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一十九章 用人不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奔着死亡方向而去的,无论是谁,也改变不了这个线性的方向,人生的唯一主题,似乎除了死亡还是死亡。<>

  谢嫣然微笑打量着身边年轻男人的侧脸弧线,这种算不上刚硬的轮廓不知为何看起来如此熟悉,甚至让她有种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见过这个人的错觉。这个男人的背景资料她了解得比那位公安副局长还要详细,她很好奇,这个男人除了有两个飞扬跋扈的哥哥外,还有什么资本和底气能让他在北京跟那位可以只手遮天的蒋姓公子起冲突抢女人,她也好奇,为什么一向看人极准的秦孤鹤会会对这个没学历没背景的山间刁民另眼相看。还有一点,也是让她最为担心的,阮家大疯妞儿居然也疯疯癫癫跟着这个混人瞎胡闹。阮钰是她看着长大的,那孩子智商情商都非常人可以媲及,可是只有她这个不算得称职的小姨清楚,哪怕疯丫头在华尔街能跟一群金融大腕勾心斗角,可是感情,本就不是一桩如同曲线图的技术活儿,况且,一张白纸上会出现的曲线变量,谁也掌控不了。

  见李云道长久不说话,谢嫣然主动打破沉默:“为什么不说话?怕我笑你?”

  李大刁民这才缓过神道:“不是怕,而是敬畏,人对未知的东西总会有种天生的敬畏。”

  谢嫣然轻笑:“敬畏?这和怕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大。”李云道摇头,却没有继续解释:“疯妞儿回北京了?”

  谢嫣然哑然失笑道:“也就你叫她疯妞儿,她才不会发疯咬人。她跟同龄的孩子不一样,担负了太多的责任,只不过,她和蔡家的那位还是有些差别的,蔡桃夭是赶鸭子上架,被人逼着把担子扛上身,而我们家钰钰纯属自找的,上赶着找担子往自个儿身上扛。”

  “嘿,典型的现代花木兰啊!”李云道善意地打趣着,不过随后却认真道,“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不俗的成就,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她。”

  谢嫣然沉默了几秒,道:“就只是佩服?”

  李云道微微一愣,笑得很苦涩:“还能有什么。”

  “那我就放心了,看在你老老实实的份上,谢姨送你一句话,不要什么事情,都抢着打前锋,大棒打的,永远都是出头鸟。”

  “谢谢您,谢姨!”此刻,就算李云道仔细琢磨,也体会不出谢嫣然这句话背后的深层含意,但谢意却很真诚。

  谢嫣然似乎也料到李云道不会真地将她的话奉若神明,自己也只是看在大疯妞的面子上做些力所能及的点拨,说得再多再露骨些,只能是过犹不及。

  谢嫣然开的居然是一辆同样拉风霸道的军绿色牧马人,这一点跟她那位向来不在气势上输给任何人的侄女儿如出一辙。只不过牧马人挂的是普通的上海蓝牌,普通、低调。启动引擎后,谢嫣然按下车窗,露出深色玻璃后的那副倾城面容,笑意盎然:“哪天在这座城市混不下去了,打这个电话。”随后,一只青葱玉手递来一张似乎早就准备好的纸条,随后关窗。

  李云道苦笑着接过字条,果真是一个手机号,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顺手将字条折成四方形,塞进口袋,挥手目送牧马人拉风离去。

  送走谢嫣然,李云道独自一人迈着步子回去,迎面正好碰到小区里刚来的保安,新来的小姜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很壮实,据说也是退伍军人,一米八的个头,可能在军队时间长了,走路一直都是昂首挺胸,而且性格也很不错,逢人都笑脸相迎,才几天的工夫,就已经跟着保安室的老保安们一起跟李云道拉起了近乎,中间还一起就着花生米喝过一顿小酒,自然关系就近了不少。

  “李哥,这么晚还散步?”

  “替秦老送个客人,顺便走走。这几天还习惯吧?”

  “还行,不过您还真别说,这高档小区就是不一样,住的人素质高,比在部队里站岗轻松多了,薪水也不低。”小姜笑着寒暄道。

  “这不正合你意嘛,工资高,压力还小。你巡逻着,我先回了,回头有空来找你们喝酒。”

  小姜亲热地在李云道胸口轻击了一拳,随后两人擦肩而过,只是就连观察力仔细的李云道都没有发现,这个叫姜子图的年轻保安居然又回过头打量了他两眼,只是刚刚的恭敬和笑意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竟是深不见底的冰冷寒意。

  走到别墅中央,身边正是秦孤鹤的别墅,李云道站在那道三开木质门前皱眉寻思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敲门,却在别墅门前的汉白玉台阶上找了一处坐下,身侧是一尊巨大貔貅,出自当代某休堪舆大家之手。李云道侧靠着貔貅雕像,冰凉入骨,但却可以让混乱的思维变得清晰起来。

  一墙之隔的别墅内,秦孤鹤在正厅中负手而立,目光所视之处仍旧是窗外的天空,身后是面色恭敬顺眉而立的黄梅花。

  “梅花,是时候让卧虎基地的人现身了,让高翔挑几个能好的亲自带到潇潇身边去,他也留在潇潇那边,剩下的都编成四人小队,分散给文彬和赖九,高翔前两天说是新来了一批人,那些就都留给李云道,只是这些人的吃住可能要需要你略微操心一下。还有,另外你和树人这几日子可能要多费些心思了,琼琚和琼玖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您放心,只是……”黄梅花欲言又止。

  “你不是担心文彬和赖九那边?”秦孤鹤终于收回目光,转向黄梅花,“你了解我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