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瓮中捉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此时已经接近凑晨,夜深人静,整栋行政楼内都静悄悄的,他刚刚一路上来,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熊康钦环顾四周,心中窃喜,只要打开这扇门,取了彩背蜘蛛就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从身上取了开锁工具,刚稍稍用地,门轻轻吱嘎一声,居然自己打开了。熊康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身就想跑,但幸好办公室内黑漆漆的,只能借着窗外投进来的微弱月光分辨其中的事物。

  办公室里没人!他微微松了口气,轻拍了拍胸口:“吓死老子了……”他蹑手蹑脚地走进这间办公室,又顺手关上门,也不敢开灯,只能借着月光在办公室内仔细寻找着,很快,他便定位到了办公室的抽屉――蜘蛛就在抽屉里,他从小跟这只彩背蜘蛛一起长大,蜘蛛身上的味道他隔着百米都能闻得出。这会儿他从五金店买的工具终于派上了用场,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决定先撬开抽屉再说!

  可是,他刚把手摁到抽屉柜的侧面,突然便意识到不好――抽屉上面涂满了强力胶,左手已经无法移开。他心中咒骂着,他娘的哪个缺德玩意儿在这儿涂强力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小刀将胶一点一点割开,手上好几处都割破了口子。忍着疼痛,他只想早点儿把本命毒蛊取出来,抓紧离开这个地方。也来不及给左手包扎,他将身后的转椅拉了过来,想换个姿势打开柜子,可刚一屁股坐下来,顿时意识到不好,涂胶水的缺德玩意儿居然在椅子上倒插了几根针,而且椅上也涂抹了强力胶。坐下去的那一刻,剧烈的疼痛令他差点喊出声。此时恐惧已经掩盖了疼痛,他意识到,无论是强力胶还是椅子上的针,都是人家给他准备好的,目的只有一个:瓮中捉鳖!

  办公桌的灯如他所想的那般突然亮了,他下意识地闭眼躲避着强光,当睁开眼时,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脑袋。他不傻,这可不是寨子里用的猎枪,可是真正的警#枪,一枪下去他的小命就要报销这里了。

  “别别别……别开枪,我投降!”他举起了双手,双眼慢慢开始适应屋内的强光,除了几个持枪警察外,还有一个桃花眸单凤眼的年轻警察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立刻低下头去,不敢与对方对视。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的肥硕苗人,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只是不知道这个苗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又胖又黑的家伙,否则就凭这胖苗人丑到独一无二境界的长相,自己也一定能一眼就分辨出来。这家伙到底是谁引来西湖对付康与之和自己的呢?

  “举着手,站起来,慢一点!”刑侦支队的几名刑警举着枪,战风雨上前冲胖苗人喝道,“站起来!”

  熊康钦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今晚就不来了,人家摆明了就是关门打狗,自己还恬着脸送上门来,怪不得在寨子里的时候,老头子总骂自己又蠢又笨。

  李云道知道这苗人手段诡异,怕战风雨吃亏,笑着走上去道:“风雨,别强人所难了,先帮这位先生把裤子脱了吧,另外,找值班法医来帮他的伤口消消毒,天气热,别感染了。”

  战风雨越听越糊涂,那胖苗人哭丧着脸道:“椅子上有针,还有强力胶,我自己没法……”

  几名刑警是强忍着笑意帮胖苗人从椅子上脱身的,等值班法医提着医药箱出现在审讯室的时候,一看这伤口,也忍不住喷薄而出的笑意。

  “头儿,你真是太牛了……”战风雨望着李云道办公桌上的彩背蜘蛛,笑着问道,“你咋知道他晚上就一定要来偷蜘蛛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猜的。”

  战风雨逗弄着罐子里的彩背蜘蛛:“这玩意儿就是那个苗人的本命毒蛊,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吗?剧毒?”

  李云道笑着道:“要不你让它咬一口试试?”

  战风雨立刻像触电一般地缩回手去,嘻皮笑脸道:“我可不想当小白鼠。”

  “据古书记载,这东西,一滴毒液能毒死五千头牛。”李云道弹了弹玻璃罐,罐中的彩背蜘蛛在灯光下显得更加诡异。

  战风雨目瞪口呆,再也不敢碰那罐子:“头儿,你的意思是,之前下毒害死康局长的,还是这个胖苗人?”

  李云道点头:“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他,只是我暂时还不清楚到底是谁站在这件事的背后。想杀我的人很多,想要康与之性命的也不在少数,但是跟我们俩同时有交集的,我几乎把所有的人都排除了。”

  战风雨想了想道:“会不会不是跟案子有关的人员?”

