗边的青年:“你调查我?”

  李云道摇头:“在需要调查吗?都写在你的脸上和行为里,我是分析出的。放心,关于你的家庭,老范没提过半句,刚刚我都是猜的。”

  林桃子不太相信,李云道似乎也猜到她不会相信,接着道:“你的性格是外冷内热型的,这跟你的家庭环境有很大的关系。父亲的性格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孩子的性格塑造,但你的母亲因为事业等各个方面的因素,在你懂事后的成长过程中,母我亲扮演了一个施加性格影响者,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父亲的作用,所以你的内心火热是受父亲温文尔雅的性格影响,而表面看上去这么冷傲却是因为青春期受到了性格强势的母亲的影响。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没有调查过你,就连你的档案我都没瞥过一眼。我只是依据客观事实加以分析而已。”

  林桃子没有说话,看了一眼玻璃罐中的彩背蜘蛛,她并不害怕这类节肢动物,但是蛛背上的五彩斑斓还是令她心生寒意。此时她倒不担心李云道要如何处置这只剧毒蜘蛛,她知道,这个敢徒手抓毒蜘蛛的年轻局长应该早有打算了。

  林桃子离开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就如同她出现时那般,静悄悄地来,又静悄悄地离开,只是在转身离开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窗畔蓝天白云背景下的佝偻身影。

  手机震了震,木兰花发来的微信,人居然跟丢了。木兰花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但做起事情还是相当靠谱的,而且他是那种放进人群,谁都不愿意从看一眼的形象,在追踪嫌犯上颇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连木兰花也将嫌犯跟丢了,说明对方不是一个人,除了那个下毒高手外,很有反追踪的高手从旁协助。到底是谁在打自己的主意呢?杀了康与之不够,还反反复复地挑战自己的底线。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这一而再再而三挑战自己的家伙,李云道还是决定要给他点苦头尝尝。目光落在桌上那只装彩背蜘蛛的玻璃罐上,他微微一笑:“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我就不信你连自己的本命毒蛊也舍得扔在我这儿。”

  返回住处的路上,苗族汉子接了个电话,随后便紧张了起来,从后视镜里果然看到一辆隔了三四个车身却紧追不舍的白色家用轿车,他告诉司机小伙,自己之前捉过奸,被奸的是个大老板,现在人家雇人来报复了,就开车跟在后面,今天说什么也要甩掉追兵,否则自己遭殃,出租车司机小伙没准也要跟着遭殃。司机小伙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被他三两句就哄住了,三岔路口时原本向着最左侧的路开去,就在快要开进入口时候,徒然加速猛加方向盘,车子飞快蹿进了最右侧的小路,一招就甩掉了白色轿色。

  司机的薪水是日结的,但都是那位雇主直接打给司机的,今儿司机表现不错,苗族汉子抠索索地从口袋里翻出十块钱递司机:“这是今天你甩掉追兵奖励。”

  司机小伙又气又好笑,这外地人实在太不把人当回事了,不过看他那模样,估计也不是什么金主,小伙就是有些好奇,能当几千块把自己的车包下来的那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矮胖的苗族汉子下了车便骂骂咧咧往那间住了许久的经济型酒店走,他很恼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今天连自己的本命毒蛊都搭上了,这要是被爹知道了,非打断他的三条腿不可。他有些懊恼,早知道就扔几条毒蛇进去拉倒,毒不死那人还能找下次机会,现在没了本命毒蛊,自己从苗疆寨子里带出来的那些毒物马上就要不受自己控制了,没了那些毒物,自已就像没有牙的老虎,那说好的一百万……想到那一百万,他又兴奋了起来,但转瞬便情绪低落了下去,本命毒蛊没了的话,那一百万估计也要泡汤了。

  他站在酒店门口徘徊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为了那一百万,说什么也要将本命毒蛊取回来。公安局?不就是个面积大一些的派出所吗?他心一横,也没有回酒店,直接绕进了后巷的一条小街,小街上有各类商铺,其中一家是卖各类五金刀具的。在五金店买了装备,又在旁边的拉面店里吃了一碗八块钱的拉面。八块钱一碗拉面,他还是觉得有些肉疼,在寨子里,八块钱都够一家人两个月的口粮了。想到寨子,又想到严厉的寨主,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裆部,随机表情狰狞起来:“夷玲珑你个臭婊子,千万别让熊爷我碰到你,让小爷逮住你,剐下你的奶#子给下酒!”他似乎想到了那般场景,笑容里也带着些残忍和恶毒。扔下八块钱,他用手抹了抹嘴,大摇大摆地拎着一整袋工具往回走。

  天色越来越暗,熊康钦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十点,他将刚刚买的工具一一插进腰间,尤其是那把长约四十公分的西瓜刀,在酒店房间的昏黄灯光下,闪着寒光,他用手蹭了蹭刀刃,有些不太满意,但眼下的情况也容不得他挑三拣四。

  罩上一件夹克,他出门便打了辆车,在距离公安局不足百米的地方下了车,缓缓向目的地靠近。公安局是一座围合式的大院,周边高墙上都布了电网,东南西北门各有警卫保安,熊康钦围着大院走了一圈,发现这地方还真像个刺猬,哪儿都设防,根本无从下口。

  正好他踌躇之际,公安局北大门口突然发生一起自行车和汽车的碰擦事故,事故双方的嚷嚷声惊动了路人,也把大门警卫室里的保安给吸引了出来。

  熊康钦一看机不可失,一个闪身便窜入公安局大院,几个起落都隐入了黑暗――别看他身材肥硕,但行动起来,却身手敏捷,这得益于他从小生长的环境,如果没两下子,在苗疆那种生存坏境恶劣之处,估计连活下来的机率都很小。

  他已经干掉了一个公安局一把手,据说现在的这个目标是代理局长,从雇主给他的资料来看,之前姓李的家伙在刑侦楼办公,现在搬到了一号行政楼。市局的一号行政楼很好辨认,正对马路、楼层最高的,就是一号行政楼,加上雇主之前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他很快就摸到了顶楼李云道办公室的门口。那是他自己的本命毒蛊,是从小伴随着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和玩伴,他怎么会感觉不到?他的心跳在加快,他知道,彩背蜘蛛就在这间办公室内。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