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保镖战风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大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混江湖首先混的口饭吃,如果把性命都丢在这里了,这江湖还混得什么名堂?但今天一个晚上,老二和老三都已经把脑袋丢在了这儿,楼下的老五看来也凶多吉少了,老大倒也算镇定,点子不是一般地扎手,如果兄弟五人都死在这里,从雇主那儿得来的几百万岂不是便宜了那姓谭的?

  “大哥,碰上硬钉子了,脱了壳再说?”老四突然开口,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秘语,意思跟老大所想的差不多,也是觉得对手太难对付,已经折了兄弟,不如今晚就暂时为止。

  老大不假思索道:“你先走,我奠后。”

  老四刚想说些什么,突然大吼一声:“大哥小心!”老四猛地往侧前方一扑,与此同时,两声枪响。

  老大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老四!”

  但老四已经再无声息,本想一枪干掉匪徒老大的巡警小朱连忙缩回身子,他手枪里的子弹已经打空了,这会儿这把九二式对他来说还不如一根烧火棍。

  见老四也躺在了血泊中,老大终于回过神了,对方用声东击西的办法迂回了上来,本想干掉自己,却不料老四扑上来给自己挡了两颗子弹。

  远处已经响起了警笛声,似乎有大量的警察正往这里赶来。

  老大虚晃两枪后,撒腿就跑。

  小朱见势,抬枪便射,但枪中没了子弹,只好急呼道:“李局,他要跑!”

  李云道此时枪中也没了子弹,对方虚实未知,只好作罢:“穷寇未追,只要他还在西湖境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突然,楼上传来一声枪响,小朱猛地一拍脑袋:“坏了,不是师兄跟那持枪歹徒撞上了吧?”

  李云道也一惊,他知道汤力先行去一楼,可千万别是汤力碰上了那歹徒。

  警笛声越来越近,李云道和小朱一起快速移动到停车场一楼。

  “师兄!”小朱急切地呼喊道。

  “小朱!”孙小凡看上去活蹦乱跳的,从不远处迎了过来,一看到小朱边上还有人,先是一愣,随后立正敬礼,"局长好!"

  李云道回敬了礼却来不及跟他多寒暄:“刚刚一楼有枪声,是从哪儿传来的?”

  孙小凡指了指停车场的最里面:“那边应该是有个楼梯,枪声是从那边传来的。我手上没枪,所以……”

  李云道刚刚捡起了老四用的那把俄制手枪,里面还有不到十发子弹:“你在外面等支援,小伙子,你俩跟在我后面,不要离得太近!”

  小朱连忙点头,跟着李云道猫着身子向一楼的防火门靠近,走近了就看到一具尸体靠墙坐着,正是刚刚从附三逃离的老大,他应该是在这里碰到了汤力。

  汤力身上有枪?李云道来不及多想,检查了一下尸体,匪徒的老大左胸口中枪,应该是伤了心脏当场就死了,但这儿哪里还有汤力的身影!

  李云道微微蹙眉,汤力刚刚说要举报某个人,杀手肯定是被举报者派出的,那么在西湖,或者说在整个浙北,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跟电影里演的一样,支援总是姗姗来迟,警笛声已经在停车场外响起,孙小凡和小朱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开了几枪?”孙小凡回想起刚刚自己在大门口听到的枪声,此时仍觉得心惊肉跳。

  “子弹都打完了。”小朱将手枪还给孙小凡,佩服地看着不远处正指挥支援陆续进去现场的李云道,“咱们李局才是真正的高手!”

  孙小凡也看着那位在玫瑰园外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年轻局长,感慨道:“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坐这么高的位置,没两把刷子怎么服众!”

  知道这边出了事,刑侦支队几乎倾巢而出,华山和战风雨是第一个冲过来的:“头儿,你没事吧?”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没事。”

  华山压低声音小声问道:“死了几个?”

  李云道伸出手掌晃了晃:“五个。”

  战风雨目瞪口呆:“头儿,全您给弄死的?”

  华山瞪了他一眼,不满道:“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弄死的?那些犯罪份子都是罪有应得!”

  “口误、口误!”战风雨嘿嘿摸头笑了起来,看来半年的磨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已经适应了刑侦队的环境,而且对华山这样的老刑侦也是心存敬畏。

  李云道看了一眼被警方的强光灯照得如同白昼一般的停车场,叹气道:“总共五名持枪歹徒,全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华山迫不及待地问道,“还是冲您来的?”