  李云道起身,抱起罐子,叹了口气道:“到底是谁,那个苗人应该可以给我们答案。走吧,去审讯室看看他有没有开口。”

  审讯室内,处理过伤口的熊康钦一声不吭地低着脑袋,任凭对面的刑警怎么盘问就是死不开口。

  李云道见状,让两名值班刑警先去休息,自己抱着玻璃罐在苗人的对面坐了下来,他特意将罐子往对面的方面挪了挪,肥硕的胖子虽然没有说话,但听到罐子在桌上挪动的声音,还是用余光瞥了一眼,这一眼后,他的目光再无法离开。

  “姓名。”

  苗人不说话,只盯着罐子里的彩背蜘蛛。

  李云道弹了弹玻璃罐:“这是你的本命毒蛊吧?”

  苗人吃惊地抬头望向这个年轻的公安局长,显然没料到对方居然还知道“本命毒蛊”这回事。

  李云道靠在座位上,点了根烟,边抽烟边眯眼道:“苗疆自古有不传外人的毒蛊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只彩背蜘蛛是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对不对?你要靠它来驱动其它的毒蛇、蜈蚣一类的毒物,对不对?”

  苗人的双眼瞪得浑圆,他显然低估计了外面世界对于毒蛊术的了解,但他还是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就完蛋了,不仅警察饶不了他,外面的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

  李云道对苗人的表情很满意,目光落在那只彩背蜘蛛上:“毒蛊分下毒和下蛊两种手段,下毒是入门的小儿科,下蛊才是真正苗疆毒蛊术的精髓所在。”

  “下蛊术已经失传很久了,我只听寨子里的老人提过。不过我怀疑,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下蛊术,那些传说都是骗人的!”熊康钦终于开口了。

  李云道笑了起来,将烟头掐灭,道:“你不会,不代表这个世上没有。这个世界很大,宇宙也很奇妙,总有些事情是现在的人类以如今的科技水准所无法理解的。说吧,姓名!”

  熊康钦又沉默了,低下头去,不愿再说话。

  李云道嘴角微微扬起,拽起玻璃罐晃了晃:“真不说?”

  熊康钦立刻警觉道:“你想干什么?”

  李云道摇了摇玻璃罐,看着那背部色彩诡异到令人目眩的蜘蛛:“你说这么大的蜘蛛,用杀虫剂能杀死吗?”

  “你……”熊康钦突然觉得这个年轻的公安局长似乎比外面那些人还要“邪恶”百倍,“你把它还给我!”肥硕的苗人激动了起来,浑身的肥肉随着他的挣扎颤动起来,但他被拷着锁定在座位上,审讯室的椅子是用粗螺丝焊死固定在地面上的,无论他怎么挣扎似乎都无济于事。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姓名,籍贯?”

  熊康钦像打了败仗一般地垂下头去,发生蚊子一般地声音:“熊康钦,籍贯云海省麻栗坡……”

  从审讯室走出来的时候,守在门口的战风雨见李云道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问道:“头儿,交待了吗?”

  李云道点了点头。

  战风雨不解,不是交待了吗,怎么还眉头紧锁,难道跟这肥猪背后的指使者有关?

  林桃子那边还没有取毒液做测试,剧毒的彩背蜘蛛交给谁都不放心,李云道只好将其锁进柜子,待取证后再做打算。

  凌晨四点,东方尚未吐白,李云道又翻了一遍刚刚给熊康钦做的笔录,只是这肥头大耳的苗人给出的答案令他又气又好笑。熊康钦是苗寨的接班人,但被寨子里的一个姑娘伤了*,姑娘逃出了寨子,他为了报仇,就尾随那姑娘离开了苗寨,这几年干过不少小偷小摸的事情,出门在外也不敢经易动用毒蛊,直到在西湖火车站偷东西被火车站的地头蛇给堵了,无奈之下只好用蜈蚣伤了人,虽然他给了解药,但还是被人在巷子里敲了闷棍,带到了一个临湖别墅里,见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年轻人让他毒死两个人,事成之后便给他一百万。在外面吃尽苦头的熊康钦早就想回寨子了,但是自己被伤了*,没脸回寨子,如果有这一百万傍身,就算不回寨子,在外面也能活得逍遥自在。于是他就开始跟踪第一个目标康与之,才跟了一个月都不到,自己还没来得及下毒,第一个目标康与之就死了。但为了那一百万,他又不敢说不是自己下的毒,只好跟那个年轻人说是自己下的剧毒毒死了康与之,于是年轻人又给了他第二个目标――李云道。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