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辩证地看待问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醒过来的时候,李云道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口干舌燥,应该是宿醉的后遗症。后来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他如何都想不出来。正想起身,却发现一只纤细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胸口,李大刁民猛地一惊,侧头便看到正搂着自己睡得香甜的戚家五小姐。

  发生了什么?李云道努力回忆着从烧烤店离开后的场景,记忆却像被人切断般,无论他如果努力都无法回想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轻轻地将小丫头的胳膊挪开,掀开被单,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床边散落着自己的衣服和鞋袜,所幸的是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不对,他立刻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自己喝醉了的话,是谁给自己穿的睡衣?而且因为年幼时经常泡药桶的缘故,自己习惯不穿衣服睡觉,那这睡衣应该是自作聪明的小丫头给自己换上的吧。

  李云道苦笑一声,却不知道自己昨晚迷糊中有没有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举止。

  下楼晨跑后神清气爽,顺便买了早餐,到家后李云道又去房间看了一眼,小丫头睫毛闪动,却装作仍旧在熟睡,李云道也不点破,独自一人吃了早餐,稍稍收拾一番便出了门。

  听到门响的声音,一直躲在被窝里的不敢吭声的小丫头猛地睁开眼睛,摸了摸自己滚烫的双颊:“戚小涵啊戚小涵,你怎么能这么聪明?”她得意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找到床下的眼镜戴上,又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这才哼着小曲开始洗漱。

  昨晚是她头一回来李云道家,她虽然从小不愁吃喝,不问柴米油盐,但眼力还是有的,红城玫瑰园是西湖市属一属二的高档住宅小区,这里的一套大平层,价格是普通别墅的两三倍还不止。昨晚她终于知道什么叫沉重,出了五十块,才请网约车的好心司机一起把半路睡得不醒人事的李云道给背回了家里。她在洗手间的抽屉里拿出一支崭新的粉色牙刷,这是昨天晚上就已经探明的“敌情”,刷着牙,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做了个俏皮的鬼脸,想到昨晚给他穿睡衣的画面,她的脸又有些发烫了。

  “这个坏家伙,真是个坏家伙咧!”她扬了扬牙刷,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又弹了弹光洁无瑕的脸蛋,“嘻嘻,戚小涵,你真漂亮!”

  走到客厅,看到餐桌上放着早餐,桌上有一张便签,只有七个字:早餐热一下再吃。

  戚小涵小心翼翼地将纸字对折好放进自己的口袋,伸脖子看了看早餐,嗯,虽不如平时在家里的丰盛,但勉强还算满意,算姓李的有良心,不枉费自己昨夜费了老大的心血把那个醉酒后沉得像死猪的家伙弄回家!

  李云道出现在市局的时候,公安局局长被刺身亡的谣言不攻自破,一个上午,刑侦支队来了一拨人,缉毒来了一波,连警犬支队都来人了,最后一个来的是纪灵岩,实际上他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人,但上午他陪曲费清在区里调研,临近中午时受曲费清的委托来慰问李云道一番。

  “你这个甩手掌柜倒是干得轻松,这几天快没把我给累死!”在李云道面前,纪灵岩的状态是放松的,以葛优瘫的姿势斜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幸好李云道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否则这市委第一大秘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形象很容易就崩塌了。

  “挺好,你就当锻炼锻炼,反正迟早你都是要放到下面去独当一面的。”李云道幸灾乐祸地笑着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累?”

  纪灵岩的确很累,气色也不太好,两个黑眼圈看上去像个极不健康的病人:“曲书记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揪出刺杀你的幕后黑手,这几天给你们市局的压力有点大。不过说实话,我还真佩服你,案发现场我是没去,但照片我都看了,简直就是乱枪扫射,就这样你还死不了,据说还带着个美人一起逃出升天了?你可别跟我们这三天是去避难了,以我对你的了解,肯定是带着齐大美女躲到哪个地方去享受人生了吧?”

  李云道笑道:“不服气的话,你也挨几枪试试!”

  “别,我还要留着这条小命为人民服务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李云道笑道:“你都同志了,你老婆怎么办?”

  “滚蛋!”纪灵岩笑骂道,“你以为我是你,红旗不倒外加彩旗飘飘,我可告诉你,作为一个合格的党员,咱们虽然要博爱,但不能滥情。”

  两人闲扯了一会,终于回归正题。

  “知不知道动手的究竟是哪方势力?”纪灵岩有些担忧,“他们既然敢杀一个康与之,就敢再杀一个李云道。”

  李云道叹气摇头:“要是知道,现在就去抓人了,哪里还要在这儿干发愁?”

