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二十章 修身,修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孤鹤的神情看上去很疲惫,所以黄梅花没有在别墅里待太久,只是在老爷子进了房后,一如既往地泡了茶,调高空调的温度后便独自离开。<>

  繁星满天,路灯昏黄,深秋近冬的夜里,竟然还能听叫虫鸣蛙叫。风有些凉,对于练了一辈子武的黄梅花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不知为何,不太喜欢矫情的黄梅花还是脱了外套,轻轻披到青年的肩上,似乎还怕惊扰这个似乎已经靠着貔貅睡着的青年,动作很轻,随后,自己却在台阶的另一侧寻了个地方坐下,同样仰视无垠的星空。

  “叔,你觉得天上真有神仙不?”李云道毫无征兆地开口。

  黄梅花愣了愣,才道:“传我武艺的师父说,西天有佛,修正果能得道成佛,相反,就得堕入六道轮回,生生世世受苦。”

  李云道却道:“可是我大师父却说,这世上没有神仙,没有佛,没有西天,没有地狱。”顿了顿,李云道继续道,“是不是很可笑,大师父是大喇嘛,虽然密宗大乘和中原小乘同宗同源,大师父也修了一辈子的佛,可是他却说修的不是佛,而是自己的心。”大主宰

  黄梅花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仰视星空,仿佛能在那张缀满星珠的墨蓝色天幕上看透人活这一辈子的真正价值。

  “修佛先修身,再修心,最后才能修那份功德啊!”最后还是李云道自己喃喃自语。

  李云道仍旧头靠在貔貅上,只是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换了个动作,侧过头看着这位跟了老爷子二十多年却始终言语不多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因为习武的原因,明明四十多岁年纪,可看上去却只像三十出头。国字脸,身材魁梧,一身的杀伐戾气早就在多年的大杀四方中收放自如,隐而不露,初一看,挺多就是个保镖,没哪点能跟那位传说那位能在长三角黑白两道叱咤风云的重量级人物“黄叔”扯上关系,就连观察细致入微的李大刁民一开始都真的以为他只是秦家的老资格保镖。黄梅花活了四十五岁,习武四十二载,十八岁出师后便一个人闯江湖,二十三岁遇到伯乐秦孤鹤,从此心甘情愿鞍前马后为奴为仆。关于黄梅花碰到秦孤鹤那一段,黑白两道上流传着不下十种版本,但真正情况如何,却无从得知。

  “叔,你上过学读过吗?”李云道突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极没有建设性的问题。

  只是这句话却是勾起了黄大叔的兴趣,一脸意兴阑珊地可惜:“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小时候光练武没好好儿读过。如果当时有学上的话,也不至于一册《*看了小十年还没有读出个所以然来。”

  曾经捧着《道藏在老喇嘛的诵经堂里肆无忌惮的李大刁民笑道:“要真能读透《*,那叔你就真是神人了。不过十力在这方面有些研究,有空的话,叔你可以找他一起探讨探讨,以前在山上他拿着《青囊经都是找我二哥一起读的,只可惜,我对命运这东西总是存着几份疑虑的,所以暂时还没有想过去研究命理玄学,不然我倒可以跟你一起聊聊袁天罡的命理说。”

  “袁天罡?”黄梅花一脸困惑。

  李云道这回彻底无语,敢情身边这位武力值无限的黄大叔读了小十年的《*,还不知道袁天罡是谁。黄梅花手上的那册《*是手抄本,连图都是手绘的,偏偏没有作者的名字,自然不知道那位点出“龙瞳凤颈”的袁神仙。李云道也不在这方面跟身边这位猛人多纠缠,毕竟他的武力值和历史常识的差距拉开得实在过大,只是,李云道终于还是问出了刚刚在一直琢磨不透的一个问题:“叔,老爷子建那个卧虎基地是不是在早就预料到了什么?”

  黄梅花脸上的笑意徒然消失,换上一脸说不清楚的阴霾。黄梅花不说,李云道也不催,良久,黄梅花才悠悠叹气道:“可能要出大事了,这段时间你可能也要辛苦一些了。”

  李云道微微皱眉,却没有继续问下去,刚猛如黄梅花这样的强人,都己经面露疲色,有些事情,不用说,李云道也已经猜到了。只是点了点头,目送黄梅花起身离开。只是黄梅花才迈出几步,又回头,面色认真:“云道,阮家那丫头不错。”

  李云道几乎是脱口而出:“蓝姨也不错!”

  接下着,某位在江南说一不二的猛人居然从脸红到脖子,快速离开的步伐破天荒地有些凌乱。落慌而逃?依旧靠着那貔貅的李大刁民忍不住想笑,这事儿如果说出去估计都没有信,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生,另一个是一夫当万万夫莫开的彪悍猛货,相信才有鬼!

  黄梅花离开后,李云道也踱回别墅,却发现餐厅的壁灯居然还亮着,正要关灯时,却看到凤凰还坐在桌边,就着颇暗的昏黄灯光,捧着一本《托福英语红宝,聚精会神。李云道索性将另外两盏吊灯都打开,餐厅里顿时灯火辉煌。凤凰估计被吓了一跳,仿佛一只受惊的小白鼠,惊恐地盯着始作俑者。

  “壁灯太暗,这样光线好多了。这别墅不差你这点儿电费,你省下的这点电,那两个小王八蛋一顿饭加外几杯饮料就没了。”李云道笑着解释道。

  凤凰本来也不太爱说话,红着脸吱唔了半天,才说出两个字“谢谢”,之后似乎又不知道该跟这个大刁民扯些什么,干脆又将目光转到上。

  李云道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自讨没趣,只说了声“你也早点睡,没弄得太晚”,就直接上楼。

  直到他上了楼,某位受惊小白鼠才慢慢缓过神来,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红到滚烫的俏脸,又看了看楼梯口,清澈的目光此时却不知想什么想得有些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