  “不是,今天晚上的正主是汤力。这五个人应该是被派来收汤力的人头的,但这家伙很狡猾,身上明明带了枪,却一直到我来他都没有开枪回击,而是借着停车场的天时地利跟这五个悍匪捉迷藏。”

  “汤力?”华山轻呼了一声,“怎么会是他?黑吃黑?”从一开始刑侦和缉毒都怀疑他就是西湖黑道上赫赫有名的“水獭”,直到后来李云道破获张士英、甄平贩毒集团时才知道水獭另有其人。

  “不是简单的黑吃黑,汤力应该是掌握了某个重要人物的犯罪证据,我刚刚在里面见过他,他说要向我实名举报。”

  “举报谁?”华山急问道。

  “他没说,本来说好等脱困了就拿情报来换取他自己的安全,但等我脱困的时候,他开枪干掉了最后一名悍匪后就消失了。”

  战风雨撇撇嘴道:“那个二世祖,不会是举报他自己的亲爹吧?”

  华山瞪了他一眼,战风雨抱以憨笑,华山无奈道:“风雨,说话要当心!汤林阳是省委的老领导,如今各个部门都有曾经经他一手提拔的人,说者不心听者有心啊,你自己不注意可以,但是不要因小失大,给头儿带来麻烦!”

  战风雨挠了挠脑袋:“我也没想那么多!行行行,我以前尽量闭嘴!头儿,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看不惯那王八蛋天天耀武扬威的,从来也不把公安放在眼里。”

  李云道笑了笑,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先把按程序收拾现场,这五个人应该是鲁南人,应该都是在网的通缉犯,重点核对一下指纹。”

  华山点点头:“头儿,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儿交给我。”

  李云道摇了摇头,无奈苦笑道:“那你辛苦一下,开了这么多枪,五名死者,这报告得写多少页?”

  华山笑道:“头儿,要不明天我安排小叮铛过去,您口述,让小叮铛打出来,您再给润色润色?”

  李云道笑骂道:“我这儿不兴这套啊,小叮铛是个女刑警的好料子,你可别想塞到办公室来!”

  被道破心思的华山也不脸红:“那不是琢磨着头儿你那边缺少自己人吗?小叮铛是大大咧咧了些,但做事还是靠谱的。”

  李云道摇头笑道:“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办公室的人选,我已经初步拟定了。”

  华山好奇道:“上回那个北大高材生?不是不愿意来吗?”

  李云道笑道:“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李云道刚想离开,却被华山叫住:“头儿,你等一下!这几天就让小战跟着你吧,他孤家寡人一个,到哪儿也是吃饭睡觉,不如让他跟着你,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咱们市局,可经不起大折腾喽!”

  李云道听得出华山最后一句话的所指:“那行!”

  李云道将车钥匙扔给战风雨:“那这几天你当司机。”

  战风雨欣喜地接过钥匙,屁颠屁颠地跟在李云道身后,迎面正好遇到匆匆赶来的夏初和木兰花,看到他跟在局长身后一脸得意洋洋,木兰花好奇道:“老战你中了彩票了?这乐呵呵得跟要进洞房似的。”一旁的夏初也好奇地看着战风雨。

  老战同志偷偷冲他们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本人暂时调离刑侦队了。”

  夏初一愣,连忙冲上来急问道:“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调走你?头儿……”

  夏初一把拉住李云道:“头儿,您别调走他啊,老战这人嘴是贱了些,脾气也臭,但能力还是有的,您就看在他死心塌地地跟着您的份上,也别把他调走啊……”

  木兰花倒是看出一些门道,见李云道微笑不语,拉着战风雨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送头儿回家啊,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头儿的贴身保镖兼司机!”战风雨得意洋洋道。

  “什么?”木兰花一脸幽怨地看着李云道,带着哭腔道,“头儿,为啥是他呀?我也行啊!”

  夏初立刻反应了过来,俏脸顿时通红,退到一旁帮腔道:“你行什么行?看看尸体还行,你是开车比老战强还是比老战能打啊?有老战在头儿身边,至少普通歹徒近不了头儿的身。”

  木兰花就差没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只是目送李云道和战风雨离开的时候,眼神幽怨得如同深闺怨妇。

  李云道的车停在距离停车场不远的路边,两人刚刚走到车旁,突然一个黑影窜了出来,战风雨反应极快,一把就揪住了好黑影,死死地卡在了车身上。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