  “重伤的那名歹徒能开口了吗?”这几天曲书记很关心公安局的事情,所以纪灵岩都快要忙成代理局长的角色了。

  “目前还在昏迷中。”李云道知道那个歹徒很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就算醒过来,背后的那些人也会想办法让他永远开不了口。

  “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对这件事并不太上心?”纪灵岩有些好奇,从一个被刺杀者的角度来看,李云道的反应镇定得令他惊异。

  “都差点儿一命呜呼了,还要怎么上心?”李云道笑了起来。从下昆仑山到如今,自己已经在阎王殿的门口走了不知道多少个来回,从一开始看到死人便会胃部翻江倒海,到如今经历枪林弹雨也面色如常,心理承受能力几乎是呈几何级地增强。纪灵岩从大学毕业就进了机关,如今又跟了曲灵岩当秘书,在普通人眼中算得经历丰富,但是跟李云道相比,依然是小巫见大巫。

  “不对!”纪灵岩盯着李云道,“你是不是知道这些事情背后到底是谁?”

  李云道一脸无辜:“要是知道的话,早就跟曲书记去汇报了,还要等到现在?”

  纪灵岩指了指李云道:“你再装!”

  李云道知道瞒不过纪灵岩了,苦笑摇头:“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这算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纪灵岩一愣,神仙打架?如果连康与之都算是小鬼的话,那神仙是谁呢?纪灵岩不敢往下想了。

  沉默了一阵子,纪灵岩还是开口问道:“你说咱们书记知道吗?”

  李云道摇了摇头,如实道:“很难讲。”

  纪灵岩坐直了身子,前所未有地认真:“赵平安?”

  李云道继续摇头,指了指天空。

  纪灵岩松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这还好。”但他马上又疑惑起来,“跟康与之有什么关系?”

  “目前还不清楚,我估计老康还想再进一步,到这个层级,单在省里动脑筋应该是不够的。”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纪灵岩明显没什么胃口,显得忧心忡忡,李云道坐在他对面,善意地笑道:“怎么,不合胃口?我让食堂给你炒两个小菜?”

  纪灵岩摆了摆手:“我其实一直在琢磨你刚刚说的话, 同时也在反思自己这些年所做的努力到底有没有意义。”

  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真相往往都是残酷的。如果一个厅级官员都能随时随地被牺牲掉,那么对于纪灵岩这种为了仕途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公务员来说,原本光明的前景则突然变成了一团迷雾。辛勤的努力突然失去了方向,这对于每一个对人生有着执着理想和目标的人来说,都是极残忍的。

  “岩哥,不能狭隘地看待这件事。高层之间因为政治理念的不同而产生摩擦和争斗,这在历朝历代都是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老康究竟介入了什么事情而招来杀身之祸,这一点我们暂时还无从得知,但单凭一两个瑕疵就否定一个制度,这就太片面了。这世上有完美无缺的社会制度吗?抛开意识形态不谈,你说老美的自由主义就真的好?我们的集体主义就真的不好?马克思教导我们,要用辩证的眼光看待事物,以偏概全并非管中窥豹,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来告诉你吧?”

  纪灵岩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叹气道:“云道,我也就不瞒你你了,其实这段时间跟着曲书记,我觉得特别累,前所未有地累。我也理解领导的压力大,情绪反复,但有时候也要体谅体谅我们下面的人,唉,不说了,说起来就糟心……”

  李云道恍然,纪灵岩是由此及彼,从逝去的康与之想到了自己的境遇,他也知道纪灵岩是将自己当成了朋友才敢私下埋怨两句,安慰道:“省里和市里两头受气,曲书记这个省会城市的一把手不好当啊!”

  纪灵岩点头道:“严市长跟赵书记走得很近,据说省里的好几次大会上,赵书记都点名表扬严市长工作做得到位。市里的一些官员都是墙头草,一感觉到风声不对,立刻一窝蜂地跑去市长办公室汇报工作了,你这段日子没跟书记接触,否则……”他没接着往下说,只是叹气。

  “你也别气馁,我上次也跟你说过,饭要一口一口吃,局面要一步一步打开。顺应历史潮流的事物都是呈螺旋式上升的,咱们的工作,想要一蹴而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两人在食堂匆匆吃了两口,就站在办公楼下面的阴凉处抽烟。

  纪灵岩情商极高,情绪恢复得很快,两人很快就有说有笑,以至于林桃子走到两人跟前的时候,纪大秘正讲着市里某位局长被捉奸在床的段子,两人笑得前俯后仰,却谁也没有察觉到林处长的到来。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